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商量制定预算

对于进行大笔金额支出,双方二人最好能共同提前商定预算。对于涉及夫妻共同财产的支配时,二人共同参与,能让家庭经济状况更透明、公正公平。单方面下决定很容易引起另一方不满。并且制定预算对于养成合理的消费习惯也有好处,消费前提前做好功课,货比三家或听取多方推荐比较,能实现更好的购物体验。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夫妻双方最好要共同制定预算,也许二人中的某一方持有更大话语权,但一定也要给另一方必要的尊重。互相体谅

结婚的人了,就不能再像以前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了。就算年龄再小,有玩的心也要克制一下了。新婚燕尔,就把老婆扔在家里出去和狐朋狗友运动玩乐,老婆得多伤心?做老婆的不顾老公的想法就去和闺蜜大逛街,买一堆东西还不接老公电话,等到中午买东西拎不动了,想起老公的赶紧拍马屁给老公打电话来救驾,你当老公是保姆呢?保姆还得给工资呢!都结婚的人了,互相体谅一点,把对方看在眼里有点存在感吧!别到时候让对方家人朋友说一点不懂事像什么?玩心谁都有,但是怎么也得控制一下;敬爱长辈

这里的长辈就不仅仅是父母了,现在的独生子女多,但是上一代却有很多的兄弟姐妹,所以在这里敬爱长辈可以说是敬爱父母的兄弟姐妹,另外有的还包括爷爷奶奶辈的。作为一个家庭的新成员,尊敬长辈是必须的,在婚礼之后见长辈收红包的时候不得像小孩子一样表现过于兴奋,应该礼貌的表示感谢,红包可以交给婆婆或者老公暂为保管,别看只是小小的交给他人保管,这也体现出了新媳妇比较懂事。大家族可能会有婚礼过后的过门仪式,那么你就要跟你老公或者婆婆或者婆家已婚比你年长有过经历的人稍微了解一下要如何做。可能会有祭祀宗亲,还有可能要早起给家族的所有人敬茶,记得礼貌用语,手不要抖不要害怕,想着只是要跪着敬茶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好了。而女方婚礼之后三天要回门,做老公的自然不能让长辈说闲话,带上礼品陪妻子回家才是个好女婿。最好再会喝个酒下个棋打个麻将什么的,岳父有啥爱好会两个,立马让你成为妻子家的红人,让妻子骄傲不丢面子那是必须的嘛!女婿就是半个儿,让岳父开心的女婿何止是半个儿啊,尽管妻子可能会嫉妒,可是自己丈夫受到父母喜欢也是个高兴的事情呢;

这支成都金堂刘氏,是清朝湖广填四川时候从湖北麻城孝感乡迁入成都金堂的,是从水路过来的,大概路线是麻城-武汉-宜昌-重庆-成都(有待考证);当时入川的是刘氏九兄弟,至今已在成都金堂繁衍13余代,在金堂县城人数过万,分布在金堂县城(城区)中码头、新车站(五横道)、金堂三星镇、金堂黄家乡七根6组、七根9组(现三溪镇岳山村22组)也有分布(属金堂县城迁下去的);另外湖南邵阳隆回高坪镇刘家村一位光字辈提供信息和湖南省邵阳市高坪镇刘家村对字辈也对得上(有待实地确认).高坪刘家村这支据光字辈的讲是文贵公后裔.

《罚罪》改编自真实案件,虽然官方没有给出确切的消息,但是神通广大的网友根据剧情还有赵氏父子的身份推测这剧是根据海南省昌江县黄氏家族的黑恶势力故事改编的,也是四兄弟,其中一个儿子也是检察官!这也在纪录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第三集《打伞破网》中介绍过。

《罚罪》赵氏原型是横行海南昌江三十年的黑恶势力组织。黄氏家族最早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恶名初现,黄应祥当时有一个较高的公职身份。本来他应该在其位谋其职,可黄应祥却纵容儿子仗着这身份逞强争霸,为非作歹。

黄鸿发的生活过得极其奢靡,家具多为黄花梨制品。光是凉席都是用黄花梨制成的,名表首饰、贵重黄金制品数不胜数,最令人称奇的,还是象牙、玳瑁等83件违禁品。这些东西被查封后,大多进行了拍卖,拍卖成交额高达25.5亿元人民币。违禁品是不会被拍卖的,理清后捐赠给了博物馆。

以黄鸿发为首,黄鸿金、黄鸿明为领导者,他们以宗亲势力为纽带大量结交社会闲散人员。渐渐组成一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该组织通过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牟取非法利益达20余亿元。期间犯罪活动多达58起,并造成2人死亡、21人受伤,严重扰乱了当地生活秩序。提起该家族,人民无有不痛恨,可惜却没法拿他们怎么样。

黄氏家族的保护伞不止一个黄应祥,1990年黄鸿明纠集他人实施故意伤害行为,导致一人死亡一人重伤。事后却未被处理,黄鸿发也清楚他们的行为见不得光,所以为寻求非法保护。以非法收益拉拢了一批保护伞,在这些人的保护下,该涉黑团伙长期、大肆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都未被打击处理,黄氏家族”的名声在当地开始传播。

同一时期,黄鸿发开始沾手地下赌场的生意,并靠此起家,先后吞并了当地多股黑恶势力,逐渐形成了一家独大的状态。随后,他又带领手下以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手段,对当地娱乐场所、混凝土、砂石厂等行业伸出“黑手”,控制、垄断近十几个行业长达30年之久。在当时,昌江几乎是人人“谈黄色变”,黄鸿发为了能垄断市场,没有答应她的请求,还说要是不同意就要打死。

由于背后有保护伞,他们作起恶来更肆无忌惮,开设赌场、非法采矿、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等。就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大至铁矿、石场、砂厂、农贸市场、土建工程,小至废品回收、驾校、摩托车销售等等都要掺一手。在多个行业、领域形成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以商养黑,以黑护商。

纵横昌江三十余年,黄鸿发俨然成了“土皇帝”,是昌江地区人民群众的噩梦。他自以为能一直无法无天下去,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海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的到来粉碎了他不切实际的幻想。黄鸿发案作为海南扫黑除恶第一案,在当地的关注度极高,是海南建省以来,涉案人数最多且牵涉范围最广的一个案子。2019年1月6日晚,掌握充足证据后,海南省公安厅从全省抽调1210警力、300多辆车分两批开展抓捕行动。

彻夜奋战,黄鸿飞等主要成员落网,其中132人已得检方批捕。当场搜出300万余元现金、53辆机动车、8把管制刀具、2把枪以及资金账本1本,查封房产167套、土地55宗、林地33宗,冻结银行账户资金11745.95万元。初步估算,黄氏家族涉案财产在15亿元以上,可想这么多年他们如何疯狂攫取非法利益。

2019年4月,有关部门炸掉了黄鸿发建造的揽金大厦,人们这才敢相信:这一次,黄鸿发确实是栽了。

2020年1月13日,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备受关注的黄鸿发涉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黄鸿发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等16项罪名。

桩桩件件情节严重,数罪并罚决定判处黄鸿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至于他的团伙,黄鸿明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另外的黄应祥、黄鸿金等187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至一年不等刑期,黄鸿发之所以能公然作恶三十年却逍遥法外,全是仗着他背后的保护伞。

黄鸿发为他的罪行付出了应有的代价,长期为他暗中撑腰的保护伞,自然也逃不开法律的制裁。郭详理、周开东、黄杨、陈小明、麦宏章、王雄进等人相继被拉下水。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条: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