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退役将领拜祖寻根心情故事:根连两岸 同胞相依4月15日至17日,台湾退役将领拜祖参访团来到河南。三天的时间里,他们拜黄帝、登少林、访开封、看黄河;三天的时间里,他们讲述着一段段拜祖寻根的心情故事。五千年前就是一家4月15日,台湾退役将领拜祖参访团一行50多人,从台北直飞郑州新郑国际机场。这个参访团是应黄埔军校同学会的邀请,由来自中国国民党黄复兴党部、陆军官校校友会、台湾中南部有关团体组成。参访团中的大部分成员都是近耄耋的老人了,3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并没有在他们的脸上留下倦意。从机场到住处,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大巴里此起彼伏谈论的是有关河南和大陆的话题。费先生,与记者邻座。他不是第一次到大陆,却是第一次到河南。费先生说:“我是江苏人,可是到河南来看看却是一直的向往,因为我们的共同始祖黄帝出生在这里。”拜祭黄帝,是跨海而来的台胞的心愿。史载黄帝生于新郑轩辕之丘。“三月三,拜轩辕”古而有之。4月16日,正是农历三月初三。9点50分,象征“九五之尊”的吉时,21响礼炮响起,庚申年黄帝故里拜祖大典正式开始。原本阴冷的天气逐渐放晴。“……新郑拜祖,弥之高仰;同根同源,龙族荣光……”大典现场,来自五湖四海的同胞集体吟唱《黄帝颂》。86岁的台湾退役将领、参访团团长王文燮将军,激动不已。他在现场接受记者访问时这样说:“能够回乡祭祖是我最大心愿,这是所有中国人的心愿。因为不管走到哪里,我们都是黄帝的子孙,五千年前就是一家人。百家姓当中,有74个姓氏发源于河南。所以说,我们既是来拜祖,也是来寻根。”割不断的文化脉息河南,简称豫,豫即我和大象,记录着河南曾经是水草丰沛、人象共处的美好家园。这里,曾是黄帝故里、夏商故邑,曾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16日下午,参访团一行到访嵩山少林寺,少林寺住持释永信与参访团成员会面,双方就两岸佛教文化的交流等问题进行了探讨。17日上午,参访团一行来到七朝古都河南开封,参观了大相国寺,游览了龙亭皇家园林。参访团还来到了此次中州行的最后一站,在黄河风景名胜区,在母亲河边感受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少林功夫名扬天下,也成了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沿途看到武僧习武的壮观场面,很震撼。登封习武风尚表明优秀的传统文化得以传承。台湾现在也有很多年轻人到少林寺学习武术,有的学成回去开武馆,又已经收了不少徒弟。”许浩然老先生79岁了,第一次登上少林寺。到达开封市之前,导游先帮大家介绍历史。开头一句是“头顶一碗水,脚下六座城。”张兰澄老先生赶忙拿出纸笔,认认真真记下。“这一碗水,是黄河水,黄河泥沙淤积使河床不断抬高,形成了河高于城的‘地上悬河’。地下六座城指的是,在今开封市地下3至12米深处上下叠压着6座城池。自下而上分别是:战国时期魏国的大梁城,唐代的汴州城,五代及北宋时期的东京城,金代的汴京城,明代开封城,清代开封城……闻名于世的《清明上河图》,描绘的就是北宋东京城的一时繁华。”结束开封之行,回到大巴上的时候,张先生手里多了个卷轴。一上车就打开给大家看,是《清明上河图》的复制品。一车的人都拍手叫好,称赞精美。张先生告诉记者,台北故宫也珍藏有《清明上河图》清代仿制品,现在又到了《清明上河图》所描绘的地方。“最大的感受是,只要到大陆来走一走,就一定能感受到两岸割不断的历史联系和文化脉息。”更加期盼两岸和平拜祖寻根,对于台胞而言,意义更为特殊,因为那曾经只能是心中的一个期盼。