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白:公元一七二二年 ,清康熙皇帝驾崩,川陕总督年羹尧和步军统领隆科多在皇位继承人大战中为四阿哥胤禛登基立下汗马功劳,被雍正视为社稷重臣,一时权倾朝野,成为新政权的核心人物

苏培盛:跪,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兴,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隆科多真圣祖皇帝忠臣,朕之功臣,国家良臣,袭一等功,授吏部尚书并兼管理藩院,川陕总督年羹尧授二等功,凡调遣军兵,动用粮饷之处,着边防办饷大臣及川陕云南督抚提镇等,俱照年大将军办理,钦此。

众人:谢主隆恩。

官员甲:咱们皇上可真是器重年大将军和隆科多大人。隆科多大人恭喜恭喜啊,您可是国家的大功臣啊

官员乙:年大将军 ,皇上对你可是垂青有加呀。

官员丙:年大人,您可是皇上的股肱之臣哪

苏培盛:年大将军请留步,大将军啊

年羹尧:苏公公,有何指教

苏培盛:不敢,皇上惦记大将军您的臂伤,特让奴才将这秘制的金创药膏交给大人,叫您使用

年羹尧:臣年羹尧恭谢皇上圣恩。敢问苏公公,小妹(华妃年世兰)近日在宫中可好啊

苏培盛:华妃娘娘凤仪万千,宠冠六宫啊 大将军您放心好了

年羹尧:那就有劳苏公公了

苏培盛:应该的 …… 皇上 敬事房的人来了

敬事房总管徐进良:请皇上翻牌子 皇上,您这半个月都没进后宫了 要是今天再不翻牌子 那太后一定会怪罪奴才的 皇上

皇帝:哪来那么多话

小夏子:皇上,太后来了

皇帝:快,请太后进来

小夏子:嗻

苏培盛:太后万安

皇帝:给皇额娘请安

太后:天热,我叫御膳房做了绿豆百合粥,哀家吃着不错,知道你还没睡,给你送一碗过来

皇帝:多谢皇额娘

太后侍女孙竹息:皇上,这是隆科多大人打扬州给太后新弄来的酱菜,说是比三必居的爽口

徐进良:来来来

苏培盛:你也别苦着张脸了,左不过天天都是这样子

徐进良:皇上登基都已经大半年了,可是这每个月进后宫的日子掰着指头都数的清楚

苏培盛:这敬事房的差事一闲,太后难免会责问,这倒难为你两头为难了

徐进良:多亏有苏公公体谅,还望在皇上面前多多提醒才是,后宫那些小主们盼皇上就像久旱盼甘霖呢

苏培盛:哎呀,哪有不劝的,只是皇上这两天哪忙于朝政,连睡觉都只睡两三个时辰,咱们做奴才的想劝也张不了口啊

皇帝:皇额娘要是嫌天热,儿子可以让他们拿些冰放在额娘的宫中

太后:人老了倒也不怕热,叫人放心不下的是皇帝你,早晚忙着朝政的事,自己的身子要有数

皇帝:儿子知道

太后:你这么忙着,可有关心三阿哥的功课

皇帝:前两天还查了他的功课,字是练得不错,学问上长进不大

太后:先帝有你们二十四个儿子,皇帝就不如先帝了

皇帝:儿膝下福薄,只有三个皇子,让皇额娘挂心了

太后:也不怪你,先帝嫔妃多,自然子嗣多,你后宫才那么几个人,皇后 端妃 齐妃,她们年纪都不小了,想要延绵子嗣也难

皇帝:儿子不是不为子嗣的事着想

太后:皇家最要紧的是要开枝散叶,绵延子嗣,才能江山万年,代代有人,为此才要三年一选秀,充实后宫

皇帝:皇额娘教训得是

太后:选秀的事就定了

皇帝:一切听皇额娘安排

太后:哀家老了,还能安排什么呀,让内务府挑个好日子,一轮一轮地挑下来,挑到出色的给你为嫔为妃,哀家就等着含饴弄孙了

皇帝:皇后事多,华妃协理六宫,选秀的事宜就让华妃去操办吧

太后:华妃能干,漂亮,你宠了她这么多年了,选个新人进来也好,平分春色总胜于一枝独秀

皇帝:是 。皇额娘,儿子还有一件事

太后:什么

皇帝:既然选秀,儿子想这一次也就够了,如果真的三年一次也太铺张了,儿一直觉得应该满汉一家,所以这次,想多从汉军旗里选几个秀女

太后:这些都是小节,无妨,皇帝愿意选新人就好,只是也别冷落了旧人,朝政再要紧,后宫还得常去,还有皇后,再怎么说也是中宫啊

皇帝:儿子知道

皇后:这个时候要妹妹来,打扰妹妹午睡了

华妃:臣妾哪有娘娘这么清闲有福啊,不知娘娘召臣妾来有何要事

皇后:选秀就快到最后一轮殿选了,妹妹准备的怎样了

华妃:娘娘放心,午后黄规全回话了,说已经妥当,反正皇上有旨,库银空虚,一切都要以节俭为主,臣妾手里虽说变不出银子,但总要顾得皇上的体面,这个中滋味岂是旁人能知道的呀

