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经典真有趣

能够流传到今天的经典书籍,都是经过时间的滔洗,无数前人的检验,才流传到今天的。读经典,我们可以暂时离开我们现有的社会,去感觉与我们不同的社会形式。去了解人的多面性,去了解社会发展到今天的原因。阅读经典,尤其是国学经典,可以让孩子们知道作为人的行为准则。两千多年前,孔子的主张没有受到重视,但是今天我们再看,他所提出的修身原则,都是帮助我们更好地建立融入社会。孩子出生的时候就是一张白纸,你怎么构建他的世界,他的世界就是什么样子的。许多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出息,而且受到赞誉,这种赞誉不是说成就有多大,而是靠着举手投足之间的涵养赢来的。

从小告诉孩子“已所不欲,勿施于人”,长大之后他就不会是一个极度自私自利的人;从小告诉孩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长大之后他就会关爱社会;从小告诉孩子“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他就会乐观的面对生活。国学从来都是塑造人格的,也因为阅读国学,能够让我们知道作为人,底线在哪里。从小阅读国学能够塑造孩子对美感的认识,这种美感不仅是感官上的,可以知道泰山的巍峨和“造化钟神秀”,更是精神上的,一首诗的韵律,每当吟诵出去都是美的享受。

唐诗宋词这些古人留给我们的经典,让我们可以穿过时间的阻隔,与古人对话,巨大丰富我们的精神生活。我们除了现实的生活,还要有丰富的精神世界。国学是非常有趣的,孩子们读了之后,是会受益终生的。

有关的国学经典

国学经典书籍有经、史、子、集四大类,详细如下:

“经”是指古籍经典,如《易经》、《诗经》、《孝经》、《论语》、《孟子》等等,后来又增加一点语言训诂学方面的著作,如《尔雅》。

“史”指一些史学著作,包括通史,如司马迁的《史记》、郑樵的《通志》,断代史,如班固的《汉书》,陈寿的《三国志》、欧阳修等的《新五代史》等;政事史,如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等;专详文物典章的制度史,如杜佑的《通典》、马端临的《文献通考》等;以地域为记载中心的方志等。

“子”是指中国历史上创立一个学说或学派的人物文集。如儒家的《荀子》,法家的《韩非子》、《商君书》,兵家的《孙子》,道家的《老子》、《庄子》,以及释家、农家、医家、天文算法、术数、艺术、谱录、杂家、类书、小说家皆入“子部”。

“集”是历史上诸位文人学者的总集和个人的文集。个人的称为“别集”,如《李太白集》、《杜工部集》、《王荆公集》等;总集如《昭明文选》、《文苑英华》、《玉台新咏》等。四库未列入的一些古代戏剧作品如《长生殿》、《西厢记》、《牡丹亭》也属集部。

一般来说“国学”又称“汉学”或“中国学”,泛指传统的中华文化与学术。国学包括中国古代的哲学、史学、宗教学、文学、礼俗学、考据学、伦理学以及中医学、农学、术数、地理、政治、经济及书画、音乐、建筑等诸多方面。现“国学”概念产生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当时 “西学东渐”改良之风正值炽热,张之洞、魏源等人为了与西学相对,提出“中学”(中国之学)这一概念,并主张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一方面学习西方文明,同时又恢复两汉经学。国学是以先秦的经典及诸子百家为根基,涵盖了两汉经学、魏晋玄学、隋唐道学、宋明理学、明清实学和同时期的先秦诗赋、汉赋、六朝骈文、唐宋诗词、元曲与明清小说并历代史学等一套特有而完整的文化、学术体系。先秦诸子百家学说是共存共鸣的,没有主从关系,如果按时期所起作用而论,各家学说在各个时期都发挥着或显性或隐性作用,只是作用在的领域不同而已;自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在思想教化领域起主流作用的是儒家,但其它各家学说也在不同的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比如政治领域的道家与法家、军事领域的道家、兵家、医学领域的道家、医家、还有其它各领域的各家(名家、墨家、农家……)等等,某一领域起主流作用并不代表全部。国学的各个学派学说并没有主从之分,并不存在以哪一家学派学说为主体。

