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王皇族中封以王爵始于南北朝。隋朝时,凡皇帝的叔伯、兄弟、皇子均封为亲王。清朝时,亲王为十四等封爵中的第一等,有加和硕封号者。世袭罔替待遇的亲王,其长子可袭封亲王。岁银一万两。世子清朝亲王之嫡子称世子,为清代十四等爵位的第二等。岁银六千两。郡王始封于晋朝,隋唐均有郡王爵位。除了皇族,臣子也有封为郡王的。至清代,称多罗郡王,无郡名。位在世子之下,为清代十四等爵位的第三等。岁银五千两。长子清朝郡王正室之子封长子,为清代十四等爵位的第四等。岁银三千两。贝勒全称多罗贝勒,为清代十四等爵位的第五等。岁银二千五百两。贝子全称固山贝子。贝勒正妻之子降等袭贝子爵位,为清代十四等爵位的第六等。岁银一千三百两。镇国公有入八分公与不入八分公之区别。入八分镇国公称奉恩镇国公。贝子正妻之子降封镇国公。为清代十四等爵位的第七等。岁银七百两。辅国公有入八分公与不入八分公之区别。入八分辅国公称奉恩辅国公。镇国公正妻之子降封辅国公,辅国公正妻之子仍袭辅国公。为清代十四等爵位的第八等。岁银七百两。不入八分镇国公凡特恩封公、亲王余子封公、有过降为公及世子嫡子封公的镇国公都是不入八分镇国公。为清代十四等爵位的第九等。不入八分辅国公不入八分镇国公嫡子降袭不入八分辅国公。为清代十四等爵位的第十等。镇国将军明朝镇国将军位在郡王之下;清朝又分镇国将军为一、二、三等。不入八分辅国公正妻之子降等袭三等镇国将军。为清代十四等爵位的第十一等。辅国将军明清两朝均为宗室封爵。清朝又分辅国将军为一、二、三等。为清代十四等爵位的第十二等。奉国将军明清两朝均为宗室封爵。清朝又分奉国将军为一、二、三等。为清代十四等爵位的第十三等。奉恩将军清代十四等爵位最低一级。奉恩将军正妻之子可袭爵,余子只能成为闲散宗室。闲散宗室用四品顶戴。封爵方式有两种:一种以军功受封叫军功封,一种以皇帝直系子孙受封叫恩封。以军功封者,无论王、贝勒均世袭,永不降封。以恩封者,一般则每一代降封一等承爵。亲王最低降至镇国公,郡王降至辅国公,贝勒降至不入八分镇国公,贝子降至不入八分辅国公,镇国公降至镇国将军,辅国公降至辅国将军,以后则世袭罔替,不再递降。

清朝是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宗亲爵位制度十分复杂,作为满洲人创立的国家,有着鲜明的民族特征,是中国历史上十分复杂的一种爵位制度。清朝宗室在入关的时候,爵位还是比较简单的,努尔哈赤时期,只设立了贝子、贝勒这两种爵位,而且只授予皇族宗室。宗室在没有入关之前,有着很大的权力,不仅能够管辖八旗下的事务,还能够拥有兵权,能够参与政事。努尔哈赤时期,爵位制度并没有完善,随着时期的不断发展,皇太极不断的促进了爵位制度的完善。皇太极在1636年,将国号改为大清,并且改元为崇德,为了能够充分的调动贵族的积极性,为了保障朝堂上的稳定,将宗室爵位分为了九等。这九等宗室爵位分别是和硕亲王、多罗郡王、多罗贝勒、固山贝子、奉恩镇国公、奉恩辅国公、镇国将军、辅国将军、奉国将军。清朝爵位制度逐渐有一个雏形,并且在爵位制度的影响之下,贵族们纷纷在前方冲锋陷阵,为清朝的基业打下了一个坚固的基础。皇太极带领清军入关以后,为了能够建立一个统一的王朝,对有战功的宗室进行了一一封赏。在1644年,顺治帝将都城迁至南京,并且发布了即位诏书,在这个诏书中,肯定了宗室对清朝统一做出的贡献,并且肯定了清朝宗室的政治地位。顺治帝对每种爵位的承袭做出了相应的规定,并且在爵位后面又加了一个奉恩将军,在这个时期,宗室的数量远远大于入关前的数量。清朝的封爵制度是不断进行发展的,一直保留着本民族的特色,而且还采纳了各朝各代封爵制度优秀的地方。封爵制度为清朝宗室成员划分权力地位以及财产提供了一定的标准,随着形势的不断发展,封爵制度进行了多次修改。

