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丹《论语》心得之四 君子之道大家读《论语》会发现,这里面经常出现一个词:君子.我们直到今天还常常将其作为做人的一个标准,说某某人非常君子.但是究竟什么是君子呢?“君子”是孔夫子心目中理想的人格标准,一部短短两万多字的《论语》,“君子”这个词就出现了一百多次.我们把孔子对于君子所有的言语、界定、描述总结在一起,会发现,大概做一个君子要有几个层次上的要求.做一个善良的人.这是君子的第一个标准.君子的力量始自于人格与内心.他的内心完满、富足,先修缮了自我修养,而后表现出来一种从容不迫的风度.司马牛曾经问过孔夫子,什么样的人才能够称为君子呢?孔子答:“君子不忧不惧.”司马牛又问:“不忧不惧,就可以叫君子吗?”他可能觉得这个标准太低了.孔子说:“反躬自省,无所愧疚,当然没有什么可忧可惧的.”我们把孔夫子的意思转换成老百姓的话来说,就是“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一个人反省自己的行为,而能够不后悔、不愧疚,这个标准说低也低,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到;说高就是个至高无上的标准,大家想想,要使自己做过的每件事都禁得住推敲,实在又是极不容易的事.所以孔子才把它作为君子的人格标准.孔子在给学生讲课的时候曾经很认真地跟他们讨论过君子的问题,他说:“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论语·宪问》)孔子一上来很谦虚,说“不忧”、“不惑”、“不惧”这三点自己做不到.什么叫“仁者不忧”?就是说,一个人有了一种仁义的大胸怀,他的内心无比仁厚、宽和,所以可以忽略很多细节不计较,可以不纠缠于小的得失.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真正做到内心安静、坦然.什么叫“知(智)者不惑”?在区区半个世纪之前,一个人一生可能就在一个单位,婚姻基本上不会有任何变动,从小到老可能就住在一个大杂院里.人们的烦恼可能是生活的或然性和可选择性太小.但在当今社会,我们的痛苦不是没有选择,而是选择太多.这是一个繁荣时代带给我们的迷惑.我们无法左右外在的世界,只有让内心的选择能力更强大.当我们很明白如何取舍,那么那些烦恼也就没有了,这就是孔夫子所说的“知者不惑”.什么叫“勇者不惧”?用老百姓的话来说就是“两强相遇勇者胜”,也就是说,当你的内心足够勇敢,足够开阔,你就有了一种勇往直前的力量,自然就不再害怕了.一个真君子做到了内心的仁、知、勇,从而就少了忧、惑、惧.孔子说这三条我做不到.子贡说“夫子自道也”,您说的不就是您自己嘛!大家看,孔子告诉我们的做人标准,不是苛责外在世界,而是把有限的时间、精力,用来“苛责”内心.一个人内心对自己要求更严格一点,对别人就会厚道一点.我们今天老说做人要厚道,厚道并不是窝囊,而是他可以包容和悲悯别人很多的过错,可以设身处地站在别人立场上想问题.因此,只有真君子才能做到“不怨天,不尤人”,既不抱怨老天爷不给我机会,也不抱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了解我.一个人内心没有了“忧”、“惑”、“惧”,自然就减少了对外界的抱怨和指责,也就增强了把握幸福的能力.而增强把握幸福的能力,正是学习的终极目的.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论语·宪问》)古人学习是为了提高自己,今人学习是为了炫耀于人、取悦于人.真正尊崇学问的人,他的学习是为了人心灵的建树.从书本上学,从社会上学,从小学到老,无非是学习一种把握幸福的能力.让自己成为一个有知识,有教养,而且内心忠诚的公民,然后以此在社会上安身立命,学习的目的就是完成这么一个自我角色的建立和提升.而“为人之学”又是什么呢?它是把学到的知识当成工具,当成一种技能,以之谋一份职业,为自己谋一份福利.孔子曾经直截了当地跟他的学生子夏说:“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论语·雍也》).就是说,要想着提高修养,不要老惦记眼前的一点点私利.孔子从来不说做君子就要像谁谁谁那样,在孔子看来,做君子就是做一个最好的你自己,按照自己的社会定位,从身边做起,从今天做起,让自己成为内心完善的人.