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不能借的除非是自己亲爹亲娘,还有爷爷、奶奶,其他绝对不行,也没有谁这样做,对于大家来说这是晦气,多少钱都没有谁去做,别说5000元 ,5万也没有人做,怎么也不应该放在侄子家,如果你没有房子直接在地里搭棚子,这种情况很多,有些老人去世了,家里没有房子 就是地里搭棚子,提前弄好等着火化回来 ,直接就入棺了,就这么简单。 为什么一直强调尽量不要卖老房子 ,就是为了百年以后 ,房子可以送给侄子,以后有用侄子肯定会鼎力相助,免费使用没有问题,自己的房子卖掉,然后在侄子家停尸 ,这个绝对说不过去 侄子一分钱的光没有占,凭什么叫你免费使用,大家说对吗? 每个人老家都有老房子,有人直接就卖掉了,那些讲究的都是送给侄子,给自己留条后路,我们讲究叶落归根 ,千里遥远都回家 ,我们这里在新疆的很多,老人去世都是带回家发丧,还有的2万元雇车拉回来,这就是一种情怀,在大家眼里这才是到家了。 首先你就没有情味,不然也不至于当初你把老房子送给侄子会是肯定免费使用,你无情无义,就别怪侄子不讲情面了,如果不是这种关系,别说5000元,五万也没有人叫你停尸,大家说对吗?侄子绝对对得住你 ,明白吗? 我们一直说别人的不是 首先我们要先检讨自己,我经常说宅基地,老房子千万不要卖,最好给自己的亲人,这也是为自己以后留条后路,除非你再也不回来了,这就无所谓了,只要打算回来老家必须要有房子,不然你没有办法办事,特别是老人去世,守灵,发丧、接待吊唁的怎么办,这些都是问题,大家说对吗? 侄子让你用已经是很给你情面了,不信找陌生人试试 ,多少钱都不会让你停尸,这是什么事啊!如果孩子结婚在谁家办事都没有问题,喜事大家欢迎,丧事大家排斥,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明白吗?丧事是晦气,大家躲闪还来不及,不可能让你停尸,这根本不是钱的事,大家说对吗? 老人过世借停丧 给人有种不对劲 老在外面尸魂返 若是上辈有恩怨 归来侄子来持丧 不能收费收了费 宗亲断了血脉根 即是伯父是亲人 给人有种归属感 农耕文明亲情大 同服大丧没彼此 大孝大仁大事非 村中族里髙看你 一人落土从城里 归根落叶亲情浓 孝梯德道的团结 同门走动彼有事 血脉相连不是钱 这样的问答题我本来不想回答,因为这是一个拢统的问答题,有许多疑问没有说清楚,别人怎么回答? 一、老人自己的房子呢?哪去了?为什么老人自己没有房子? 二、老人的子女呢?如果有子女,为什么要借侄子的房屋来停丧?没有道理。 三、侄子要收五仟块钱租金,这个钱是由谁出?如果是死者的儿子出,说明老人有儿子,侄子不要说収五仟,收五万都是天经地义。还谈什么人情味,孝子本身就无情无义。 四、借侄子的屋停丧三天,侄子收五千块钱租金,说明有话在先,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厢情愿。 五、就在我们当地,我曾看到过一件真人真事,老人有五个崽,老头子把自己的老房子拆掉,把宅基地让给其中两个儿子建了楼房。也是因为后来老头子去世了,结果儿子起的楼房都不许老头子的尸体放进去,弄得老头子死无安身之处,所以说,老人一定要有脑筯,千万别干傻事,一定要给自己留有一个家。 提问:老人过世借侄子屋停丧三天,侄子收5000元租费还有人情味吗? 农村俗话说的好:乌龟打米各顾各的家,分开了家是各顾各的妈。 在过去也好,是现在也罢,为什么各家各户造房子,首先要选择好中堂地方呢?中堂可称为“客厅和堂屋”,为什么大部分人家造中堂干什么呢?