清朝的选秀女制度清朝的选秀,是有着非常严格的制度的。清朝后妃制度在努尔哈赤和皇太极时代比较简单,顺治帝时有所改进,康熙帝时后妃制度日渐完善。设皇后1名,居中宫,皇贵妃1名,皇妃2名,妃2名,贵人、常在、答应,没有定数,分居东西12宫。东宫有景仁宫、承乾宫、钟粹宫、延禧宫、永和宫、景阳宫,西宫有永寿宫、翊坤宫、启祥宫、长春宫、咸福宫、储秀宫。清朝宫廷选美,即所谓秀女,首先必须是血统纯洁的官员的女子,以保持满洲贵族的尊严和特权。在保证血缘和社会地位高尚的情况下,才讲女子的美貌与素质。在八旗子女内部“选秀女”形成定制以后,每三年都有一批年轻的旗籍女子被选到宫中,不仅皇帝的后妃要从这些女子中挑选,有的秀女还有可能要配给皇帝的近支宗亲。选择作为后妃的秀女有严格的条件。清制规定秀女一般从满、蒙八旗中遴选,凡年龄在13至16岁,身体健康无残疾的旗籍女子,都必须参加阅选。嘉庆六年(公元1801年)以前,甚至公主下嫁所生之女也得经过选秀女这一关之后,才能论及婚嫁。秀女年满十三岁称“及岁”,超过十六岁称“逾岁”。“逾岁”者一般不再参加挑选。如因故未能阅选者,则必须参加下届阅选,否则虽至二十余岁亦不能出嫁,违者将受惩处。凡应选的旗女,在未阅选前私自与他人结婚者,也将由该旗都统参查治罪。即便是因为残疾不具备选秀女的条件,也要经过各旗层层上报,最后由本旗都统呈报给户部,再上奏皇帝认可后,才能免选。第一次挑选凡届挑选秀女之期,由户部行文各旗都统,将应阅女子年岁等,由参领、佐领、骁骑校、领催及族长,逐一具结呈报都统,然后汇报户部,户部上奏皇帝,皇帝批准何日选看秀女后,户部马上再行文各旗都统,各旗造具秀女清册。由参领、佐领、骁骑校、领催、族长及本人父母或亲伯叔父母兄弟之妻,亲自带秀女送至紫禁城的神武门,依次排列,由户部交内监引阅。这算是第一次挑选。第二次挑选凡经太监挑选被记名的,须再行选阅。这是第二次挑选,凡不记名者,听本家自行聘嫁。如各旗官员女子,因有事故,不及与选者,下次补送选阅。未经阅看之女子及记名之女子,私相嫁聘者,自都统、参领、佐领及本人父母族长,都要分别议处。二次挑选后被选秀女的年龄,必须是13岁至17岁的未婚女子。经太监两歇挑选后,最后报皇帝选定,或被纳为妃嫔,或指婚给亲王或王子为妻。选中被记名的秀女,在记名期内(一般为五年)不许私相聘嫁,违者上至都统、副都统、参领、佐领,下至旗长及本人父母,都要受到一定的处分。选中留牌子的秀女久不复选,而记名期已过,这样的女子只得终身不嫁了。选秀女由户部主办。三年一次的选秀女时间一到,由户部行文八旗各都统衙门、直隶各省驻防八旗及外任旗员,将适龄备选女子呈报备案。每届入选日期,均由户部奏准,然后通知各旗,具备清册,准备入选引看之日,秀女们都在神武门下车,按顺序排列,由太监引入顺贞门,让帝后们选看。史料记载史料中曾记有嘉庆、道光年间选秀女的经过情况:挑选八旗秀女时,每日选两旗,以人数多寡匀配,不序旗分也。挑选之前一日,该旗参领、领催等先排车,如挑正黄、镶黄两旗,则正黄之满、蒙、汉分三处,每一处按年岁册分先后排定,然后车始行。正黄之满洲,继而蒙古、汉。接着是镶黄之满、蒙、汉军,贯鱼衔尾而进。车树双灯,各有标识。