有始有终国学经典

2022.02.16周三阴D47“志道乐学·国学经典”D555《庄子》外篇 知北游 四 【原文】 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在?” 庄子曰:“无所不在。” 东郭子曰:“期而后可[1]。” 庄子曰:“在蝼蚁。” 曰:“何其下邪?” 曰:“在稊稗[2]。” 曰:“何其愈下邪?” 曰:“在瓦甓[3]。” 曰:“何其愈甚邪?” 曰:“在屎溺。”东郭子不应。 庄子曰:“夫子之问也,固不及质。正获之问于监市履豨也[4],每下愈况。汝唯莫必[5],无乎逃物[6]。至道若是,大言亦然。周遍咸三者,异名同实,其指一也。 “尝相与游乎无何有之宫[7],同合而论,无所终穷乎!尝相与无为乎!澹而静乎[8]!漠而清乎!调而闲乎!寥已吾志,无往焉而不知其所至,去而来而不知其所止,吾已往来焉而不知其所终。彷徨乎冯闳[9],大知入焉而不知其所穷[10]。物物者与物无际,而物有际者,所谓物际者也[11]。不际之际,际之不际者也[12]。谓盈虚衰杀,彼为盈虚非盈虚,彼为衰杀非衰杀,彼为本末非本末,彼为积散非积散也。” 【注释】 [1]期:必。必指出具体所在方可。[2]稊稗:稗指稗草,稊与稗相似。[3]甓(pì):砖头。[4]正:古代管理市场的官名。监市:监管市场之人,为正获的助手。豨:大猪。履:踩。[5]汝唯莫必:你不必要求证实道在那个物上面。[6]无逃乎物:所有的物都未逃离道外。[7]无何有之宫:虚无之境,至道之乡,无所有而又无所不有。[8]澹而静:淡漠而清静。[9]冯闳(hóng):广阔空虚之境。[10]入焉:进入广阔虚空之境。穷:边际。[11]物际:物与物之间的分界。[12]不际之际:由没有边际之道转成有形之物。际之不际:由有形之物复归无际之道。 【译文】 东郭子向庄子请教说:“人们所议论的道,在哪里才能找到呢?” 庄子说:“大道无处不在。” 东郭子曰:“请具体指出道存在哪些地方呢?” 庄子说:“在蝼蛄和蚂蚁当中。” 东郭子说:“为什么处在这么卑下的地方呢?” 庄子说:“在稻田的稗草里。” 东郭子说:“怎么越发低下了呢?” 庄子说:“在瓦块砖头中。” 东郭子说:“怎么比刚才更加卑下呢?” 庄子说:“在大小便里。”东郭子听了后不再吭声。 庄子说:“先生的提问,本来就没有触及道的本质,一个名叫获的管理市场的官吏向屠夫询问猪的肥瘦,踩踏猪腿的部位越是往下就越能探知肥瘦的真实情况。你不要只是在某一事物里寻找道,万物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逃离开它。‘至道’是最伟大的言论也是这样。万物、言论和大道遍及各个角落,它们名称各异而实质却是相同,它们的意旨是归于同一的。 让我们一道游历于什么也没有的地方,用混同合一的观点来加以讨论,宇宙万物的变化是没有穷尽的啊!我们顺应变化无为而处吧!恬淡而又寂静啊!广漠而又清虚啊!调谐而又安闲啊!我的心思早已虚空宁寂,不会前往何处也不知道应该去到哪里,离去以后随即归来也从不知道停留的所在,我已在其间来来往往,也不知道哪里是终点。逍遥于广漠之间大道之中,大知之人进入此境也不知它的边际。支配物的大道与万物混同而没有边际,而物是有分界的,就是物的界限。大道存在于万物之中,好像显得有涯际,其实是没有涯际的。所谓盈虚、衰杀,道使物发生盈虚变化,而自身却没有盈虚分别;道使物发生衰杀之变,而自身并不衰杀;道使万物有始有终,而自身无始无终;道使物有聚有散,而自身没有聚散。” 2022.02.17周四阴D48“志道乐学·国学经典”D556《庄子》外篇 知北游 五 【原文】 妸荷甘与神农同学于老龙吉[1]。神农隐几阖户昼瞑[2],妸荷甘日中奓户而入[3],曰:“老龙死矣!”神农隐几拥杖而起,嚗然放杖而笑[4],曰:“天知予僻陋慢訑[5],故弃予而死。已矣,夫子无所发予之狂言而死矣夫!” 弇堈吊闻之[6],曰:“大体道者,天下之君子所系焉[7]。