各家各户要做红白事的地方,如:接媳妇要办酒席,有中堂屋,就是接待客人的地方吃饭喝;各家各户有老人的,如果某某人家有老人去世,可以用作停丧和吊唁之地,我们这里讲:要立香火的〈放祖宗牌位)的地方,总称为堂屋〈堂厅〉。 提问者的意思是说,老人过世借侄子屋停丧三天,我说你是白屁股先生,哪家屋借人家停丧呢?侄子家的屋不属于公共场所,是他私人的地方。侄子收5000元租费你还说人家有人情味吗?如果你是遇到我,就是十万二十万也不要你停丧的,人家认你是家人,你可能是狼心狗肺,贪心不足的人,自己家造房子为什么不造一间《堂屋》呢?肯定是想便宜的事该你得着。 古往今来,只要是自己家另起居造房子的,占95%以上的人家都要造好一间堂屋的,重点是为了自家做红、白事的地方。此提问者太幼稚了吧。 老人过世,换做别人不要说借屋就算借坪地有的都不会肯的。至于侄子收租费那自然是有他的想法不,对于旁人没必要去道德绑架。 老人过世借侄子屋停丧三天,侄子收五千元租费有人情味吗?一个老人的侄子,有脉侄,堂侄、再堂侄之分,亲情浓度由此可见。 脉叔伯因工作在外,家里不存在有房子,叶落归根要停丧当大事,侄子义不容辞接待停丧,是一种亲情慷慨之体现,五千元不能说成租费,此处用词不妥。用别人的屋停丧是要打红包叫挂红。停丧要立《借屋字》,五千元或多或少除外,借屋立字费历来是民间先辈的传统文化。为什么硬要说成租费?一看题目就是过河拆桥心态的人所言,因为房子丧停了,大事办完了,地道的秋后算账,不是身为侄子外人那怕五万也别启齿。不要认为五千块是好大的钱,要承认侄子同意将自家屋让叔或伯停丧是大大超越五千元的亲情厚谊,是一对有人情味的好侄子和侄媳妇。 过去夫妻住别人房间尽管是自己的婿,出嫁女有一道农村乡土程序叫《借屋字》双方签字画押,等于行了这道程序也可以称为是一种仪式就可以随便私用房间,杜绝一切后话。 本人湘,衡阳西人,中国之大各地风俗不一,不合时宜请网友海涵! 我们老家停丧,一般在那家死的停那家,在外面死的停在大门囗的左边,在外面死的可以停在几个儿子的任何一家。在家里死的只能停在所住儿子家里。靠左边停丧,与房门平齐,离一尺远,放一小桌或椅子,上面放一香碗,用于插香。出门又有讲究。我们是拖丧。孝子抱头,其他们抱身体和腿脚。抬到大门口的棺材内。而他们天主教是走丧。脚先出门,头最后出门。 过世的人已经不属于凡间,是阴曹地府的鬼,是恶鬼善鬼还很难说呢,再说老人生前为什么没有房子,这估计是早年迁往外地病逝才搬回来的,要不然也不会租侄子的屋子停尸,象这种情况就更不用说租屋停尸了,一般情况下连村子都不让进,因为农村人认为在外面过世的人是野鬼,进了村会给村里人带来灾难的,即便是自家有屋子也不允许把尸体搬进村子,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说法和习俗,不知其他地方是不是这样。 我们村里就有个很现实的例子,一大爷全家老小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在某大城市发展,并且把户口都全部迁出去了,他在我们老家并且有一栋很不错的老房子,他家每年都会请人给这栋老房子搞搞卫生修缮一下。 前年老爷子病重成植物人,就打算搬到老家来谢世,而且村里人都表示愿意帮忙照顾老爷子,因为这老爷子全家都为村里做了很多公益,老爷子的心愿就是叶落归根,死后不去公墓,一定要葬进村里的祖墓,老爷子成植物人以后,家人考虑农村的医疗条件家庭服务都有限,就决定等老爷子谢世之后搬回来。 去年冬天老爷子终于去世了,逝者的家人也知道村里的规矩和习俗,所以在把老爷子的骨灰搬回来的前三天就在村里摆上酒席,并且在村外设立灵堂,你好我好大家一起好,免得村里有的人说闲话。 