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佳氏得知雍郡王府进了两个格格,其中一个姓佟佳,是宫里贵妃的亲侄女,隆科多的庶女,康熙母族的嫡支格格,即使只是一个格格,对女儿的地位也是有威胁的。担心女儿的齐佳氏,暂时放心了准备三儿媳聘礼的事情,独自乘着马车前往雍郡王府,看望女儿。大儿媳瓜尔佳氏在广州陪同任上的丈夫,二儿媳戴佳氏继生下长子后又传出了喜讯,在府中安胎。“小包子,看!谁来了,”明雅抱起午睡醒来的弘熠,弘熠一脸呆萌,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浓密的睫毛上挂着几滴泪珠,真是十分可爱,明雅忍不住的亲了好几下儿子的嫩脸蛋,“郭罗妈妈”弘熠甜甜的声音,让齐佳氏的心暖暖的,接过大外孙,虽说没见过自己几次,却是能准确的记住了自己,女儿生的孩子们果真聪明,就是可惜了…“真乖,弘熠记得郭罗妈妈”齐佳氏掂了掂外孙子,显然对弘熠的体重很是满意,“我们的大阿哥真乖,以后也要多吃,长的壮壮的”弘熠一听到吃,神情活泛了起来,彻底醒过来了,“吃…吃,额娘,吃”“弘熠要吃什么呢?雅儿,怎么这么粗心的,刚睡醒的孩子很容易饿的”齐佳氏语气略急,“雅儿啊,还以为额娘再不用担心你,”明雅嘟嘟嘴,“额娘,这不是雅儿见着你来太高兴,一时忘了吗?绝对没有饿着包子们的,秦嬷嬷,快,抱弘熠下去喂奶”“是,主子”秦嬷嬷接过齐佳氏手里的小主子,快速的找奶娘,不知道主子为什么规定小主子们每天吃奶不能超过3次,看着小主子们的可怜样,身为下人的她很是心疼,还好夫人来了,可以治住主子了。明雅看着秦嬷嬷异常敏捷的步伐,还有弘熠小包子显得不见大眼睛的脸,总觉得自己被大儿子告了小黑状了有没有?“额娘,你不是在忙着给平郡王府下聘的事,女儿这儿一切都好的”明雅的三哥鄂尔奇,由康熙指婚平郡王庶长女--和慧郡主,铁帽子王的女婿不是那么好做的,郡主的驸马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明雅总觉得自己家的发展势头太良好了些…“额娘知道你也不容易的,府上嫡福晋禁足了,额娘自是信你的,可是外面的留言就不好听了,我和你嫂子们也不好驳斥什么,雅儿,让你受委屈了”齐佳氏说着就红了眼睛,他们西林觉罗府从小宝贝到大的金贵的格格,当了妾不说,还要遭受恶毒的揣测,做额娘的却帮不了什么。明雅知道额娘的泪点很低,没想着竟是这么低,“雅儿哪里受委屈了,额娘,每天欢快的养宝宝,吃吃喝喝,还得四爷的宠爱,额娘,真的不用担心女儿的啊,您呐,只要幸福无忧的享福就好。”齐佳氏见女儿真的没一丝忧愁的地方,觉得女儿太没有防人之心了,“佟佳氏的那位格格2个月后可要进门了,你就一点不担心?”明雅明白过来额娘今天看望自己的目的是因为佟佳格格,看来康熙母族的威力超过自己的设定啊,“额娘,不用担心,女儿早有准备,”明雅见齐佳氏不信,“女儿什么时候做过没把握的事啦,额娘对雅儿要有信心啊”齐佳氏一想也是,自己的女儿只有让别人吃亏的份,还没有哪个人让雅儿吃过亏的,“额娘也就放心了,不过有什么要额娘帮忙的,一定要说,额娘不行,还有你阿妈大哥他们呢!”明雅展颜点头,心里甜甜的,“女儿一定不会客气的”不过这次还是让女儿一个人来吧,就如额娘你担心的,佟佳氏到底是康熙的母族,一个不好牵连人无数,女儿有金手指不怕,就担心漏了什么蛛丝马迹,影响到阿玛们,让康熙迁怒,得不偿失。明雅主动出门应酬,受邀到康亲王府参加康亲王嫡福晋举办的赏花宴,此时正值秋季百花争艳的时候,困在后院的女眷们也要有一两个活动聚聚,借着名头交流信息,或是给子女选人之类的。雍郡王府的正式女主人对外静养礼佛中,为了不脱离人民群众,即使掌握讯息,明雅奉四爷的命令,以侧福晋的身份,代表雍郡王府出门应酬,交好人脉。正好明雅得知隆科多嫡福晋的大嫂阿鲁特氏也参加赏花会,阿鲁特氏嫁的人姓觉罗氏,爱新觉罗的宗亲,红带子贝勒爷,真是十分凑巧!