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十五岁,有志于学问;三十岁,(懂礼仪,)说话做事都有把握;四十岁,(掌握了各种知识,)不致迷惑;五十岁,得知天命;六十岁,一听别人言语,便可以分别真假,判明是非;到了七十岁,便随心所欲,任何念头都不会越出规矩。

2.孔子说“要论贤德,当论颜回。他只靠一箪食,一瓢饮而活,住在简陋的地方,就连别人都为他担忧。但他自己却不管别人的看法依然快活。要论贤德,当论颜回”

3.孔子说:“君子心胸宽广,小人经常忧愁。”

4.孔子说:“(一个在上位的君主)即使有周公那样美好的才能,如果骄傲自大而又吝啬小气,那其他方面也就不值得一看了。”

5.早晨闻道,晚上可死去。形容对真理或某种信仰追求的迫切。

6.子贡说:“君子的过错好比日蚀、月蚀。他一犯错,人人都看得见;他改正过错,人人都会仰望着(敬仰)他。”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馀,则以学文。”弟子,年纪幼小的人;入,出,指“入父宫,出己宫”宫,房屋的统称;谨,寡言少语;泛,广泛;行,施行,执行;馀,剩下的,多余的;文,指古代文献。孔子说:“年纪幼小的人,在父母面前,就孝顺父母;不在自己的住所,就敬爱兄长;寡言少语但要诚实守信,广泛的爱护民众,亲近仁人。施行这些有余力,就用来学习古代文献。”第六章,是孔子讲述的日常行为规范。这些行为规范由家庭生活到社会生活,再到学习生活,活动范围逐步扩展。家庭生活中的“孝”“悌”两种态度,这两种态度是儒家思想在家庭生活的体现,也是儒家思想的基石。所以在家庭生活中强调这两种态度非常重要,也有助于构建符合儒家思想的家庭氛围,建设符合儒家思想的社会秩序。之后是社会交往原则“谨”“信”“爱众”“亲仁”,即寡言少语,诚实守信,爱护民众,亲近仁人。这些社会交往原则不仅是行为规范,也是个人自我修养的方法。通过恪守“谨”“信”的态度,然后“爱众”,“亲仁”,通过这种方式向仁人学习,提高个人修养,实现自我的提高。是学习原则,“行有馀,则以学文”,从孔子讲述的顺序来看,可以看出孔子认为个人在家庭生活中的品质最为重要,在社会交往中的原则,对文献的学习。可以看出,孔子更加重视个人的品质,胜过对文献的学习。

第一则:孔子说:“能够常常温习学过的知识,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吗?有同门师兄弟从远方来不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吗?别人不了解你,你又不生气,不也是君子的作为吗?”

第二则:孔子说:“温习学过的知识并获得新的理解和体会,就可以凭借于此当老师了。”

第三则:孔子说:“光学习不思考,就会(因为不思甚解而)迷惑不解;光思考不学习,就会(因为思路狭窄而)危险。”

第四则:孔子说:“懂得学习的人比不上喜爱学习的人;喜爱学习的人比不上以学习为乐趣的人。”

第五则: 孔子说:"几个人在一起行路,一定有可以作为我的教师的人在中间;选择他们的长处来学习,他们的短处,自己如果也有,就要改掉它。"

第六则:孔子说:“我十五岁立志学习,三十岁确立自己的理想,四十岁面对任何事都能从容面对不疑惑,五十岁的时候我懂得自然的规律和法则,六十岁时无论听到什么,不用多加思考,都能领会其中的意思,并明辨是非。七十岁随自己心意,想怎样就怎样,而不逾越法度规矩。”

原文:

第一则: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学而》)

第二则: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为政》)

第三则: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为政》)

第四则: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论语·雍也第六》)

第五则: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第六则:子曰:“ 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扩展资料

《论语》多为语录,但都辞约义富,有些语句、篇章形象生动。

孔子是《论语》描述的中心,“夫子风采,溢于格言”(《文心雕龙·征圣》);书中不仅有关于他的仪态举止的静态描写,而且有关于他的个性气质的传神刻画。围绕孔子这一中心,《论语》还成功地刻画了一些孔门弟子的形象。

如子路的率直鲁莽,颜回的温雅贤良,子贡的聪颖善辩,曾皙的潇洒脱俗等等,都称得上个性鲜明,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孔子因材施教,对于不同的对象,考虑其不同的素质、优点和缺点、进德修业的具体情况,给予不同的教诲。表现了诲人不倦的可贵精神。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论语六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