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书五经”中的《四书》是《大学》、《中庸》、《论语》、《孟子》这四部著作的总称。《论语》是在南宋是被编进四书五经。北宋神宗以后,废除了帖经和墨义,代之以经义。经义就是以五经中的文句为题,应试者作文阐明其义理。写这种论文有较多发挥思想的余地,较之帖经、墨义是一种进步。南宋时朱熹将《 论语 》与《 大学 》、《中庸》、《孟子》合为四书,作为官方科举取仕的必读书,进一步扩大了《论语》的影响。到了元代,明文规定经义考试首先须从四书中出题,答案须根据朱熹的《四书章句集注》,不得任意发挥。明中叶以后,又要求阐发经义的文章采用八股文的形式。于是,经义考试从内容到形式都有严格的要求。

《论语》的写作背景:

在我国的历史长河中,春秋战国时代是最动荡也最具特色的一个时期。当时周王朝在各路诸侯眼中已形同虚设,道德政治失去往日的效力,新兴政治势力纷纷崛起,群雄竞出,大国争霸,国体、人性、伦理道德等都急待一种更新的思想体系来解决。

鲁昭公二十五年,鲁国内乱,孔子离开鲁国去齐国,他希望在齐国实践他的政治理想而未果。孔子在齐不得志,返回鲁国,又开始收徒授业;

结合春秋后期的社会现实,系统地总结前人的文化思想遗产,深入地研究社会政治和伦理道德等重大问题,并形成自己的见解与主张,为后人留下许多精辟的论说。《论语》即是他的语录集。扩展资料:

《论语》多为语录,但都辞约义富,有些语句、篇章形象生动。如《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不仅篇幅较长,而且注重记述,算得上一篇结构完整的记叙文,人物形象鲜明,思想倾向通过人物表情、动作、对话自然地显露出来,具有较强的艺术性。

孔子是《论语》描述的中心,“夫子风采,溢于格言”(《文心雕龙·征圣》);书中不仅有关于他的仪态举止的静态描写,而且有关于他的个性气质的传神刻画。

围绕孔子这一中心,《论语》还成功地刻画了一些孔门弟子的形象。如子路的率直鲁莽,颜回的温雅贤良,子贡的聪颖善辩,曾皙的潇洒脱俗等等,都称得上个性鲜明,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论语

《论语》现存20篇,487章,其中大部分是孔子的言论和行事,基本上都是孔子的学生记录的。孔子与不同学生的谈论和学生见到的孔子的行事,分别由学生在当时记录,或后来追记。从这些章节尊称“子”、“子曰”、“夫子”,可以证明它们绝非孔子自己写的。由此也可以推断:这些章节最初记录的时间,是在春秋末年孔子生前或死后不久。

孔子学生的言论行事,基本上是由他们的学生记录下来的,这从这些章节屡用“曾子曰”、“有子曰”之类尊称,可以证明是他们的学生所记,并可以推断其记录时间大致在春秋末年至春秋战国之交的一段时间。

《汉书艺文志》说:

《论语》者,孔子应答弟子、时人及弟子相与言而接闻于夫子之语也。

当时弟子各有所记,夫子既卒,门人相与辑而论纂,故谓之《论语》。

这段话比较笼统,只说是在孔子死后其门人辑纂的。《释文叙录》引申说:

……当时弟子各有所记,夫子既终,微言已绝,弟子恐离居以后,各生异见,而圣言永灭,故相与论撰。

话是说明白了,不过说是孔子的学生在老师死后大家分散之前共同编纂的,却又说错了。

《论语》487章不但不是一个人记的,而且其前后相距年代不止于三五十年。曾参是孔子最年轻的学生,孔子死时曾参才二十六岁,曾参活到七十岁,那时,孔子死后已经四十六年。《论语》中有一段是记录曾子临死前与鲁国孟敬子的谈话,那时孔子的其他门人大概都死了。由此可以证明,《论语》中时间最晚的记录,无疑是曾子的门人记的,全书中记录最多的是孔子的言论行事,其次就是曾子的言论行事,而且处处用尊称,所以可以推论曾子门人是最后的编纂者。书中有一些章节前后重复,出现于不同篇次,可证编纂者不是一人,而出于多人之手,曾子门人则是最后的编纂者。

据此考察《论语》最后成书的年代,只能在公元前429年之后;因为曾参死于公元前436年,与他谈话的孟敬子在公元前429年还从事政治活动,而敬子是谥号,因而只能成书在孟敬子死亡受谥之后。从这些考证来看,今人杨伯峻推定《论语》成书在公元前400年左右,这个推论是基本可信的。我们可以认定:《论语》是在战国初期由曾参的门人最后编纂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