明雅已经康亲王府的后花园,三三两两的几个小团体,嫡福晋一个,侧福晋一个,老福晋们又是一个,除了纳喇氏,琪琪格,好像没有交好的人,这样可不行,要善于交际啊,明雅。“西林觉罗侧福晋吧,你大嫂可是拜托过我的,来,给你介绍几个人认识,以后啊,要多出来走走,闷在府里可不行”康亲王嫡福晋热情的上前,拉起明雅,边走边说,明雅知道自己姑姑的交际能力是满值的,没想到连大嫂也不简单啊,有机会要请教请教,现成的老师不用多浪费呐。“谢过福晋,明雅还两眼一摸黑呢,多亏有您了”明雅跟在伊尔根觉罗氏的后面,要找人,跟着主人家准没错。“这有什么的,我是最热情不过的了,就喜欢咱们八旗贵女的大气,哪像娇娇气气的汉女,整个一狐狸精转世”伊尔根觉罗氏突发感慨,现任康亲王比起他的父亲更爱美色,这是众所周知的,想来搜罗的汉女是很多的,难怪伊尔根觉罗氏对着明雅这个刚见面的人也会发牢骚了。女人的话题无非就是丈夫、孩子、衣服、首饰这些,明雅可是深谙其道的,不用伊尔根觉罗氏特意引见,已经聚在一起的嫡侧福晋们就接受了交际新人的明雅,相谈甚欢。明雅有着现代知识打底,说起化妆包养来头头是道的,还趁机推荐了自己的纯天然胭脂铺子,在一众贵妇中打了个广告,代言人就是皮肤白皙,光滑透亮的明雅自己。阿鲁特氏年过30,身材走形,保养不得当,渐渐的不受丈夫的宠爱,还好有一子一女傍身,不然在那个红带子家的日子不会好过。对于明雅这个好命的侧福晋,阿鲁特氏是不屑交往的;不过在听了她说的产后恢复和减肥修身之法,看看明雅依旧凹凸有致的身材,要是自己能按着法子用着,一定可以让爷回心转意。“你是雍郡王侧福晋吧,我是多蒙贝勒的嫡福晋,阿鲁特梦云,”明雅觉得自己的运气太自动送上门的隆科多大舅子的嫡福晋啊。“不用客气,叫我明雅就好,是想要瑜伽的练习法子吗?”明雅觉得自己今天的切入话题太正确无误了,给自己点上12个赞。“是的是的,侧福晋的法子听了很有效,要是不麻烦的话,就多些侧福晋了”阿鲁特氏没想到这个传说中嚣张跋扈的雍郡王侧福晋这么善解人意,不像小姑子家的那个小妾,都快把正室逼到角落里了。明雅十分善解人意的问着阿鲁特氏为何叹气,阿鲁特氏自然而然的提到了小姑子觉罗馨蝶,“梦云福晋,明雅也不知道我们是不是有缘啊,”明雅故作哀愁,“我们府上新进的格格,其中有一位就是佟佳格格,隆科多大人的嫡女佟佳妍啊”“你说什么?明雅你记错了吧,小姑子的女儿是佟佳嫣,佟佳妍是庶女,”阿鲁特氏可是知道侄女因为突然病了没法参加选秀的,参选的是庶女佟佳妍,怎么到了雍郡王侧福晋的嘴里成了嫡女了?明雅疑惑的追问,“不是吗?隆科多大人有几个女儿啊,我们爷不会弄错的啊,他告诉我的就是嫡女佟佳妍,不是佟佳嫣”在旨意下达的当天,四爷就告诉明雅,这个佟佳格格是隆科多的嫡女,只不过四爷不知道的是因为佟国维拦着,隆科多想让女儿成为嫡女的心思一直没有实现,“而且传旨太监更不会弄错了…梦云福晋,你怎么了?”明雅想着不会就这么点料就承受不住了吧,“没事,明雅,我想起来府中还有些事,帮我和嫡福晋说一声啊”不等明雅回应便转身离开,带着跟来的丫鬟们急匆匆地想大门方向走去,撞到了八福晋,八福晋自然不会让人这么简单的就走了,当即让人拦下了冲撞自己却不好好道歉的小小的红带子贝勒福晋,她的外祖可是安亲王!明雅上前,和大家一起却说着,等到八福晋在伊尔根觉罗氏的调节下,放过阿鲁特氏,却一定要阿鲁特氏解释自己为什么急匆匆的原因不可。明雅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点赞,运气好到爆有没有?阿鲁特氏大概是被八福晋的气势吓着了,心里可能也想要在座的哪个福晋和自己一起去佟国公府,那里的门自小姑子传来卧床休养的消息,就对自家府关闭了,比起雍郡王府嚣张多了,至少乌拉纳喇氏的娘家没一次不可以进门的。听完阿鲁特氏的解释,只要不是脑子一根筋的,就知道其中有猫腻,而且阿鲁特氏很给力的补了一句他们府已经有5年没见过觉罗馨蝶的面了,再加上或多或少对隆科多的爱妾四儿的行径有所了解的女眷们,脑补下后,很得明雅心的决定转移赏花的地点,到佟国公府上。