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亲”指的是以姓氏为区分的同宗亲属,即男系亲或父系亲。

宗亲关系是以父系血缘为纽带,以得姓始祖为主根的传承支系关系家族。在中国古代社会,宗亲是亲属分类的一种形式。它是以姓氏为界限,同姓的人彼此认为是同宗亲属,共享同一个姓氏的血缘关系。宗亲关系通常是由男性的血缘关系所构建,以父系血统为依据。

宗亲关系是家族传承的基础。它通过父系血缘的传承,延续着家族的血脉和姓氏。宗亲关系使得家族成员能够共同维护和传承家族的荣誉和传统。宗亲关系在社会交往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同宗亲属之间通常会保持亲密的联系和合作。在经济、政治、社会生活等方面,宗亲关系可以提供互助支持和资源共享,加强了家族成员之间的凝聚力和信任。宗亲关系的意义

宗亲关系是家族传承的基础。它通过父系血缘的延续,将家族的血脉和姓氏传承给后代。宗亲关系使得家族成员能够共同维护和传承家族的荣誉和传统,保持家族的连续性和永续性。

宗亲关系在社会交往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同宗亲属之间通常会保持亲密的联系和合作。在经济、政治、社会生活等方面,宗亲关系可以提供互助支持和资源共享,加强了家族成员之间的凝聚力和信任。

宗亲关系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国古代社会的社会结构和权力关系。同宗亲属之间往往存在着特殊的亲属道德和义务,这也为家族内部的权力传承和管理提供了基础。宗亲关系在社会的层级和地位上具有重要意义,影响着个人的社会地位和家族的声望。

首先明确一点,清朝的“宗人府”跟皇帝的妃嫔没有任何关系。“宗人府”管不到妃嫔,妃嫔也不够格让宗人府管。所以什么妃子们听到宗人府就闻之色变,宁死不去,完全就是子虚乌有之事。

清朝“宗人府”就是专门用来管理皇族的机构,也就是“觉罗”和“宗室”。其中“宗室”就是我们熟知的“黄带子”,清朝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的儿子们所生的子嗣皆为“宗室”。“觉罗”就是我们熟知的“红带子”,清朝塔克世的五个兄弟,他们的子孙皆为“觉罗”。

当时,身为皇族,他们的事情自然是不能给底下的臣子处理的,这样实在是有失体统,而且也有失威信。所以就这样“宗人府”这个替皇帝管理皇族的机构就应运而生了。清时,宗人府的主要职责有以下几点:

一、“掌皇族属籍”。也就是负责管理皇族族谱,当时上至皇帝,下至旗人,只要是觉罗或宗室一脉的,都能在宗人府所管理的族谱中找到相应的信息,如生父是谁,生母是谁,爵位是什么、生卒时间、子嗣姓名等等。

二、“编撰玉牒”。“玉牒”就是皇族族谱,当时清朝每十年就会编修皇族族谱,而宗人府就负责此事,它需负责将在这十年内的皇族每个人的事情都简洁的记录下来,包括子女嫡庶、生卒、婚嫁,官爵、名谥等。

三、“覈承袭次序”。清时,在爵位的继承上,清朝采取的是“爵位降袭”制,就是如果不是皇帝亲下允其“世袭罔替”的爵位,每次继承都要降一级,即本是亲王,但轮到他儿子继承时,就降为郡王,以此类推,直到降至辅国将军,就无需再降。

而清时,随着清朝皇室人口的越来越多,爵位也随之越来越多,显然这等承袭次序也就越来越复杂,所以此时的宗人府就负责帮助皇帝理清这等继承爵位的次序,来方便皇帝的封爵或降爵。四、“秩俸等差,及养给优恤诸事”。宗人府首等大事就是负责皇族俸禄的发放,及其他皇帝恩赏、朝廷在节庆日所赏的物品的发放。同时负责对落魄皇族的抚恤一事。五、“申教诫,议赏罚”。当时皇族犯事,如果没有皇帝特别下令,刑部、都察院等司法机构是没有资格处置的,只有宗人府才有权处置,而即使皇帝下令,也必须由宗人府派人加入,才可对皇族行判决之事。

同时即使皇族被判刑,刑部也无权关押他。宗人府有单独关押皇族的地方,名曰“空房”。宗人府还会负责记录该名皇族所犯的罪行,及如何惩罚。

当然有罚就有赏,而在当时如果皇帝没有亲自决定对那些用功的皇族如何赏的,那么就由宗人府自行决定该如何奖赏,是该升爵,还是该加俸禄,之后上报给皇帝,由皇帝决定是否如此。对于奖赏一事,宗人府也会记录在案。

