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贯中在《三国演义》里说汉献帝刘协认刘备做了皇叔,然而正史中并没有这样的记载,史学界掀起一股打假风潮,有的人说刘备是冒牌皇叔,更有的人说刘备的汉室宗亲都是冒牌的,即使真的是刘邦的后代,大汉王朝经历了几百年,刘备骨子里还有多少刘氏的基因呢?其实这里面的是是非非很难说,陈寿说刘备是中山靖王刘胜的后代,跟陈寿一个时代的鱼豢说刘备是临邑侯的枝属,反正不管刘备是出自于哪一脉,这两个人都认为刘备是皇室子孙,至于他是不是皇叔,还需要仔细的推敲推敲了。罗贯中先生为了确立刘备的正统地位,为了达到尊刘贬曹的效果,专门为刘备量身定做一份族谱,可是这份族谱漏洞百出。我们都知道,刘备的老祖宗要从追溯到西汉景帝了,从西汉景帝到东汉献帝,一共出了二十位皇帝,但只经历了十四代,而罗贯中先生的族谱中,刘备是汉景帝的十八世孙,按照这样的世系来算,刘备该叫汉献帝曾祖父了,何来刘备是皇叔呢?显然这份族谱是不可靠的。那刘备还有可能是皇叔吗?笔者认为刘备还是有可能是皇叔的,为什么呢?那就要从鱼豢的《典略》中寻找答案了。西晋陈寿写的《三国志》写得太简略了,南朝宋文帝刘义隆让裴松之给《三国志》作注,裴松之就引用了鱼豢《典略》的记载,说刘备是临邑侯的枝属。临邑侯国是东汉光武帝建武三十年所置,第一任临邑侯叫刘复,是东汉北海靖王刘兴的二儿子,而刘兴继承的是刘秀哥哥鲁王刘仲的爵位,不过后来刘兴迁为北海王。刘兴死后,长子刘睦承袭了北海王,二儿子刘复就被封为临邑侯,刘复死后,儿子刘騊駼继嗣。笔者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刘备就是临邑侯的子孙,在正史中刘备最远还可以考证的祖先就是他的爷爷刘雄了,刘雄的出生年没有记载,但刘雄到刘备是二十岁左右一代的话,那么刘雄就很可能是在公元120年左右出生的。这个世界往往就有很多奇妙的事情,恰好这个临邑侯刘騊駼也是在这段时间里过世的,如果再往前推的话,那么刘騊駼就有可能是刘雄的祖父辈了,如此算来,刘仲和刘秀是兄弟,那么刘备是刘仲的第七世孙,而献帝刘协是刘秀的第八世孙,那刘备还真可能就是大汉皇叔了。如果鱼豢的记载是对的,那么陈寿就被否定了,我们看问题不能太片面,前面的仅仅是一个推测而已。我们都知道,陈寿的《三国志》是经过官方认证了,虽然官方认证不一定就完全可靠,毕竟陈寿原本就是蜀汉的臣子,不可能乱说刘备的出生,而且陈寿有“良史”之称,大家都信他。当然我们也不能说鱼豢是错的,鱼豢收集的历史资料不一样,那得出的结论也就不一样,而且鱼豢的原话是“备本临邑侯枝属也”,从这个“本”字就可以看出,这只是鱼豢自己的看法,由于他撰写的《典略》失传了,因此他为什么会这么说,我们就不得而知,前面推测刘备可能是献帝皇叔,也只是笔者的主观臆断,理由也过于牵强,不过也不排除有这种可能。史学界的大多数人都认为刘备是中山靖王的后裔,这位中山靖王是西汉景帝的第九个儿子,叫刘胜,这位王爷是一个十足的纨绔子弟,一口气生了一百二十多个儿子,当然那个年代的人是不搞计划生育的,即使要搞也不会轮到这位拥有特权的王爷,要是放在今天这个世界,搞不好刘胜还会拿到一个世界吉尼斯纪录的奖牌。刘胜有一个叫刘贞的儿子,在汉武帝元狩六年,刘贞从刘胜一百二十多个儿子中脱颖而出,被封为涿县陆城亭侯。凡是了解一点历史的人都应该知道,汉武帝是中国古代封建王朝中非常具有雄才大略的一位皇帝,在他经营大汉朝期间,赶跑了经常南下欺负汉人的匈奴,采纳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为了加强中央集权,听取了主父偃的建议,奉行推恩令,诸侯可以将自己的封地分封给自己的子孙为列侯。不过这位景帝的皇孙运气不太好,遇上了刘彻,没过几年就被他的皇帝叔叔夺去了爵位,和刘贞一同失去爵位的还有一百零五位,被后世称为“酎金失侯事件”。酎金是汉朝祭祀太庙时,诸侯助祭供奉的金子,皇帝亲自受金,少府验收,如果诸侯所献的黄金成色或者分量不足,王爵削减县的数量,而侯爵直接免国,称之为“酎金制”。事情的起因源于汉武帝元鼎五年,南越国丞相吕嘉反对大汉朝,大臣卜式请求出击南越,汉武帝一高兴就赏赐了卜式四十斤黄金,良田十顷,还授予关内侯的爵位,并且通告天下,大大的宣传了一番,希望其他的人也都跟着响应,当然汉武帝心中想的就是那些有钱有势的诸侯能够响应,不管是捐钱捐物,还是出人平乱,方式多种多样,但这些诸侯却装聋作哑,着实的把汉武帝惹怒了。汉武帝肯定是不会放过这些只想享受的列侯了,恰好要举行祭祀活动了,汉武帝授意少府严格的审查诸侯上交的金子,查出了一百零六人上交的金子有问题,最后这些人都被革除了爵位。其实刘贞这次也是无路可逃了,汉武帝是铁了心要整这些诸侯,丞相赵周因为知道这些诸侯交的金子有问题而没有举报,就被汉武帝打入大牢,赵周也在监狱中自杀身亡。刘贞失去爵位之后,成为了涿县的常住居民,正史中也就没有他这一族的记载,直到汉末涿县刘备的出现。许多人都认为,从汉武帝到汉末三国,接近三百年左右,刘邦的子孙遍天下,谁又知道刘备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汉室宗亲呢?这确实是很难考证,《三国志》中也曾记载,曹操是汉朝开国功臣曹参的后代,不过恐怕没有人不知道曹操的爷爷曹腾是宦官出生,父亲曹嵩是曹腾领养的儿子,并且还记载,不能考证曹嵩出生什么样的家世,那曹操还怎么可能是曹参的后代呢?当时还有人说,曹嵩出生于夏侯家,是夏侯惇的叔父,然而夏侯惇是汉朝另一位开国功臣夏侯婴的后代,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了,无论曹操是姓夏侯还是姓曹,他都是名臣或者名将的后代。所以不管是刘备还是曹操,仅靠现有的历史资料很难说清楚他们的身世,但是他们的成功很显然都不是靠汉室宗亲、名门之后这些虚名。当然刘备创业缺少资本,打汉室宗亲的旗号,肯定是有一定政治意义的,而曹操本身都具有一定的实力,这个名号对于他来说,也就没有多大的作用了,但曹操也有他需要的政治资本,这个资本就是大汉朝的皇帝,曹操的反对者认为他“托名汉相,实为汉贼”,那刘备的反对者也会认为刘备是“托名宗亲,实为反贼”了。