陈筑藩老先生讲了一段自己的经历给记者听:“我们这些退役老兵酒量都很好,知道为什么吗?我那时候在金门,最难熬的就是一年三节,端午、中秋和春节。每逢佳节倍思亲呀,一到这些时候,望着海峡对岸的家乡,想着家人围坐一桌独独少我一个,那种感觉真是让人难受得要死。怎么办呢?只有喝酒,把自己灌醉就不想家了。”无论政治如何分歧,历史怎样坎坷,乡土乡情会是一个人一生的情结。两岸开放老兵探亲后,不少台胞都不止一次地回到大陆,回到家乡,看看记忆中的一草一木。盛士畊先生是山东人, 1949年到台湾。“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个学生。”盛先生告诉记者。两岸开放探亲以来,盛先生已经回去过十多次,家里还有姐姐妹妹。前两年,盛先生还在青岛买了房子,没事就回去住上一段。“我们还是幸运的,毕竟等到了这一天。”随着两岸往来的日益热络,两岸退役将领间的交流也逐渐增多。台“陆军军官学校”校友会会长、黄埔三十一期的宁攸武将军就参加过多次这样的交流活动。“像纪念淞沪抗战70周年的时候,20多位台湾黄埔老将军重返上海,与大陆的黄埔后人一起追忆抗日烽火。我们大部分人虽然没有经历过抗战,可是通过这些年与大陆黄埔人的交流,也觉得两岸实在有太多的共同记忆。”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林上元,去年也到了台湾。他说,见到了一些老同学,当年十几岁的年纪,现在再见面都是80几岁的老人了。有过两岸隔绝的那段经历,对两岸的和平有着更强烈的期盼。两岸多一点互动和交流,就会多一些了解,敌意和猜忌自然就会消失。两岸同胞除了共同的祖先、共同的文化、共同的记忆,还有怎么也解不开的骨肉相依。就在离别的头天晚上,参访团中的一些台胞到郑州市区,打算品尝特色小吃。在人民广场,却碰到为玉树地震灾区募捐的祈福活动。现场点点烛光,成了闪动在台胞们眼中的滴滴泪花,他们纷纷为灾区的同胞捐款、祈福。(李炜娜)本小族谱引出一段寻根的故事戴氏1800多名海内外乡亲昨天回南海戴家村访祖本报佛山讯昨天上午,清朝近300年历史中广东省籍任职最高的官员戴鸿慈的故乡南海区西樵镇戴家村迎来了最为热闹的一天:包括6个国家和地区共1800多名海内外戴氏乡亲在这里举行世界第六届戴氏恳亲联谊会,这是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恳亲联谊会筹委会主任、广东省知名民营企业家五元集团董事长戴庆元先生是西樵戴家村人,他告诉记者,是一本小小的族谱,使他们在广西十万大山脚下找到失散了几百年的岭南戴氏后裔,在天津重新联络上半个世纪音讯全无的戴鸿慈嫡裔,在安徽休宁隆阜获得戴氏岭南始祖的翔实历史资料……“那是1983年,一场大火将戴家村清代编写的四本族谱烧了三本,‘劫后余生’的那本刚好是第一册,记载了戴氏的起源、从珠玑巷南迁的线路、广东戴氏分布以及历代戴氏名人情况等。就是凭这本东西,我们开始了漫长的寻根访祖历程,至今20余年没有间断过”。戴庆元说,根据这个唯一线索,他们不断投入人力物力去联络各地宗亲。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们从报纸上获悉菲律宾举办世界戴氏宗亲联谊会,于是想方设法与之联络上。身在他乡的宗亲,浓浓的乡情更是难以释怀,经多方努力,有关部门批准,小小戴家村终于迎来了全世界戴氏恳亲联谊会。在这个寻根过程中,收集整理出南海名人清末宰相戴鸿慈的珍贵历史文物资料达86件,并无偿献给国家,收藏于南海博物馆。这是戴庆元最感欣慰的一件事。南海政协曾召开“戴鸿慈政治革新思想研讨会”并出版了《纪念戴鸿慈诞辰150周年特辑》,对其平生史实和所作的贡献作了进一步研究。据戴氏后人介绍,岭南戴氏是宋末从珠玑巷迁入广州,明朝再到西樵。数百年间,戴家村名人辈出,仅在清朝年间,小小的戴家村就出了6位举人,其中一位进士和一位清末宰相,这名宰相就是清末著名的外交家戴鸿慈。《南海县志》(宣统版)称:“清朝二百余年,广东由军机处入相者惟鸿慈一人”。