六、向皇帝陈述宗室的请求。清时,不是所有的皇族都有权利直接面见皇帝的,只有少数的皇族也见京面圣的权力。那么如果皇族有什么意见,亦或者什么要求要向皇帝陈述的,那就需要通过宗人府了。那时,一般的皇族要先向宗人府提出想要询问皇帝的问题,然后由宗人府向皇帝转述,之后宗人府再将皇帝的意见转达给那位皇族。宗人府也并不是什么要求都会转述给皇帝,如果没有建设性的,或者不是很重要的,他不会转达的。

以上就是宗人府大概的职责。简而易概的说宗人府就是替皇族负责的机构,皇族一生的生老病死,宗人府都要管,无论是皇族犯错,还是皇族受封,也无论是俸禄的发放,还是爵位的升降,都需经过宗人府,总得说就是只要是皇族的事情,宗人府都有权插一脚。

《罚罪》改编自真实案件,虽然官方没有给出确切的消息,但是神通广大的网友根据剧情还有赵氏父子的身份推测这剧是根据海南省昌江县黄氏家族的黑恶势力故事改编的,也是四兄弟,其中一个儿子也是检察官!这也在纪录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第三集《打伞破网》中介绍过。

《罚罪》赵氏原型是横行海南昌江三十年的黑恶势力组织。黄氏家族最早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恶名初现,黄应祥当时有一个较高的公职身份。本来他应该在其位谋其职,可黄应祥却纵容儿子仗着这身份逞强争霸,为非作歹。

黄鸿发的生活过得极其奢靡,家具多为黄花梨制品。光是凉席都是用黄花梨制成的,名表首饰、贵重黄金制品数不胜数,最令人称奇的,还是象牙、玳瑁等83件违禁品。这些东西被查封后,大多进行了拍卖,拍卖成交额高达25.5亿元人民币。违禁品是不会被拍卖的,理清后捐赠给了博物馆。

以黄鸿发为首,黄鸿金、黄鸿明为领导者,他们以宗亲势力为纽带大量结交社会闲散人员。渐渐组成一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该组织通过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牟取非法利益达20余亿元。期间犯罪活动多达58起,并造成2人死亡、21人受伤,严重扰乱了当地生活秩序。提起该家族,人民无有不痛恨,可惜却没法拿他们怎么样。

黄氏家族的保护伞不止一个黄应祥,1990年黄鸿明纠集他人实施故意伤害行为,导致一人死亡一人重伤。事后却未被处理,黄鸿发也清楚他们的行为见不得光,所以为寻求非法保护。以非法收益拉拢了一批保护伞,在这些人的保护下,该涉黑团伙长期、大肆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都未被打击处理,黄氏家族”的名声在当地开始传播。

同一时期,黄鸿发开始沾手地下赌场的生意,并靠此起家,先后吞并了当地多股黑恶势力,逐渐形成了一家独大的状态。随后,他又带领手下以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手段,对当地娱乐场所、混凝土、砂石厂等行业伸出“黑手”,控制、垄断近十几个行业长达30年之久。在当时,昌江几乎是人人“谈黄色变”,黄鸿发为了能垄断市场,没有答应她的请求,还说要是不同意就要打死。

由于背后有保护伞,他们作起恶来更肆无忌惮,开设赌场、非法采矿、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等。就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大至铁矿、石场、砂厂、农贸市场、土建工程,小至废品回收、驾校、摩托车销售等等都要掺一手。在多个行业、领域形成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以商养黑,以黑护商。

纵横昌江三十余年,黄鸿发俨然成了“土皇帝”,是昌江地区人民群众的噩梦。他自以为能一直无法无天下去,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海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的到来粉碎了他不切实际的幻想。黄鸿发案作为海南扫黑除恶第一案,在当地的关注度极高,是海南建省以来,涉案人数最多且牵涉范围最广的一个案子。2019年1月6日晚,掌握充足证据后,海南省公安厅从全省抽调1210警力、300多辆车分两批开展抓捕行动。

彻夜奋战,黄鸿飞等主要成员落网,其中132人已得检方批捕。当场搜出300万余元现金、53辆机动车、8把管制刀具、2把枪以及资金账本1本,查封房产167套、土地55宗、林地33宗,冻结银行账户资金11745.95万元。初步估算,黄氏家族涉案财产在15亿元以上,可想这么多年他们如何疯狂攫取非法利益。

2019年4月,有关部门炸掉了黄鸿发建造的揽金大厦,人们这才敢相信:这一次,黄鸿发确实是栽了。

2020年1月13日,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备受关注的黄鸿发涉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黄鸿发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等16项罪名。

桩桩件件情节严重,数罪并罚决定判处黄鸿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至于他的团伙,黄鸿明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另外的黄应祥、黄鸿金等187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至一年不等刑期,黄鸿发之所以能公然作恶三十年却逍遥法外,全是仗着他背后的保护伞。

黄鸿发为他的罪行付出了应有的代价,长期为他暗中撑腰的保护伞,自然也逃不开法律的制裁。郭详理、周开东、黄杨、陈小明、麦宏章、王雄进等人相继被拉下水。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条: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