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与《孟子》《大学》和《中庸》并称四书。南宋朱熹取《礼记》中的《中庸》《大学》两篇文章单独成书,与记录孔子言行的《论语》、记录孟子言行的《孟子》合为“四书”。

四书增删注释包括孔子的弟子及再传弟子、孟子、程子、朱熹等,其编撰时间间隔达一千八百年。宋元以后,《大学》《中庸》成为学校官定教科书和科举考试必读书,对古代教育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论语简介。

《论语》是孔子及其弟子的语录结集,由孔子弟子及再传弟子编写而成,至战国前期成书。全书共20篇492章,以语录体为主,叙事体为辅,主要记录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较为集中地体现了孔子的政治主张、伦理思想、道德观念及教育原则等。作品多为语录,但辞约义富,有些语句、篇章形象生动,其主要特点是语言简练,浅近易懂。

论语中的名言警句1、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2、巧言令色,鲜亦仁!3、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胡?4、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5、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6、《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7、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8、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9、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10、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11、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12、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13、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14、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15、朝闻道,夕死可矣。16、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17、放于利而后行,多怨。18、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19、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20、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21、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22、君子欲衲于言,而敏于行。23、德不孤,必有邻。24、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25、敏而好学,不耻下问。26、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27、君子周急不继富。28、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29、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30、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31、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32、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33、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而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34、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35、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36、子不语:怪,力,乱,神。37、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38、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39、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40、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41、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42、笃信好学,守死善道。 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也,耻也。

知和:只为和而知和。“知行合一”出自《论语》中的“礼之用”。原文如下:有句话说:“用礼,和为贵。一、王之道,斯为美;很小。如果做不到,不礼让,相知相安是行不通的。”翻译成现代汉语,有一句话:“礼的应用,最重要的是和谐。古代君主的治国之道在这里是有价值的。再大的事情,再小的事情,如果只以和谐的方式去做,是不行的。(这是因为)为了和谐而和谐,不以礼控和谐,是行不通的。”所谓“为和而和”,就是牺牲国家利益,寻求和谐与和睦,平衡权贵与平民的矛盾。永远行不通。

我觉得可以理解:为了和谐而使之和谐。《知音和合》中第一个“和”是名词,是对“礼之用,和为贵”的一种理解,认识到“和”是目标;第二个“和”是动词,是人的行为,是为了和谐。有学者认为,礼的实施和运用达到融合与和谐是最有价值的。有条件的说一下过程还是很有必要的。如果一味地谈“和”,把它当作某种目标,就变成了“为和而和”,没有仪式的调节和约束,省略了事物融合成多样性的过程,也是不可取的。或者再说一句:不按应有的顺序做事而达到的“和”,是假的“和”。“知和而不同”讲的是“和”,不是建立在礼让约束的要求上,而是变成了以形式主义、实用主义为主要内容的“和为和”。

《论语》中有一句话很重要,我们一定要认真深入的学习。子曰:“礼之用,和为贵。一、王之道,想到美。这是一件大事,但它不起作用。知和而不礼,既不可行,也不可行。”大意:一个儿子说:“礼虽然是从差异出发的,但是礼的应用达到了和谐的目的。圣人王治国的道路是多么美丽啊!大事小事都是这样做的。但是也有一些事情是不能做的。为了和平而不按照仪式的要求去做是不可取的。”解读:和谐既是宇宙万物的起源、构成和发展的规律,也是儒家文化对事物的独特理解和追求。和谐的内涵在现代语言中表达为“多样性的统一”。“礼记。《中庸》写道:“情感不表,而表于中节。”杨毓夫在《论语·疏证》中说:“万物之谓和,不只是喜怒哀乐的问题。今天跟你说话是对的,说话是对的,说话是对的。”孔子所说的“礼之用,和为贵”的和谐,是在实施礼的过程中自然形成和达到的一种自然和谐的状态和现象。《知音和合》中第一个“和”是名词,是对“礼之用,和为贵”的一种理解,认识到“和”是目标;第二个“和”是动词,是人的行为,是为了和谐。有学者认为,礼的实施和运用达到融合与和谐是最有价值的。有条件的说一下过程还是很有必要的。如果一味地谈“和”,把它当作某种目标,就变成了“为和而和”,没有仪式的调节和约束,省略了事物融合成多样性的过程,也是不可取的。或者再说一句:不按应有的顺序做事而达到的“和”,是假的“和”。“知和而不同”讲的是“和”,不是建立在礼让约束的要求上,而是变成了以形式主义、实用主义为主要内容的“和为和”。其实,游子的一句“知行合一”揭示的正是形式主义和实用主义的危害。我们可以进一步认识到,“和”一定是在礼的“该做、该止”的不断规定下,事物自然融合的状态,以“揠苗助长”的方式强行、跳跃式地改变事物的规律是不可取的。所以有个儿子说“不礼不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