皇后:真的有劳妹妹了。对了,本宫叫人做了一些新的点心,请妹妹尝个鲜

皇后侍女剪秋:绘春

皇后:妹妹自己选自己喜欢吃什么就拿吧,怕是妹妹也吃腻了吧,剪秋啊,把那碟牡丹卷给华妃

剪秋:是

华妃侍女颂芝:是

华妃:多谢娘娘

颂芝:哎呀 皇后娘娘恕罪,皇后娘娘恕罪,奴婢不是故意的

华妃:真不懂规矩,好好的把娘娘的心意都给砸了,还不快向娘娘请罪

颂芝:皇后娘娘恕罪,皇后娘娘恕罪

华妃:你是本宫的家生奴才,竟这般不懂规矩,本宫也不便教你了,若是皇后不饶恕你,本宫也不会轻放了你

皇后:妹妹,只是小事,不用动这么大的气呀

华妃:她本是粗笨,不机灵,幸得娘娘体恤,臣妾回去一定会好好教导她的

皇后:颂芝原是妹妹的陪嫁丫鬟,身份不同一些,怎能让她这样端茶倒水的,你若觉得颂芝不好,也不必生气,对吧。福子

福子:皇后娘娘金安,华妃娘娘金安

皇后:内务府新挑来的丫头,叫福子,本宫看她机灵,便拨给你使唤吧

华妃:颂芝虽粗笨,但是翊坤宫还不缺宫女,还是皇后自己留着用吧

皇后:早听说翊坤宫的宫女做事利索,是该让福子她们这些小丫头学学了,有妹妹调教着帮着颂芝做些粗活也能叫她们学的乖一些

华妃:臣妾先告退了,还不快走

颂芝:是

皇后:也不知道这届秀女选得怎么样了,后宫是该好好添几个新人,为皇上绵延子嗣

颂芝:去去去,凭你也配走在娘娘身边,去,后边去

甄嬛:信女虽不比男子可以建功立业,也不愿轻易辜负了自己。若要嫁人,一定要嫁于这世间上最好的男儿,和他结成连理,白首到老。但求菩萨保佑。让信女撂牌子,不得入选进宫

浣碧:都说这儿的菩萨最灵验,小姐的心思一定能如愿

流朱:小姐,别的秀女都在求中选,唯有咱们小姐想被撂牌子,菩萨一定记得真真儿的

甄嬛:嘘,都说许愿说破是不灵的

浣碧:哎,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温大人也来求菩萨

流朱:这个温太医呀,也是古怪,谁不知太医不得皇命,不能为皇族以外的人请脉诊病,他倒好,十天半月便往咱们府里跑

甄嬛:你们俩话太多了,我该和温太医要一剂药,好好治治你们。实初哥哥

温太医:嬛妹妹,刚刚我去府上请脉,听甄伯母说你来这里进香了

甄嬛:出来走走,也是散心

温太医:嬛妹妹,你就不要再瞒我了,我知道为了殿选之事,你已经烦恼多日了

甄嬛:嬛儿是尽人事以听天命。

温太医:嬛妹妹,家父在世的时候常说,一片冰心在玉壶,他让我把此壶交予我们温家未来的,其实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意,你若接受的话,就不用再去宫中殿选了

甄嬛:顺治爷在世的时候就定下定例,所有未经选看的秀女断不可私下结亲,实初哥哥想一时救急,也不必拿出这么贵重的东西来,嬛儿受不起

温太医:嬛妹妹,我虽是一介御医,俸禄微薄,可是我保证会一生一世对你好,疼爱你,保护你,永远事事以你为重,本来每半月一次到府上去请脉能够偶尔见一次妹妹的笑靥,已经心满意足了,可谁知,而且我也知道,妹妹心里是不愿意去殿选的

甄嬛:实初哥哥这么说,就枉顾我们一直以来的兄妹情谊了,嬛儿没有哥哥,一直把您当做自己的亲哥哥一样看待,自然相信哥哥会待妹妹好的,自然了,以后有了嫂子,你也会对嫂子更好

