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你这个说法从何而来,我研究历史多年,从不知道东汉皇帝不承认汉武帝的后代为宗室。东汉开国皇帝汉光武帝刘秀,是汉景帝的儿子——也就是汉武帝的兄弟,长沙王刘发的后代。景帝生长沙王刘发,刘发生舂陵侯刘买,刘买生郁林太守刘外,刘外生钜鹿都尉刘回,刘回生南顿令刘钦,刘钦生光武帝刘秀。这么亲的关系,怎么会不承认武帝的后代呢?两汉之后无二刘。 看了你的补充,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所说的宗室,就是可以分封的,可以获得爵位的刘姓后人。这个确实是这样的。虽然都是刘邦子孙,但是到汉光武时期,人已经很多,自然有个亲疏。刘秀作为刘发之后,什么宗室可以获得封爵,自然是有区分。但是其他的刘氏子孙,虽然不能封爵,也是宗亲。比如那个刘皇叔,就是中山靖王之后,中山靖王刘胜也是景帝的儿子。 再譬如孙权,承袭父兄之业,称帝后,哥哥孙策也只被他追封王爵,哥哥的儿子封侯爵而已。自己的儿子则全部封王。这还是亲兄弟呢,这就是远近亲疏,都是刘氏子孙,和汉光武的亲疏不同啊。

建武十七年(公元41年),东汉开国皇帝光武帝刘秀终于下定决心废掉了皇后郭圣通,改立原配阴丽华为后,虽然郭圣通被废,但刘秀并没有因此而冷落她甚至杀掉她,而是改封她为太后,地位依旧尊崇无比。关于郭圣通这个“太后”的封号可能有的朋友不是很理解,毕竟太后是君王的母亲,皇帝还没死,怎能封皇帝的妻子为“太后”呢?其实,郭圣通这个太后的封号是有前缀的,当年刘秀改封郭圣通的完整封号是“中山王太后”,“中山王”这三个字很关键,西汉初年,汉高祖刘邦大肆分封刘氏宗亲为王从而开启汉朝分封制的历史,待到光武帝刘秀建立东汉,分封刘氏子弟为王的传统被延续了下来。刘秀与郭圣通育有五子一女,其中长子刘疆在开国之初就被封为太子,他也是东汉历史上第一个皇太子,而次子刘辅一开始是被刘秀封为右翊公的,直到郭圣通被废后,才封刘辅为中山王,封郭圣通为中山王太后,郭圣通这个太后的头衔并不是指皇帝的母亲,而是指封王的母亲。建武二十年,刘辅改封沛王,郭圣通则成为沛王太后。另外就是,汉朝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分封同姓宗亲为王的朝代,在此之前我国从未出现过这种分封制度,所以对于汉朝来讲分封同姓宗亲为王是毫无经验可以借鉴的,因此很多涉及到分封的问题也得不到特别合理的解决。就比如郭圣通被封为“中山王太后”这件事,本来在封建王朝里是不应该出现皇帝还没死就封皇帝的妃嫔为太后这种事的,只有皇帝驾崩之后,妃嫔才可以离开皇宫到自己儿子的封地并居以“王太后”的身份,只不过刘秀对于郭圣通还是有很多愧疚之心的而且那时候的分封制度也并不完善,所以才会出现郭圣通被封为“王太后”。如今看来,郭圣通的被废实在是刘秀的私心使然,当时所有人都知道,刘秀与郭圣通之间的结合是政治联姻的结果,随着刘秀地位的稳定,郭圣通被废是迟早的事。当年刘秀为了消灭王朗政权平定河北,建立自己的根据地,只能与真定王刘扬联盟从而获得刘扬的支持,而联盟最好最稳定的手段就是联姻,于是刘秀娶了刘扬的外甥女郭圣通,郭圣通为人谦和,本来她也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婚姻,但当时对她来说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她只能成为舅舅刘扬手中的棋子,用以换来日后的前程。不过庆幸的是,未曾谋面的夫君刘秀并不是一个大奸大恶之徒,虽然没有感情基础,但刘秀对郭圣通也非常的好,只是两人之间总有一丝隔阂,一张永远捅不破的窗户纸,因为两人是政治联姻,这就造成了刘秀无法像对待阴丽华那样可以全身心的去疼爱郭圣通,即便郭圣通也非常的贤良淑德。而随着郭圣通的被废,还有一个人的地位也变得岌岌可危起来,他就是刘秀与郭圣通所生的长子,当时的太子刘疆,郭圣通被废时,刘疆还是太子,而且刘秀也曾不止一次的安抚他和朝臣,郭圣通虽然被废但与刘疆无关,刘疆的太子之位还是很牢固的,其实咸鱼相信这也是刘秀的心里话,毕竟刘秀对刘疆的感情非常深,而且自开国以来便为他遴选天下饱学之士来教育辅佐他,寄希望与他,希望他将来能成为一个明君。可是即便刘秀再如何安抚,刘疆心里非常清楚,随着母亲皇后封号的褫夺,自己若以庶子身份继续僭居太子大位,那么日后必然会招来横祸,而且这也是礼法所不容的,与其将来再遭大难,不如趁早隐退以明哲保身,刘疆位居太子之位已有十九年,这十九年间刘疆所听所看所学到的东西都在极力的劝诫他及早抽身。所以刘疆先后多次向刘秀辞让太子之位,刘疆的执着最终令刘秀下了决心,建武十九年,刘疆被降为东海王,虽然成为废太子,但这一切的原因并非刘疆的过错导致,所以刘疆被废后依然受到刘秀,刘庄两任皇帝的重视,一生富贵,刘疆也成了我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得以善终的废太子。其实郭圣通与刘疆的结局在刘秀初遇阴丽华的那天起就已经被决定刘秀对阴丽华是一见钟情,而且至死不渝,这是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阻止的,郭圣通再好也抵不过一见钟情,这就是天意。