戴鸿慈是清廷出使东洋考察政治的五大臣之一,著有《出使九国日记》等进呈,他的著作成为20世纪初研究欧美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的重要历史文献。戴鸿慈最为著名的文章当属《善后十二策》,颇有见地,与康有为当时“公车上书”提出的“拒和、迁都、变法”相接近。“西樵有康有为、陈启沅、黄飞鸿等历史文化名人。”戴庆元展望未来说道,“加上戴鸿慈,西樵名人不少,我们希望能够借助西樵旅游的优势,形成一条西樵名人游专线,让戴家村里的戴氏宗祠也成为名人游的一个景点之一。”(李维宁曾令华)(金陵/编制)

农村延续至今大体都是按照辈分取名字,不算流行但不过时,过去有的甚至是人未出生,墓碑上早已刻好了姓名,生男生女对应墓碑上取,我不明白的是,万一儿女有多少出生有不同怎么办?莫非就让名字空置着,或者是再增加,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有请教过长辈是如何处理的,这个问题至今一直是个谜。 现在农村取名字几乎打破传统了,但是换汤不换药,大体还是按照辈分取名不会变,每取两辈两字派,要取两辈三字派,按照农村传统的说法是,一代传一代一代压一代,这个传统一直延续至今没有变,姓氏也没有变。变的是名,既使是给人讨名字,也是讨姓不改名,也是遵照传统延续传统。现在农村不同的是,姓氏不改变,名是乱取了,不按家族规矩来排列。 农村现在取名字,人人都追求荣华富贵清洁平安,一部分人是请先生取,取出的名字重叠,张冠李戴亘相混淆难以区分,因为都请同一个知名先生取名字,取来取去好名字不多取的人又很多,番来复去就有那么几个好名字,就干脆随手拈来都用一个名字,就造成名字相同重叠的人太多,这不利于户籍的管理,等等许多问题的发生,比如说同班同级同名同姓的学生,就发生过点错名的尴尬等等……因为同名同姓,我就发生过交错电费的亊例,供电所负责追回至今三年过去杳无音讯。 取名字就拿自己的名字来说吧!房前屋后房左房右的小辈,夲来不是一个家族的人都顺着我取靠着我取,令人十分讨厌,但又无权干涉,无奈接受承认,我说干脆就与我同名同姓算了,不听家中父母说,我还一概不知呢? 按辈分取名并不是农村人的专利,在过去,这是一种广泛的取名方式,在全国流行。拿我们村来说,在上两代时,还都是按照辈分取名,但到了已经变成了“各取所需”,谁想取什么名字就取什么名字。 就算是现在是各取所需,想要给孩子取什么名字都行,可在名字里仍然不能出现长辈用过的字,这项最基本的原则现在仍然保持着。 比如在某个家庭中,直系亲属或者本家亲属中有叫“刘学文”的,那么在后辈中,不管是儿子、孙子、堂侄、堂孙这些,都不能出现学和文字。 如果有后辈给自己儿子取名叫“刘学农”,那就惹出笑话了。同理,也不能叫“刘从文”,这同样也是要闹笑话的。 在传统平辈取名规矩中,第一个字是姓,第二个字是字辈,第三个字是相同其实是从字辈这个规矩中发展出来的。 比如第一个姓刘,这个是不能改变的,然后第二个字是辈,比如学字,第三个字才是自由发挥的。 比如家族中老大叫“刘学军”,那么家族中再有男孩子时,要叫“刘学某”。现代取名时,也有叫“刘某学”的,这其实是对古时候取名规矩的一种篡改。 注意我们这里说的是平辈之间,错辈的话,是不能用相同字的。 说到这里,很多人就会奇怪了,过去那么红火的按辈分取名,为什么现在不流行了?过时了? 我们需要先了解一下按辈分取名是什么意思,再来说现在为什么不流行了。 Ⅰ:什么是按辈分取名 我们现在很多的规矩,大多来自于明朝。这个按辈分取名也不例外。 比如在明初时,朱元璋给了孔氏十个字,分别是:希言公彦承,弘闻贞尚胤。也就是说,在此之后,孔氏后人要按照这些字排辈取名。正式开始是从孔氏的五十六代。 比如五十六代有新生儿出生,那么取名“孔希某”,前面第一个是姓不能改变,中间一个是字辈不能改变,后面一个字才是自由发挥的。 