因为当时确实没有办法了,汉朝的两京基本上都是废了。而且当时的皇帝也已经成为了傀儡,基本上也是没有什么实权,那即使是有这么多的刘姓宗室确实也是无力回天啊。接下来我就给大家展开讲一讲。

当时董卓之乱以后,汉朝的统治基本上就瓦解了,朝廷大乱,当时王允站出来了,本来有一定的希望可以拯救国家,但是由于王允这个人对自己太自信了,所以最后还是没有成功,汉朝也再没有了可以兴复的希望了。当然了,在董卓之乱以后,朝廷基本上已经不能控制地方了。而虽然刘姓的宗室这么多,但是也是没有什么人愿意帮助的,毕竟当时的这些人都只愿意把自己的国家治理好,不愿意再去惹其他的什么麻烦,不过当时还是有一个人站出来了,但是也就仅仅是一个人,那就是刘备。刘备才是真正的想要拯救这个国家的。而其他人即使帮助,那也是心术不正。当时的社会就是这样子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所以为了生存,可能都会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样子的处事态度,真正的愿意为了自己的国家放弃自己的人很少,愿意真心实意帮助自己国家或者是自己亲戚的也是非常的少。很多人都会选择袖手旁观。最后还是要给大家为什么这么多的刘姓宗亲都不来拯救国家,就是因为他们没有这份心思,真心想要救汉朝的没有几个人,而汉朝当时也确实太衰败了。