温太医:实初虽然唐突了妹妹,却是真心实意地希望妹妹不要去应选,这不仅仅是因为我心里一直把妹妹当成,其实更是因为甄伯父曾经救过家父的性命

甄嬛:我们两家是世交,昔年恩义,不过是父亲随手之劳,不必挂怀

温太医:可是我父亲当年被诬起因也是因为后宫争斗,不能独善其身,一介御医尚且如此,何况妹妹如果被选中的话,会身在其中啊

甄嬛:实初哥哥的话我都明白,只是我不去应选,迟早也是玉娆,家中无子,女儿还能不孝吗

沈眉庄之母:走几步让我看看

丫鬟:很好我们大小姐走得极好 腰肢儿更软些,皇上会喜欢

沈眉庄之母:说句话听听

沈眉庄:臣女沈眉庄参见皇上太后,愿皇上太后万福金安

丫鬟:不错,很合规矩

沈眉庄之母:若是皇上问你读过什么书呢

沈眉庄:诗经 孟子 左传

沈眉庄之母:错了皇上今天是选秀女,充实他自己的后宫,繁衍子嗣,不是考状元,问学问的

丫鬟:女子无才便是德

沈眉庄:是女儿明白了

太监甲:公公您来了

黄规全:都过来都过来,奉华妃娘娘的旨意,这体元殿离殿选的日子还有十日,务必要打扫得一尘不染,又干净,又亮堂,若是出了半点差错,你们可是知道娘娘的,小心你们的脑袋

众太监:公公放心

黄规全:都干活去吧

众太监:是

剪秋:娘娘先用膳吧

皇后:再等一会儿吧

剪秋:皇上已经有十多天没来用晚膳了,听说华妃宫里已经去请过了,估计皇上今晚在华妃那儿用膳,您要是再等啊,就饿着了

皇后:再过几天就是殿选了,皇上今天一定会来

张廷玉大人:皇上对年大将军等爱臣的宠幸优渥,可但凡人臣大多数是成功易守功难

皇帝:你是提醒朕提防有些人倚功造过,兴风作浪吗

张廷玉:皇上明察,微臣大概过滤了,微臣告退

苏培盛:皇上您的茶凉了吧,奴才替您换一杯

皇帝:不用了

苏培盛:皇上,翊坤宫的周宁海在外头候着,华妃娘娘请皇上移步翊坤宫用膳

皇帝:朕不过去了

苏培盛:那皇上的意思是

皇帝:朕去瞧瞧皇后

苏培盛:嗻。摆驾景仁宫

颂芝:娘娘,这菜都凉了,我再拿去热热吧

华妃:等皇上来了再热吧

周宁海:禀娘娘,皇上今日在景仁宫用膳

华妃:知道了

周宁海:娘娘,你别生气

华妃:呵 有什么好生气的,皇后终归是皇后,皇上陪她用顿膳是应该的。今儿又不是十五

皇帝:皇后的手艺又精进了

皇后:皇上喜欢就好

皇帝:如今你贵为皇后,后厨的事就让下人去做吧,省的辛苦

皇后:臣妾虽为皇后,也是皇上的妻子,身为人妻,侍奉夫君,怎么会觉得累呢

皇帝:啊 这汤炖的入味,剪秋

皇后:皇上,老祖宗的规矩食不过三,这道鸭子汤虽然好,可已经是第三碗了,若再动筷,恐怕这菜十天半个月也上不了桌了

皇帝:幸亏皇后提醒

皇后:不偏爱,懂节制,方得长久

皇帝:饮食如此,人亦如此,你是想说这个吧

皇后:皇上圣明 皇上喜欢这道菜,再尝些吧

皇帝:食不言,寝不语

皇后:今日新沏的茶极好,皇上尝尝

皇帝:不了,朕去瞅瞅华妃

皇后:恭送皇上

华妃:皇上万福金安

皇帝:来,以后啊 别在门口等朕,秋凉了,容易得风寒

华妃:多谢皇上关怀

皇帝:你是新来的

福子:是,奴婢是皇后指过来侍奉娘娘的

皇帝:恩 长的还算清秀 配在你宫里伺候 多大了

福子:十七

皇帝:十七,真年轻啊 朕记得你刚入雍亲王府的时候也是十七

华妃:皇上记性可真好

嬷嬷:汉军旗满军旗都排两人一队都站容奴才再提醒各位小姐一次,各位小姐是千挑万选留下来要皇上和太后亲自相看的,这是天大的恩典,自然各位小姐也别紧张,别错了规矩就成,主子不留用的便是撂牌子,赐花归府,留用呢就是被选中了,或者当场指婚给哪位宗亲,福气更大的,成了宫里头的小主,先暂居本家,等着册了位分,选吉日入宫,这些就看各位小姐自己的福气和造化了

华妃:停,走吧

嬷嬷:出什么事了,怎么来的这么晚啊

安陵容:姑姑好

嬷嬷:险些误了好时辰,这城门要是关上了,你这一年不是白来了吗

安陵容:我住的远,一时又叫不上脚程快的马车,所以延误了,还请姑姑宽恕

嬷嬷:行,快进去吧

安陵容:今日托姑姑的福才没有延误,若碰上旁人,哪还有这样的福气

嬷嬷:嘴还挺甜的,快,快进去吧,站在后面啊,快去吧

安陵容:多谢姑姑

甄嬛:眉姐姐

沈眉庄:早就听说妹妹中选了,可就是一直不得空见你

甄嬛:我到巴望着没选上呢,姐姐远道过来,一定很辛苦吧

沈眉庄:在京里休息了这些日子,早已经调养过来了

甄嬛:如今你住在自己京城的宅子里,不比从前住在外祖家,一墙之隔见面也方便

沈眉庄:是啊,可是我总还想着我们一起长大的情分呢,妹妹今日打扮的好生素净,可是细看起来还是个美人坯子,怎么都是好的

甄嬛:沈大美人差矣 姐姐出落的这么标致 皇上见过必定会念念不忘

沈眉庄:诶,今天秀女佼佼者众多,我未必中选,若叫旁人听见了,又要生出是非

太监:嘉兴知府之女夏如花撂牌子,赐花。通政司副使付安之女付华撂牌子,赐花。吏部侍郎曹必应之妹曹香玉撂牌子,赐花。步军营副统领林庭政之女林青云撂牌子,赐花。

夏冬春:你是哪家的秀女啊,拿这么烫的茶水浇在我身上,想作死吗

沈眉庄:皇家宫苑,天子近旁,谁这般轻狂

安陵容:对不住对不住

夏冬春:问你呢,你是哪家的

安陵容:我,我叫安陵容,家父,家父是

夏冬春:难道你连你父亲的官职,也说不出口吗

安陵容:家父松阳县丞安比槐

夏冬春:哼,果然是穷乡僻壤里出来的小门小户,何苦把脸丢在宫里

秀女甲:你可知你得罪的是包衣佐领家的小姐夏冬春

安陵容:陵容出来宫中,一时惶恐才失手将茶水洒在夏姐姐的身上,并非存心,还望姐姐原谅陵容无心之失

夏冬春:即便让你面圣也不会被留用的,有什么可惶恐的,能让你进紫禁城,已经是你几辈子的福分了,还敢痴心妄想

安陵容:夏姐姐若是生气 妹妹赔姐姐一身衣裳就是了

夏冬春:哼,赔,你这身衣裳是新做的吧,针脚那么粗,定是赶出来的,用的还是早两年前京中就不时兴的织花缎子,呵呵,我这身衣裳啊,那可是苏绣,你是要拿你头上那两支素银簪子赔呀,还是要拿你手上那两只送人都没人要的镏金镯子赔呀,呵呵呵呵

安陵容:今日之事是陵容的错,还请姐姐息怒

夏冬春:这件事要作罢也可,你即便跪下向我扣头请罪,我便大人大量,算了

秀女乙(对秀女甲说):姐姐别去得罪了人,皇上怎么会选一个穷乡僻壤出来的女儿做妃嫔,夏氏倒有几分可能入选

夏冬春:跪啊

甄嬛:一件衣裳罢了,夏姐姐宽宏大量,不值得生气

夏冬春:你是谁

甄嬛:家父是大理寺少卿甄远道

夏冬春:大理寺少卿,也不是什么高官

甄嬛:凡事不论官位高低,只论个理字

夏冬春:你自负美貌,以为必然入选,便可以指使我吗

甄嬛:不敢,我只是为姐姐着想罢了,今日汉军旗大选,姐姐这样怕会惊动了圣驾,若是龙颜因此震怒,又岂是你我可以担当的,即便圣驾未惊,若传到他人耳中,坏了姐姐贤良的名声,更丢了咱们汉军旗的脸面,如此得不偿失,还望姐姐三思