当然了,孔氏最初的这十个字,我们可以看到后面五个字中有弘和胤,到了清朝的时候,由于和雍正皇帝胤禛和乾隆皇帝弘历的名字“对冲”了,所以给改成了“宏”和“衍”。 在过去有名望的家族中,大多都是皇帝给赐字,皇帝给出十个字,二十个字,后辈人按照这个字辈去取名字。 在民间,则是由自己家族中的长者来商量着定出。比如在一起普通家族,有可能是拿着一首诗来当字辈,也可能拿着一副对联来当字辈。 就是为了区分同家族中辈分,用什么字其实也没有那么多规矩,但一旦用了,那就要严格遵守。 比如一个王姓家族中,字用完了,需要新字,几个同族人一商量,好吧,咱们用“长绳系日虹为桥,琴弦称山月作钩”来当后面的字吧? 众人仔细一查族谱,恰好以上并没有用过这里面的所有字。于是就通过了。于是落在了族谱上,记在族谱上,从下一代起,开始用这对联中的第一个字,也就是“长”字。 当有了新生男丁时,取名的规则是:姓当然是不能改的,字辈也是不能改的,只有第三个字能自由发挥,所以这个新生儿的名字必须叫“王长某”。以后,同族中相同辈分的都必须是“王长某”。 等到了这一代人的下一代时,就该第二个“绳”字了,也就是要取名为“王绳某”。以此类推,用完再商量着找字。 以前的族谱想要查辈分,或者是想要查同家族中某个人,是非常好查的,只要知道他的名字,也就明白了是什么字辈,在同辈中找就行了。 同理,只要看到名字,也就知道他在家族中是第几代人,属于什么辈分。 这就是以前以字取名的原因,同时也是字辈存在的意义。 现在为什么不流行了呢? Ⅱ:字辈取名为什么没落了? 字辈取名到了现在的确已经没落,但这跟什么过时无关,它的没落主要有两个原因,分别是:人们对传统取名的厌烦以及放弃,还有就是人们追求自以为的个性。 我们分别来说一下。 传统取名,我们上面就已经说了,它有严格的规定,以及有着非常繁琐的用字规则,它这样带来了一个直接的后果,那就是取名非常难。 有人会说了,前面的姓和字辈不能改变,仅仅取最后一个字,这有什么难的? 这是非常难的,我们前面就说过了,它用字是不能跟同族中长辈相同的,注意不是一辈,而是向上追至少八代,也就是农村人常说的“五服”。五服之内,不能用相同的字取名。 不能说太爷爷辈有叫“王林森”的,后面有人取名叫“王树森”。虽然中间的字辈字变了,但后面的字和以前的重复了,这也是不行的。 这就带来了一个取名困难的结果。 这是个需要长久向下续的工程,当某一段字用完,必须要寻找新的字,这些都是需要商量并且落在族谱上的。 有族谱的家族不能说没有,但实在太少了,人们对此不再热情。于是,人们开始慢慢放弃字辈取名。 第二个原因就是现在人越来越追求个性。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人名字陷入了一个怪圈,越来越追求自己所认为的“美”以及“个性”。 比如现在的孩子,有太多取名“梓涵”、“思雨”、“雨欣”等等,怎么别扭怎么来,完全不管字的意思,把自认为美的两个字强行扭在一起用。 造成的结果就是出现了大量的重名,甚至出现一个班级中有十来个重名的孩子。还有些父母则是拼命用生僻字,完全不管别人读来是什么滋味,更不管以后孩子的上学以及工作会带来的不便。 这样的是个性吗?其实是最大的普通。但可惜的是,多数父母并不这么认为,仍然乐此不疲。近些年,特别是在农村,取的名字实在让人头疼。 但这并不在我们的讨论之列,所以我们不再过多深入。 Ⅲ:总结的话就是:过去按字辈取名,是方便修族谱,以及同族中什么辈分的人中出了有本事的人,还有就是同族中追根溯源时,都很方便找到记录。 但它的短板也是明显的,那就是需要一直向下找字,而且是找不能跟前面相同的字,这就会带来局限性。它越向后就越是不流行。 但时,它的不流行跟过时不过时无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管是从名字的内涵出发,还是从名字的美感上出发,现在的大部分名字跟过去是没有办法比的。 现在人所追求的个性,其实不过是千篇一律的重复。 最后我们多说一句,字辈取名,发端于明朝,兴盛于清朝和民国。