就算是没有七七八八的习俗,自己的亲人寿终正寝要在家里停尸那是天经地义,再怎么说自己至亲的人去世并不会感觉到很惊悚,沾亲带故的人毕竟不是至亲的人,那怕是停尸片刻都会有种惊悚的感觉,吉利不吉利还不敢说,就算是老房子,以后也会经常进去存放东西,只要一想到这个老房子曾经停过尸,令谁都会有些惊悚的感觉。 话得说回来,你要墨不要答应租,既然答应了就不应该收那么高的租金,意思意思就可以了,毕竟是逝者的侄子,兄弟之间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么一折腾可能以后兄弟就没得做了,因为他会记恨你没有人情味,也许你们兄弟不在一个层面,这样也好,一了百了罢了。 丧事一般只能在自已家办,像湖南农村堂屋神龛上就写"本宗堂上历代考妣之神位,左昭右穆",只祭祀历代祖宗,非父母祖宗不能入祭祀神位,侄子收5000元,实际是把叔叔当父亲一样对待了。

农村老人去世,以前乡亲都去帮忙,现在没人帮忙了,以后怎么办? 在十几年前,农村里乡里乡亲还是和睦的,无论是谁家盖房子,都会惊动半个村庄,乡亲们总是恰到好处的去主家帮忙,不是为了一口吃的,而是去还那个情分。还是在以前的时候,而农村里如果发生了白事,这在村子里来说可是头等大事,在这事情上,村里的小家族人是忙不开的,因此大多数村民们都会乐意的去帮忙的,他们有的记账,有的安排桌子,还有的抬棺材,而大部分村民则是拿着纸和钱去,奉上一点心意。 时过迁境,于十几年农村里的隆重“白事”相比,这几年却变得淡化了许多,而现在农村里,在白事上帮忙的人却少了,除了自己的家族外,一些村里的外人也只是去几个老人,一些年轻人也不在凑合了。这是什么原因呢? 以前的时候,农村老人去世,乡亲们都去帮忙,可是现在没人帮忙了,以后怎么办呢?李子来回答。这是什么原因呢?李子认为:第一,现在村民们都是以经济为主,帮忙为辅了,除了必须要做的,其他的变得漠不关心。 随着 社会 的发展,人们渐渐认识到赚钱的重要性,而民们为了赚钱,村民们也渐渐的从农村走出了城市。在城里里打工,有技术的村民一天可以赚200多元,如果在村子里是没有钱可以赚的。而正是因为如此,村里出了白事,只要不是自己的家族,在城里打工的村民们是不回到村庄里去帮忙的,况且回到村里除了车费油钱外,还耽误一天的时间,而一天可以赚200多元的。因此之下,现在很多村民在村子里出了白事,是回家帮忙的。第二,现在年轻人不会做,不愿意做这事。 以前的时候,在村子里家族是很大的,还有村子里几个家族进行联姻,这样就形成了,一家有事家家帮忙的局面。但是现在来看,很多年轻人也是走出乡村,来到城市里发展,而村子里浓浓的乡亲味也变得逐渐平淡了下来。而现在80后,90后渐渐成为了村子的主力军,可是来看现在的80、90后也不愿意参与这种事情的,除了必须要做的外,他们宁愿意工作,上网也不愿意帮忙,只好留下村里的一些老人来主持这件事。因此来说,现在没有人帮忙也是比较正常的。那么以后怎么办呢? 笔者认为, 社会 是在发展的,以前的农村中出了公事,有半个村庄的人帮忙也是正常的。而现在村里出了公事,没有帮忙的也是比较正常的,不过农村里一个家族还是比较大的,因此来说只要家族团结,不搞分裂,处在这事情上还是可以办的。不过帮忙的人要少了很多。而在邻市,一些殡葬一条龙的服务也出现了,而主家只要能多花钱,这事情还是办的很好的,不过这是不得已的选择,因为只有家族比较小的人这么做。所以来说,无论是怎么做,在未来村里有公事,村里帮忙的人变得少了这是事实,而这也是不可改变的。因此来说,一定要面对现实,毕竟现在的公事有繁变简单也是符合实际的。你就是一个白痴!