夏冬春:我会记着你的

甄嬛:姐姐貌美动人,见过姐姐之人才会念念不忘呢。 没事吧

安陵容:嗯,多谢姐姐出言相劝,今日之恩,没齿难忘

甄嬛:举手之劳,莫要挂怀

安陵容:那位夏姐姐不是什么友善之辈,姐姐为我惹了她,恐怕要招来烦恼

甄嬛:是她烦恼,我没有

沈眉庄:皇宫境内,你也这样胆大包天

安陵容:这位是

甄嬛:这位是眉庄姐姐

安陵容:眉庄姐姐好

沈眉庄:妹妹不必多礼

甄嬛:先敬罗衣后敬人,世风如此,到哪儿都一样 姐姐衣饰略素雅了些,那些人难免会轻视了姐姐,这对耳环就当今日见面之礼

安陵容:不不

甄嬛:希望姐姐心想事成,一朝扬眉

安陵容:劳姐姐破费,只是妹妹出身微寒,也许会辜负姐姐的美意

沈眉庄:从来英雄不问出身,妹妹美貌,又何必妄自菲薄

黄规全:传安陵容,易冰清,江如琳,戴莹,刘莲子,戚思琴六人觐见

太监:松阳县丞安比槐之女安陵容,年十六

安陵容:臣女安陵容参见皇上太后,愿皇上太后万福金安

太监:撂牌子,赐花

安陵容:安陵容辞谢皇上太后,愿皇上太后身体安泰,永享安乐

太后:旁人被撂了牌子都一脸的不高兴,你倒懂规矩

安陵容:陵容此生能有幸进宫,见到皇上太后一面,已是最大的福气

皇帝:鬓边的秋海棠不俗,皇额娘,既然她都戴着花了,就别赐花了

太监:安陵容,留牌子,赐香囊

安陵容:父亲,母亲,我入选了,我终于入选了,孩儿不负所望,我入选了

皇帝:都是俗物

太后:未必有十全十美的,皇帝要为皇嗣考虑

皇帝:就她吧

太监:包衣佐领夏威千金夏冬春,年十八

皇帝:这个名字倒有趣儿,留牌子

夏冬春:多谢皇上,多谢皇上

太监:夏冬春,留牌子,赐香囊。济州协领沈自山之女沈眉庄,年十七

沈眉庄:臣女沈眉庄参见皇上太后,愿皇上万岁万福,太后祥康金安

太后:可曾读过什么书

沈眉庄:臣女愚钝,看过女则与女训,略识得几个字

皇帝:这两本书都是讲究女德的,不错,读过四书吗

沈眉庄:臣女不曾读过

太后:女儿家多以针线女红为主,你能识字就很好了

沈眉庄:多谢太后皇上赞赏

太后:记下名字留用

太监:沈眉庄,留牌子,赐香囊。大理寺少卿甄远道之女甄嬛,年十七。大理寺少卿甄远道之女甄嬛,年十七

甄嬛:臣女甄嬛参见皇上太后,愿皇上太后,万福金安

皇帝:甄嬛,哪个嬛字

甄嬛:嬛嬛一袅楚宫腰,正是臣女闺名

皇帝:是 蔡伸的词

甄嬛:是

皇帝:诗书倒是很通,甄远道教女有方,只是不知你是否担得起这个名字,抬起头来

结束

明朝的靖难之役后,朱棣夺取了尊位,要求方孝孺写诏书,方孝孺不同意,问为何不立朱标的儿子呢?朱棣大怒,杀了方孝孺。他对待自己的侄子和嫂子的方式是不一样的。一、朱标的儿子们,有的下落不明,有的惶惶不可终日,最终都是英年早逝朱标的儿子朱允炆是明朝第二位君主,他可能是受到儒生的影响,在改革的过程中存在不切实际的想法,在削藩上就是一个例证。他的改革,目的是好的,但行动中存在很多问题。朱棣在这个过程中反对,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攻打南京,其中有很多曲折,但朱棣成功了。成功以后,他发现朱允炆不见了,就发现几具烧焦的尸体,太监表示,这是朱允炆等人的尸首,朱棣就按照天子之礼安葬了朱允炆。朱标的另外一个儿子朱允熥,在靖难之役后被降封为广泽郡王,居福建漳州府。之后不久就被朱棣召回京城,不知何故就被贬为庶人,囚禁在凤阳。生于帝王家的朱允熥,被安上了一个“意在谋反”的罪名,不知何故暴毙。有人推测说是朱棣干的,没有实际证据可以佐证这个事情,可能是吃的东西不好,有时候食物间相克(迷信的说法),也是可能导致中毒身亡的,不管是不是朱棣干的,去世的时候,仅仅39岁,属于英年早逝。朱允熞,是朱标的第四个儿子,他在靖难之役后也被贬了,降为怀恩王,居住在建昌,也就是我们现在江西省的南城县。很快就被朱棣调回京城了,跟他哥哥朱允熥一样,都被贬为庶人,在凤阳囚禁着。他没有被安上谋反的罪名,也没有活多久,他只有29岁。看来朱棣对哥哥的儿子们,出手还是比较狠的。虽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是朱棣干的,召回京处置,囚禁侄子,就令人怀疑。朱允熙的死,更是一件蹊跷的事。他跟前面两个哥哥不一样,他在靖难之役后被降为敷惠王”和母亲一起居住在太子的陵墓,也就是去守墓了。当守墓人可不是一件好差事。他还是服从了。服从也没有逃过死亡的命运!他的生活,一切看似平常,但在永乐四年,府邸中起火,他被火活活的烧死。这个死法,还是很奇特的。对于很多人而言,府中失火是常事,活活烧死一个王爷就让人难以琢磨了,为何呢?

