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第一次读《论语》。我不喜欢孔子,因为他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我听于丹讲过一点,觉得太矫情,也不喜欢,就象现在不看励志的书。但我还是花了两个礼拜,每天一小时的时间读完了这本《傅佩荣解读论语》,就象平时也会读些晦涩的专业书和英文书。 这是第一次相对完整地了解孔子中庸之道的价值体系。我发现,无论了解还是不了解,喜欢还是不喜欢,自觉还是不自觉,这个体系中的大部分,或者说传统的主流价值观,构建了我的价值观,这是几十年家庭和社会教育的结果,即使我没有选择过。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 “温,良,恭,俭,让”,要温和,善良,谦恭,俭朴和礼让;不要无所事事,“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学习要追求效果,“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之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财富固然重要,取之有道更重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其实我是不知道如何以“不道”的方式获得,就象说不犯错其实是因为没机会,呵呵);实际行动比夸夸其谈重要,“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等等。现在我明白为什么会觉得于丹矫情,明明是日常生活中普通的一部分,被她粉饰成啥样了。当然里面也有厌恶的,礼和政这两部分,我通通略去。“事君,敬其事而后其食”,我将其定义为愚民政策,工作时我用类似的逻辑教育别人,心里却想着真虚伪。 孔子没什么个性,挺啰嗦的,同样的意思总用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场合表达。“闻《韶》,三月不知肉味”,除了音乐还算喜欢,没看到其他的爱好,或许那个年代娱乐比较匮乏。在他的体系中,“乐”的地位挺高的,“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游于艺”算是生活目标之一。这一块好像不怎么被推崇,否则现在国民的整体欣赏水平会大大提高。虽然“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也赞同“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仁者乐山,知者乐水”,他乐啥呢?圣人的生活挺无趣的,那么多认同或者必须认同,有形或者无形的框框,考虑这考虑那,除了在各国间云游辅政,教育学生,还要不停地回答问题,没多少自己的时间,难怪要感慨“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没办法,这就是所谓的“在其位,谋其政”。 看自己,中庸之道根深蒂固,很难改变了。我还是不喜欢孔子,希望能再开阔些,更自由些,有时我也觉得自己挺无趣,是什么样和想什么样总是存在着差异。有时有种想象,如果有特殊的才能,有种特别奇怪的个性,有些怪异的问题,生活会是什么样?如果可以定制不同的生活,不喜欢再回来,又会是什么样呢?可惜生活不是游戏,过去了就过去了。 啰嗦了一堆,必须承认2500年前,孔子开发的这套系统,渊远流传至今还焕发着勃勃生机,不是一般的伟大。 再说说《傅佩荣解读论语》这本书,只有古文注释和直白的翻译,不够有趣,如果对《论语》感兴趣,建议读其他版本。

越是荒蛮的时代,大脑越缺少干扰。越是知识爆炸,大脑反而变得愚钝。轻装上阵比负重前行,更能出思想的结晶。在改造世界的道路上,积累比跃进更重要;认识世界的道路上,舍弃也许比获得更重要。二十世纪英国大哲学家罗素说:人生而无知,但是并不愚蠢,是教育使人愚蠢。他又说,“我们面临这样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即教育已经成为智慧和自由思想最主要的障碍之一。”诚然如此。您看,《易经》“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道德经》“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论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今人还可以再写出来吗?这真有点“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感慨啊。(网图侵删)一、古时候没有现代 科技 ,人观察天地万物,思考古今,多从宏观角度去看世界,即把世界看成一个规律,而万物万象都是这个规律的局部缩影。这样的思维方式使人看问题更完整更开阔。现代人多依靠机器设备等外物去看世界,缺少整体和深入的思考,往往以为自己看到的是真实的事,看不到就是假的,容易被一叶障目。二、古时候信息不发达,人心淳朴敦厚,人多容易专注于一本书、一门学问,常常可以把这本书、这门学问研究到极致。