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朝的八百年江山,其实水分很大。

周朝始建于周武王姬发,至周赧王姬延灭亡,前后传了32代37王,合计国祚790年,要是再算上武王伐商的二十年,那么周朝的国祚总计就是810年。

单看数据的话,周朝的国祚,位居古代众多王朝第一,并且远超其他朝代,称得上是“空前绝后”。

周王朝是如何做到延续八百年江山的呢?

对于这个问题,有一个在民间流传很广的传说,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当年周朝尚未建立时,周文王姬昌礼聘姜子牙出山辅助,为了表达自己对于人才的尊重,周文王便决定亲自背着姜子牙。

而当时的周文王,已然是68岁高龄,因此只背着姜子牙走了四十八步,实在坚持不住的他,便将姜子牙放在车上,然后命令儿子进行拉车。

就周文王和他的儿子们,连背带拉,前后一共走了八百零八步,最终力气耗尽,停了下来。

而姜子牙对于周文王父子们的举动非常满意,就对周文王说,为了报你们父子礼聘之情,便许你们姬家48王和808年江山。

由此,由周文王姬昌和周武王姬发所建立的周朝,便延续了八百年的江山。

这仅仅是一个传说而已,姜子牙虽说在周朝的建立前后,确实立下了汗马功劳不假,但周朝江山的长短,远不是他能决定的。

周朝虽说表面上看似有八百年的江山,但这其中的水分很大,其真正能代表权威,以及行使权力的时间,也仅有两百多年而已。

剩余的大部分时间,周王朝差不多只是作为一个“吉祥物”的存在。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从严格意义上来讲,看似拥有八百年江山的周王朝,其实是被划成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西周时期。

在这个阶段,周王朝是可以被称作真正意义上的古代王朝,其权威和地位,都是令众多诸侯臣服的存在。

周文王姬昌在去世之前,通过广施仁政,不仅在天下树立了仁爱之名,同时也因此吸引了大批诸侯前来投靠,这就为其子姬发日后伐商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姬昌利用手中的“征伐之权”,将忠于商朝的诸侯一一剪除,更是为姬发伐商清除了不少障碍。

做完这一切后,姬昌去世,其子姬发继位,也就是周武王。

而周武王继位不久,殷纣王便带兵讨伐东夷,由于殷纣王抽走了大部分兵力,周武王便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

于是,武王伐商,正式拉开帷幕。

在历经了“孟津观兵”以及“牧野之战”后,商朝都城朝歌被武王攻下,商纣王于鹿台自尽,这标志着商朝灭亡,西周也由此建立。

在此之后,周武王先是定都于镐京,之后不断征伐,兼并了不少诸侯国,为了有效控制东方的领土,周武王又采用了“封建亲戚、以藩屏周”的政策。

这个政策,即周武王将他的同姓宗亲,以及功臣谋士分封往各地,允许他们各自建立诸侯国,通过这些“自己人”,来达到拱卫周王室的效果。

谋臣姜子牙就受封于营丘,并在这里建立了齐国。

周武王为了防备商朝遗民,还将商纣王之子武庚封于商都,同时安排弟弟管叔、蔡叔、霍叔在此对武庚进行监管。

周武王几乎是把能想到的所有利于稳定统治的政策,都安排落实了一遍,而在安排完毕后,周武王依然十分担忧,并且在这种担忧中溘然长逝。

在他死后不久,他的担忧变成现实,著名的“三监之乱”爆发。

所谓“三监之乱”,就是当初被周武王安排去商都监视武庚的管叔、蔡叔、霍叔三人,所组织的一次叛乱,他们不满于周公摄政,同时又受了武庚蛊惑,因此便起兵发动叛乱。

三监之乱,是西周建立后面临的第一次危机,不过好在当时辅政的周公亲自率军东征,最终平息了此次叛乱,得以让西周继续稳定发展下去。

而在三监之乱平定之后,西周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在周公的辅佐下,周武王之后的两位君主在位期间,国力日渐强盛,百姓安居乐业,农业生产也颇有起色,四方外族多有朝拜。

这个时期,是西周历史上最为鼎盛的时期,后世称之为“成康之治”。

但在此之后,也就是周朝进入了“昭穆时代”后,开始逐渐走向衰落,这背后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不仅有犬戎部落的崛起,也有历代西周君主安于现状、耽于享乐等因素。