日夕发轫,夜分入后门至神武门外,候门启,依次下车而入。其车即由神武门夹道出东华门,由崇文门大街直至北街市,还绕入后门而至神武门,计时已在次日巳午之间。选毕者,复依次登车而出,各归其家。虽千百辆车,而井然有序,俗谓之排车……应选女子入神武门至顺贞门外恭候,有户部司官在彼管理。至时太监按班引入,每班五人,立而不跪,当意者留名牌,谓之留牌子,定期复看,复看而不留者,谓之格牌子。其牌子书某官某人之女,某旗满洲人 (蒙古、汉军,则书蒙古、汉军)。入选秀女,凡获得皇帝封号者,至死不得出宫另嫁。

凡八旗官员家中年满14岁至16岁的女子,

都必须参加三年一次的秀女挑选。清朝的后宫,上至皇后,下到宫女,

都是从旗人女子中挑选出来的。

从顺治到光绪九朝,选秀女总共80多次。八旗秀女,每三年挑选一次。挑选秀女的目的,除了充实皇帝的后宫,就是为皇室子孙拴婚,或为亲王、郡王和他们的儿子指婚,重要性自不待言。秀女们要走进紫禁城高高的宫墙,必须经过一道道的考察。首先要严格审查旗属与年龄,不在旗的想参加选秀,势比登天;在旗的想逃避选秀,也是自讨苦吃。顺治朝规定:凡八旗官员家中年满14岁至16岁的女子,都必须参加三年一度的秀女挑选,17岁以上的女子不再参加。乾隆五年(1740)进一步规定,如果旗人女子在规定的年限之内因种种原因没有参加阅选,下届仍要参加阅选。没有经过阅选的旗人女子,即使到了20岁也不准私自聘嫁。乾隆皇帝命令“户部通行传谕八旗,所有未经选看之秀女,断不可私先结亲。”根据清宫档案,到清末光绪年间,参选秀女的年龄,最小的是11岁,大的可达20岁。每到要挑选秀女的时候,先由户部奏报皇帝,奉旨允准后,立即行文八旗都统衙门,由八旗的各级基层长官逐层将适龄女子花名册呈报上来,到八旗都统衙门汇总,最后由户部上报皇帝,皇帝决定选阅日期。各旗选送的秀女,要用骡车提前送到京城。秀女们抵达京城后,在入宫应选的前一天,坐在骡车上,由本旗的参领、领催等安排次序,称为“排车”,根据满、蒙、汉排列先后次序。最前面是宫中后妃的亲戚,以前被选中留了牌子、这次复选的女子,本次新选送的秀女,分别依年龄大小排列,鱼贯衔尾而行。日落时分发车,入夜时进入地安门,到神武门外等待宫门开启后下车,在宫中太监的引导下,按顺序进入顺贞门。宫中的御花园、体元殿、静怡轩等处,都曾是阅选秀女的场所。一般每天只阅看两个旗,根据各旗参选秀女人数的多少进行搭配。通常是五六人一排,供皇帝或太后选阅,但有时也有三四人一排,甚至一人一排的。如有被看中者,就留下她的名牌,这叫做留牌子;没有选中的,就撂牌子。留牌子的秀女再定期复选,复选而未留者,也称为撂牌子。经复选再度被选中的秀女,还有两种命运:一是赐予皇室王公或宗室之家;一是留于皇宫之中,随侍皇帝左右,成为后妃的候选人。如果成为后妃的候选人,手续会更为复杂,初次“引阅”之后,屡屡“复看”,有“记名”的,这是被选中留牌子的;有“上记名”的,这是皇帝亲自选中留牌子的。还要经过“留宫住宿” 进行考察,在留宫住宿的秀女中选定数人,其余的都撂牌子。皇帝一死,风华正茂的后妃们就要搬出原来居住的东西十二宫,住进专为皇帝遗孀安排的“寡妇院”。当“秀女”二字映入人们的眼帘时,人们的直觉是秀女应有沉鱼落雁之貌,秀女中有靓丽容貌的实在不多。从一张张清末应选秀女的照片上,似乎很难将这些面孔与任何一个表述美貌的词汇联系起来。清皇室公开的两条选秀的标准,一是品行,二是门第。清代册封皇后、妃、嫔的册文中,常常见到的是“宽仁”、“孝慈”、“温恭”、“淑慎”,以及“诞育名门”、“祥钟华阀”等等字眼。门第又有着更为重要的作用。光绪皇帝的皇后隆裕,相貌奇丑,但她是慈禧皇太后的侄女,她最终也当上了皇后。在清代,皇帝一死,还是风华正茂的后妃们就要搬出原来居住的东西十二宫,住进专为皇帝遗孀安排的院落——慈宁宫、寿康宫和寿安宫,就是人们常说的紫禁城里的寡妇院。从此,这里的座座佛堂和袅袅轻烟,就是她们未来日子的主要内容了

