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如何破解“推恩令”首先就需要明白“推恩令”是怎么运作的,为什么会被称之为历史上第一阳谋,是在什么情况下开始实施的,主要是针对哪些人群。

"非刘氏而王者,若无功,上所不置而侯者,天下共诛之"。为了给儿孙们坐稳天下,汉高祖刘邦坐拥天下之后,就开始了“白马之盟”的清洗之路,将最初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老哥们"韩信、彭越、英布"等人诛杀殆尽,但同时也留下了隐患。“白马之盟”的意思非常的明确,除了刘氏宗亲,其余人一概不得封王,就算功劳在大都不行,而且若没有卓越的功勋连侯爵都不能封,汉高祖刘邦认为,所有的外姓人都不可靠,只有自家刘姓之人才信得过,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汉朝袭承嫡长子继承制,在汉惠帝刘盈驾崩之后,汉朝经过“诸吕之乱”,汉惠帝刘盈没有留下子嗣了,最终由薄太后所出的代王刘恒继位,是为汉文帝。

自此,汉朝的继承制度便开始出现问题了,因为刘恒是高祖刘邦的四儿子,刘邦其他的皇子皇孙必然心生不服,既然老四可以继位,老二老三凭什么不可以,随着矛盾的日益加深,加上汉景帝时期,采取晁错的削藩政策,导致以吴王刘濞为首的七个刘姓诸侯国起兵叛乱,史称"七国之乱"。

虽然“七国之乱”最终还是平息了下来,而且没有对汉朝造成根基上的动摇,但各地诸侯王们也并没有放弃对皇位的追逐之梦。

什么是推恩令?

“推恩令”与此前晁错《削藩策》、贾谊《治安策》的核心思想是一致的,目的在于解决中央政权与地方诸侯权力的矛盾,以削弱和限制地方贵族豪强势力来达到中央集权的效果。严格来说,在一定程度上“推恩令”是一种嫡长子继承制在地方上的具体运用,嫡长子继承制源自周朝,是皇家帝位传承的依据,由正妻所生的长子为最大权利以及财富的合法继承人,剩余的庶出子,只能分的一小部分,这是汉初对嫡长子继承制度的运用,所以才会导致这么多有实力的诸侯王。

主父偃对嫡长子继承制进行稍作修改,使得由中央到地方,将所有皇室成员都纳入它的有效适用范围,各地诸侯王拥有一块封地,诸侯王死后便要将生前食邑的土地和人口进行"推恩",一半的土地由嫡长子来继承,另一半的土地由其他子弟平均继承,"天子观于上古,然后加惠,使诸侯得推恩分子弟国邑"。最开始的时候,诸侯王死后,所有的一切都只归嫡长子庶出子只能获得一点点钱财上的补贴而已。

“推恩令”必然成功的二个重要因素

“推恩令”之所以被称为第一阳谋,这个政策的成功并非是当时诸侯王愿意接受的原因,而是不得不接受。

1、儒家思想作为当时主流思想的推动

汉武帝刘彻在结束祖母窦太后垂帘听政亲自掌权之后,开始起用大儒董仲舒,实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最注重的是"仁孝",诸侯王出于"仁"的立场,必然要严格遵守君臣父子兄弟纲,遵循"孝悌"的思想。贾谊所著《道术》里面提到"弟爱兄谓之悌",悌是兄弟伦理,继续推演开来便是"兄友弟恭",即兄弟姐妹之间和睦相处,兄长占有一定的权利和财富,如何表现对小弟的爱护,便是拿出自己的财产有所表示。

2、人心向利的内在推动

“推恩令”一颁布,以前庶出子弟没有任何继承权,只能跟着嫡长子混,看人脸色行事,如今多多少少可以分到一定的数量的自主财富,汉武帝刘彻这样一搞,根本无需朝廷大动干戈,嫡长子也丝毫无力阻止政策的推行,所有诸侯王手底下的子弟必然会起哄响应,等于是朝廷与地方宗族子弟联合起来一同解决藩镇割据问题,史书形容推恩令说"不行黜陟而藩国自析"。“推恩令”政策的出台,结束了自汉高祖刘邦以来由分封制带来的强蕃历史遗留隐患,经过代代分摊、层层递推,诸侯国逐渐不消自灭,"大国不过十余城,小侯不过十余里",如此弱小的诸侯国即使兴风作浪、意图谋反也不成气候,只需周边州郡太守便可平定,不仅有利汉武帝刘彻的执政地位,为后来历代帝王加强中央集权奠定基础。

“推恩令”的高明之处是看起来是"无解"的,是一场"上与下联合,共同破解中间顽疾"的经典阳谋。如果要强行“破解”推恩令,又该如何是好呢?