二、对朱标妻女的处理,是另外一种方式朱标的继妃是吕氏,是太常寺卿吕本之女,她生了四个儿子和几个女儿(因为女儿生母不可靠,有人说,江都与宜伦是常氏所生,要是如此的话,她生了两个女儿)。常氏在洪武朝就去世了,所以躲过靖难之役了。吕氏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在靖难之役后,陪着最小的儿子一起去守墓。本以为这样就可以终老,没有想到的是,小儿子在火中葬身,她也不知所踪。有人说,吕氏也是葬身火海,因为母子俩是生活在一起的。这个可能性也是有的,历史中没有记载她的生卒年岁,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个事情,就是朱棣做的,只能这样写了。

吕氏的人生,算是结束了。朱标的女儿有四个,分别是江都与宜伦两位公主加上另外两位,在一些记载中,后面两位连封号都没有,那就意味着两位小公主,还没有成年呢。江都公主成年了,还嫁给了长兴侯耿炳文之子耿璿,夫妻伉俪情深,耿璿在朱棣起兵的时候,就给老爹耿炳文出主意要直攻北平,由于老爹在真定(河北正定)失败了,他的主张就没有得到实施。要是老爹耿炳文没有失败,朱棣就可能不会成功,耿璿也不会称病不出的,就因为他称病不出,被朱棣下旨处死,以坐罪(连坐之罪)的名义处死的。应该是受到老爹耿炳文的牵连!江都公主因为老公也受到牵连,降为郡主,江都公主因为老公被处死就狠生气了,又被降为郡主,更加生气,最终因为忧愤而去世。史书上没有记载她去世的年纪,可以知道的是,朱棣是故意这样做的。宜伦郡主,也是成人了,丈夫是于礼,之前是锦衣卫百户,后被封为中奉大夫,看来她还是没有受到朱标的影响,对于她而言,还是一件幸事。至于丈夫和儿子,都在朝中做官,这就是最好的安排了。朱标另外两个女儿,一个是无名,一位是南平郡主,至于生于何时,没有记载。只知道她未成年,死于永乐十年,死后被朱棣追认为南平郡主。至于因何而亡,不得而知。能够知道的是,朱棣对哥哥的孩子和妻子,并不友善。三、朱棣的个性比较奇特,生性多疑

朱棣对朱标的儿子,施以辣手,主要是因为当时的形势。他打着清君侧的旗号,占据了尊位,对于很多人而言,尤其是当时的文人而言,他的尊位,来得名不正言不顺。不仅仅方孝孺不认可,很多士大夫也不认可。为了巩固自己的位置,他杀了方孝孺十族(诛九族外加学生一族),企图用暴力来堵住悠悠众口。在当时的确起到了一些作用,对于很多人敢怒不敢言的人来说,这个事情,可以记录下来。

朱棣也知道,这个事,凭着暴力不能解决问题,但靖难之役是一根刺,刺在朱棣的心头。为了不让这些事情传播开来,对有可能威胁到他统治的任何人,都施以辣手,加以摧残。最先遭受毒手的,一定是朱标的家人。无论是他的妻女还是他的儿子。将他们解决了,就可以避免潜在的威胁了。之后就解决那些反对者,不管是之前的朝臣还是之前的关系网。朱棣的目的,是为了维护统治,从他的角度看,并没有什么问题。再加上他性格多疑,自然会怀疑到朱标的家人。对于朱标家人的做法,对于维护统治而言,是必不可少的。最起码可以堵住朱标家人的嘴!朱标家人里,只有宜伦郡主活了下来,但也是战战兢兢地过日子,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也算是平安顺遂。有人说过,无情最是帝王家!因为帝王家中的富贵多,利益大。

朱允炆要是跟朱棣那样现实,不那么重视儒生的意见,说不定,朱棣也不会起兵,就算是骑兵,也不会有靖难之役。只因为朱允炆读死书,又听了“百无一用是书生”的话,结果身死不说,还连累了家人。

朱棣,在治国上,很有一套,永乐年间的盛世,对于百姓而言,是一个福祉。但对于朱允炆一家人而言,可不是什么幸事。成王败寇,自古使然。要怨恨,就怨恨朱允炆吧!

身死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对于历史上的事,不同的人有不一样的看法,有人觉得就算是朱允炆治理,未必有朱棣治理得那样好,从他削藩就可以看出来。大家觉得,要是朱允炆治理国家的话,会治理得好吗?