历代皇帝都有自己的后妃来源,清代皇帝与历代不同,它创立了具有自己特点的“选秀女制度”。如果按照爱新觉罗·溥杰的夫人嵯峨浩的《食在宫廷》中的说法,选秀女之事从顺治二年起“直到康熙帝之后,这种事一次也没有发生”。而事实并非如此。清代第一次选秀女顺治皇帝六岁登基,十四岁举行大婚,二十三岁死去,在位十七年。前七年由多尔衮摄政,那时顺治才十来岁,自然不会有选秀女之事。顺治七年(公元1650 年),多尔衮病死。翌年顺治帝亲政,同年举行大婚,册立科尔沁蒙古旧礼克图亲王吴克善之女博尔济吉特氏为皇后,但到顺治十年八月,这位皇后因故被降为静妃,改居侧宫。顺治十年十月,作为皇帝的顺治下令“选立皇后,作范中宫,敬稽典礼。应于在内满洲官民女子,在外蒙古贝勒以下,大臣以上女子中,敬慎选择”。这次选秀女,从上谕颁布后,直到第二年五月,才择定科尔沁蒙古镇公绰尔济之女———也就是废后静妃的侄女博尔济吉特氏为皇后,并于同年六月举行大婚。尽管顺治在前述上谕中没有使用“选秀女”这一词,但为解决皇帝配偶,而在满蒙官民女子中大规模阅选的做法,与后来的所谓“选秀女”活动是完全一致的。实为清代皇帝第一次选秀女。严格的选秀女制度在八旗子女内部“选秀女”形成定制以后,每三年都有一批年轻的旗籍女子被选到宫中,不仅皇帝的后妃要从这些女子中挑选,有的秀女还有可能要配给皇帝的近支宗亲。选择作为后妃的秀女有严格的条件。清制规定秀女一般从满、蒙八旗中遴选,凡年龄在13至16岁,身体健康无残疾的旗籍女子,都必须参加阅选。嘉庆六年(公元1801年)以前,甚至公主下嫁所生之女也得经过选秀女这一关之后,才能论及婚嫁。秀女年满十三岁称“及岁”,超过十六岁称“逾岁”。“逾岁”者一般不再参加挑选。如因故未能阅选者,则必须参加下届阅选,否则虽至二十余岁亦不能出嫁,违者将受惩处。凡应选的旗女,在未阅选前私自与他人结婚者,也将由该旗都统参查治罪。即便是因为残疾不具备选秀女的条件,也要经过各旗层层上报,最后由本旗都统呈报给户部,再上奏皇帝认可后,才能免选。史料中有这样的记载:乾隆六年时,两广总督玛尔泰的女儿恒志,年已过十七岁,但从未入选秀女,玛尔泰为此奏请皇帝为女完婚,结果遭到皇帝的斥责。选中被记名的秀女,在记名期内(一般为五年)不许私相聘嫁,违者上至都统、副都统、参领、佐领,下至旗长及本人父母,都要受到一定的处分。选中留牌子的秀女久不复选,而记名期已过,这样的女子只得终身不嫁了。选秀女由户部主办。三年一次的选秀女时间一到,由户部行文八旗各都统衙门、直隶各省驻防八旗及外任旗员,将适龄备选女子呈报备案。每届入选日期,均由户部奏准,然后通知各旗,具备清册,准备入选引看之日,秀女们都在神武门下车,按顺序排列,由太监引入顺贞门,让帝后们选看。史料中曾记有嘉庆、道光年间选秀女的经过情况:挑选八旗秀女时,每日选两旗,以人数多寡匀配,不序旗分也。挑选之前一日,该旗参领、领催等先排车,如挑正黄、镶黄两旗,则正黄之满、蒙、汉分三处,每一处按年岁册分先后排定,然后车始行。正黄之满洲,继而蒙古、汉。接着是镶黄之满、蒙、汉军,贯鱼衔尾而进。车树双灯,各有标识。日夕发轫,夜分入后门至神武门外,候门启,依次下车而入。