继“成康之治”的后的西周,再无武王时代,以及成康时代的锐意进取之心,而西周的国势,也随之缓慢跌落。

即便如此,周天子作为中央政权的权威性,还是相当强盛的,但随着周厉王的登基,这一切都为之一变。

周厉王姬胡是周朝的第十位君主,史料记载他出生时,冬天下起了比拳头还大的冰雹,导致牛羊牲畜大量死亡,而他继位后,更是暴虐成性、奢侈专横,致使国人对其十分不满。

百姓不堪忍受,纷纷反叛周厉王,不得已之下,周厉王逃往彘地,数年后在彘地去世。

周厉王的遭遇,其实标志着周王室已经不再被百姓和天下所拥戴,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周天子还是具有一定威慑性的,为了拨乱反正,召公、周公两大臣又采取了“共和”行政,总算没让周王朝就此覆灭。

但即便如此,当时的西周已经是积重难返,整个社会矛盾重重,并且朝局也十分动荡,虽然继位的周宣王促成了“宣王中兴”,但依然难改其衰亡的趋势。

而周幽王为西周的灭亡,添上了最后一根稻草。

周幽王是周宣王之子,他比他的祖父周厉王更为昏庸,著名的“烽火戏诸侯”典故便是出自他之手,而在他这种昏庸之下,西周彻底没了再现辉煌的可能。

周幽王十一年,因周幽王要册立宠妃褒姒为王后,同时还要立褒姒所生之子姬伯服为太子,并且又下令废黜原王后申后和太子姬宜臼的名位,因此遭到了申后的父亲申侯的不满。

于是,申侯联合西夷犬戎攻打周幽王,并在骊山之下将其杀死,而周幽王一死,宣示着西周就此灭亡。

从周武王建周到周幽王被杀,西周前后历经了11代,产生了12个君王,国祚共计为275年。

第二阶段:东周春秋时期

周幽王死后,其子宜臼被拥立继位,是为周平王,但此时的都城镐京经历了战火破坏,已经损毁严重,并且原本只是前来助阵的犬戎,也成了一个巨大的威胁,周平王只得在诸侯的护卫下,搬离镐京前往洛邑。

历史上对周平王的这次搬家,称之为“平王东迁”,而周朝也随着这次东迁,进入了东周时期。

东迁之后,周天子的权威性进一步下降,而在护卫周平王东迁过程中出力较多的郑国逐渐崛起,并且随着郑国国君郑庄公的治理,郑国实力进一步增强,俨然成为当时众诸侯国中的小霸王。

而这一切,让周平王十分不满,但不满归不满,周平王也无可奈何。

实际上自打平王东迁之后,周王室已经没有了号令天下诸侯的底气,而诸侯们对于周天子也没有了曾经的敬畏之心,只不过表面上还算比较克制,没有最终撕破脸而已。

而到了周平王去世,其子周桓王即位后,这层残存的脸面算是彻底撕破了。

事情的起因,还是因为郑庄公,在周桓王登基不久,因为对郑庄公的不信任,便罢免了他的职务,改用心腹虢公和忌父。

但郑庄公对此极为不满,回去之后,就不再朝觐周桓王。

在此之后,周桓王决定给郑国一点颜色瞧瞧,因此就率兵攻打郑国,结果却大败而归,在此战中,郑国大将祝聃还用弓箭击中了周桓王。

虽然周桓王并没有因此而死,但却让天子的威信就此扫地,而“礼崩乐坏”也由此开始。

同时在周桓王八年,鲁国的鲁桓公谋杀其兄鲁隐公自立,更是公开违背了周朝

楚国的楚武王熊通,因请求自立为王没有得到周桓王的批准,便也自立为王,更加剧了众多诸侯国纷纷自立的脚步。

由此,周王室在诸侯心中的地位已经降低至极点,而春秋时期也由此来临。

整个春秋时期,主题就是五个较大的诸侯国称王称霸的时期,这五个诸侯国即齐、晋、宋、秦、楚。

在这个阶段,五大诸侯国纷争不断,各种战事几乎是天天都在上演,除了五大诸侯国之间的厮杀之外,同时不少小型的诸侯国也在战火中一一被兼并和消灭。

有史料记载,整个春秋时期,共发生了四百八十多起大小战事,而在这么多战事中,有多达四十三名君主,被敌国或者是臣子所杀。

而面对原本唯命是从的诸侯国打来打去,作为中央政权的东周王室,不仅结结实实当了一回观众,并且还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印戳儿”的感觉。