乍一看你用自己村的两条事件来展开论题,说得好像真的一样。可事实上完全是瞎说八道!我也用一个事实说说我的看法吧:我老婆是去年九月病逝的。当时确实是家族以及邻居们的大部分的人都在外地打工。在医院的时候倒是没有什么顾虑,可是在回家的路上我还真的有些犯了难。大家都在外地赚钱养家,这个事该怎么办呢?后来族人们商量的时候我就说:年轻人都在外奔波劳碌,找到一个工作也是不容易的,干脆就不通知他们了,咱们多想想办法,简单的把这个事办了就可以了。他们也没有当面反对,就说是依我说的办就是!具体的怎么办这个事不让我再费心。可是到了最后事情的结果真的是让我吃惊和意外啊!我家的这个事情办得不但不简单,而且还相当的隆重!几乎是超越了村里以前的所有的殡事的规模。村子的三分之二的大路上摆满了一百几十个电子门和空飘悼词。到了正式办事的时候,更令我意外的事情出现了,家族里在外面打工的子侄们差不多都是夫妻两个人同时回来的。二十几对啊!我也不清楚是谁通知了他们。感动啊!想想应该是他们的父母吧!这是其一。第二就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们(可以说是过去的那种“结拜兄弟”),也都全部从外地赶了回来。并且在帮忙的过程中都抢着干那些比较累和脏的活。又是感动啊!第三就是我们村里的邻居们,有三十多个人过来帮忙的,也令我从心底里感动啊!这就是我自己经历过的事情!就你所说的那两个事情,我感觉就是:第一那两个家庭的人平日里对别人家的事情大概是不够热心,以致于到了自己家有事的时候,别人也略显冷漠罢了!第二就是这两家的家族人口确实少,再加上没有什么朋友吧!所以我觉得为人一世,要顾全大局,不能只看眼前。简单的说就是平日里你帮人人,有事的时候就会是人人帮你!这里没有什么奥秘,生活本来就是这么简单的!一点拙见,还望大家理解!农村老人去世以前都是乡亲帮忙,现在没人帮忙了,以后怎么办?有山靠山,无山独立啊。我们这就有人这么做的,这件事已经很久很久了,是谁我就不说了,他家老人去世后,就把去世的老人背到山里,然后装进木箱子埋了,我认为这样没毛病啊,也没请人吃饭,也没找人帮忙,还能尽快回到家该干啥干啥,薄葬不要紧,只要能做到厚养就行了。如果你很有钱,还要面子,你认为大哭显的排场孝顺,你可以雇人哭,雇吹鼓手、乐队都行;既然花钱能办到的事儿,抬抬扛扛靠卖力气扛死尸的人不有的是吗?这还叫事儿啊。但是老人在时你没厚养,你办的丧事即使惊天地、泣鬼神,那也是虚伪,这叫花钱遮人耳目,是一种骗,更是自骗!如果没有乡亲帮忙,那么丧葬公司就会应运而生,服务套路跟婚纱影楼相似,全程上下一条龙服务,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现在钱这么难赚,有一条好门路不都抢着干哪,这你不用担心,把钱准备好就行了。难道119医院急救车来拉人,不一定全是靠乡亲帮忙吧,还可以有护工啊。比如乡亲之间互相帮忙也好,礼尚往来也好,你帮了我,我没去帮你,或者是我给你随礼了,我有事你没到没给我随礼钱,互相表面上看着和气,但是心里对你百分之百有成见,其实压在心里的怒火不是好现像。这其中有人情成份在里面,也是有弊端的。比如你朋友家有一天办红白事儿,那一天即使有天大的事儿人到最好,说明给面子,人不到钱到也行,说的过去,但是你那一天因为还不起礼去不了了,你说人也没去钱也没到,你还好意思见你这朋友吗?你来我往的人际关系想要处好得长点心。而雇人只是讨价还价,不用搭人情,就是花钱的事儿,常常人情比钱贵,人情常常是搭不完的,而雇人儿就一次性一了百了,不用弄你来我往你欠我我又欠你的人情。