因为只有你的内心真正有了一种从容淡定,才能不被人生的起伏得失所左右.这使我想起了一个小故事:在一条小街上,三个裁缝开了三家裁缝店,每一家都想招揽最多的客人.第一个裁缝挂出一块大牌子,上写:我是本省最好的裁缝.第二个裁缝一看,觉得我要比他更高一点啊,于是做了一块更大的牌子,上面写着:我是全国最好的裁缝.第三个裁缝想了想,难道我还能写是全世界最好的裁缝吗?想了半天,最后他做了一块很小的牌子挂出去,结果这条街上的客人都来了第三家,前两家变得冷冷清清.第三个裁缝的牌子写的是什么?上面写道:我是这条街上最好的裁缝.也就是说,他把视线收回到眼前,从当下做起,反而得到了人们的认可.做好自己的事,当一个善良的人,这是《论语》对于君子的第一条界定.但是不是做一个善良的人就可以称之为君子了呢?还不是.做一个内心完善的善良的人,是成为君子的前提.但仅有这个是不够的,孔夫子心目中的君子,不仅是一个好人,还要是伟大和高尚的人,他要胸怀天下,奋发有为.孔子曾经说过,“士而怀居,不足以为士矣”(《论语·宪问》).就是说,一个人如果成天想的都是自己的小家,自己的小日子,那么这个人就不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君子.孔子的学生曾子曾经说过:“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论语·泰伯》)”这样一份担当,后来就演化成了中国儒家人格中所谓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中国人的人格理想很有意思,儒家和道家从来不是彻底分离的,而是人格理想的两端.用林语堂先生的话来讲,中国每一个人的社会理想都是儒家,而每一个人的自然人格理想都是道家.这就是我们经常的一种表述,叫做“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孟子·尽心上》).一个人在显达的时候能以天下为己任,而在困窘之时还不放弃个人修养,还能心怀天下,这就是君子了.在孔子之后,中国古代有许多名士当自己穷极潦倒的时候,还念念不忘苍生黎民.诗圣杜甫在自己的茅屋仅能容身、破败漏雨之时,他想的却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想让更多的人住上好房子.我们不会感到杜甫是在说大话,而是会被那博大的胸襟和炽烈的感情所震撼!再比如范仲淹,他认为一个士人不论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都应该系念天下君民,都应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岳阳楼记》).这样博大的胸怀,这样高远的志向,不难看到孔子和《论语》的影响.读到这里,大家也许会有一种疑问:儒家讲“天下己任”是要以牺牲个人利益为前提的吗?其实孔夫子并不否认个人利益的存在,相反,他所倡导的这样一种笃定、实用而温暖的人际理论是以保障每个人利益权利最大化为前提的.他让你在此基础上尽量为社会做更多的事情.但孔子认为谋求个人利益的时候不能不走正路,一心想走捷径,一心想贪小便宜.孔夫子认为,走正路还是走捷径,是君子和小人的区别.他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论语·里仁》)“义”就是“宜”,也就是说,君子走的始终是一条适宜的正路.而小人则一心看重私利,在一己私利驱使下很容易走上邪路.那么,君子和小人有哪些不同的表现呢?孔子说:“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论语·里仁》)就是说,君子和小人每天心中惦记的事情是不同的.君子每天牵挂的是自己的道德修缮,小人则记惦的是自己的家乡;君子心中始终有一份规矩、法度,不得超越,小人则满脑子想的是些小恩小惠,小便宜.一个人他每天就惦记自己家的事情,比如我怎么样能够多买一套房,我怎么样利用一下福利分房政策,每天算计着自家的衣食居住,这就是孔夫子说的小人的心思.当然这也没有太大的过错,但是如果一个人的心就拘囿在这么一点点利益上,为了维护和扩大这一点点利益而不顾道德和法律的约束的话,那就很危险了.