明雅跟在大部队的后面,又一次决定自己的运气好到爆,这么大的阵仗,就不行佟家和康熙还能压的下来,不过明雅也为自己担心,毕竟自己是这场大戏的导火索啊。四爷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的侧福晋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白莲花,明雅在心里默念,四爷,回去就向你请罪,女人善妒很正常的好吧,了解敌情很重要的对吧,至于自己找错了人,只能是心急乱投医了,罪过不大的。佟国维的国公府,想来是没见过这么多的宗室女眷一起上门的盛况,什么都没问的,就开门放行了,以至于放过了阿鲁特氏这个四儿姨娘千般交代注意的三爷嫡福晋娘家大嫂。阿鲁特氏见到不是自己的小姑子来接待,已经不满了,养了5年的病还没好,你国公府就这么缺药材啊,八福晋见到比自己还张扬的人,竟是个小妾,气的不打一处来,张口就问,“你是哪个,不知道我们在座的不是嫡福晋就是侧福晋,让你们嫡福晋来”“我们福晋病了,卧床养病呢,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药了,就是不见好,可怜见的,和我说也是一样的,我们三爷吩咐我管家…”“大胆!主子问话,我什么我!”八福晋打断四儿的话,“再有下次,本福晋就好好赏你几个嘴巴子!”“你…”四儿一向在府中得意惯了,自得了隆科多的宠,府上就没什么人敢忤逆她了,连那个高高在上的小姐都被自己打入尘埃了,“啪!”一声脆响,四儿的脸上清晰的出现了一个红手印,“福晋说话没听清嘛”八福晋的嬷嬷得八福晋的重视不是没有道理的,主子没出声就先行替主子分忧了。“你是哪个大胆的奴婢?敢打我额娘!”佟佳妍听婢女回禀府中来了好多宗室女眷,还有皇子的嫡福晋侧福晋,想着撤机结交下,不至于进了雍郡王府就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进门就见一个嬷嬷打了额娘的巴掌,气氛的她不顾及场合就发飙了,庶女却比嫡姐得宠,像自己额娘一样,张扬惯了,“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信不信我让我阿玛将你们抓到九门提督大牢去!”明雅心里默默的给四儿母女点了根蜡,演的太给力了,这出戏很精彩,*即将来临,要一鼓作气作死下去哦。在场女眷还没从八福晋和四儿的对峙中回过神来呢,就听到一个13、4岁的女孩放话将她们抓紧九门提督的大牢,她们犯事是进宗人府大牢的好不好?不过九门提督什么时候成了国公府私人衙门了,很有必要回去很爷们请教请教!“呵呵!我倒要看看你阿玛是有没有那个本事,敢将本福晋关进九门提督大牢!”八福晋起身,对着四儿和佟佳妍轻蔑一笑。“阿鲁特氏,前面带路,让我们这些福晋看看隆科多的嫡福晋病养的怎么样了!”“是,八福晋”阿鲁特氏见郭若罗氏有意将事情管到底,走上前带路,小姑子的屋子在哪里还是知道的。八福晋气场强劲的带着一众女眷向着前方而去,将听了四儿的命令前来阻挡的仆人呵退,哦,真不愧是敢和康熙顶着的堂堂八福晋,很有女王范!等到佟国维嫡妻接到消息想要阻拦时,已经来不及了,小小的院子挤满了中女眷,个个义愤填膺,准备给凄惨的觉罗氏讨个说法。觉罗氏被发现的是在隆科多院子的北院,她的惨状就这么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瘦骨嶙峋,面色惨白,浑身散发着一股子馊味,衣服是破旧的,屋子是破损透风的,除了一个陪嫁丫鬟外,没有一个伺候的。阿鲁特氏直接扑到小姑子的身上嚎啕大哭,觉罗氏悲痛不已,呜呜的叫着,留着眼泪,就是发不出声音,阿鲁特氏心慌的将手指伸进小姑子的嘴里,随即大喊一声,“啊!”在场的女眷不是没见识,知道觉罗氏的舌头已经没了,此时众人的心里有共同的诅咒——天杀的佟国公府!