第一集旁白:公元一七二二年 ,清康熙皇帝驾崩,川陕总督年羹尧和步军统领隆科多在皇位继承人大战中为四阿哥胤禛登基立下汗马功劳,被雍正视为社稷重臣,一时权倾朝野,成为新政权的核心人物苏培盛:跪,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兴,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隆科多真圣祖皇帝忠臣,朕之功臣,国家良臣,袭一等功,授吏部尚书并兼管理藩院,川陕总督年羹尧授二等功,凡调遣军兵,动用粮饷之处,着边防办饷大臣及川陕云南督抚提镇等,俱照年大将军办理,钦此。众人:谢主隆恩。官员甲:咱们皇上可真是器重年大将军和隆科多大人。隆科多大人恭喜恭喜啊,您可是国家的大功臣啊官员乙:年大将军 ,皇上对你可是垂青有加呀。官员丙:年大人,您可是皇上的股肱之臣哪苏培盛:年大将军请留步,大将军啊年羹尧:苏公公,有何指教苏培盛:不敢,皇上惦记大将军您的臂伤,特让奴才将这秘制的金创药膏交给大人,叫您使用年羹尧:臣年羹尧恭谢皇上圣恩。敢问苏公公,小妹(华妃年世兰)近日在宫中可好啊苏培盛:华妃娘娘凤仪万千,宠冠六宫啊 大将军您放心好了年羹尧:那就有劳苏公公了苏培盛:应该的 …… 皇上 敬事房的人来了敬事房总管徐进良:请皇上翻牌子 皇上,您这半个月都没进后宫了 要是今天再不翻牌子 那太后一定会怪罪奴才的 皇上 皇帝:哪来那么多话小夏子:皇上,太后来了皇帝:快,请太后进来小夏子:嗻苏培盛:太后万安皇帝:给皇额娘请安太后:天热,我叫御膳房做了绿豆百合粥,哀家吃着不错,知道你还没睡,给你送一碗过来皇帝:多谢皇额娘太后侍女孙竹息:皇上,这是隆科多大人打扬州给太后新弄来的酱菜,说是比三必居的爽口徐进良:来来来苏培盛:你也别苦着张脸了,左不过天天都是这样子徐进良:皇上登基都已经大半年了,可是这每个月进后宫的日子掰着指头都数的清楚苏培盛:这敬事房的差事一闲,太后难免会责问,这倒难为你两头为难了徐进良:多亏有苏公公体谅,还望在皇上面前多多提醒才是,后宫那些小主们盼皇上就像久旱盼甘霖呢苏培盛:哎呀,哪有不劝的,只是皇上这两天哪忙于朝政,连睡觉都只睡两三个时辰,咱们做奴才的想劝也张不了口啊皇帝:皇额娘要是嫌天热,儿子可以让他们拿些冰放在额娘的宫中太后:人老了倒也不怕热,叫人放心不下的是皇帝你,早晚忙着朝政的事,自己的身子要有数皇帝:儿子知道太后:你这么忙着,可有关心三阿哥的功课皇帝:前两天还查了他的功课,字是练得不错,学问上长进不大太后:先帝有你们二十四个儿子,皇帝就不如先帝了皇帝:儿膝下福薄,只有三个皇子,让皇额娘挂心了太后:也不怪你,先帝嫔妃多,自然子嗣多,你后宫才那么几个人,皇后 端妃 齐妃,她们年纪都不小了,想要延绵子嗣也难皇帝:儿子不是不为子嗣的事着想太后:皇家最要紧的是要开枝散叶,绵延子嗣,才能江山万年,代代有人,为此才要三年一选秀,充实后宫皇帝:皇额娘教训得是太后:选秀的事就定了皇帝:一切听皇额娘安排太后:哀家老了,还能安排什么呀,让内务府挑个好日子,一轮一轮地挑下来,挑到出色的给你为嫔为妃,哀家就等着含饴弄孙了皇帝:皇后事多,华妃协理六宫,选秀的事宜就让华妃去操办吧太后:华妃能干,漂亮,你宠了她这么多年了,选个新人进来也好,平分春色总胜于一枝独秀皇帝:是 。皇额娘,儿子还有一件事太后:什么皇帝:既然选秀,儿子想这一次也就够了,如果真的三年一次也太铺张了,儿一直觉得应该满汉一家,所以这次,想多从汉军旗里选几个秀女太后:这些都是小节,无妨,皇帝愿意选新人就好,只是也别冷落了旧人,朝政再要紧,后宫还得常去,还有皇后,再怎么说也是中宫啊皇帝:儿子知道皇后:这个时候要妹妹来,打扰妹妹午睡了华妃:臣妾哪有娘娘这么清闲有福啊,不知娘娘召臣妾来有何要事皇后:选秀就快到最后一轮殿选了,妹妹准备的怎样了华妃:娘娘放心,午后黄规全回话了,说已经妥当,反正皇上有旨,库银空虚,一切都要以节俭为主,臣妾手里虽说变不出银子,但总要顾得皇上的体面,这个中滋味岂是旁人能知道的呀皇后:真的有劳妹妹了。对了,本宫叫人做了一些新的点心,请妹妹尝个鲜皇后侍女剪秋:绘春皇后:妹妹自己选自己喜欢吃什么就拿吧,怕是妹妹也吃腻了吧,剪秋啊,把那碟牡丹卷给华妃剪秋:是华妃侍女颂芝:是华妃:多谢娘娘颂芝:哎呀 皇后娘娘恕罪,皇后娘娘恕罪,奴婢不是故意的华妃:真不懂规矩,好好的把娘娘的心意都给砸了,还不快向娘娘请罪颂芝:皇后娘娘恕罪,皇后娘娘恕罪华妃:你是本宫的家生奴才,竟这般不懂规矩,本宫也不便教你了,若是皇后不饶恕你,本宫也不会轻放了你皇后:妹妹,只是小事,不用动这么大的气呀华妃:她本是粗笨,不机灵,幸得娘娘体恤,臣妾回去一定会好好教导她的皇后:颂芝原是妹妹的陪嫁丫鬟,身份不同一些,怎能让她这样端茶倒水的,你若觉得颂芝不好,也不必生气,对吧。福子福子:皇后娘娘金安,华妃娘娘金安皇后:内务府新挑来的丫头,叫福子,本宫看她机灵,便拨给你使唤吧华妃:颂芝虽粗笨,但是翊坤宫还不缺宫女,还是皇后自己留着用吧皇后:早听说翊坤宫的宫女做事利索,是该让福子她们这些小丫头学学了,有妹妹调教着帮着颂芝做些粗活也能叫她们学的乖一些华妃:臣妾先告退了,还不快走颂芝:是皇后:也不知道这届秀女选得怎么样了,后宫是该好好添几个新人,为皇上绵延子嗣颂芝:去去去,凭你也配走在娘娘身边,去,后边去甄嬛:信女虽不比男子可以建功立业,也不愿轻易辜负了自己。