君子从来是尊重道德法制的,就像我们每一个人,走过街天桥,走人行横道,等待红灯,这些看起来都会给我们生活多多少少带来一点限制,但是当这点限制成为彼此尊重、社会默契的时候,却保障了自己的安全.而小人则贪图眼前的利益,喜欢钻小空子,占小便宜,一次两次可能得手,但这里面潜藏着危机,肯定迟早要吃大亏.还是拿走路来说,一看红灯、绿灯中间闪着黄灯,赶紧跑过去吧,觉得这个事情沾了个小便宜,久而久之,这里面有多大的隐患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什么是小人呢?就是没有大眼界,抢占眼前小便宜的人.那么在今天这个社会,怎样成为一个君子?我想不妨从倡导“恒心”开始.我们现在这个社会有了多元选择,我们在兴奋、激情的驱使下,在众多选择中摇来摆去,难以决定.这是缺乏“恒心”的表现.每一个人走上社会的时候,都会怀抱一种理想和憧憬,希望能够有所作为.但是为什么这些理想在现实中会一一破灭?一个重要的原因也是我们的“恒心”不够.如果我们真正有一番定力,有一个宏阔的境界,即使没有达到“无恒产而有恒心”那么高的境界,起码离君子已经不是很远了.这是君子的第二个标准.君子还有第三个标准,就是“矜而不争,群而不党”(《论语·卫灵公》).就是说:君子是合群的,虽然他内心里庄重、庄严不可侵犯,但他在一大群人里头却从来不争.同时,他也决不拉帮结派,谋取私利.这也就是孔子所说的“君子和而不同”(《论语·子路》).举个例子,许多人在一起,大家的观点肯定会不完全一样,当各自说出自己的观点时,一个真君子是会认真倾听的,他能够理解和尊重每一个人观点的合理性,同时又能够坚持自己的观点.这样就既保证了整体的和谐,又保留了不同的声音.我们今天说要构建和谐社会,就是要把每一个人的不同的声音和谐地融入到大的集体的声音中.小人则刚好相反,他是“同而不和”(《论语·子路》).生活中经常会看见这样的场面:大家讨论一件事情的时候,领导的话还没说完,马上就会有人跳出来说,对对对,领导说得真好,什么高屋建瓴、深谋远虑之类的溢美之词说了一大箩筐;可是到会后他转脸就会对别人说,哎,这个领导说的都是什么啊?我一点都不同意他的观点!关于君子和小人行事的不同,孔子还有一个表述,叫做“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论语·为政》).“周”就是能够团结照顾到很多人,他以道义为准则与人交往,所以有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个真君子不管他有多少朋友,他都会像空气里的氧气一样,让朋友们感觉到很欢欣,感到受到照应.“比”这个字形,象两个人紧挨着站在一起,意思是说,小人喜欢结成小圈子,他不会融入大集体.比如说开一个Party,一个君子会让这里面远近亲疏所有人都觉得很舒服;但是小人呢,他会和他最要好的人躲到一个角落去嘀嘀咕咕,好像他们两个人好得不得了.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同呢?还是因为君子和小人的道德境界不同.孔子说:“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论语·述而》),小人之所以喜欢互相勾结,是因为他的心里有鬼,想通过这种勾结谋取私利和维护既得利益.所谓“结党营私”,正是这个意思.而君子则胸怀坦荡,因为他坦然无私,所以能够平和,能够以善意跟所有人走到一起.中国一直以和谐为美,而真正的和谐是什么?就是在坚持不同声音、不同观点的前提下,对于他人的一种宽容,一种融入.其实这就是君子之道.因为君子和小人有这许多不同,因而同君子相处和同小人相处,情形会很不一样.孔夫子说:“君子易事而难说也.说之不以道,不说也;及其使人也,器之.小人难事而易说也.说之虽不以道,说也;及其使人也,求备焉.”(《论语·子路》)《论语》的叙事方式特别容易懂,就是因为它老把君子和小人放在一起比较.说,同“悦”,高兴.一个君子你很容易与他相处,但是你又难以取悦他.假如你想以不正当的手段取悦他,他反而会不高兴.决不会说你给他一个小恩小惠,他就给你大开绿灯、大开后门.等到他真正使用你的时候,他会根据你的才干,给你安排一个合适的位子.这就叫“器之”.小人的特点是你很容易取悦他,但是你很难与他相处.生活中这样的人不在少数.比如说你给他施一点小恩小惠,帮他一个小忙,甚至你请他喝一顿酒,这个人就会很高兴了.即便你取悦他的方式是不合乎道义的,是不正当的,他也还是会很高兴.但这样的人又是很不容易共事的.