在此期间,东周的历任君主,也没有出什么比较出色的人才,再加上权威扫地,周天子几乎成了一个摆设。

而到了东周的周威烈王,发生的“三家分晋”事件,则标志着春秋时代正式结束。

三家分晋,是指晋国的韩、赵、魏三家列卿,用武力手段,击败了执掌晋国大权的智伯瑶后,又瓜分了晋国全部领土的事件,该事件发生后,韩、赵、魏三家,便派遣使者前往洛邑,要求周天子把他们三家封为诸侯。

而当时的周天子,正是东周的第20位君主周威烈王,虽说他也知道韩、赵、魏三家这么做不合规矩,但奈何没有说了算的资本,便同意了他们的请求。

这一同意,韩、赵、魏三家成为了中原大国之一,加上当时实力强盛的秦、齐、楚、燕四国,并成为“七雄”。

战国时代,就此来临。

第三阶段:东周战国时期及东、西周公国时期

三家分晋后,历史进入到战国时代,而在这个阶段里,战国七雄之间相互征伐,几方势力此消彼长,而周王室在这个阶段,地位不仅连之前还不如,甚至内部还发生了分裂。

周威烈王有个叔叔,名字叫做“揭”,当初在周威烈王的父亲周考王登基后,因担心弟弟“揭”会篡位,因此就将其迁至河南王城,并允许他在这里建立“周国”。

周国当时的性质,实际上就是一个诸侯国,历史上对其称之为“西周公国”,而”揭“也成了西周公国的首任国君,史称”西周桓公“。

桓公死后,其子威公继位,威公有两个儿子,长子为惠公,次子名为“根”。

等到威公去世,惠公继位时,公子根心生不满,同时赵国的赵成侯和韩国的韩懿侯趁机对公子根进行挑唆,于是,公子根便独立了出来,并建立了东周公国。

也就是说,西周公国一分为二,分为西周公国和东周公国,两者属于是兄弟国的关系。

而在分裂之后,两者依然没有和睦相处,双方矛盾重重,经常发生战事,这就进一步削弱了双方的力量。

而此时的“天下共主”周天子,因为分封东西周公国的关系,手里已经没有任何土地,不得不寄居在东周公国。

这就意味着,周天子此时已经是一个空壳子了。

在此之后,东、西周两公国各自走上了不同的发展路线,其中东周公国,采取的是意图振兴周王室的路线,中间也出了像昭文君这样的明君,但奈何今非昔比,其愿望并没有实现。

至于西周公国,在立国之初,采取的就是讨好各大强国的政策,说白了就是在夹缝中低三下四的求生存。

但即使如此,两者还是还有逃过灭亡的命运,先是在周赧王八年,因周赧王拒绝了秦武王“试举周鼎”的要求,让秦国十分没面子,秦国便将周赧王从东周公国驱逐至西周公国居住。

之后,又在周赧王五十九年,因为西周公国参与了诸侯对秦的战争,再一次得罪了秦国。

这次得罪,让秦昭襄王很生气,于是他下令秦军攻打西周公国,而西周公国哪里是秦军铁骑的对手,几乎没怎么形成抵抗,便溃败投降。

事后,西周文公亲自到秦国向秦昭襄王表示投降,史载他抵达秦国后,“顿首受罪,尽献其邑三十六,口三万”。

西周公国就此灭亡,而在西周公国灭亡的同一年,周朝的最后一任天子周赧王也病逝,偌大的周朝,其实在当时仅剩下了东周公国这一小块地方。

周赧王死后,东周公国的国君惠文君代为周朝天子,这位惠文君颇有其父昭文君的雄心壮志,他利用诸侯国中对秦不满的因素,试图联合诸侯攻秦,但可惜的事,再次重蹈了覆辙。

公元前249年,秦王嬴政派丞相吕不韦率兵攻打东周公国,仅一战,东周公国便溃败,至此,东周公国灭亡。

而这也标志着,周朝八百多年的江山,彻底画上了句号。

上述就是周朝所经历的三个阶段,而从这三个阶段我们就可以看出,其实周朝真正当家做主的,只有西周时期的两百多年,剩余的五百多年,基本上都是在苟延残喘,并且境况一日不如一日,天子之威也荡然无存,对众诸侯更是毫无威慑力。

这个阶段,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能算作周朝的国祚,其大多数的时间,只不过是作为一个“吉祥物”的存在,所谓周朝延续八百年江山,也就无从说起了。

