国学经典儒家智慧

《大学》三纲: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

“明德”就是与生俱来的智慧,不需要学习,本来就有,人人都有。但因我们后天的心里存见,价值偏见,造成了思维洞穴和对宇宙人生的认识局限,所以要"明",明“明德”(孟子把这过程叫“养浩然之气”),是一个人是否有大智慧的根本地基。明得越多,智慧越大。反之,并不是说没有智慧,而是智慧的范围很小,俗话说的玩小聪明,机心重,会盘算,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些都是指智慧的范围很小。因为眼浅皮薄的人,所见的“本末终始”(事物的因果关系)的半径就小,就越是没法做成大事。所谓事后方知、一见便知、未来先知,这就是描述智慧大小的三个层面。

最大的智慧,当然是未来先知。这个智慧,是把胸怀放到天地宇宙那样大,所见的“本末终始”(事物的因果关系)的半径就有天地宇宙那么大,这就是“亲民”(并非政治术语),天地宇宙没有私心,对一切平等付出,无有高下贵贱之别,故可其大无外,其小无内,这是最大的亲民。

我们人类作为天地宇宙万物之灵,就要回归到天地的本来状态,“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就是亲民,多站在别人的立场着想就叫亲民,少些自以为是就叫亲民,孝顺父母就叫亲民,奉献自己就叫亲民,舍己为人就叫亲民,吃得亏就叫亲民,为人仗义做事诚信就叫亲民。。。在亲民的实践中渐渐扩大胸怀,智慧的半径就随着胸怀的半径越来越大,从而认知范围以及认知空间也会越来越大,最后跳出思维洞穴(时间和空间)的陷阱,无碍穿梭于天地宇宙(“与天地精神相往来”,“天人合一”,“万物皆备于我”…),这样就是“止于至善”了。国学的应用智慧,主要说的是“亲民”这个层面。《大学》三纲说的略笼统,八目说的详细些。

《大学》八目是: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格物、致知、正心、诚意,是国学的心法,即“明明德”。好比九阳神功,心法是最重要的,心法通了,全身几百个穴道就打通了,内功就练出来了,即使什么花拳绣腿也不学,行走险恶江湖也仍然是高手,有九阳神功护体,随便那些坏人怎么打都不会受伤。儒家把这个心法叫“内圣”。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国学的应用智慧,即“亲民”。好比九阳神功,闭关是必要的,但不要关着门来练,要到江湖上去打磨才能成就真功夫。常常反省自己就是练功,如何把自己周边的人事关系处理得祥和就是练功,如何处理好家庭,如何处理好婚姻,如何处理好领导关系,如何处理好同事关系,如何处理好与恶人横人的关系,如何面对顺境逆境,如何面对毁誉评说,等等,这都是在练功。每当处理好一件,穴道就被打通一个,最后胸怀越来越大,智慧越来越大,那么治国平天下,也不过如烹小鲜。儒家把这个智慧的外用叫“外王”。

儒家智慧的十大精髓

孔子是儒家创始人,他的思想核心是“仁”“礼”。 “仁”的主张是“仁者爱人”,这一主张是要求统治阶级体察民情,反对苛政。

孔子认为,要实现“爱人”,还要遵循“忠恕”之道,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要求。 “礼”的主张是“克己复礼”,就是说要克制自己,使自己符合“礼”要求,孔子追求的“礼”是西周的等级名分制度,孔子还进一步提出了“正名”的主张,就是校正等级秩序,达到贵贱有序。这体现了他政治思想保守一面。扩展资料:

孔子认为孝悌是仁的基础,孝不仅限于对父母的赡养,而应着重对父母和长辈的尊重,认为如缺乏孝敬之心,赡养父母也就视同于饲养犬,乃大逆不孝。孔子还认为父母可能有过失,儿女应该婉言规劝,力求其改正,并非对父母绝对服从。

这些思想正是中国古代道德文明的体现。然而孔子论孝,还讲"父母在,不远游", "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表现了其时代的局限性。孝被后世之儒定为繁琐仪式,《礼记》中规定父母死后"水浆不入口,三日不举火","哭泣无数"以至"身病体羸"变成精神和肉体的自我摧残。

宋明时代把孝道作为道德论中最重要的范畴之一,理学家朱熹提倡父权绝对化。孝观念,在不同历史时期的演变中,剔除宣扬封建主义糟粕外,也有一些合理因素,提倡子女对父母的"尊"、"敬"、"养老",将孝亲与忠于民族大义相结合,主张死后薄葬节用等。

儒家思想核心是“博爱、厚生,公平、正义,诚实、守信,革故、鼎新,文明、和谐、法治等德道思想‘’。它对于我们从传统文化中寻找理论支援以夯实、筑高舆论阵地,对于社会树立核心价值观以寻求长治久安良策,对于我们传统文化的现代化、国际化,对于我们建设保和太和、万国咸宁的和谐世界都有重大意义。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孔子

儒家经典智慧故事全集

国学经典书籍有经、史、子、集四大类,详细如下:

“经”是指古籍经典,如《易经》、《诗经》、《孝经》、《论语》、《孟子》等等,后来又增加一点语言训诂学方面的著作,如《尔雅》。

“史”指一些史学著作,包括通史,如司马迁的《史记》、郑樵的《通志》,断代史,如班固的《汉书》,陈寿的《三国志》、欧阳修等的《新五代史》等;政事史,如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等;专详文物典章的制度史,如杜佑的《通典》、马端临的《文献通考》等;以地域为记载中心的方志等。

“子”是指中国历史上创立一个学说或学派的人物文集。如儒家的《荀子》,法家的《韩非子》、《商君书》,兵家的《孙子》,道家的《老子》、《庄子》,以及释家、农家、医家、天文算法、术数、艺术、谱录、杂家、类书、小说家皆入“子部”。

“集”是历史上诸位文人学者的总集和个人的文集。个人的称为“别集”,如《李太白集》、《杜工部集》、《王荆公集》等;总集如《昭明文选》、《文苑英华》、《玉台新咏》等。四库未列入的一些古代戏剧作品如《长生殿》、《西厢记》、《牡丹亭》也属集部。

一般来说“国学”又称“汉学”或“中国学”,泛指传统的中华文化与学术。国学包括中国古代的哲学、史学、宗教学、文学、礼俗学、考据学、伦理学以及中医学、农学、术数、地理、政治、经济及书画、音乐、建筑等诸多方面。现“国学”概念产生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当时 “西学东渐”改良之风正值炽热,张之洞、魏源等人为了与西学相对,提出“中学”(中国之学)这一概念,并主张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一方面学习西方文明,同时又恢复两汉经学。国学是以先秦的经典及诸子百家为根基,涵盖了两汉经学、魏晋玄学、隋唐道学、宋明理学、明清实学和同时期的先秦诗赋、汉赋、六朝骈文、唐宋诗词、元曲与明清小说并历代史学等一套特有而完整的文化、学术体系。先秦诸子百家学说是共存共鸣的,没有主从关系,如果按时期所起作用而论,各家学说在各个时期都发挥着或显性或隐性作用,只是作用在的领域不同而已;自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在思想教化领域起主流作用的是儒家,但其它各家学说也在不同的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比如政治领域的道家与法家、军事领域的道家、兵家、医学领域的道家、医家、还有其它各领域的各家(名家、墨家、农家……)等等,某一领域起主流作用并不代表全部。国学的各个学派学说并没有主从之分,并不存在以哪一家学派学说为主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