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篇 1.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翻译】 孔子说:「(学习)有所觉悟而能够一直反覆练习,不让人喜悦吗?有朋友从远方来,不让人快乐吗?不为人所认识而不会有任何的怨恨,不是个君子吗? 【释义】 〈宪问篇〉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因为所学为己,即使不为人所知一样的满心喜悦而快乐,而不会愤世忌俗。 对君子来说,学习本身就是一种成就与快乐,不在于别人知不知道。学习而有所得,是自己的事。别人知不知道,是别人的事。会有愠怒之心,是因为「为人」而学,而不是出自自己之真心喜爱。 有朋自远方来,是因为让人所看见,声名远播而以致于远方都有同道来访,这固然让人快乐,这种快乐是顺理成章,人性之自然流露。但不为人所知,还能够平心以对,这是有道德修养的人才做得到的。君子就是有道德修养的人。 此节分三段,第一段讲的是学有所得,因而喜悦满心。第二段讲的是学有所成而为人所知,远近闻名,连远方的朋友同好都来拜访,这当然也是一大乐事。这些快乐,都是人心之自然,普通人都做得到的。但君子与常人的不同在于学有所成又不为人所知时,能以平常心来看待,甚至一样乐在其中者,这才是君子。 程子以《干文言传》解释可谓深得其义。 乾卦初九:「潜龙勿用。」潜龙像是君子潜藏而不为人所知的时候,《文言传》说:「子曰:龙德而隐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遁世无闷,不见是而无闷,乐则行之,忧则违之,确乎其不可拔,潜龙也。」 「人不知而不愠」即「不见是而无闷」。 【朱熹注解】 君子,成德之名。尹氏曰:「学在己,知不知在人,何愠之有。」程子曰:「虽乐于及人,不见是而无闷,乃所谓君子。」愚谓及人而乐者顺而易,不知而不愠者逆而难,故惟成德者能之。然德之所以成,亦曰学之正、习之熟、说之深,而不已焉耳。程子曰:「乐由说而后得,非乐不足以语君子。」 ﹝翻译﹞人在道德上有所成就与建树之后名为「君子」,尹氏说:「学问在于自己,至于别人知不知道自己之所学,那是别人的事,有什么好怨恨的? 」程子说:「虽然乐见于自己所知所学能够及于他人,但是能够在不为人所看见之下还能够不忧郁闷心,这才是所谓的君子。」我认为,学有所成而及于他人,因此快乐,这是顺理成章而容易的事。人家不知道而不会怨恨,这是逆人本性而困难的,所以只有道德修养上达到一定境界的人才能够做到。德所以能够有所成,不外乎学的是正道,反覆练习得很熟稔,当中的喜悦无以言喻,然后让自己无法停止的喜爱它。程子所说的:「快乐是从喜悦之后才真的可得,不快乐不足以说是君子。」 [按] 程子说的「非乐不足以语君子」相当值得玩味。君子对于自己的心,有很高的掌控力,能够达到「无入而不自得」。 【字义】 学:《说文》作斅:「觉悟也,从教从冂。冂,尚蒙也。」学原意是觉悟的意思,因此亦通觉,处于童蒙无知之人受到启发以至于觉悟。当今通解以学为学习的学,《增韵》所说「受敎传业曰学」,也是朱熹所说的「效」,后觉者仿效先觉者的言行:「学之为言效也。人性皆善,而觉有先后,后觉者必效先觉之所为,乃可以明善而复其初也。」因此「学而时习之」有两种不同的解释,一是传统认为的学习的学。二是觉悟,有所觉悟之后而能够不断的反覆练习,因此而心生喜悦。 习:鸟数飞,小鸟学飞而不断反覆尝试,直至熟练为止。学而时习,学习而能够专心投入,反覆练习到熟稔于心,有所获得,所以满心喜悦。 朋:同类、朋友。程颐:「以善及人,而信从者众,故可乐。」能够以善影响他人,追随者众,因此而快乐。 说:通悦,喜悦。 乐:依朱熹,音洛。快乐。《乐记》:「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 愠:音「运」,《说文》:「怒也。」一说「怨」。朱熹:「含怒意。」愠为怨、怨恨,心中有怨是因为以为怀才不遇而愤世嫉俗。

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是什么意思

有奖励写回答共28个回答

小白家里小白

聊聊关注成为第1561位粉丝

释义:

孔子说:学习新知然后能做到时常温习它,这不是一件很令人愉快的事情吗?有朋友从远方来,这不是一件很令人快乐的事情吗?别人不了解我,但我的心里一点也感觉到生气、怨恨,这不正是君子之所为吗?

出自春秋孔子的弟子及再传弟子《论语·学而》。

原文(节选):

《论语·学而》(节选)春秋:孔子的弟子及再传弟子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简介:

1、是学习方法。对于知识,“学”只是一个认识过程,“习”是一个巩固的过程,要想获得更多的知识,必须“学”与“习”统一起来。

2、是学习乐趣。志同道合的人来访可以增进友谊,并且可互相学习、共同提高。

3、是为人态度。“人不知”,后面省略了宾语“之”,可译为“我”或“自己”。

扩展资料:

孔子所说的学,可不是单指书本知识,而是指西周时期贵族子弟所修习的礼、乐、射、御、书、数六种技艺,古时也称六艺。既然“学”字不单指读书和获取书本上的信息,那么“习”字也不应当理解为复习或温习。

古代的礼是种种特定仪式,乐则需要演奏乐器,射是射箭的本领,御则是驾车的技术。所以孔子所言的学与习,就不单单是指读书和阅读,还要包括学习与演习技艺。

学习并练习射箭,学习并练习驾车,学习并演奏音乐,学习并演习礼仪。我们将学而时习之翻译为学习新知后时学复习是不妥的。所以学而时习之就概括了孔子与其弟子们的学习生活。

没有所谓颠倒不颠倒,这是孔子语录。

如果加以自己的理解,我们可以为为学,为友,为君子三者的顺序的合理性进行解读。

孔子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十五岁是入大学之年。“志”是心志坚明,志不渝之意。 学习是追寻君子之道德必由之路,首当学习经术。学习新的知识固然重要,但还需时常将所学“习”之,故而能“温故知新”。每每“习之”方能“知新”,难道不会感到愉悦吗?

其次在成仁为仁的道路上,“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颜渊》)有志同道合者自远方来请教,乐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不是应该感到喜悦吗?与他们高谈阔论,亦不会更加愉悦吗?

君子的品德是仅次于圣人的,仁义礼智信都是君子当必备的品德。为学在自己,知不知在别人,学而优则仕,但是不得其用,亦是天命也,何蕴之有。

儒家强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内圣而外王的顺序。学不当是首要吗?

此句是《论语》一书的第一句话,其重要性可想而知。此句在为读者规划实现君子这一高尚人格的方法、要领,亦或为君子之路。后文中论述君子的章句很多,均从不同的出发点描述了何为君子,我的理解看来,这一句虽然描述了为君之路,但从着重点来看强调的是“学”在为君的第一步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