但是农村很多人陷入到互相帮忙、礼尚往来的人情网里了,既如藕断丝连;又如同一团乱线绳,用钝剪子去剪,剪不断,理还乱,农村家有老人去世,那么是你怎么办?我们农村老人去世,统称“办后事”,分为两种,一种是比较“年轻”的,不超过73岁去世,叫“哀丧”,84岁以上去世老人,称为“喜丧”。但不管那种“丧”,举办的都很隆重。老人咽气了,根据季节决定“开门”时间,所谓“开门”,就是接受亲友吊唁、焚烧纸钱。死亡的老人,不能睡床上,长子家客厅打上“铺”,也就是用麦草或稻草打铺,铺上毛边芦苇席子或竹席,老人头冲西南脚踹东北,放置铺上。这样不是一定的,如果房门朝北,那么老头的头,总是冲正门。死者以黄表纸覆面,头前放一只大陶盆,再放一盏“长明灯”。陶盆,又叫老盆(老,音劳,第一声),亲友来看望,往往买一只花圈或花篮,带几刀黄表纸,磕四个头。客人磕头,死者身边必须有长子或长孙回礼,所谓回礼,就也随着亲友磕头,冲着磕头者也磕四个头。带来的黄表纸,也是放在老盆里,分批次焚烧。所谓长明灯,就是一只吃饭晚,半碗素油(菜籽油),棉花捻一根灯芯点着。房门,也是用草苫子吊起来,总之不能直接大开房门。接下来是酬客,所有亲友请来开席,席间,“大支”(主家请来的大总管)还要拉着孝子到席前叩拜,表示谢意。然后就是装敛,夜里至亲的亲人围坐在棺椁两边,静静的坐着。第二天天亮了,“孝子”要跪请“举重”者。抬棺下地掩埋的,我们这里叫做“举重”,一般八个人一组 。举重手也不是随便做的,得儿女双全才有“资格”。后来农村实行计划生育,一个男孩的也能将就。我们这里丧葬习俗比较奇特,带孝就能看出。老人去世了,不过家族多大,不管几代人,从带孝就能看出和死者什么关系。 掩埋逝者之前,还要写上灵牌“迁移户口”,到土地庙前,一家亲人都围着转三圈,烧纸钱,敬奉贡品,祝祷一番,全体三叩首。由此可见,迁移户口多难了。然后在进行“路典”,一般在村头岔路口进行,老人“户口迁移”了,再送一程。现在农村基本上年轻一点都外出打工了,全村人帮忙办理红白事的“热闹”场景不多见了,农村老人去世怎么办?还是有办法的,婚礼有司仪,丧礼也有。举重手找不到怎么办?雇佣挖机。棺材不需要人力抬,挖机搞定。挖坑也不用人工了,挖机几分钟搞定。农村人还是厚道的,不管损毁了谁家的庄稼,从没有为丧葬老人闹矛盾的,哪怕两家是仇人,死者为尊,在我们农村充分体现出来。眼下正值特殊时期,病毒正在四处蔓延,这等情况之下,一切丧事都应该从简办理。哪怕在想要大操大办,政府也是不会允许的。此时农村老人过世,没有人来帮忙,也不要过于气愤,这是因为情况特殊。试问,谁敢冒着生命危险来帮忙?钟南山院士屡屡强调,眼下正是对抗病毒的关键时刻,大家应该多多待在家中,避免不必要的外出。若是此时大家聚集扎堆,那么必然会出现功亏一篑的局面。农村老人在此时过世,也只能一切从简。在年后,我们镇也是有老人突然过世了,镇子上立马就派来了干部,将老人的遗体运去火化了,然后由几个至亲陪同着上山安葬。全程都冷冷清清的,城里的亲人哪怕想来,也是没有办法。因此只能打个电话表示安慰。既然老人已经过世了,那么就先入土为安,等到清明或者一周年的时候再补办一下,也算是一种替代方式,相信大家也是能理解的。现在的农村人关系淡薄,多数人都是互相看笑话,以前的人情关系根本不讲每天赚多少钱,在互相帮忙期间只要吃上饭填饱肚子就可以了,现在的 社会 不同,都是为了赚钱养家糊口,1980年那个年代啥都便宜,如今的 社会 买啥都贵,农村人种粮食不赚钱,壮年老力外出打工,现实的 社会 说个媳妇,买套房子,买辆轿车,拿个彩礼,办个结婚宴席哪样不花钱,所以农村的老人去世帮忙的人越来越少,多数都是把钱看的太重要了,也是 社会 的形势逼的吧!人不缺钱谁愿意外地打工受罪?