清朝灭亡后,爱新觉罗氏的后代们为了躲避祸患,从京城向全国各地逃难了,但是民国时期,对爱新觉罗家族很友善,并没有赶尽杀绝,爱新觉罗家族的后代如今依然生活在我国的各个地方。清朝灭亡的时候,其实社会已经变得很现代了,尤其是民国时期,完全就是一个比较好的社会了,并没有像封建朝代那样,对那些皇室贵族极尽杀戮,而是和平相处,所以爱新觉罗家族的后代并没有因为清朝的破灭而受到无辜的牵连和祸害。爱新觉罗家族是我国的封建朝代清朝的皇室之姓,其含义是金子的意思。关于爱新觉罗的解释曾出现在康熙皇帝和乾隆皇帝的对话中;当时作为皇帝的康熙向作为皇孙的乾隆提问,康熙问乾隆是否懂得爱新觉罗这四个字是何意义,乾隆回答说:“此乃金子之意。”康熙皇帝又问:“那世间最珍贵的是不是金子呢?”乾隆摇了摇头说:“非也,仁义方才是时间最珍贵之物。”康熙皇帝听完非常高兴,连连夸赞乾隆皇帝很懂事。最开始的时候,爱新觉罗家族只是蒙古的一个小家族,家族成员只有以努尔哈赤为核心的几十口人而已。后来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势力,皇太极建立了清朝,经过了几百年的统治后,爱新觉罗家族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几十万人口的庞大家族了。而清朝覆灭后,这几十万人口的爱新觉罗家族并未破灭,而是为了避难逃到了世界各地去,大部分都是在我国境内。后来,有的爱新觉罗后代以姓为耻,便改了自己的姓氏,例如书法家启功;也有人认为作为爱新觉罗后代并无罪过,并坚持姓氏的人,例如画家毓崌。

大成谱派衍全国通行班次旧派:从珠公43世“盛”字辈起:盛应实用君,成彦伯公叔;以之懋宪光,秉兴克允福。

亨运会时来,贤嗣序昭穆;富有本日新,德业世常录。新派:忠孝传鸿烈,芳名震豫章;历朝荣显位,奕代佐元良。理学垂声久,英才毓瑞长;宗支同绍述,焕发衍嘉祥。罗姓人口数量

罗姓仍排中国第二十位人口大姓,在当今12多亿中华汉族人群中,罗姓人占0.85%,总人口约1032万之众。

四川是罗姓人口第一大省,占罗姓总人口之20%,约210万,占省总人口数之2%。据《中国百家姓书库》公布,罗姓在全国100大姓中名列第20位,人口占全国0.86%。

以上内容参考 百度百科-罗姓

以上内容参考 百度百科-罗氏字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