现代是个知识爆炸的时代,各种各样的信息泛滥,人心浮躁,生活节奏太快,缺少了让人专注和深入研究的环境基础。@大家 健康 旧时有旧时的经验,现在是科学发展的时候了。从《易经》、《道德经》、《论语》的语言来看,古代杰出圣人的智慧甩出现代人几条街。论思想来说,真的是今不如古。看现代人表述的语言,和古人的语言之美之深意,是无法相提并论,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这是不是智慧的倒退?古人认识世界的深刻,今人反倒望尘莫及,这也是个悲哀。都以为进化了,其实,现代物质是大发展了,精神却是真没法与古人的相比了。而古人为何能写出这样的智慧书来?关键是那个时代还没有多的人类,文字的表述交流才起步,表达所思需言简意赅。不像现代,使用白话文,难以避免啰嗦累赘,思想的深邃智慧没法像古代那么简练表达了。西哲孕育于富足闲暇的时代,中哲孕育于苦难深重的时代。我们应该庆幸自己没有生在出圣贤的时代。因为现代人太忙了,欲望太多了,没时间深度思考特定的问题。古人没手机玩,只能靠脑子想东西易经,道德经,论语,你看这个顺序,能看出什么?任何人类 社会 都是从天道 社会 到人道 社会 ,有的地区和民族至今都没进入人道 社会 ,易经,道德经,论语,就是我们从天道 社会 发展到人道 社会 思想变化,升级的一个过程,它只是一种结果,代表了我们在每一个阶段的思想。远古的时候,人类很弱小,连农耕都不会,纯粹的靠天,靠自然生存,所以这个阶段的人类必然要研究自然,从自然中得到可以生存的密码,神就是在这个阶段产生的。神来自自然,是自然神,是对自然崇拜,信仰的结果。这个阶段就是天道 社会 阶段,人口也少,人口密度小,人与人的关系简单,人与自然的关系更重要,这个阶段主要是天道思想,就是研究自然的道以利于生存。易经产生在这个阶段,这个阶段还没有人的概念,全是自然的思维。当人类学会了农耕,但是农耕还不是主要生活方式。这时候食物相对充足稳定,人类也可以定居了,人口越来越多,密度越来越大,人与人的关系就复杂化了。而且农耕代表着人类训化了自然,就不像以前那样信仰和崇拜自然了,于是就有了后羿射日,大禹治水这样的人类跟自然对抗的传说。这个阶段是人类从天道 社会 向人道 社会 过渡的阶段,人的思想开始从天道转向人道。因为人多了以后,人与人的关系处理不好, 社会 不稳定,会带来人祸,比天灾还可怕,人与人的关系重要于人与自然的关系。道德经就产生在这个阶段,所以道德经还是从物的角度去看人,把人当自然的一部分,不把人当人。再后来,人类终于实现了全面的农耕化,以农耕为主要生活方式,人口继续增加,人口密度继续变大,人与人的关系更加复杂化,竞争越来越激烈,连礼制都动摇了,终于没精力去研究自然了,全面的研究人道,要建立起更加先进的人道思想,来稳定 社会 秩序。这个阶段就全面进入人道 社会 了。论语就产生在这个阶段,而且人类终于把人看作独立于自然之外的一种存在,终于能把人当人看了,不再把人只当作自然的一部分,认识到了人性,人性是跟物性完全不同的存在,从人的角度去看人,看自然,用人的逻辑去思考人,去思考自然。同时也看到了人的本质:心。明白了人的双重身份:物质的人,意识的人,而且合为一体的看待,这就是天人合一。再到后来,出现了专门的心学,出现了王阳明这样的心哲学家,让东方人类在心理上走的越来越远,同时也离物理越来越远,才不得已向外去求物理,这就是近现代的事了。古人用智慧创造经典,现在的学历就是学习先人传承下来的 历史 传统文化基础。智慧是先天悟性,文凭是后天学识。有学历的人不代表悟性就高!因为后来所学的知识本来就是书本上的现有知识,。要发明创造自成一家谈何容易?

杨伯峻先生的《论语译注》。杨先生的这本书,是以白话解释《论语》。深入浅出,解析有条理,出处明白。章节的划分,文字的校对,名物制度的考证还是让人信服的。这本书译文简洁。在读过杨先生的译注之后,《论语》中的词句含义就应该没有大问题了。这本书优点是字词解释很好,适合现代人打基础。在疏通词句方面,推荐杨伯峻先生的《论语译注》。因为读一本书,首先要疏通词句,明白书中每一句话的字面含义。这本书主要在于它立足原文和释义,解析中正,看这本书不会理解偏歪。杨伯峻先生的版本最好,因为可以自己理解和思考。这本书优点是字词解释很好,注释严谨。如果是想看别人怎么理解的,选其他版本。看个人选书的出发点。一开始选择其他版本,看别人的看法,有容易先入为主的弊端。 因为刚开始阅读可能有一些具体的字句、名目不是很好理解。有一本白话文翻译,可以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原文。除了适当的注释外,还有整句整段的翻译,可谓字义精准,是初涉《论语》的绝佳读本。所以说,这个版本比较大众化,适合大多数人。杨伯峻版注解应该普遍认可的一版。如果要深入研究的话,曹魏何晏的《论语集解》,南朝皇侃的《论语义疏》,清刘宝楠的《论语正义》(或许还有康有为的《论语注》)等等都是绕不开的本子。 杨伯峻先生出身书香门第,家学渊源深厚。民国时期的著名文字学家杨树达就是杨伯峻先生的叔父。杨伯峻先生写过不少研究古汉语语法的书。迄今为止,他最为大众所知的著作就有《论语译注》。其它各种版本的论语我都有去对比过,但是皆不如杨老先生所译的微言大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