话说刘秀是史上有名的“忠厚长者”,他不嗜杀,既不会像其祖刘邦一样强力铲除异姓王,也不像朱元璋一样动不动就对功臣剥0皮拆0骨、大0开杀戒,狠劲十足,还以仁义之心保全功臣、善待功臣。史载,在刘秀分封的三百六十多位功臣中,基本上都得到善待,除了解除兵0权,全都封为列侯,授与尊崇爵位,并允许回封地享受荣华富贵,甚至可以说是后世宋太祖“杯酒释兵权”的滥觞,至少是抄了刘秀的作业。

对于由各路豪强加持成就帝业的刘秀来说,功成名就后的守成更是显得错综复杂,更考刘秀的管治能力,毕竟刘秀的创业团队复杂,既有皇亲国戚,如妹夫李通、姐夫邓晨、阴后的阴氏外戚;又有地方豪强,手下的三十二名臣、云台二十八将来自五湖四海,如南阳集团、河北集团、河西集团等。当年的度田事件,起初查不下去的就是河南、南阳这些刘秀故乡的豪强集团,以至于主办人员呈上“ 颖川、弘农可问, 河南、南阳不可问”时,刘秀还一脸懵逼,有点傻眼了,连问为什么。好在才12岁的聪明儿子刘庄(后来的汉明帝)一语道破天机:“因为河南是功臣的故乡南阳是天子的故乡啊,不怕得罪人吗?”这一提醒,立马让刘秀恍然大悟,利0益再分配果然是最考人智商的,弄不好可能会引起天下大0乱。

如何对待创业型功臣,对这种国0家层面的事业合伙人合作关系的妥善处理,也是摆在很多开国皇帝面前的头等大事,甚至稍有不慎,就会危急国家政0体的稳定和安全,引起政0局动0荡,是一种非常棘手的政0治问题。

对此,作为史上有名的明君,宽厚仁爱的刘秀的处理手法,绝对不会效法后世朱元璋式疾风暴雨式的大清0洗,那种血0流成河的血腥模式,当然也与“乖乖虎”天子刘秀的施政风格格格不入,那是可以预见的。

在刘秀与皇族宗亲宴饮开垦亲大会,当被问及治政手段时,刘秀还是轻车熟路地祭出了用惯的“柔道”,也由此成为了史上最有名的“柔道治国”九段高手,明摆着柔能克刚也。

面对成分复杂、类型各异的创业团队,刘秀是如何实现温暖如春的“柔道治天下”的呢?

大家也知道,刘秀的出道并实现“刘秀当为天子”的宏愿,都是有赖宗亲、乡亲与各路豪强的拥戴,风云际会之间,他也像其太祖刘邦一样聚集起了一大批杰出的人才(原来很多乡里、邻居都是不可多得的将相),比如儒将邓禹、大树将军冯异、能打又有点喜欢纵众胡作非为的大将吴汉(后来刘秀还以推举法舍景丹而任用有缺点但功劳很大的吴汉为大司马,小小耍了一点中和柔道,便有效平息了各方不满),口感不同,打天下的时候却是绝对忠诚的“封侯者集团”, 打天下的中0心力量和重要资本,刘秀的老乡团“云台二十八将”,也绝对能媲美刘邦的老乡团丰沛集团,人才济济,所向披靡。

但打下天下后,也正像刘邦面对的守成局面一样,处于一派“六国大封相”的混乱状态,那些居功自重的乡党与创业合伙人,当然会紧盯着这东汉权0力大蛋糕,看看这利0益再分配中自己会处于何种获利回报,程度是否让自己认可,不然就准备闹一闹,搞点政治0小动作。这就得考刘秀的治国本领有多高,不然继续军0阀混战都有可能。

刘秀的智商和情商绝对是超高的,不然的话就不能称为史上学历最高的“学霸”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