解读历史|“三监之乱”的真正原因文/余长城三监之乱,又称武庚之乱或管蔡之乱。名义上是纣王之子武庚发起的叛乱,实际上是管叔鲜、蔡叔度挑起的一场叛乱,责任人还有霍叔处。因管、蔡、霍三人是殷墟的“三监”,故史称“三监之乱”。三监之乱的记载,最早见于《尚书·金滕》,其次见于《吕氏春秋·古乐》等,最后由司马迁写入《史记·周本记》和《史记·鲁周公世家》。1954年江苏省丹徒县出土的宜侯夨簋(虞公丁尊彝)铭文也可佐证。 三监之乱历时三年,其结果以武庚与管叔鲜被处死、蔡叔度被流放、霍叔处被贬为庶人而告终。为进一步统治殷人,封纣王庶兄微子于宋国;殷之遗民被分成四部分进行统治,一部分留在卫国,一部分移到宋国,一部分迁到成周雒邑,一部分迁到其他诸侯国。将周王朝军队分成三支:一支为殷八师,驻守在殷墟;一支为成周八师,驻守雒邑;一支为西六师,驻守镐京。三监之乱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一、殷商遗民并未得到封国,或者说纣王之子武庚(禄父)并未得到封国。有人认为武庚得到了封国,这个封国还叫商国,其实这是不对的。从《诗经》中国风的排序来看,分别是《周南》《召南》《邶风》《鄘风》《卫风》······周南、召南是周国的领土,划陕县东西而治;邶、鄘、卫则是原殷商的领土,分别为“三监”霍叔处、蔡叔度、管叔鲜所治,但是在三监之乱后统一由卫康叔治理,成为卫国。也就是说,武庚虽得以延续商祀,但并未得到封国,殷商遗民实际上是由三监统治,武庚实际上只是一个“精神领袖”。周武王时第一次封建,虽然神农之后、黄帝之后、帝尧之后、帝舜之后、大禹之后分别被封了焦国、祝国、蓟国、陈国、杞国,但除了陈国外,其他各国固然爵位很高,但后来都没有什么发展,一直都很弱小,这是因为周王国一直在限制、监督他们,怕他们过于强大。陈国始封国君妫满(谥号胡公,史称陈胡公或胡公满)因为娶了武王长女太姬,陈国才得以壮大。对于人口众多的殷商来说,不仅不能给纣王之子武庚一个封国,更是要将其国一分为三,以三监管、蔡、霍监之。因为没有得到封国且处于监视之中,武庚自是十分不满。西周军队一师约三千人,三监之乱后周王朝有二十二个师,总兵力约近七万人。武王伐商时,兵力约五万人,而当时商王朝的军队有十万人远征东夷,从兵力对比来说,正可对应“大邑商、小邦周”之谓。第一次封建时武王提防的不仅是殷商遗民,同时还提防齐太公吕尚。吕尚是第一功臣,但是他的封国齐国在山东半岛,离镐京何其遥远,西边还有一个鲁国隔着——正如蓟国边上有个燕国防着一样。三监之乱后的又一次大封建,从姬姓宗亲封建来说比第一次规模还大,殷商的老巢封给了卫康叔,同时周公旦的儿子们及第一次封建时较年幼的王季、文王、武王等人的后代均得到分封,目的就是去控制其他诸侯国。二、管叔鲜、蔡叔度一直嫉妒周公旦、召公奭。周国实际建国始于古公亶父,后来被周武王尊称太王。自古公亶父起就尚贤,当初他相中了聪明的孙子姬昌做接班人,导致王季的两个兄长太伯、虞仲远遁蛮夷,建立吴国。文王确实聪明,周公旦也很聪明,但文王并没有选周公旦做接班人,因为长子伯邑考与次子发也并不愚钝。在伯邑考被商纣王杀死后,姬发成为太子。自文王起就重用四子姬旦,武王更是倚重四弟姬旦,同时还倚重召公奭。管叔鲜作为排行老三,对于武王重用周公旦虽然生气,但召公奭的重用更让他生气。周公旦为太师,召公奭为太保,二人划陕而治,周王国的领土及国之大事交给此二人管理。召公奭并不是武王的同母弟,甚至历史上并未能考证出来他是文王之子。《尚书·金滕》将召公与齐太公合称二公,很有可能齐太公是三公之一的太傅。管叔鲜的封国管国在现今河南省郑州市,从地理位置上好于召公奭的燕国,但次于虢国、虞国,也不能像召公、虢公、虞公那样在朝廷任职。相对来说,蔡叔度、霍叔处的封国也偏远。