你千万不要以为取得了他一时的欢心,他以后就会非常忠诚地一路给你开绿灯,虽然你费了很多力气,花了很多钱财,打通了关节,但等到他真要用人的时候,他不会根据你的才干给你安排工作.而是求全责备,觉得你这儿也不够格,那儿也不达标,你以前所做的一切都算白费.他会想法刁难你,让你觉得很尴尬.所以这样的人你很难与他相处.这就是小人和君子的区别.《论语》中为我们描述的君子,除了要是一个善良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很好相处的人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标准,就是说话和做事的标准.一个君子的言行,应该是怎样的呢?一个君子不会把自己要做的事、要达到的目标先说出来;而往往是等把事都做完了,目标达到了,才淡淡地说出来.这叫“先行其言而后从之”(《论语·为政》).孔子十分讨厌那些夸夸其谈的人,他说:“巧言令色,鲜矣仁!”(《论语·学而》)他认为,真正的君子应该“讷于言而敏于行”(《论语·里仁》),表面上可能是木讷的,少言寡语,但他的内心无比坚定、刚毅.《圣经》说世上最追不回来的有三件事:射出的箭、说出的话和失去的机会.说出去的话有时候就像覆水难收,所以一个真君子,总是先把事情做到,然后再去说.孔子说:“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论语·宪问》)这在今天成为一个成语,叫“言过其行”.一个人说的多于他做的,是君子之耻.君子的力量永远是行动的力量,而不是语言的力量.君子崇尚实干,那么,一个真君子应当在社会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从事什么样的职业?在孔子看来,君子所承担的社会责任是比职业主义更高一层的理想主义.君子从来不是固定在某个职业中,他说:“君子不器.”(《论语·为政》)君子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作为一个容器存在的.容器是什么呢?就是你合格地中规矩地摆在那儿做一份职业而已.所以,君子的社会角色是变通的、与时俱进的.一个君子重要的不在于他的所为,而在于他所为背后的动机.他们是社会的良心.人很奇怪,我们是思维决定行动,也就是态度决定一切.我们在这个社会上每天做的事情大体相同,但对这些事情的解释各有不同.我曾经看过十五世纪一个宗教改革家写的一本书,在这本书中他讲了自己青年时代的一个小故事,而这个故事改变了他的一生:他说有一天他路过一个烈日炎炎下巨大的工地,所有人都在汗流浃背地搬砖.他去问第一个人说,你在干什么呢?那个人特别没好气地告诉他,你看不见啊,我这不是服苦役——搬砖吗?他又把这个问题去问第二个人.这个人的态度比第一个人要平和很多,他先把手里的砖码齐,看了看说,我在砌堵墙啊.后来他又去问第三个人.那个人脸上一直有一种祥和的光彩,他把手里的砖放下,抬头擦了一把汗,很骄傲地跟这个人说,你是在问我吗?我在盖一座教堂啊.大家看一看,这三个人做的事情是一模一样的,但是他们给出来的解读却是三个层次:第一种人的态度我称为悲观主义的态度.他可以把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看作是生活强加给的一份苦役,他关注的是当下的辛苦,当然这也是确实存在的.第二种人的态度我称为职业主义的态度.他知道自己在砌一堵墙,这堵墙是一个局部成品,他知道要对得起今天的岗位,要对得起他的一份薪水、一个职务和职称,所以他的态度不低于职业化的底线.这就是孔子所说的“器”的境界,作为一个容器的存在他合格了.但是他没有更高的追求.而第三种人的态度我称为理想主义的态度.也就是说,他看到眼前的每一块砖,每一滴汗,他都知道这是在通往一座圣殿和教堂.他知道,他的每一步路都是有价值的,他的付出一定会得到最终的成全.此时,他所做的事情绝不仅仅作为一个器皿,而是关系到我们的生命,我们的梦想,关系到我们最终能不能建筑起一座教堂.而同时,因为有了这个教堂梦想的笼罩,也成就了这样一个超出平凡的个体.由此可见,“君子”这个《论语》中出现最多的字眼,他的道理永远是朴素的,是温暖的,是和谐的,是每一个人可以从当下做的;而那个梦想,那个目标,既是高远的,又不是遥不可及,它其实就存在于当下,也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真君子.