它真没有太久的 历史 ,因为我们向上追的话,宋朝的时候,两字名特别流行。再向上追的话,三国时以三字名为耻,这些都无法实现字辈取名。 我们现在很多的农村俗话以及生活习惯,多来自于明清时期,换句话说,是来自汉族和满族的糅合,但我们不再展开去说。 这问题有毛病,农村按辈份取名不是红极一时而时一直沿用至今。现在也不是过时,而是受西方所谓的自由文化冲击,呈多元化趋势。一些大的家族还是用这种方法的。既使不按字排名,但也应忌讳和直系长辈重名或重字。 农村人“按辈分取名”,这是沿袭了几千年文化的。为什么现在的农村取名,不少都不按辈分了,是按辈分取名过时了吗?我觉得不应这么理解,主要还是从取名的方便性、美誉度等方面去考虑。 曾经的农村,家家户户都是按照家族辈分取名的。这种方式的好处于,大家无论外出多远,按照辈分就能区分谁是老辈,谁是小辈,不会搞混乱。不好之处在于,不好取名,容易重名。 我老家就是如此,我们家族虽然是小姓,但集中在一个村的几个村民组,按照辈分取名的,重名很多。我们是孝字辈,好听易取名的,多有重名,比如孝芬、孝刚、孝德等,我知道的都有多个。 我本人就曾遇到过这种现象,所以读中学时我就自己改名了,改成了一个既简单又不重名的字,至今没有重名现象的发生,因为我没按辈分取名。 随着时间的推移,同姓同辈的孩子越来越多,按照辈分取名就重名越来越多难,既要名字好记好懂,又要读起来朗朗上口,还要感觉孩子自己会喜欢,所以很难的。 于是,一些家长就跳出这个字辈,只要中间字不取出家族辈分的就行,这样不会因辈分而乱了辈分。有的家长为了更简单,直接取一个字就行,好取名,好记忆,听起来也新颖别致,令人难忘。 取一个字的好处是,字靓好记,即使是辈分的字也能用,因为只有姓与名,没有中间字,就不会显示辈分,就不会有搞错辈分的情况。 这样的取名方法,就需要孩子记住自己的辈分,将来远出了,遇到同姓同族的人一起交流时,不会搞错辈分。其实对于小姓来说,这种情况是很少发生的。 比如以本人为例,我姓柘,在这三十年在外飘泊过程中,曾到过全国二十多个省市自治区,但是很少偶到过同姓,只在河南郑州遇到过家乡一个侄儿,在河南鹿邑遇到过一家我们至今也没搞清辈分的同族。 从时代的发展来看,人口流量越来越大,在将来的日子里遇到同族同姓的情况可能会增加,但对于我们小姓来说,也只是可能而已,真正遇到的情况也不会多。 对于大姓来说,比如王姓、李姓、赵姓等,无论打工还是出差,或是定居,遇到同族同姓的情况会很多。这时候取名按照辈分就显得很重要了,否则会搞错辈分而显得挺尴尬的。 其实,即使按照辈分取名,要想避免重名也很容易的,我们有着几万个字,真不知道咋取的话,抱着一本字典,一个字一个字的排列,总有很少用于名字的字。 只要人人看了能认识,能就是可以用于取名的。名字不过就是一个人的代号嘛,怎么非得去找那些好听的字呢?只要字简单,人人可认识,完全就可以的。 我觉得,现在按照辈分取名的越少,主要就在于家长的思想局限,怕重名而给孩子带来各种麻烦与困扰,还是就是受传统思想的影响而取名受到局限,再就是家长太懒,没有查字典,上万字能没合适的? 所以说,按照辈分取名不是过时了,而是怕重名带来影响,怕取名不好给孩子带来影响,怕麻烦而没查字典,所以即使不按辈分取名也有重复的。 依我说,以字典为准,随便翻出几百个好认好记,读起来响亮的字取名,是完全没有问题。我是这么觉得的,不知道当孩子爸爸妈妈、准备当孩子爸爸妈妈的朋友,是否认可呢? 按辈分取名,不会过时,如中国的节气、节日一样,都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是家族、宗族血缘关系和群体关系的认同和延续。 人是群居动物。早在古代就是以家庭、家族和宗亲为单位共同生活、抵御风险、报团取暖;随着现代 社会 发展和时代发展,人为地域、宗族所限制大大减少,特别是因为工作等原因,不再如以前大都聚集在一个地方,加上 社会 多元文化影响,有的觉得按辈分取名不好听或者按不按无所谓,因此家族文化和宗亲文化逐渐淡了,但是按辈取名仍然是大趋势,仍然将是传统文化的延续和传承。 