第一、团结,但效果不明

如果在诸侯王死后,诸侯王的儿子们能够团结起来,就相当于现在的股份制度,找一个领头之人,其余人只分红,不管事,这样形成一个较大的利益集团,依然有可能和中央对抗。

在古代封建时期,权力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加上当时的子女众多,如果实行这种办法干开始还可能成功,但到了后面随着子女人数的增加,几百上千个股东难免会出现一二个想单干的人,这样就容易祸起萧墙,利益集团也就随之崩塌,最终的结果还是和接受“推恩令”一样的。

第二、计划生育,但难以坚持

前面已经了解了“推恩令”的具体实施办法,既然要我相对平均的分配财富以及权力,那么诸侯王的子女一多,财富和权力很明显就会稀释,多过几代就会稀释到相当于没有的情况。

如果诸侯王一直由单代相传,这个“推恩令”也就不攻自破了,但是在封建时期,诸侯王妻妾成群,想单代相传也是一种很难办到的事情。

推恩令之所以会这么成功,最为关键的就是抓住了人心,抓住这一点,就可以无往不利,如果想要强行“破解”,最终只能采取计划生育的办法才能行之有效,但这在封建社会时期是相当困难的,因为要“破解”推恩令必须严格执行单代相传,而且还得世代,这绝非易事。

汉武帝刘彻之所以能够顺利继位,因为他有一对优秀的父母,他老爹景帝为他熬死了竞争者梁王刘武。他老妈给他找了个好媳妇陈阿娇,拉来了一心想让自己女儿当皇后的馆陶长公主刘嫖。

窦太后虽然一直想让梁王刘武做皇太弟,但一方面因为反对立梁王刘武的势力太强大,窦太后难以撼动。另一方面是在王娡的运作下,刘彻得到更加有利的继承权,最后只能作罢。

梁王刘武是窦太后的小儿子,很受窦太后的宠爱,刘武获得的封地和赏赐比任何的宗亲都多。而且梁王刘武在自己的封国内,大建园林宫室,俨然一副天子的做派。

汉景帝前元三年,景帝与刘武在一起宴饮,景帝喝醉了酒,就说他死后要传位给弟弟刘武。刘武听到后非常高兴,心里就动起来了小心思,窦太后也十分高兴,想让小儿子也当皇帝。

太子刘荣被废黜,窦太后为刘武争取皇太弟之位,遭到群起反对

汉景帝前元七年,在一片阴谋和栗姬的作死中,景帝长子刘荣的太子之位被废黜,太子之位空悬,各方开始争夺。

这其中有两个热门人物,一个是梁王刘武,另一个是胶东王刘彘,一个是景帝的弟弟,一个是景帝的儿子。

窦太后想让景帝立自己的小儿子刘武为皇太弟,窦太后举例商朝传位给弟弟的例子,劝景帝传位给弟弟。

太后谓帝曰:“吾闻殷道亲亲,周道尊尊,其义一也。安车大驾,用梁孝王为寄。”

要说窦太后想立刘武,谁最反对,那肯定是汉景帝刘启了,窦太后和汉景帝赏赐给刘武大片封地和财物,窦太后的疼爱儿子。

在汉景帝看来,恐怕完全不一样,就是仁至义尽了,老爹留下的江山,我该给你的都给你了,分得可以了。剩下的就是我和我儿子的了,老弟你就不要惦记了。

但是汉景帝一方面是个孝子,另一方面他老妈窦太后太强势了,他不好直接开口拒绝。但是不妨碍他手底下有人替他出头,皇帝不好办的事,总有人站出来替皇帝办么!