生活在这个世界没钱谁看得起你,穷在街头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就是现实的 社会 ,以后的人情关系一代不如一代,所以说2020年不是平凡的一年,以前人穷人帮人,现在人富人害人,唉!---唉!---唉钱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农村老人去世下葬送殡挖坑,只要有钱就能使鬼推磨,送殡下葬农村都是用升降架,挖坑都用挖掘机,吃饭坐席饭店带人端盘子,不知道你们村咋办的,评论下方互相交流一下吧!这个问题就不用操心了!我们村只有6户人家,上个月有一位九十高龄老人去世了,丧礼办得就非常的热闹和浓重,根本就不会出现那种没有人帮忙的情况。老人的子子孙孙虽然大多数都在上海工作,但是整个家族得知老人病重要去世的消息,全部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连夜开车从上海回来乡下,看老人最后一眼,并给老人办丧事。村里原本也只剩下四个人在家种田养鸡,但是老人过世的事让大部分从这个村子里走出去的人们都赶了回来,哪怕仅仅在丧主家里待上一两个小时,大家也都还是抽出时间到现场来了。在农村,都还有很重的送礼习俗,家家的喜事丧事都有很多的人前来参与,只要你能跟着大家的节奏走,多年以后,农村的习俗都不会改变。等到真有那么一天,大家都不再重视隔壁左右的邻居,不再重视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情,不再愿意参加农村的葬礼,农村也一样会有丧葬一条龙的服务迅速覆盖,这个 社会 总有人擅长发现商机,所以我们的生活才会如此的便利。以前老人去世,事主放鞭炮 ,通知队长,由队长通知每家每户,只要有人在家,都会前去帮忙,如果有些外出务工,那时候没有电话通知不到,也不会去计较某人没来,前几年,由于外出打工人员较多,家乡剩下的都是老者和小孩,有老人去世,主人家理解在外打工,来回奔波麻烦,就不通知了,什么事都请工人完成,时间久了成了一种习惯,有人看到这是一个好的商机,开始组织一帮人,专业为老人去世,打理一切,现在我们家乡只要主人一个电话,什么事情都会办得清清楚楚,一条龙服务,主人只给钱就行,这样也好,不欠谁的人情,这就是我们家乡的风俗记得我的曾祖母去世时,我们那个小小的村庄全部出动,跑腿的跑腿,帮厨的帮厨,采购的采购,把我家的人全部“晾”到一边。在我们老家,只要谁家有红白喜事,是会全湾出动的,显得热闹和隆重。后来在影视中看到豪门大族操办红白喜事,我就会想起曾祖母的葬礼,本来出自贫寒家庭,却享受不凡的礼遇。后来我的伯父去世,情况就不一样,虽然还是在家的人都去帮忙,但是少见青壮年,他们都到外地打工了。轻活是不缺人手的,但是抬棺的“八仙”怎么也选不出人来。还是几位深明事理的长辈解围,他们叫回在武汉打工的儿子,把我的伯父热热闹闹送上山。在农村,至今仍然沿袭互相帮寸的传统,由于打工经济的快速发展,青壮年基本都外出了,在操办老人丧礼上,一些比较重的体力活就找不出合适的人干。我的远房堂弟宝才说得好,他的父亲去世,大家都去帮忙,遇到湾子里有红白喜事,他必须帮一把,不然对不起父老乡亲。我的伯父去世,他停工三天,损失1000多元。提问的朋友问,农村老人去世,现在没人帮了,以后怎么办?依我看,现在不是没人愿意帮,而是条件限制使然。如果上升到对今后的担忧,就更是没有必要。老人去世,宗亲是会到场的,如果还需要人手,湾子里其他人也会搭把手,谁都有离开人世的那一天,大家都能理解,知道该如何做。在春节期间,村里就有两个老人相继去世了。