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六则  按原文、注解、译文的顺序排列如下:(一)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学而》)“时”是在一定的时候,不是时不时、常常的意思“习”有两种说法:1.复习2.实习,实践,演习人们多解释成复习,中学教材也这么解释,但是按照原北大中文系著名学者杨伯峻先生《论语译注》一书中的解释,应该是后者,理由如下:1.习按其甲骨文的字形推断的本义是幼鸟学飞,由于幼鸟学飞需要实践,因此有演习,实践的意思2.孔子教给其弟子的具体知识是礼乐射御书术,射箭、驾车、礼仪、音乐等学问都需要不断演习操练,因此此处应该是演习的意思3.《礼记》里有“习礼乐”“习射”这样的话,都是演习的意思,可作为第二个理由的佐证“说”通“悦”,喜悦的意思“有朋”的“有”或曰同“友”,“友”是朋友,“朋”是同一师门的师兄弟指的意思“人”是别人的意思孔子说:“能够常常温习学过的知识,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吗?有同门师兄弟从远方来不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吗?别人不了解你,你又不生气,不也是君子的作为吗?”(二)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为政》)本句的意思有两种说法:1.温习旧的知识,再学习新的知识2.温习旧的知识,并且在旧知识中找到新的所得我们更偏向于第二种,但中学教材中或不作注释以防争议,或解释成第一种孔子说:“温习旧的知识并且在旧知识中找到新的所得,就可以当老师了。”(三)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为政》)“罔”有两种说法:1.惘然无所得2.被欺骗根据论语中的其他用例我们认为第二种解释更正确,以前的中学教材解释成第一种,现在的教材已经改过来了“殆”有三种说法:1.精神疲殆2.迷惑3.危险在论语的其他用例中只有后两种解释,根据对偶词的词义相近的规律,我们判断应为第二种解释,旧教材解释成第一种,是根据一些古人的注解做出的判断,没有依据,新教材已经改过来了孔子说:“光学习不思考,就会(因为不思甚解而)迷惑不解;光思考不学习,就会(因为思路狭窄而)危险。”(四)子贡问曰:“孔文子何以谓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公冶长》)“是以”就是“因此”,“凭借这个”的意思,意译为所以子贡问道:“孔文子凭借什么称作‘文’呢?”孔子说:“聪明而又爱好学习,不把向比他地位低的人请教当作耻辱,因此被称为‘文’。”(五)子曰:“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述而》)“识”念做zhi4,记住的意思,在现代汉语中这个读音仍有残留,如博闻强识,标识中的“识”都念zhi4,不念shi2“厌”不是讨厌的意思,同“餍”,本义吃饱,引申出满足的意思“何有”是上古汉语的固定用法,是“何有其难”的意思,就教材解释成哪里有,说这是孔子的谦辞,其实是孔子的自负之语“何有于我哉?”是倒装句,可以理解成“于我有何哉?”孔子说:“默默的不满足于已经学会的知识,教导别人不疲倦,对我来说有哪一样呢?”(六)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述而》)“三”是虚数,表示很多,不一定就是三个“其不善而改之”的前面承前省一个“择”字孔子说:“几个人在一起走,一定有可以当我的老师的人:选择他的长处学习;如果自己也有他的缺点就改掉。”

通假字不亦说乎:“说”通“悦”,愉悦,高兴是知也:“知”通“智”,聪明,智慧活用现象吾日三省吾身:日,每天,名词作状语;温故而知新:故,旧知识,形容词做名词。新,新的知识,形容词做名词。学而时习之:时,名词作状语,可译为按时。择其善者而从之:善,形容词活用作名词,指“优点长处”。一词多义1. 知:(1)了解(人不知而不愠)(2)明白(诲女知之乎)(3)通“智”,智慧(是知

古今异义学而时习之:“时”:古义:按一定的时间,今义:时间“习”:古义:复习,今义:学习吾日三省吾身:“日”古义:每日,今义:一日“三”古义:泛指多数,虚数 今义:数词,三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信”古义:真诚,诚实,今义:相信温故而知新:“故”古义:旧的知识,今义:过去的,老的(此古义变今义是意扩大了范围)择其善者而从之:“善者”古义:优点,今义:善良的人“从”古义:跟从(学习),今义:跟从(此古义变今义也是意扩大了范围)可以为师矣:“可以”:古义:可以(凭借)把,今义:可能、许可是知也:“是”:古义:这,今义:表判断

同学,看到了没有????老师教初一的,你不合格啊。好好努力吧。

第一则:孔子说:“能够常常温习学过的知识,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吗?有同门师兄弟从远方来不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吗?别人不了解你,你又不生气,不也是君子的作为吗?”

第二则:孔子说:“温习学过的知识并获得新的理解和体会,就可以凭借于此当老师了。”

第三则:孔子说:“光学习不思考,就会(因为不思甚解而)迷惑不解;光思考不学习,就会(因为思路狭窄而)危险。”

第四则:孔子说:“懂得学习的人比不上喜爱学习的人;喜爱学习的人比不上以学习为乐趣的人。”

第五则: 孔子说:"几个人在一起行路,一定有可以作为我的教师的人在中间;选择他们的长处来学习,他们的短处,自己如果也有,就要改掉它。"

第六则:孔子说:“我十五岁立志学习,三十岁确立自己的理想,四十岁面对任何事都能从容面对不疑惑,五十岁的时候我懂得自然的规律和法则,六十岁时无论听到什么,不用多加思考,都能领会其中的意思,并明辨是非。七十岁随自己心意,想怎样就怎样,而不逾越法度规矩。”

原文:

第一则: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学而》)

第二则: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为政》)

第三则: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为政》)

第四则: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论语·雍也第六》)

第五则: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第六则:子曰:“ 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扩展资料

《论语》多为语录,但都辞约义富,有些语句、篇章形象生动。

孔子是《论语》描述的中心,“夫子风采,溢于格言”(《文心雕龙·征圣》);书中不仅有关于他的仪态举止的静态描写,而且有关于他的个性气质的传神刻画。围绕孔子这一中心,《论语》还成功地刻画了一些孔门弟子的形象。

如子路的率直鲁莽,颜回的温雅贤良,子贡的聪颖善辩,曾皙的潇洒脱俗等等,都称得上个性鲜明,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孔子因材施教,对于不同的对象,考虑其不同的素质、优点和缺点、进德修业的具体情况,给予不同的教诲。表现了诲人不倦的可贵精神。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论语六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