其车即由神武门夹道出东华门,由崇文门大街直至北街市,还绕入后门而至神武门,计时已在次日巳午之间。选毕者,复依次登车而出,各归其家。虽千百辆车,而井然有序,俗谓之排车……应选女子入神武门至顺贞门外恭候,有户部司官在彼管理。至时太监按班引入,每班五人,立而不跪,当意者留名牌,谓之留牌子,定期复看,复看而不留者,谓之格牌子。其牌子书某官某人之女,某旗满洲人 (蒙古、汉军,则书蒙古、汉军)。入选秀女,凡获得皇帝封号者,至死不得出宫另嫁。民间女子也要经过选宫女一关宫女,指在宫中供役使的女子。宫女的上层,为宫中女官。历代宫女也都要经过挑选才能入内廷服役,从汉朝时,宫中的“家人”、“采女”,就都是从民间采选而后入宫的。明代挑选宫女皆奉钦命而行,如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下令从苏、松、嘉、湖等地(也就是现在的江浙地区),选民间13岁以上19岁以下女子以备后宫,选30岁以上40岁以下无夫妇女以充女官。清朝除秀女外,也选宫女,有的宫女入宫以后,还可晋封为内廷主位。宫女是在内务府包衣、佐领以下的女儿中,每年引选一次,由内务府会计司主办。她们在宫中的地位无法和秀女相比,主要是供内廷各宫主位役使。清代选宫女的具体做法与选秀女大体相同。在民间广选美女,以充实后宫,对平民百姓而言,完全是一种虐政。在清制中,13岁以上的女子都被禁止结婚,居家待选,而有的女子甚至就这样被贻误青春,终生不能结婚。而那些被选中的女子,就意味着要与家人骨肉分离,因为一入深宫,就不知几时才能与家人相见了。富豪之家一般都以金钱贿赂有司,以求放过爱女,或者干脆买下穷家姑娘顶替;地方官吏则借机敲诈,挟嫌报复,胡作非为。宫中多怨女像选美一样选入宫廷的女子绝非进入了天堂,她们当中虽然有极少数人可成为后妃,似乎一步登天,但更多的人则是被幽闭深宫,战战兢兢,为人仆役。对宫廷的这种选秀制度,民间怨声载道。清朝咸丰九年(公元1895年)冬,就有一应选女子当着主选官吏的面,责骂皇帝。对这一情景,《湘绮楼文集》中有记载:此直辞女童为满人。咸丰九年冬,选良家女入宫,引见内殿。上亲临视女童。诸女于清晨入宫,天寒,上久不出,诸女立阶下,冰冻缩蹙,莫能自主。女童家贫,衣薄不堪其寒,屡欲先出。主者大嗔怪,固留止之,稍相多论。女童大言曰:“吾闻朝廷立事各有其时,今四方兵寇,京饷不给,城中人衣食日困,恃粥而活。吾等家无见粮,父子不相保,未闻选用将相,召见贤士。今日选妃,明日挑女,吾闻古有无道昏君,今其是耶……”面貌俊朗的光绪是清代帝王中后妃最少的一位,只有一后二妃,这一后二妃的选出也不是光绪本人的意思。1888年,光绪18岁。经过多次筛选剩下的五名秀女让光绪自己过目。这五名秀女是慈禧兄弟桂祥之女、江西巡抚德馨的两个女儿、礼部左侍郎长叙的两个女儿。慈禧太后上座,光绪站立一旁。前面摆着一张小桌,上面放着如意一柄,绣花包两对。按规定,选中皇后授予如意;选中妃子则授予荷包。一开始慈禧故作姿态,坚持让光绪自己选。于是,光绪慢慢走到德馨长女面前,正要把如意递到她手里,这时慈禧却大叫一声:“皇帝”,并用嘴暗示站在第一位的秀女。光绪无可奈何走到桂祥之女面前,把如意授予了她。看到光绪中意的是德馨的女儿,想到她们一旦被选为妃嫔,也会有夺宠之忧。慈禧太后便不容光绪再选,命人把两对荷包交给了长叙的两个女儿。桂祥之女就是后来的隆裕太后,长叙的两个女儿就是后来的瑾妃、珍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