今于道,秋毫之端万分未得处一焉,而犹知藏其狂言而死,又况夫体道者乎!视之无形,听之无声,于人之论者,谓之冥冥,所以论道而非道也。” 于是泰清问乎无穷曰[8]:“子知道乎?” 无穷曰:“吾不知。” 又问乎无为,无为曰:“吾知道。” 曰:“子之知道,亦有数乎[9]?” 曰:“有。”曰:“其数若何?” 无为曰:“吾知道之可以贵,可以贱,可以约,可以散,此吾所以知道之数也。” 泰清以之言也问乎无始曰:“若是,则无穷之弗知与无为之知,孰是而孰非乎?” 无始曰:“不知深矣,知之浅矣,弗知内矣,知之外矣。” 于是泰清中而叹曰[10]:“弗知乃知乎?知乃不知乎?孰知不知之知?” 无始曰:“道不可闻,闻而非也;道不可见,见而非也;道不可言,言而非也。知形形之不形乎!道不当名[11]。” 无始曰:“有问道而应之者,不知道也;虽问道者,亦未闻道。道无问,问无应。无问问之,是问穷也[12];无应应之,是无内也[13]。以无内待问穷,若是者外不观乎宇宙,内不知乎大初。是以不过乎昆仑,不游乎太虚。” 【注释】 [1]妸(ē)荷甘、神农、老龙吉:虚拟人名。[2]隐几:凭靠小几。阖户:关门。瞑:同眠。[3]奓(shē):推开。[4]嚗(bó)然:手杖掉地发出之声。[5]慢訑(dàn):怠慢荒唐。[6]弇堈(yǎn gāng)吊:虚拟人名。[7]体道者:与道相合之人。系:凭依、归依。[8]泰清、无穷、无为、无始:皆为虚拟之人名。[9]数:道理,规律。[10]中:仰。[11]道不当名:道之实与名是不相应的,不相符的。[12]无问问之,是问穷也:道是不可以问的,不可问而又要问。[13]无内:没有内容。 【译文】 妸荷甘和神农一起在老龙吉那里求学。神农靠着几案,大白天关着门睡觉,中午时分,妸荷甘推门而入说:“老龙吉死了!”神农扶着拐杖站起来,“啪”的一声丢下拐杖,笑着说:“先生知道我浅陋放荡,所以丢下了我死去了。完了,先生竟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至理名言来启发教育我,就撒手死去了!” 弇堈吊知道了这件事,说:“那些已经领悟大道的人,是天下的君子所仰仗的。如今老龙吉对于道,连秋毫之末的万分之一也未能得到,尚且懂得深藏他的谈吐而死去,又何况真正体悟大道的人呢!大道看上去没有形状,听起来没有声音,对于人们所谈论的道,常常把它称为‘冥冥’,所以常被议论的道,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道。” 于是,泰清向无穷请教:“你懂得道吗?” 无穷回答:“我不懂。” 又问无为。无为回答说:“我懂。” 泰清又问:“你懂得的道有名目吗?” 无为说:“有。” 泰清说:“道的名目怎么样呢?” 无为说:“我知道道可以尊贵,也可以卑贱,可以聚合,也可以离散,这就是我所了解的道的名目。” 泰清拿这话去问无始,说:“像那么无穷的不懂和无为的懂得,谁对谁错呢?” 无始说:“不懂的才是深奥玄妙,懂得就是浮泛浅薄;不懂的处于深奥玄妙之道的范围内,懂的却刚好与道相违背。” 于是泰清有所醒悟而叹息,说:“不知晓就是真正的知晓啊!知晓就是真正的不知晓啊!有谁懂得不知晓的知晓呢?” 无始说:“ 道不可能听到,听到的就不是道;道不可能看见,看见了就不是道;道不可以言传,言传的就不是道。要懂得有形之物之所以具有形体正是因为产生于无形的道啊!因此大道不可以称述 。”无始又说:“有人问关于道的问题,但是不做任何回答的,可以说就是不知道;就是那个问道的人,也是没听说过道。道是不能问的,有人问也不应该回答。没有必要去问但还是要问,那就是白问;没有必要回答却做出回答,是心中没有真道的表现。以心中没有真道而去回答那空洞的询问,像这样的人,对外不能观察宇宙的广大,对内不能了解道的根本。因此他不能超越昆仑这座大山,也不能逍遥于太虚幻境。” 2022.02.18周五阴D49“志道乐学·国学经典”D557《庄子》外篇 知北游 六【原文】光曜问乎无有曰[1]:“夫子有乎?其无有乎?”