什么叫农村?按辈分取名这是中国自古以来延习流传下来的,过去皇室和你比平常百姓注重按辈分起名,难道皇室是农村人?城里人现在大把按辈分取名的,也是农村?不要一说什么就是农村怎么怎么样,农村不背锅 按辈分取名,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之一,并不是农村特有现象。最典型的就是我国的孔孟颜曾四大家族,有兴趣可以去考证。从上往下数,姓后面代表辈分的都是一样的,现在在世的基本就是“庆”、“凡”、“详”、“令”等。以前大多数地方都有家族“祠堂”,供着族谱。每家每族都是严格按排列顺序给后人取名的,用完了重新续谱。有的家族甚至可以排列几十辈人。新中国成立后,这些东西被当“四旧”“破”了,有的甚至被废了,祠堂被拆,后人也就慢慢淡忘不计较不遵循了。到了新世纪,随着文化的革新和中西文化的交融,人们取名也越来越随意并追求新奇、独特甚至深涉,祖先留给我们的姓氏文化和取名传统逐渐被摒弃了。现在随着经济的提升改善,好多地方又开始重视起来,按谱寻亲,重修家谱。特别是那些名门望族,越来越重视。 农村原来同姓之中都是按步就班,老规矩尊老爰幼,很看重辈份,就是防止乱套,同姓之中不能结婚,上下辈份不能乱,遇逢年过节还要向长辈磕头拜年,长辈家中吵一些瓜子,花生,爆米花,糖板栗等。拜完年再到村里看敲打锣鼓,舞狮子,焊船,演戏等热闹非凡。如今 社会 淡化了,起名子,直接两字,省掉中间起字。分不清辈份高低,有的外出打工,一个村人都不认识,也不吃辈份什么那一套。同村人有姑姑与侄子辈甚至孙子辈结婚,你说怎么叫呢?我认为有些传统还是好的,发展几千年礼教还应该保存。其它不好多说。 第一,不是“红极一时”,而是延续了千年。第二,为什么不流行了?因为近百年西风东渐,玉石俱焚。第三,并未过时。最“先进”与最“落后”的中国人,会以不同的方式,共同支撑它。 不是农村,是全国,尤其是有大型人口的家族,他们都有自己的宗祠,有分谱,有每个地方的分谱管理员,确实流行的少,不流行的原因在于这是很主观的家族行为,而我们现在都是家庭为单位,家族聚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加上计划生育的影响,如果一个父辈对这方面不重视或者认为自己后人都是女孩,就容易不去给后辈讲解谱辈的事情,基本隔一代之后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辈自己的辈字谱了

威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崮山镇崮山后村,此村原名宁海十三都石茁村,以后改名为曲家埠,而后改为崮山后村,现在分为三个村,塂东村、中村和西村。邹氏谱书前言:兴广公以上不得而详焉,唯有元时残存石碣,以禄其文:且夫孝子之事,亲也生事,死葬春秋,祭奠三者之礼备,则移孝悌之心,以事长上,而能竭尽忠诚,以彰显其父母者,此谓之有子焉。忠显校尉海道运粮千户邹荣昆弟庶几其人焉。高祖兴广公生三子,长子名经,其后人迁居河西庄村和官庄;次子名秀,迁居荣城市滕家镇花园村;三子名善其后代全部在崮山后周围。其曾祖广(善)公生有四子,长子名厚、次子名利、三子名源、四子名美。乃宁海州十三都石茁村人焉,金季俱为显官乡党,闾里贫屡而无告者,輙济以衣食孳孳,唯恐不及然,处家常以清约为事。(祖公)源生四子,长子名信、次子名琪、三子名宣、四子名璋。(伯辈)信生一子名珪,(平辈)珪生三子,长子名佑、次子名德、三子名智;(父辈)璋生五子,长子名伟、次子名旺、三子名和、四子名荣、五子名琳;(平辈)伟尝充征东总把,旺曾充管军百户、荣在至元十八年,众举为宇边丁庄百户。崮山后邹氏字辈是:兴经王相,聘大毓廷,同斯金振,居恒立本,积德存良,守先延嗣,庆余绪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