其实,武王让三个亲兄弟老三、老五、老八做三监,是非常信任他们的——别人武王还不能放心,但显然管叔、蔡叔因不能在朝为官心有不平,愧对了武王的信任。而老八霍叔处当时一定很年轻——老九卫康叔当时还因年幼未能受封,长时间与三哥、五哥混在一起,显然是受了他俩的盅惑。三、管蔡引诱武庚作乱是想取代周公甚至取代成王。按理说,武庚在三监眼皮底下,是不可能作乱的,那么武庚作乱必然是受了管蔡的引诱与指使。况且,武庚叛乱联系的还有商王朝的旧谊徐国、奄国、薄姑等,这些不可不能被管蔡发觉。 武庚叛乱,其实他也知道他是不可能推翻周王朝重建商王朝的,那么他真实的目的就必然是帮助管叔鲜当上摄政王或天子,以便给自己一个封国——这必然是私下的一场交易。管蔡为什么敢于发动这么一场叛乱?因为周礼还未建立。武王灭商第二年就重病了,三年就驾崩了,在这三年中,周礼并未确立。根据古代礼法,夏朝、商都有“兄终弟及”“父死子及”两种嗣位制,尤其商朝更是“兄终弟及”占主导地位。古人寿命都短,什么黄帝、尧、舜都活了百余岁全是胡扯。所以“兄终弟及”一直是古人能够接受甚至赞成的一种家天下制度。武王死时,成王年幼;成王死时,康王年幼。这种幼年天子的制度非常不利于统治,大汉王朝就是毁于多个年幼天子之手,秦二世而亡也是因为胡亥年轻不懂事。至于吴国,也有“兄终弟及”。只是后来周公建立礼法制度后,确定了中国几千年来都是“父终子及”的继承制。我们无法得知管叔鲜有没有当天子的想法,如果有,那么蔡叔度甚至霍叔处也会成为继承人。但是管蔡发动武庚叛乱,其目的至少是赶走摄政王周公旦,那么管叔鲜就可以取代周公旦的位置,同时蔡叔度、霍叔处及武庚都能得到莫大的好处。管蔡在京畿散布谣言,说周公旦想要谋反,即是说周公旦想要做天子,其实这种逻辑就是“兄终弟及”,也为他们想要实现的“兄终弟及”提供了一种依据。其实依《尚书》的说法,“周公居东二年则罪人斯得”,那么司马迁为什么什说平叛用了三年呢?原来《吕氏春秋》记载有“周公遂以师逐之江南”,也就是说还要平叛徐、奄、薄姑等参与叛乱的江南诸国。平定了江南后,周公把虞国的一支迁到了江南。三监之中,管叔鲜被处死,管国灭,而蔡国、霍国分别由蔡叔度、霍叔处的儿子继承下来。经过深思熟虑的周公不仅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礼法制度和封建制度,同时也让殷商的遗民有了自己新的国家——宋国,而孔子就是宋国的殷商遗民后代,相传善于经商的卫国人子贡也是殷商遗民后代。

这个问题,主要是因为我们是后人。

实际上在历史上,当时的王朝统治者和老百姓,都不会这么称呼自己的。

周王东迁,当然还是自称“大周”,但是周平王将都城从镐京迁都到洛阳,为了区分周朝的两个历史时期,同时周朝一脉正统,并没有发生变更,所以只是因为洛阳在镐京东边,后人以平王东迁这一历史事件作为判断标准。镐京时期的周王朝,称为“西周”,迁都洛阳后的周王朝,称为“东周”。这和后来的西晋、东晋的成华来由是一样的,不过东晋还是皇帝死了,王爷上位继承大统,和平王东迁还是有区别的。

而西汉、东汉是以王莽事件作为标记。但是也是以都城位置为判断标准的,汉高祖刘邦建立的汉朝,定都长安,所以史称“西汉”,王莽篡位之后,光武帝刘秀重建汉朝,定都洛阳,史称“东汉”。

这都是以都城和天子的地理位置来进行时代区分的,不像“先秦”、“后秦”、“南汉”、“后汉”、“蜀汉”等等,统治阶层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只不过是表示时代的先后不同。

以上称呼,都是后人为了厘定时代区分的,与当时人的自称无关。立国号,是不会带上“东西南北”、“先后”这些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