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书为什么叫《论语》呢?这要追溯到我国古代人写作的体例。古代书籍的写作体例,人体分为“著作”、

“编述”,

“钞(抄)纂”三大类。由钞

(抄)纂而成的书籍,古人称为“论”。《论语》的“论”宇,实为排比资料、纂辑成编之意,

“语”者,语录也,是集孔子及其弟子的语录。<<汉书·艺文志》在解释《论语》一书得名由来时说:

“‘论语’者,孔子应答弟子、时人,及弟子相与言接,闻于夫子之语也。……夫子即卒,门人相与辑而论纂,故称之‘论语’。”由此可知,

“论语”实为辑纂孔夫子及其弟子语录之意

关于这一点,历史上还是有争议的。

“论”,读音阳平,不是去声。《说文》:“论,议也。”也即议论,

分析和说明事理。有时它也有“诉说”的意思,比如杜甫《咏怀古迹》:“分明怨恨曲中论。”但在这里似乎都解不通。有人认为“论”是所谓“相与辑而论纂”(《汉书·艺文志》)之意,然而“论纂”一词,显然有生造之嫌,故后世多有不从者。由于《论语》的作者是孔子最得意的门生,所以这个题目有尊敬、敬仰的意思是可以肯定的。大约就是“讲述、汇编、议论、说明”一类的意思。

关于古代编书体例。似乎除了《论语》极少有所谓抄纂而称为“论”的著作。余嘉锡先生曾经指出:“古人着书既多单篇别行,不自编次,则其本多寡不同。加以暴秦焚书,图籍散乱,老屋坏壁,久无全书。故有以数篇为一本者,有以数十篇为一本者,此有彼无,纷然不一。分之则残缺,合之则重复。”同时余先生还指出:“古人着书,其初仅有小题(

指篇题),?并无大题(指书题)。”且“多单篇别行,本无专集,往往随作数篇,即以行世

。传其学者,各以所得,为题书名。”意即古人著书时,一开始仅题写篇名,并无书名。他们写好的文章多数是以单篇流传于世,没有形成集子,而且往往是随作随行

(流传),学生们得到以后才各自为它起个书名。比如在《史记》的《管子列传》、《庄子列传》、《商君列传》、《屈原列传》及《汉书》的《东方朔传》中所引他们各自的著述时,都是只有篇名而无书名。余嘉锡先生还认为:“古书书名,本非作者所自题。后人既为之编次成书,知其为某家之学,则题其氏若名以为识别;无名氏者,乃约书中之意以为之名。所传之本多寡不一,编次者亦不一,则其书名不能尽同。刘向校书之时,乃斟酌义例以题其书。”由此亦可见《论语》之由来殊不可解。

如果一定要给出一个解释,个人觉得还是班固的说法比较可信。由于时代久远,即使班固也无法确切知道其中委婉。

论语》为何叫《论语》,《论语》是啥意思?解释起来,还是一件蛮麻烦的事儿。《论语》,是孔子弟子及其后学关于孔子言行思想的记录。里面,也记录有少量重要弟子的言行,比如《子张第十九》,记录了子张、子夏、子游、曾子等人的言行。《论语》开始编辑成书,当于战国初期,在孔子死后。后来肯定有过多次增益。最早的时候,《论语》不叫《论语》,曾被称为《传》、《经》、《记》、《论语说》、《语》、《论》、《孔子》等等。这些名称,延续使用了约三百年左右,直到西汉文帝时期,才统一为《论语》。不仅《论语》一开始不叫《论语》,而且不止一个版本——汉初,至少三个。这三个《论语》版本,分为“今文”和“古文”两类。所谓“今文”版本,就是以汉隶书写的版本;“古文”版本,则以秦及以前的文字写成。“今文”版本,又分《鲁论》和《齐论》。《鲁论》,是鲁国儒家学派所传,传人有夏侯胜、萧望之、韦贤及其儿子玄成。《齐论》,是齐国儒家学派所传,传人有王卿、庸生和王吉。鲁共王坏孔子宅修建宫舍,于壁中得《古论语》,为“古文”。孔子十世孙孔安国,他也是司马迁的老师,曾训解《古论语》,但其本已不传。汉末,郑玄对《鲁论》篇章参考《齐论》《古论》作注。郑本流传至今,而《齐论》《古论》失传。至三国时期,魏国孙邕、郑冲、曹义、荀凯、何晏五人联名上表,进《论语集解》。后,《集解》盛行于世,而汉魏其他注家著作皆亡。梁时,皇侃作《论语义疏》。宋代咸平年间,时任国子祭酒、翰林院侍讲学士的邢昺,凤真宗诏令改定何晏本《论语注疏》,颁于学宫。后,朱熹以《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合为《四书》,并作《集注》。以后至明清,皆以“朱注”为考取功名之必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