若要嫁人,一定要嫁于这世间上最好的男儿,和他结成连理,白首到老。但求菩萨保佑。让信女撂牌子,不得入选进宫浣碧:都说这儿的菩萨最灵验,小姐的心思一定能如愿流朱:小姐,别的秀女都在求中选,唯有咱们小姐想被撂牌子,菩萨一定记得真真儿的甄嬛:嘘,都说许愿说破是不灵的浣碧:哎,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温大人也来求菩萨流朱:这个温太医呀,也是古怪,谁不知太医不得皇命,不能为皇族以外的人请脉诊病,他倒好,十天半月便往咱们府里跑甄嬛:你们俩话太多了,我该和温太医要一剂药,好好治治你们。实初哥哥温太医:嬛妹妹,刚刚我去府上请脉,听甄伯母说你来这里进香了甄嬛:出来走走,也是散心温太医:嬛妹妹,你就不要再瞒我了,我知道为了殿选之事,你已经烦恼多日了甄嬛:嬛儿是尽人事以听天命。温太医:嬛妹妹,家父在世的时候常说,一片冰心在玉壶,他让我把此壶交予我们温家未来的,其实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意,你若接受的话,就不用再去宫中殿选了甄嬛:顺治爷在世的时候就定下定例,所有未经选看的秀女断不可私下结亲,实初哥哥想一时救急,也不必拿出这么贵重的东西来,嬛儿受不起温太医:嬛妹妹,我虽是一介御医,俸禄微薄,可是我保证会一生一世对你好,疼爱你,保护你,永远事事以你为重,本来每半月一次到府上去请脉能够偶尔见一次妹妹的笑靥,已经心满意足了,可谁知,而且我也知道,妹妹心里是不愿意去殿选的甄嬛:实初哥哥这么说,就枉顾我们一直以来的兄妹情谊了,嬛儿没有哥哥,一直把您当做自己的亲哥哥一样看待,自然相信哥哥会待妹妹好的,自然了,以后有了嫂子,你也会对嫂子更好温太医:实初虽然唐突了妹妹,却是真心实意地希望妹妹不要去应选,这不仅仅是因为我心里一直把妹妹当成,其实更是因为甄伯父曾经救过家父的性命甄嬛:我们两家是世交,昔年恩义,不过是父亲随手之劳,不必挂怀温太医:可是我父亲当年被诬起因也是因为后宫争斗,不能独善其身,一介御医尚且如此,何况妹妹如果被选中的话,会身在其中啊甄嬛:实初哥哥的话我都明白,只是我不去应选,迟早也是玉娆,家中无子,女儿还能不孝吗沈眉庄之母:走几步让我看看丫鬟:很好我们大小姐走得极好 腰肢儿更软些,皇上会喜欢沈眉庄之母:说句话听听沈眉庄:臣女沈眉庄参见皇上太后,愿皇上太后万福金安丫鬟:不错,很合规矩沈眉庄之母:若是皇上问你读过什么书呢沈眉庄:诗经 孟子 左传沈眉庄之母:错了皇上今天是选秀女,充实他自己的后宫,繁衍子嗣,不是考状元,问学问的丫鬟:女子无才便是德沈眉庄:是女儿明白了太监甲:公公您来了黄规全:都过来都过来,奉华妃娘娘的旨意,这体元殿离殿选的日子还有十日,务必要打扫得一尘不染,又干净,又亮堂,若是出了半点差错,你们可是知道娘娘的,小心你们的脑袋众太监:公公放心黄规全:都干活去吧众太监:是剪秋:娘娘先用膳吧皇后:再等一会儿吧剪秋:皇上已经有十多天没来用晚膳了,听说华妃宫里已经去请过了,估计皇上今晚在华妃那儿用膳,您要是再等啊,就饿着了皇后:再过几天就是殿选了,皇上今天一定会来张廷玉大人:皇上对年大将军等爱臣的宠幸优渥,可但凡人臣大多数是成功易守功难皇帝:你是提醒朕提防有些人倚功造过,兴风作浪吗张廷玉:皇上明察,微臣大概过滤了,微臣告退苏培盛:皇上您的茶凉了吧,奴才替您换一杯皇帝:不用了苏培盛:皇上,翊坤宫的周宁海在外头候着,华妃娘娘请皇上移步翊坤宫用膳皇帝:朕不过去了苏培盛:那皇上的意思是皇帝:朕去瞧瞧皇后苏培盛:嗻。摆驾景仁宫颂芝:娘娘,这菜都凉了,我再拿去热热吧华妃:等皇上来了再热吧周宁海:禀娘娘,皇上今日在景仁宫用膳华妃:知道了周宁海:娘娘,你别生气华妃:呵 有什么好生气的,皇后终归是皇后,皇上陪她用顿膳是应该的。今儿又不是十五皇帝:皇后的手艺又精进了皇后:皇上喜欢就好皇帝:如今你贵为皇后,后厨的事就让下人去做吧,省的辛苦皇后:臣妾虽为皇后,也是皇上的妻子,身为人妻,侍奉夫君,怎么会觉得累呢皇帝:啊 这汤炖的入味,剪秋皇后:皇上,老祖宗的规矩食不过三,这道鸭子汤虽然好,可已经是第三碗了,若再动筷,恐怕这菜十天半个月也上不了桌了皇帝:幸亏皇后提醒皇后:不偏爱,懂节制,方得长久皇帝:饮食如此,人亦如此,你是想说这个吧皇后:皇上圣明 皇上喜欢这道菜,再尝些吧皇帝:食不言,寝不语皇后:今日新沏的茶极好,皇上尝尝皇帝:不了,朕去瞅瞅华妃皇后:恭送皇上华妃:皇上万福金安皇帝:来,以后啊 别在门口等朕,秋凉了,容易得风寒华妃:多谢皇上关怀皇帝:你是新来的福子:是,奴婢是皇后指过来侍奉娘娘的皇帝:恩 长的还算清秀 配在你宫里伺候 多大了福子:十七皇帝:十七,真年轻啊 