因为农夫的村子并不大,再加上很多的年轻人都在城里买了房子,所以在办喜事的时候,人手方面真的有点不足。最棘手的是就连轿夫也是到处打电话,让村里的很多在城里的年轻人都赶回来,才把老人送上山。对此现象,村里很多的老人都是连连摇头。这种现象不只是在农夫所在的村子里存在,在其他的很多农村里也是如此。听村里的老人说起过,在附近有些小村子,因为大量年轻人在外地务工了,不仅办红喜事都是承包给了专业的服务团队,而且就连白喜事也有团队承包了,他们能提供一系列全方位的服务,就连送殡这些也能承包,只要主人家付钱就行。那为什么以前村里老人去世,大家都去帮忙,而现在一些年轻的都不愿意去帮忙了呢?村里老人们总结了几点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人情味淡了。在过去如果谁家里办喜事了,像红喜事本家族的成员都会积极主动来帮忙,而白红喜事几乎村子里家家户户都会来帮忙,并且还是不计报酬的那种。当时都是你帮我,我帮你,大家互帮互助。那是因为在当时大家都是在村子里围着一亩三分地转,很少外出打工。所以村里人也是比较和睦、团结的,并且有着互帮互助的美好传统,一旦遇到谁家有事情了,就会毫不犹豫的伸出援助之手。可是现在年轻人常年在外地,一年也在村里待不了几天,见面的机会也的少之又少。就算是见面了,也只是简单打个招呼。这样因为联系少了,感情就淡了,自然也就没有多少感情可言了。有些人常年在外,就连村中一些老人都不认识了,让他们去给过世的老人帮忙,多少会有点犹豫。第二个原因就是现在年轻人的压力比较大,时间比较紧,来帮忙会耽误挣钱。在过去农民都是在村里干活,去给别人帮忙也耽误不了多少事情,只是推迟而已。可是现在都是在外地打工,不仅来回需要车费,而且一天的工资也是数百元。而办白喜事一般要好几天的时间,再加上来回路上所耽误的时间,如此算下来差不多要五六天了,几千块钱就没有了。有些年轻人会怕麻烦而不愿意回来,除非是一些关系比较好的才会过段回来。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有些人家比较的自私,在村子里别人家里有喜事了不愿意去帮忙,那轮到自家了,村里人也就不愿意来帮忙了。因为大家都不傻,我家有事情了,你不帮我,我又凭什么帮助你家呢?在农夫村里曾有一户人家,常年在外地,村里什么事情都不参与,有老人去世请他帮忙都是拒绝。后来他家有亲人去世了,别人也都不愿意去帮忙。没有办法是在主事人带领下,一家一家跪着去请。村里人也秉着“死者为大”,乡里乡亲的最后才肯帮忙。其实,谁家都有老人,生老病死是谁都无法避免的事情。这种事情就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如果你不去帮助别人,到时候你家有事情了也不要指望别人来帮助你。

老人跟小儿子过,大儿子可以供奉三代宗亲吗?可以的。“供奉”在这里的意思是指祭祀去世的祖先,以示不忘先人,表达自己的孝心,也是一种传统的礼仪。“宗亲三代之位”与“供奉宗亲三代之位”这两种写法都是写在已经过世的宗亲的牌位上,而将牌位恭敬摆放在供桌上,当然有“供奉”之义。两种写法的含义完全相同。具体加不加“供奉”两字,要结合本地的习惯,上一辈怎么写,这一辈还怎么写。全国大部分地区在祖宗牌位的开头,都是有“供奉”两字的。供奉 gòngfèng 释义:祭祀神、佛、祖先。 提示:牌位(又称:神位、神主、仙位),行文有写“供奉”与不写“供奉”两种,实质都是“供奉神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