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拿子贡和颜回来比较,凭着孔子对弟子的了解,这个比较的答案是孔子应该知道的,在本章只是明明白白表达出来而已。子贡是以“言语”著称,在《公冶长篇》的前章已经说他是“瑚琏之器”,而颜回是孔子最得意的弟子,素以“德行”著称,被孔子称为“仁者”。很显然,子贡和颜回的差别是显而易见的,孔子在这里拿他们作比较是有目的的,其比较的内容就在下文中。孔子是在问子贡,你与颜回谁更强一些?孔子所说的子贡和颜回比较的方面,就在子贡的回答内容里。因为子贡只有明白了夫子说什么,才能回答。

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这个回答,问题就来了。”望,通“方”,比较。子贡的回答很直接,我哪里敢和颜回比较呢?因此说,孔子和子贡都知道该怎么回答,也就是下面的答案是不用问他们都知道的答案。也就是说,和《公冶长篇》的其他章一样的思路,本章是评论颜回的。按古今人共同的理解,“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意思是“颜回是听到一件事能推知十件事,我听到一件事只能推知两件事。”这样理解,看上去很有道理,也把子贡和颜回的差距很量化地说了出来。因此后人便有了“闻一知十”的成语。我认为,我们理解本句最不应该忽视的是“以”字,按现代人的翻译,这个“以”字是没有用处的,直接理解为“闻一知十”和“闻一知二”。以,在这里按句式可以翻译为“用以”,表示前后的结果,比如“闻一”是用以“知十”,只有这样才能突出本章的重点就是“闻”和“知”的概念。闻,听闻到。知,这里是推知、预知的意思。在后面的几章中,子贡说:“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还有“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这里反复讲到“闻”的概念。孔子所说的学问,以至于更高层一的“道”,学习的过程应该是闻道、学道、明道、行道、悟道的过程。因为每个人的智慧不同,所以理解的程度也不同。虽然都是从孔子这个闻道,都是从“一”开始的,颜回的能力就可通过“闻一”而做到“知十”,子贡的能力就不同了,只能“闻一以知二”。颜回的“如愚”到“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就是这个意思。

1、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春秋孔子《论语·雍也》译文:孔子说:“颜回的品质是多么高尚啊!一箪饭,一瓢水,住在简陋的小屋里,别人都忍受不了这种穷困清苦,颜回却没有改变他好学的乐趣。颜回的品质是多么高尚啊!”2、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春秋孔子《论语·颜渊》译文:颜渊问怎样做才是仁。孔子说:“克制自己,一切都照着礼的要求去做,这就是仁。一旦这样做了,天下的一切就都归于仁了。实行仁德,完全在于自己,难道还在于别人吗?”颜渊说:“请问实行仁的条目。”孔子说:“不合于礼的不要看,不合于礼的不要听,不合于礼的不要说,不合于礼的不要做。”颜渊说:“我虽然愚笨,也要照您的这些话去做。”3、颜渊死,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吾从大夫之后,不可徒行也。” ——春秋孔子《论语·先进》译文:颜渊死,颜路请求孔子卖了车子(给颜渊)买椁。孔子说:“有没有才能也各说说自己的儿子,要是孔鲤死了,有棺而无椁,我也不步行给他买椁。4、颜渊问为邦。子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春秋孔子《论语》

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三月”,很多版本都是按三个月来解释。朱熹引用了程颐的话“三月,天道小变之节,言其久也。”意思就是说三个月为一个季度,气候也会有所变化,以此来比喻很长的一段时间。本章的译文是,孔子说:“颜回能够长时间不违背仁德的原则,其他人则只能在短时间内做到仁罢了。”朱熹在《论语集注》中注释道,“三月,言其久;仁者,心之德。心不违仁者,无私欲而有其德也。日月至焉者,或日一至焉,或月一至焉,能造其域而不能久也。”所谓心不违仁的意思就是做人不会因为私欲而放弃自己做人处事的标准,其仁德始终如一,没有须臾离也。日月至焉的意思就是有些人或一日或一个月能达到仁德的境界,但是无法长期保持这种境界。对于三月不违仁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认为颜回能做到三个月不违仁,时间再长就坚持不住了,而孔子的其他学生则更短,只能保持仁的境界几日或一个月,故孔子感叹颜回“好学”;另外一种看法并不同意第一种解释,认为如果只能保持三个月不违仁,是不足以让孔子感叹“好学”的,其“三月”是指一个比较长的时间,能在这么长的时间都保持仁德的境界,足以说明不论再长的时间颜回都不会出现违仁的情况的,也就是说从孔子的评判看,颜回已经达到了仁者的水平。不论是已经达到圣贤的水平还是在向这个目标努力奋斗,都要始终保持“好学”“慎言慎行”“慎独”的状态,才能确保自身的修为不退步,不会由于一时的疏忽犯错,也就是说求学、修行之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