朕记得你刚入雍亲王府的时候也是十七华妃:皇上记性可真好嬷嬷:汉军旗满军旗都排两人一队都站容奴才再提醒各位小姐一次,各位小姐是千挑万选留下来要皇上和太后亲自相看的,这是天大的恩典,自然各位小姐也别紧张,别错了规矩就成,主子不留用的便是撂牌子,赐花归府,留用呢就是被选中了,或者当场指婚给哪位宗亲,福气更大的,成了宫里头的小主,先暂居本家,等着册了位分,选吉日入宫,这些就看各位小姐自己的福气和造化了华妃:停,走吧嬷嬷:出什么事了,怎么来的这么晚啊安陵容:姑姑好嬷嬷:险些误了好时辰,这城门要是关上了,你这一年不是白来了吗安陵容:我住的远,一时又叫不上脚程快的马车,所以延误了,还请姑姑宽恕嬷嬷:行,快进去吧安陵容:今日托姑姑的福才没有延误,若碰上旁人,哪还有这样的福气嬷嬷:嘴还挺甜的,快,快进去吧,站在后面啊,快去吧安陵容:多谢姑姑甄嬛:眉姐姐沈眉庄:早就听说妹妹中选了,可就是一直不得空见你甄嬛:我到巴望着没选上呢,姐姐远道过来,一定很辛苦吧沈眉庄:在京里休息了这些日子,早已经调养过来了甄嬛:如今你住在自己京城的宅子里,不比从前住在外祖家,一墙之隔见面也方便沈眉庄:是啊,可是我总还想着我们一起长大的情分呢,妹妹今日打扮的好生素净,可是细看起来还是个美人坯子,怎么都是好的甄嬛:沈大美人差矣 姐姐出落的这么标致 皇上见过必定会念念不忘沈眉庄:诶,今天秀女佼佼者众多,我未必中选,若叫旁人听见了,又要生出是非太监:嘉兴知府之女夏如花撂牌子,赐花。通政司副使付安之女付华撂牌子,赐花。吏部侍郎曹必应之妹曹香玉撂牌子,赐花。步军营副统领林庭政之女林青云撂牌子,赐花。夏冬春:你是哪家的秀女啊,拿这么烫的茶水浇在我身上,想作死吗沈眉庄:皇家宫苑,天子近旁,谁这般轻狂安陵容:对不住对不住夏冬春:问你呢,你是哪家的安陵容:我,我叫安陵容,家父,家父是夏冬春:难道你连你父亲的官职,也说不出口吗安陵容:家父松阳县丞安比槐夏冬春:哼,果然是穷乡僻壤里出来的小门小户,何苦把脸丢在宫里秀女甲:你可知你得罪的是包衣佐领家的小姐夏冬春安陵容:陵容出来宫中,一时惶恐才失手将茶水洒在夏姐姐的身上,并非存心,还望姐姐原谅陵容无心之失夏冬春:即便让你面圣也不会被留用的,有什么可惶恐的,能让你进紫禁城,已经是你几辈子的福分了,还敢痴心妄想安陵容:夏姐姐若是生气 妹妹赔姐姐一身衣裳就是了夏冬春:哼,赔,你这身衣裳是新做的吧,针脚那么粗,定是赶出来的,用的还是早两年前京中就不时兴的织花缎子,呵呵,我这身衣裳啊,那可是苏绣,你是要拿你头上那两支素银簪子赔呀,还是要拿你手上那两只送人都没人要的镏金镯子赔呀,呵呵呵呵安陵容:今日之事是陵容的错,还请姐姐息怒夏冬春:这件事要作罢也可,你即便跪下向我扣头请罪,我便大人大量,算了秀女乙(对秀女甲说):姐姐别去得罪了人,皇上怎么会选一个穷乡僻壤出来的女儿做妃嫔,夏氏倒有几分可能入选夏冬春:跪啊甄嬛:一件衣裳罢了,夏姐姐宽宏大量,不值得生气夏冬春:你是谁甄嬛:家父是大理寺少卿甄远道夏冬春:大理寺少卿,也不是什么高官甄嬛:凡事不论官位高低,只论个理字夏冬春:你自负美貌,以为必然入选,便可以指使我吗甄嬛:不敢,我只是为姐姐着想罢了,今日汉军旗大选,姐姐这样怕会惊动了圣驾,若是龙颜因此震怒,又岂是你我可以担当的,即便圣驾未惊,若传到他人耳中,坏了姐姐贤良的名声,更丢了咱们汉军旗的脸面,如此得不偿失,还望姐姐三思夏冬春:我会记着你的甄嬛:姐姐貌美动人,见过姐姐之人才会念念不忘呢。 没事吧安陵容:嗯,多谢姐姐出言相劝,今日之恩,没齿难忘甄嬛:举手之劳,莫要挂怀安陵容:那位夏姐姐不是什么友善之辈,姐姐为我惹了她,恐怕要招来烦恼甄嬛:是她烦恼,我没有沈眉庄:皇宫境内,你也这样胆大包天安陵容:这位是甄嬛:这位是眉庄姐姐安陵容:眉庄姐姐好沈眉庄:妹妹不必多礼甄嬛:先敬罗衣后敬人,世风如此,到哪儿都一样 姐姐衣饰略素雅了些,那些人难免会轻视了姐姐,这对耳环就当今日见面之礼安陵容:不不甄嬛:希望姐姐心想事成,一朝扬眉安陵容:劳姐姐破费,只是妹妹出身微寒,也许会辜负姐姐的美意沈眉庄:从来英雄不问出身,妹妹美貌,又何必妄自菲薄黄规全:传安陵容,易冰清,江如琳,戴莹,刘莲子,戚思琴六人觐见太监:松阳县丞安比槐之女安陵容,年十六安陵容:臣女安陵容参见皇上太后,愿皇上太后万福金安太监:撂牌子,赐花安陵容:安陵容辞谢皇上太后,愿皇上太后身体安泰,永享安乐太后:旁人被撂了牌子都一脸的不高兴,你倒懂规矩安陵容:陵容此生能有幸进宫,见到皇上太后一面,已是最大的福气皇帝:鬓边的秋海棠不俗,皇额娘,既然她都戴着花了,就别赐花了太监:安陵容,留牌子,赐香囊安陵容:父亲,母亲,我入选了,我终于入选了,孩儿不负所望,我入选了皇帝:都是俗物太后:未必有十全十美的,皇帝要为皇嗣考虑皇帝:就她吧太监:包衣佐领夏威千金夏冬春,年十八皇帝:这个名字倒有趣儿,留牌子夏冬春:多谢皇上,多谢皇上太监:夏冬春,留牌子,赐香囊。济州协领沈自山之女沈眉庄,年十七沈眉庄:臣女沈眉庄参见皇上太后,愿皇上万岁万福,太后祥康金安太后:可曾读过什么书沈眉庄:臣女愚钝,看过女则与女训,略识得几个字皇帝:这两本书都是讲究女德的,不错,读过四书吗沈眉庄:臣女不曾读过太后:女儿家多以针线女红为主,你能识字就很好了沈眉庄:多谢太后皇上赞赏太后:记下名字留用太监:沈眉庄,留牌子,赐香囊。大理寺少卿甄远道之女甄嬛,年十七。大理寺少卿甄远道之女甄嬛,年十七甄嬛:臣女甄嬛参见皇上太后,愿皇上太后,万福金安皇帝:甄嬛,哪个嬛字甄嬛:嬛嬛一袅楚宫腰,正是臣女闺名皇帝:是 蔡伸的词甄嬛:是皇帝:诗书倒是很通,甄远道教女有方,只是不知你是否担得起这个名字,抬起头来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