第一个为汉景帝砍一刀的,不是别人,是窦太后的侄子,景帝的表弟窦婴。

窦婴对汉景帝说:“天下者,高祖天下,父子相传,此汉之约也,上何以得擅传梁王!”

窦太后心里正盘算怎么对付朝中大臣呢,没想到第一个对自己下手的自家人,气得直接把窦婴赶出宫了,以后都不让他进宫了。

这第二刀来自丞相周亚夫,本身汉景帝废黜长子刘荣,周亚夫就很反对,两人因此留下隔阂。在七国之乱中,周亚夫把刘武当枪使,两人因此结仇。

第三刀来自窦太后十分尊重的袁盎,汉文帝时,皇帝刘恒十分宠爱慎夫人,慎夫人的荣宠一度超过窦太后,正是因为袁盎的维护,窦太后才保住了皇后的尊仪。

窦太后要立刘武为继承人,袁盎大力反对,他劝谏窦太后和汉景帝,认为汉朝继承的是周制,遵循“嫡长子继承制”,没有传位给弟弟的说法。

这个事情闹到了朝堂之上,大臣纷纷反对,窦太后理屈词穷,不得不打消立梁王刘武为皇太弟的想法。

窦婴、周亚夫、袁盎,这三个人分别代表了外戚、朝廷、公众舆论的意见。七国之乱后,周亚夫和窦婴都因为立下大功,获得巨大的声望,他们的反对,令窦太后不得不作罢。

后来,梁王刘武因为袁盎反对立他为皇位继承人,竟然派出刺客刺杀了袁盎。彻底失去了皇帝的宠信,汉景帝暗恨刘武,刘武内心极为恐惧,在封地抑郁而终。

汉武帝能够登上皇位,着实要感谢一对为他“操碎了心”的父母

汉景帝前元七年四月,七岁的胶东王刘彘被立为皇太子。不久汉景帝将刘彘改名为刘彻,即为与秦始皇齐名的汉武帝。

刘彻能够成为太子,并顺利登上皇位,最应该感谢的是两个女人,一个是他的老妈王皇后王娡,另一个他的老婆陈皇后陈阿娇。

汉武帝的老妈王娡,在历史上绝对是一号人物,为什么这么说呢?王娡在进入太子刘启的宫中的时候,已经结过一次婚,并且生下了一个女儿。

就是这样一个二婚,还生过孩子的女人,进入太子宫中后,还能深得刘启的宠爱,可见王娡的手段多么地高明啊。

王娡很会做人,不仅深得汉景帝的宠爱,而且和窦太后的婆媳关系也很好。梁王刘武因为刺杀袁盎事件,被汉景帝记恨,王娡和兄长王信多次在景帝面前求情,因而窦太后很喜欢王娡。

有了这么一个八面玲珑的母亲,还不足以让刘彻登上太子之位,因为刘彻虽然聪明伶俐,德才兼备,深受景帝的喜爱。但他是汉景帝的第十子,非嫡非长,跟继承权挨不着边。

但是只要有目标,方法总比困难多,王娡这个母亲,为刘彻找了一个好老婆,大大拉近了刘彻与皇位的距离。本来刘荣当太子的时候,长公主刘嫖想把女儿陈阿娇嫁给刘荣,但栗姬不同意。

长公主刘嫖正生气的时候,王娡找上来了,想让陈阿娇嫁给刘彻,长公主刘嫖很高兴,立马答应了。从此两个女人形成了同盟,要把刘彻运作成为大汉王朝的太子。

汉景帝立长子刘荣为太子后,刘荣的生母栗姬立马就放飞了自我,不知道自己姓啥叫啥了。景帝又一次生病,希望将后宫和儿子托付给栗姬和太子,栗姬竟然不肯答应,令景帝非常生气。

这时候刘嫖就出现了,经常在汉景帝面前说栗姬的坏话,而且不停地称赞他的女婿刘彻。刘启在栗姬那里受了气,心里就有了改立太子想法,担心自己的儿子重蹈叔叔们的覆辙。

正当汉景帝在气头上的时候,王娡又给他添了一把火,王娡暗中派遣亲信联络大臣,上书请汉景帝立栗姬为皇后。这一下彻底点燃了汉景帝,下令诛杀了上书的大臣,废黜了太子刘荣,降为临江王。

