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者其含义没有区别,具体加不加“供奉”二字,要根据当地的风俗习惯而定。“供奉”在这里的意思是指祭祀去世的祖先,以示不忘先人,表达自己的孝心,也是一种传统的礼仪。“宗亲三代之位”与“供奉宗亲三代之位”这两种写法都是写在已经过世的宗亲的牌位上,而将牌位恭敬摆放在供桌上,当然有“供奉”之义。两种写法的含义完全相同。具体加不加“供奉”两字,要结合本地的习惯,上一辈怎么写,这一辈还怎么写。全国大部分地区在祖宗牌位的开头,都是有“供奉”两字的。

我研究的结果(不开玩笑,真是我研究的结果):不光是大院子,还有大石板,还有一个吉安府猪屎巷(猪市巷)。这3个地名在祖籍江西的贵州人的家谱里频频出现。其实,这3个地名应该是3个移民集散地,也就是分流中心。祖籍江西的贵州人绝大多数都是在历史上的江西填湖广中直接移民贵州的(小部分没有没有移民湖广而转移贵州)大院子,大石板和猪屎巷其实是分流中心,所以移民都集中在这里登记造册,分发川资(川资一词另有说法)然后由军人和政府官员共同看护(其实是押解,因为当时很多江西人都不愿意移民到贵州这块荒蛮之地,政府采取强制手段进行整村移民,绑缚也就难免)。这是一个分流中心的地名。如果要找家谱可以在某某姓氏(不清楚你的姓氏)的全国性网站向你的宗亲去找,几乎所以姓氏都有。

我的老家在黑龙江省西部的一个小村庄。小时候,老家那里过年有个习俗,供老祖宗。老家人相信,过年的这一天,逝去的亲人们,都要回家来和子孙们团聚,必须供奉好。所说的供老祖宗,就是把自己家祖辈的形像和名字供奉起来,也称供宗谱。比如我们王家,供奉的宗谱是一张古色古香的彩色大画,画中有一个青砖大院,院里有两排红色的充满喜庆的灯笼,最上边的位置一边画的是面色慈祥、峨冠博带的男性长者,一边画的是满脸红润、目光柔和的老太太,分别注明是王祖公、王祖母。下边分列最近的十几代先人的名字,最下边的是爷爷辈的。还有几行空白格,是留给后人的。再往下,院子外画的是几个古装男子,个个慈眉善目,方面大耳。父亲告诉我们,这几个人是我们王家的家奴院公,也是我们家的保护神,祖祖辈辈保护着我们王家。画中院外还有一个小孩子,在燃放炮仗。也不是村里每家的“老祖宗”都是这么“奢华”,也有的人家没有宗谱,过年就用大红纸写上:供奉某某家族三代宗亲。看起来简单,供奉起来却也分外虔诚恭敬,各环节一样不少。记得小时候的冬天格外冷,大年三十早晨,父母亲起来的比往常更早,哥哥姐姐们也跟着穿戴整齐,而我和小弟缩在被窝里不愿意动。母亲在灶台忙里忙外,父亲烧火打水,再挨个把我和弟弟的棉袄、棉裤里子翻过来烤一遍,嘴里喊着:“快起来快起来,出门往东走,去接喜神!一会老祖宗都回来了,看你们都躺炕上多难看?记今天过年,只许笑,不能哭!”穿上烤过的棉衣、棉裤穿上好暖和啊!现在想起来还暖意在身。院外,零星的鞭炮声不时响起,空气中弥漫着好闻的硝烟香,村子里充满了节日的气息。也不知道喜神到底长什么样,我和小弟打闹着一口气儿向村子东边跑去,出村,再跑回家,算是接喜神了。早饭后,一家人就开始忙一年中最隆重的事——供老祖宗。第一个环节是:上供。宗谱平时放在仓房的高处,用黄纸呈圆柱状层层包裹着。父亲把宗谱小心地拿下来,拂去上面的灰尘,再一层层打开包装纸,摊开。顿时,屋子里香气四溢。因为包裹在里面的,还有陈年的香烛、刷成红色的筷子等供具,它们被多年的香火早已熏透了,散发着独有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