光曜不得问而孰视其状貌[2],窅然空然,终日视之而不见,听之而不闻,搏之而不得也[3]。 光曜曰:“至矣,其孰能至此乎!予能有无矣[4],而未能无无也。及为无有矣,何从至此哉!” 大马之捶钩者[5],年八十矣,而不失豪芒[6]。大马曰:“子巧与?有道与?” 曰:“臣有守也[7]。臣之年二十而好捶钩,于物无视也,非钩无察也。”是用之者假不用者也,以长得其用[8],而况乎无不用者乎!物孰不资焉! 冉求问于仲尼曰:“未有天地可知邪?” 仲尼曰:“可。古犹今也。” 冉求失问而退[9]。明日复见,曰:“昔者吾问:‘未有天地可知乎?’夫子曰:‘可,古犹今也。’昔日吾昭然,今日吾昧然,敢问何谓也?” 仲尼曰:“昔之昭然也[10],神者先受之[11];今之昧然也,且又为不神者求邪?无古无今,无始无终。未有子孙而有子孙可乎?”冉求未对。仲尼曰:“已矣,未应矣[12]!不以生生死[13],不以死死生[14]。死生有待邪[15]?皆有所一体。有先天地生者物邪?物物者非物,物出不得先物也,犹其有物也。犹其有物也,无已[16]。圣人之爱人也,终无己者,亦乃取于是者也[17]。” 【注释】 [1]光曜、无有:皆虚拟之名。[2]孰:通“熟”。熟视:仔细观察。[3]搏:触摸。[4]有无:光曜无形体,听不到摸不着,故言有无。但还可以看见,未达绝无形迹之无无。[5]大马:官名,指楚国之大司马。捶:锻造。钩:剑名。[6]豪芒:锋利有光芒。[7]守:持守,毕生专心持守于此。[8]长:长期。[9]失问:失去问意。心有所悟,不想再问。[10]昭然:明白。昧然:胡涂。[11]神者先受之:用空虚的心神先接受领会。[12]未应:不要应答。[13]不以生生死:死者自行死去,新生者并不是使已死者复生。[14]不以死死生:新生者自生,死去者也不是使新生者死去。[15]待:相互依赖、相互依存之意。死与生并不相互依赖,它们各有自己的体系。[16]无已:没有止境。[17]取于是:圣人即是取法于自然之理。 【译文】 光曜问无有:“先生你是有呢?还是没有呢?”光曜得不到回答,便仔细地观察他的形状容貌,一副深渊空虚的样子,整天看也看不见,听也听不到,摸也摸不着。 光曜说:“真是最高的境界了,谁能够达到这种境界呢!我能够做到有无的地步,却不能达到无无的境界,等到做到了无,却又成为有了,该如何做才能够达到这种境界啊?” 大司马有个锻打钩剑的人,已经八十岁了,干起活来竟然没有一点差错。大司马说:“你是凭借技术呢,还是有什么门道呀?” 那个老人回答说:“我遵循着道。我二十岁时就喜好锻制带钩,对于其他外在的事物我什么也看不见,不是带钩就不会引起我的专注。锻制带钩这是得用心专一的事,借助这一工作便不再分散自己的用心,而且锻制出的带钩得以长期使用,更何况对于那些无可用心之事啊!能够外物有什么不会予以资助呢?” 冉求向孔子请教:“开天辟地以前的情况可以知道吗?” 孔子说:“可以,古今都是一样的。” 冉求不想再继续问下去便退出屋来,第二天再次见到孔子,说:“昨天我问‘开天辟地以前的情况可以知道吗?’先生回答说:‘可以,古今都是一样的。’昨天我心里还很明白,但是今天就糊涂了,请问先生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孔子说:“昨天你心里明白,是因为心神先有所领悟;今天你糊涂了,是因为你的心神又被思虑变得迷惑起来。没有古就没有今,没有开始就没有终结。不曾有子孙而存在子孙,可以吗?”冉求不能回答。孔子说:“算了,不必再回答了!不要因为活着就想让死去的活过来,不要因为死去了就想让活着的也死去。人的死和生相互有所依赖吗?其实全存在于一个整体。有先于天地而产生的物类吗?使万物成为具有各类形体事物的并不是具有形体的事物。万物的产生不可能先行出现具象性的物体,而是气的聚合而产生万物。造化孕育出万物,于是万物才连续不断繁衍生息。圣人对于人的怜爱始终没有终结,也就是取法于万物的生生相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