此后,汉景帝就开始为刘彻的合法上位铺路了,同年四月,在一片呼唤声中,汉景帝册立“好儿媳、好弟妹”王娡为皇后。

这样刘彻从一个非长非嫡的庶子,立马升格为景帝的嫡子,获得了最优先的继承权,顺利成章,同月刘彻被立为皇太子。

其实在历史上,有时候总是会忽略这个实现了“文景之治”盛世的汉景帝,他有一个太优秀的父亲和巨牛逼的儿子,把他夹在中间,有点不上不下的感觉。

但是汉景帝在历史上,绝对算得上是一号狠角色。历来削藩都是一件风险极大的行为,西晋的“八王之乱”、明朝的“靖难之役”,为何独独汉景帝能独善其身,可见他是施政手段,绝非一般!

仔细想想,一个小时候,就能一棋盘拍死吴王世子的人物,必然是在深宫中,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炼,才能顺利继位,他会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吗?

在皇位继承权上,他选择了儿子刘彻,他就一定会保证让自己的儿子顺利登基。即使是亲弟弟的梁王刘武,也不能阻拦,汉景帝一定会让刘武走在自己的前面,所以有时候窦太后老说的“帝果杀吾子”,并非没有道理!

中国历史上有名的乱世,当属魏晋南北朝时期,在这一段历史令史学家“纷乱如麻,无从着手”,尤其是对于“正统”之争,可谓是甚嚣尘上。这些割据一方的政权统治者,他们自称承天命、应历数,为中华之正统,这一场正统之争的结果在当今社会看来,全在历朝历代的一个称呼里。“魏晋南北朝”中的“魏”,就直接肯定了曹魏政权的正统性,只是这样的结果也令不少读者感到疑惑,热爱三国历史的人,一般都将蜀汉推崇至正统地位,然而历史结果却告诉众人,三国之争中的正统地位,当属曹魏政权,那么曹魏政权的正统地位到底是由何而来的呢?曹魏政权初期,正统地位不被认可古人判断正统的条件共有六条,梁启超先生将其归纳为:“以得地多者为正;以居为久者为正;以前代血胤为正;以居前代旧都为正;以后代所承者为正;以中国种族为正。”三国时期各政权执政者关于正统之争,仍然在这六条范围之内,唯有“得地多、居位久”

因长期分裂割据而变得不怎么重要,其他四条仍然为正统统治者的制胜法宝。曹魏政权之所以能够在这一时期开正统之先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曹魏代汉后的传统化运作。当三国鼎立局面确立之时,曹丕通过汉魏禅代的方式顺理成章的取得了帝位,但是这一时期曹魏政权的正统地位一直没有被承认。魏国虽然比当时的东吴、蜀汉更强,但是没有完成统一大业的魏国,仍然不具备压倒性的优势;明面上是汉献帝主动禅位,但是曹操

“挟天子以令诸侯”

的做法,仍然让不少人觉得汉朝皇帝是被曹魏赶下了政治舞台,尤其是汉朝影响力犹存,就连曹魏宗亲、大臣、百姓,仍有一部分人在眷恋汉室,所以对于曹魏政权的抵触颇深。

这一时期发生了许多事,仍然能够看到曹魏朝廷并没有成为正统地位。曹丕受禅仪式的当天,有些汉室旧臣,比如相国华歆、尚书令陈群等人,竟然脸上没有半点喜悦之色;曹丕之妹曹皇后后嫁给汉献帝为妻,据《献穆曹皇后纪》记载,对于曹丕代汉举,他的这位妹妹竟然怒掷玉玺,涕泗横流,她以自己的行动表明坚决不承认兄长取代汉位。民间百姓的做法更为离谱,为了抵触曹魏政权,一位隐者

“冬夏恒不着衣,卧不设席,又无草蓐,以身亲土,其体垢污皆如泥漆”

