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的得名,历来有不同的说法。班固《汉书艺文志》中说:“论语者,孔子应答弟子、时人及弟子相与言而接闻于夫子之语也。当时弟子各有所记,夫子既卒,门人相与辑而论纂,故谓之《论语》。”意为弟子们论纂孔子之语,故取名《论语》。唐李善注《文选辨命论》引《傅子》云:“昔仲尼既殁,仲弓之徒追论夫子之言,谓之《论语》。”与班固的说法差不多。刘熙在《释名释典艺》中认为:“《论语》,记孔子与弟子所语之言也。论,伦也,有伦理也。语,叙也,叙己所欲说也。”杨伯峻认为,这种解释含有这样的潜台词,即除了孔子和他的弟子之外,别人的谈话都不是有条理的叙述,因此刘熙的这一解释是很牵强的。章太炎认为,“‘论’者,古者但作‘仑’,比竹成册,各就次第,是之谓仑……言说有序亦谓之‘仑’。《论语》为师弟问答,乃亦略记旧闻,散为各条,编次成帙,斯曰《仑语》。”(《国故论衡文学总论》)这是从古代书籍形制及其制度来解释其得名之由。(希望能帮到你!)

《论语》读二声不读四声的原因是二声表示论者,诸儒之讨论也,又有纂(编辑)的意思。

读二声符合了论语的核心思想。《论语》是春秋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孔子的弟子及再传弟子记录孔子及其弟子言行而编成的语录文集,成书于战国前期。全书共20篇492章,以语录体为主,叙事体为辅,较为集中地体现了孔子及儒家学派的政治主张、伦理思想、道德观念、教育原则等。

作品多为语录,但辞约义富,有些语句、篇章形象生动,其主要特点是语言简练,浅近易懂,而用意深远,有一种雍容和顺、纡徐含蓄的风格,能在简单的对话和行动中展示人物形象。《论语》的艺术特色简介:孔子是《论语》描述的中心,书中不仅有关于他的仪态举止的静态描写,而且有关于他的个性气质的传神刻画。围绕孔子这一中心,《论语》还成功地刻画了一些孔门弟子的形象。如子路的率直鲁莽,颜回的温雅贤良,子贡的聪颖善辩,曾皙的潇洒脱俗等等,都称得上个性鲜明,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论语》的主要特点是语言简练,用意深远,有一种雍容和顺、纡徐含蓄的风格;还有就是在简单的对话和行动中展示人物形象;同时语言浅近易懂,接近口语,也是一个特点。

先看看各家对“论”的解释.东汉许慎在【说文】中说:“论,凡言语循其理、得其宜谓之论.”论,议也.东汉刘熙【释名·释典艺】中说:“【论语】,记孔子与弟子所语之言也.论,伦也,有伦理也.语,叙也,叙己所欲说也.”元代何异孙在【十一经问对】中说:“孔门师弟子讨论文义之言语也.……皆所以讨论文义,故谓之【论语】.”说孔子与弟子讨论、议论的语录,肯定不是了,因为这样的话“论”应该读lùn而不是lún了.而且也太抬举孔子的弟子了,怎么能够说老师与弟子讨论呢?!说“论”指“伦理”的,就更加离谱,【论语】涉及的内容很多,学、仁、义、道、德、信、礼……单一个“伦”字是不能概括的.【论语】里本身就有“伦”字,欲洁其身,而乱大伦.——【论语】为什么不直接用“伦”字呢?传统的解释很难让人信服,正确答案还得在客家话里找.最早出现“论”字的应该是【诗经】,【诗·大雅】於论鼓钟.论,【传】解释是“思也”,其实是错的,“论”通“仑”没有错,错在把“【说文】仑,思也”的解释照搬了,忘记“仑”的“条理、伦次”之义.【诗·大雅】於论鼓钟,“论”的意思是“轮流、次第”,就是“鼓和钟轮流奏响”.我们客家人经常讲的值班“仑到瞒人了?”其本字就是“仑”.论通仑,更替、次序也.“论语”就是孔子的弟子轮流回忆老师孔子的讲话的语录.就是这么简单.所以,客家话读【论语】的“论”字应该读“邻”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