学而第一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为政第二 子曰:“君子不器。”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八佾第三 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 仪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於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於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 里仁第四 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者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於是,颠沛必於是。” 子曰:“君子之於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於比。” 子曰:“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 子曰:“君子喻於义,小人喻於利。” 子曰:“君子欲讷於言而敏於行。” 公冶长第五 子谓子贱,“君子哉若人!鲁无君子者,斯焉取斯?” 子谓子产,“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 雍也第六 子华使於齐,冉子为其母请栗。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栗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 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 子曰:“君子博学於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 述而第七 子曰:“圣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君子者,斯可矣。”子曰:“善人,吾不得静之矣;得见有恒者,斯可矣。亡而为有,虚而为盈,约而为泰,难乎有恒矣。” 陈司败问昭公知礼乎,孔子曰:“知礼。”孔子退,揖巫马期进之,曰:“吾闻君子不党,君子亦党乎?君取於吴,为同姓,谓之吴孟子。君而知礼,孰不知礼?”巫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 子曰:“文,莫吾犹人也。躬行君子,则吾未之有得。” 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泰伯第八 君子笃於亲, *** 兴於仁。故旧不遗, *** 不偷。 曾子言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斯远暴慢矣;正颜色,斯近信笑;出辞气,斯远鄙倍矣。笾豆之事,则有司存。” 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子罕第九 子闻之曰:“大宰知我乎?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 乡党第十 君子不以绀□饰,红紫不以为亵服;当暑,□□□,必表而出之。 先进第十一 子曰∶“先进於礼乐,野人也;后进於礼乐,君子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 子张问善人之道。子曰∶“不践迹,亦不入於室!”子曰∶“论笃是与,君子者乎?色庄者乎?” 子路、曾、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杏漫},且知方也。”夫子哂之。“求,尔何如?”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赤,尔何如?”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点,尔何如?”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伤乎?赤各言其志也。”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曰∶“吾与点也!”三子者出,曾后。曾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夫子何哂由也?”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唯求则非邦也与?”“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子路第十三 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君子於其所不知,盖阙如也。名不正,则言不训;言不训,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 *** 无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於其言,无所而已矣!”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子曰∶“君子易事而难说也∶说之不以道,不说也;及其使人也,器之。小人难事而易说也;说之虽不以道,说也;及其使人也,求备焉。” 子曰∶“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 宪问第十四 南宫适问於孔子曰∶“羿善射,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宫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子曰∶“君子上达;小人下达。” 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子曰∶“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子贡曰∶“夫子自道也!” 子路问“君子”。子曰∶“修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人。”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百姓,尧舜其犹病诸。” 卫灵公第十五 在陈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子曰∶“君子固穷;小人斯滥矣。” 子曰∶“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有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 子曰∶“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 子曰∶“君子病无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 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 子曰∶“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子曰∶“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 子曰∶“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 子曰∶“君子谋道不谋食;耕也,馁在其中矣;学也,禄在其中矣。君子忧哈不忧贫。” 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 子曰∶“君子贞而不谅。” 李氏第十六 李氏将伐颛臾。冉有李路见於孔子曰∶“李氏将有事於颛臾。”孔子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且尔言过矣!虎兕出於柙,龟玉毁於椟中,是谁之过与?”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於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於邦内,吾恐李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孔子曰∶“侍於君子有三愆∶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 孔子曰∶“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 陈亢问於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陈亢退而喜曰∶“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远其子也。” 阳货第十七 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夫子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佛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夫子曰∶『亲於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缁。吾岂匏瓜也哉?焉能而不食!”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既没,新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锦,於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於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於其父母乎?”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而讪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以为知者,恶不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者。” 卫子第十八 子路从而后,遇丈人,以杖荷子路问曰∶“子见夫子乎?”丈人曰∶“四礼不勤,五不分,孰为夫子!”植其杖而芸。子路拱而立。止子路宿,杀鸡为黍而食之,见其二子焉。明日,子路行以告。子曰∶“隐者也。”使子路反见之。至,则行矣。子路曰∶“不士无义。长幼之节,不可废也;君臣之义,如之何其废之?欲洁其身,而乱大伦。君子之仕也,行其义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 周公谓鲁公曰∶“君子不施其亲,不使大臣怨乎不以。故旧无大故,则不弃也。无求备於一人。” 子张第十九 子夏之门人,问“交”於子张。子张曰∶“子夏云何?”对曰∶“子夏曰∶『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张曰∶“异乎吾所闻∶『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贤与,於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贤与,人将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子夏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 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学以致其道。” 子夏曰∶“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 子夏曰:“君子信而后劳其民;未信,则以为厉己也。信而后谏;未信,则以为谤己也。” 子夏闻之曰:“噫!言游过矣!君子之道,孰先传焉?孰后倦焉?譬诸草木,区以别矣。君子之道,焉可诬也?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 子贡曰:“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子贡曰:“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期行,绥之期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尧曰第二十 子曰:“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 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择可劳而劳之,又谁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小大,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 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   孔子提出了“君子”这个形象来解决这个疑难!谁是君子呢?为什么是君子呢?在孔子那里,我们将知道“君子”那是作为学习的例子(examplary person,如同安乐哲在《 的哲学诠释》中的英文翻译给我们的启发)! 在孔子时代,君子一方面可以是实指的所谓的先进的“今之君子”;另一方面也是虚指:并无明确具体指谓。孔子就曾经以君子作为一个主导形象:《论语·述而篇》:子曰:“圣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君子者,斯可矣。”君子的出现是孔子面对礼乐崩坏而提出的一个范型式的生命样式(请参看张岩在《从部落文明到礼乐制度》中更加丰富的分析)。对于当今的我们,是否还有这样的例子式的存在?也许,我们首先要思考何谓“例子”本身? 君子的古写与“诗人”的“诗”、“尹”相关,而且都与法度有关,在字意上(参看很多学者对《诗经》的文化研究),诗的半边是手持什么东西,作为法度,作为制度的掌控。尹和君子在文字发生上也有关系,尹,治也。命尹这样的语词反复出现在甲骨文上。圣人,尹,君与祭祀或祭师也是相关的,《大戴礼记·五义篇》:“所谓圣人者,知通乎大道,应变而不穷,能测万物之情性者也”——君子也是通道的打开者。君子与温柔敦厚之诗教的关系也有待思考,君子这里有化解阳刚和可以克服法律的严酷性的德能?这里涉及法则柔和化的问题?