他以这种怪异表现抵触曹魏政权。由上至下皆可以看出,这一时期的曹魏政权,难以在百姓臣子之中树立正统地位。对于此种状况,曹魏的掌权者必然不会熟视无睹,为了让政权合法化、正统化,也为了让曹魏政权能够建立三足鼎立之中的宗主地位,曹丕通过一些积极的运作,逐步将曹魏推至三国之中的正统地位。

优待汉室,获得认可

曹丕为了巩固曹魏新生政权的稳定,在君臣易位后,为了展现出汉献帝禅让皇位,乃是学习尧舜之举,曹魏对汉室极尽宾礼。曹丕发话:

“天下之珍,当与山阳共之。”

山阳就是指禅位的汉献帝,他被曹丕封为山阳公,虽然仅是公爵之位,但是待遇却高于当时的各位诸侯,而且山阳公对曹丕不用称臣,召见时不用跪拜,同时也如昔日皇帝一样享有祭天之权。尤其是当汉献帝去世以后,曹丕率领众臣痛哭流涕,他的葬礼更是按照皇帝礼制举行,这让他死后极尽哀荣。就连他的夫人曹皇后,在去世以后仍然按照皇后之礼厚葬,并且追封为献穆皇后。前文中提到,曹皇后乃曹丕之妹,之所以对于曹皇后的身份如此强调,其实也是为了加强曹魏政权政的正统化,曹皇后的身份是汉朝的象征,这样一来,汉献帝禅位于曹丕,更是顺理成章的J将汉世天下托付于曹魏政权手中。

曹丕、曹睿父子优待汉朝皇室的做法,既稳定了自己的政权,也得到了后世的肯定,这让曹魏政权逐步正统化、合法化。

礼遇汉臣,得到肯定

想要使天下百姓真正认可一个新的王朝,世家大族的支持、拥戴是必不可少的,这些精英人士说的每一句话,在普通民众心中都极有分量,曹丕为了让天下人认可曹魏政权,大费周章的拉拢和优待一些能够在社会上产生巨大影响力的重要人士。比如出生于官宦世家的杨彪,此人祖上为四世太尉,门生遍布天下,然而他一直不认可曹魏政权,甚至在汉祚将终之时,他魏臣,为抵触曹魏政权而不入仕。曹丕为了拉拢此人,授予他太尉一职,可是杨彪对此并不领情,尽管曹丕心中不悦,但是由于杨彪此人在民间享有高名盛誉,他只能以礼相待。曹丕不厌其烦的诏杨彪入仕,赐予他延年杖、鹿皮冠,下令在杨彪门前设置行马,虽然这些做法都没有化解这位元朝大臣对于曹魏政权的排斥,但是曹丕之举也得到了后世认可。他礼遇汉臣杨彪一事,被后人评价为其德行远超于他的父亲曹孟德。曹丕还拉拢了一些将曹魏政权描述为正统政权的文人墨客,在这些人的推行下,让汉魏禅代成为合法之事,这才将曹魏政权逐步送上了正统地位。

效仿尧舜,维护正统地位

为了巩固曹魏政权的正统地位,曹丕效仿尧舜有了汉献帝的两个女儿,他的这一做法,其实就是为了效仿典籍所记载的尧舜禅位之事,表明曹魏政权的正统性。尧禅位之后,便将自己的两个女儿娥皇、女英嫁给了舜,曹丕的这种做法,其实也就是效仿古人的禅位制度。更何况在汉献帝的禅位诏书中所写,这两个女儿乃献帝自愿嫁给曹丕,后人无法去追究当时汉献帝的行为到底是被逼迫还是自愿,只是曹丕这种正统化包装的手段无疑是成功的。让人们提到那个纷乱复杂的魏晋南北朝时,首先想到的就是曹魏政权,当时与其称天下的东吴、蜀汉,早已经成为了这场政治斗争中的牺牲品。其他两个政权的皇帝,他们都没法做到对其政权的合法化、正统化。

正因曹魏政权做到了,尽管这个政权国祚短促,可是它依旧成为了乱世之中的正统王朝,成为了三国历史舞台上真正的赢家,从这个层面看,曹魏政权正统化无疑是最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