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茫茫岁月苍苍今生有缘咱兄弟一场”出自歌曲《兄弟一场》

歌手:王林云

歌词:

曾经的痛苦忧伤

一直有你为我分享

生活的风雨雪霜

一直有你为我遮挡

每当我绝望无助的时候

你总给我信心给我力量

前世的缘

让你成了我的兄弟

从此我们

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聊也聊不完的话题

谈也谈不完的梦想

久别重逢的晚上

是一生最美的时光

你是我的另一只臂膀

我是你的另一只翅膀

风雨路上一起走

因为我们兄弟一场

因为我们兄弟一场

曾经的痛苦忧伤

一直有你为我分享

生活的风雨雪霜

一直有你为我遮挡

每当我绝望无助的时候

你总给我信心给我力量

前世的缘

让你成了我的兄弟

从此我们

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聊也聊不完的话题

谈也谈不完的梦想

久别重逢的晚上

是一生最美的时光

你是我的另一只臂膀

我是你的另一只翅膀

风雨路上一起走

因为我们兄弟一场

因为我们兄弟一场

出自歌曲《父老乡亲》

《父老乡亲》

作词:石顺义作曲:王锡人

演唱:范琳琳

歌词

我生在一个小山村

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

胡子里长满故事

憨笑中埋着乡音

一声声喊我乳名

一声声喊我乳名

多少亲昵

多少疼爱

多少开心

啊父老乡亲

啊父老乡亲

我勤劳善良的父老乡亲

啊父老乡亲

啊父老乡亲

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我住过不少小山村

到处有我的父老乡亲

小米饭把我养育

风雨中教我做人

临别时送我上路

临别时送我上路

几多叮咛

几多期待

几多情深

啊父老乡亲

啊父老乡亲

我勤劳善良的父老乡亲

啊父老乡亲

啊父老乡亲

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

啊父老乡亲

啊父老乡亲

我同甘共苦的父老乡亲

啊父老乡亲

啊父老乡亲

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

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

歌名是《花亭相会》。

歌名:花亭相会

歌手:秦腔

歌词:

听罢言来问罢信,原来是恩姐找上京

我有心上前把姐认,诚恐怕温府晓其情

放心不下我两廊边看,静静悄悄无人声

走上前来忙跪定,把恩姐不住的口内称

下跪的状元是那个,报上名来丫环听

恩姐把弟误记了,弟本是上京的高学生

听说是来了高文举,仰迈脸儿不招承

我先问二老好不好,恩姐你安宁却安宁

好不好是奴双父母,若安宁焉能找上京

我问二老是孝敬,恩姐恼弟因甚情

我问你谁家外甥谁家子,在谁家门里长成人

弟本是康家外甥高家子,在张家门里长成人

你的名师是那个,梅花篆字谁教成

自幼儿未把名师请,恩姐本是弟先生

小房里话儿怎样讲,在二老堂前怎样称

小房的话儿我不敢讲,二老堂前姐弟称

照这话姑表姐姐,我打我打我打得你

打你孝不孝来忠不忠,恩姐问的是正理

打的弟里黑外不明,高文举来心儿高

坐官不把家书捎,八月十五中皇榜

重阳佳节把书捎,不提捎书还罢了

提起捎书恼人心,张氏女来心儿焦

怀内忙把休书掏,一张休书倾在地

强盗拿去仔细瞧

《花亭相会》我相信对于众多秦腔爱好者来说并不陌生,但是看到的是《相会》一折,也不免对该系的其他部分产生疑问。的确在秦腔中其他折的部分目前找不到了。

《花亭相会》本是弋阳腔,弋阳腔明代传到北方 ,后来被梆子腔借用了他的剧目。全本原名叫《珍珠记》。《花亭相会》并非是秦腔独有剧目,在蒲剧、眉户、晋剧、秧歌(繁峙秧歌)、河北梆子等剧种中都有剧目保存。而秦腔与其他剧种出入较大可算是能够单独成戏的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