1、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孔子说:君子相互团结但不互相勾结,小人相互勾结但不能互相团结。

2、子曰: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

孔子说:君子所思是德行,小人所思是有利可图;君子心中想的是法,小人心中想的是侥幸。

3、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孔子说:“君子明白大义,小人只知道小利。”

4、子曰: 君子不器。

孔子说:君子不应该像器具一样,作用仅限于某一方面,应多才多艺。

5、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孔子说:“君子心胸宽广,小人经常忧愁。”

6、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

孔子说:君子通常成全他人的好事,不破坏别人的事,而小人却与之完全相反。

7、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孔子说:君子态度和顺,但不会苟同别人;小人容易附和别人的意见,但其实不能与别人平和相处。

8、子曰: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

孔子说:“君子泰然自若而不骄傲,小人骄傲而不泰然自若。”

9、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孔子说:君子中没有仁德的人是有的,而小人中有仁德的人是没有的。

10、子曰:君子上达;小人下达。

孔子说:君子向上,通达仁义;小人向下,追求名利。

11、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孔子说:“君子穷困时尚能安守,小人穷困了就不约束自己而胡作非为了。”

12、子曰: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意思是:君子严格要求自己,强调内省的态度,遇事从自身找原因,而不是怨天尤人。

13、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

孔子说:“君子不可以用小事情考验他,却可以接受重大任务;小人不可以接受重大任务,却可以用小事情考验他。”

14、子曰:“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

孔子说:“君子庄重自尊而不与人争强斗胜,团结群众而不结党营私。

15、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

意思是:君子以言行不一致为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