刘表是荆州牧 刘璋是益州牧严格来说 他们是远方的亲戚,他们是平辈,都姓刘。刘备是中山靖王之后。刘表可是正经的皇亲。 中山靖王刘胜,是汉景帝的庶子,母亲为贾夫人,还有一个同产兄赵敬肃王刘彭祖。刘胜在前元三年被父亲封为中山王。汉武帝刚即位,大臣都因为七国之乱的教训,对诸侯王进行百般挑剔,动不动就上告诸侯王的过失。建元三年,刘胜和代王刘登、长沙王刘发、济川王刘明一起到长安朝见弟弟汉武帝。汉武帝设宴款待他们,刘胜听见奏乐就哭了出来。汉武帝问他缘故,他借机向弟弟控诉被国相吹毛求疵,动不动就要进谗言。文辞雄壮,条理分明。汉武帝于是要求有司不得再欺凌诸侯王。一时之间,刘胜被誉为“汉之英籓”。 也许是深自韬晦,刘胜从此以后把精力全部转移到了酒色上面,光儿子就生了一百二十多个。但他没有酒色过度,当了四十二年中山王才死去。汉武帝采纳主父偃的削藩建议,准许诸侯王把自己的封地分给其他儿子,由国家封他们为列侯。刘胜有二十个得宠的儿子分期分批被封为列侯。但不幸的是在汉武帝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有十一个儿子因为在进献给宗庙用于祭祀祖先的黄金里弄虚作假,被革除了爵位。

刘贞是刘胜第一批被封为列侯的五个儿子之一,他们的封地都在涿县。刘贞在元狩二年(公元前127年)六月甲午被封为陆城侯,封地在涿县陆城亭。这五个兄弟有四个都是因为在祭祀用的黄金里做手脚被同时削去了爵位。

刘贞被削去爵位后就在涿县定居下来,子孙世代繁衍,隐然是涿县的一个大家族。而且他们还世代在郡县供职,至少算得公务员世家。刘备的祖父刘雄,官至东郡范县县令。刘备曾经在同乡名儒卢植门下求学,但他并不喜欢读书,因此算不得卢植的高足。

刘备虽然不习惯读书,但说起话来常常文采并茂,让身边的人折服。在荆州流寓的时候,和荆州牧刘表一起聊天,起身上厕所,看见大腿上的肉长了出来,黯然神伤。刘表问他为什么哭泣,刘备慷慨的回答:“吾常身不离鞍,髀肉皆消。今不复骑,髀里肉生。日月若驰,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是以悲耳。”

还有一次,名士许汜也在座,谈起了广陵太守陈登。许汜说:“陈元龙湖海之士,豪气不除。”刘备问刘表说:“许君论是非?”刘表回答:“欲言非,此君为善士,不宜虚言;欲言是,元龙名重天下。”刘备又问许汜:“君言豪,宁有事邪?”许汜说:“昔遭乱过下邳,见元龙。元龙无客主之意,久不相与语,自上大床卧,使客卧下床。”刘备说:“君有国士之名,今天下大乱,帝主失所,望君忧国忘家,有救世之意,而君求田问舍,言无可采,是元龙所讳也,何缘当与君语?如小人,欲卧百尺楼上,卧君于地,何但上下床之间邪?”后来辛弃疾作词提起这段典故:“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实际上刘备当时四十多岁,刘郎怕是称不上了,称刘阿伯倒是够年龄。

曹操北伐乌桓,刘备劝说刘表乘虚袭取许都,刘表不采纳。等到曹操回师,才后悔地说曰:“不用君言,故失此大会也。”刘备回答:“今天下分裂,日寻干戈,事会之来,岂有终极乎?若能应之於后者,则此未足为恨也。”

刘备在白帝城病笃时,教育年少的儿子,说的并不是豪言壮语,而是说:“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惟贤惟德,能服于人。”

仔细体会这个“欲信大义于天下”的英雄,他个人的人格魅力始终和其他君主相比,保持了一种鲜明的特色,也是他长期受到人们喜爱的缘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