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篇

1.1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12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人之本与?” 13 子曰:巧言令色,鲜仁矣。” 14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15 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言,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16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17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18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19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110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111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112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113 有子曰:“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114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115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116 子曰:“不患人之不已知,患不知人也。”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輗和軏两个字,是古代车子上的车杆子。大车指的是牛车,輗就是牛车车辕前面横木上的木销子。小车是马车,軏是马车上挂钩的地方,这些都是车子上关键的部位。释义一个人不讲信用,是根本不可以的,就好像大车没有輗,小车没有軏一样,如果没有他们,车子是根本走不动的。孔子是非常注重信用的,他认为诚信是一个人立身的根本,在《论语》一书中,信有两种含义,一种是信任,取得别人的信任;另一种是讲诚信。在我们古代社会里,言而有信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为政的人更加重视。你定下一个计划,别人认可了,就会跟随你去做,你不能朝令夕改,早上刚定下目标,晚上觉得不对就去改,这是非常危险的,别人会搞不清楚,你到底想要什么,认为你不讲信用,人心会涣散,没有人会跟着你做事。所以孔子说信用是非常重要的,没有信用是不可以。尤其是你作为一个部门的领导,不能信口开河、朝三暮四去工作,早上定下计划,过了一会,你觉得不对,就去修改,这样是不好的,会让你的员工不知所措。一件事情,一个政策下来,都要要放长远去看,看看是否适合部门的情况,想清楚再去执行。春秋战国时期,秦国新君秦孝公即位,为使秦国变得更加强大,秦孝公贴出告示说:“谁能使秦国变得更加富强,不论是秦国人还是外地人,就封他为官。”有一个卫国的贵族商鞅,在卫国得不到重视,跑到秦国,托人引荐,得到秦孝公的接见。商鞅对秦孝公说:“要想使一个国家变得富强,必须重视农业,奖励将士。要打算治理一个国家,必须有赏有罚,朝廷有了威信,一切改革也就容易进行了。”秦孝公同意商鞅的观点,由于秦孝公刚即位不久,根基不稳定,方案出来后,就遭到大臣的一致反对。过了两年,秦孝公君位坐稳后,封商鞅为左庶长,负责改革一切事务。商鞅把改革方案贴出后,老百姓便不信任他,认为他在欺骗老百姓。商鞅命人在都城南门口竖起一根三丈高的木头,下命令说:“谁能把这根木头扛到北门去,就赏他十两金子。”不一会儿,南门口聚了很多人,大家都议论纷纷,有的人说:“左庶长是不是在开我们玩笑呢?”有的人说:“这根木头谁都能扛的动,用不了十两金子。”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人去扛,商鞅看到后,把赏金提高到五十两金子,随着赏金高涨,南门口的人越来越多。看热闹的人非常多,都没有人行动,直到一个壮汉出现后打破僵局,他把木头扛到北门,身边聚集着很多人。商鞅立刻派人给壮汉送去赏金,五十两金子,一两都不少。这件事传开后,一下轰动秦国,老百姓一致认为商鞅言而有信,办事绝不含糊,商鞅的改革方案顺利开展,秦国变得越来越富强。从这件事我们看到,一个人最重要的是讲诚信,如果商鞅不讲诚信,他就像大车没有輗,小车没有軏一样,改革方案也很难进展下去。

《论语》共有20篇,分别为:学而篇、为政篇、八佾篇、里仁篇、公治长篇、雍也篇、述而篇、泰伯篇、子罕篇、乡党篇、先进篇、颜渊篇、子路篇、宪问篇、卫灵公篇、季氏篇、阳货篇、微子篇、子张篇、尧曰篇。《论语·学而篇》: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有子曰:“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