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慈仁皇后”是电视剧《康熙王朝》中的人物,康熙妃子,只在电视剧中出现,历史上并无此人。

容妃与康熙是感情知音,同时也是三宫六院粉黛三千中最爱的女人。但是在江山与容妃之间,康熙还是选择了江山,只因为容妃传达了孝庄的懿旨,力保太子胤礽,而慧妃又煽风点火,立证容妃假传孝庄太皇太后懿旨。

康熙尽管相信容妃的话,但面临对未来江山继承人的问题还是考虑周详,认为太子不适合接任,又不能说孝庄的不是,只好说容妃假传懿旨,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成为他爱新觉罗家族政治的牺牲品。

夺容贵妃之位降为常在,后因放走红玉,康熙将容妃逐出后宫为奴,于是慧妃就小人得志,叫她去刷马桶。

容妃深爱康熙、理解康熙、包容康熙,一直等着康熙接她回去,无怨无悔地刷着马桶,直到康熙举办千叟宴当日被砸在马桶车下,离开人世,死后被康熙帝追谥“孝慈仁皇后”。

位分变化:容贵妃→皇贵妃→容妃→容常在→奴婢→孝慈仁皇后(追谥)

容贵妃:康熙误掀慧妃的牌子,慧妃沐浴更衣前往养心殿,康熙却因想念容妃而改去容妃宫,李德全只得去请求慧妃回宫,慧妃怒气冲冲地说:“她容妃是贵妃,我可是皇贵妃。”

皇贵妃:康熙恩准容妃带着蓝齐儿南下省亲,同时传旨:“容妃晋升为皇贵妃,蓝齐儿晋封为蓝齐格格。”

容妃:大阿哥胤禔与葛尔丹两军交战,蓝齐儿冒死阻止,探子回报康熙,容妃不放心女儿,不顾康熙懿旨,去寻找蓝齐儿;交战过后,容妃回到军营,康熙与大臣商议过后,讲她降为妃。

容常在:奉先殿祭祖告天,康熙在列祖列宗面前当中废去胤礽太子之位,容妃力谏康熙不能废太子,并说出老祖宗遗旨,康熙并没有多说什么,命人立即把容妃拉下去,而后到容妃宫大肆怒斥容妃,降为常在,仍在宫中居住,从此以后,不允许出宫门半步。

奴婢:康熙因红玉之事去容妃宫,容妃还是表明老祖宗真的有遗旨,不能废太子,又斥康熙疑心太重,杀伐太狠,康熙不悦,拂袖而去,传旨将她逐出后宫,交宗人府为奴,钦此。

孝慈仁皇后:容妃逝世,迁居陵墓,康熙望着容妃遗体,册封其为“孝慈仁皇后”。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容妃

古代社会,皇后看似是全天下女人羡慕的对象,殊不知她们身上的担子要种的多,既要给皇帝生儿育女,又要操持后宫事务,事无巨细,这种情况下给她们的身心造成了极大压力,因此有的皇后便活活给累死了,比如说今天要讲的这位孝献端敬皇后,可能大家对这个称呼不太熟悉,她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称呼:董鄂妃。关于董鄂妃的来历,官方史料记载非常简单,董鄂氏,满洲正白旗人,内大臣鄂硕之女。然而通过研究清宫史料,结合一些笔记杂说可知,这位在清朝历史上宠冠六宫的妃子来历并不简单:

第一种说法称董鄂妃是江南名士冒辟疆之妾董小宛。这种说法经过专家的研究,已经被彻底否定了,因为董鄂妃与董小宛生活的年代并不相同,董小宛与顺治帝年龄相差比较大,不存在被纳入后宫的可能性。

第二种说法称董鄂妃是顺治弟弟襄亲王博穆博果尔之福晋。这种说法流传地比较广,甚至被有些影视作品演绎出来。通过研究爱新觉罗宗谱发现,襄亲王博穆博果尔的嫡福晋是孝庄太后的亲侄女博尔济吉特氏,而且博穆博果尔并没有侧福晋,这种说法也存在很大疑问。人们之所以认为董鄂妃是襄亲王博穆博果尔的福晋,是因为在董鄂妃被册封为贤妃之前,顺治曾派人祭祀过刚刚病逝的博穆博果尔。第三种说法称董鄂妃是某位满籍军官之妻。这种说法主要来自德国传教士汤若望的记载,称顺治帝对某位满籍军官之妻产生好感,并陷入热恋之中,后来更是将其纳入后宫,现在来看,这种观点似乎是比较客观的,也就是说,董鄂妃原先极有可能是某位满籍军官的妻子。

虽然董鄂妃曾是他人之妻,但顺治帝对她的态度是与其他妃嫔截然不同的,董鄂妃一入宫便获得了少年天子的宠爱,六宫粉黛尽失颜色,不久董鄂妃便生下了一位皇子,即皇四子。顺治帝对待这个儿子明显不一般,称为“朕第一子”,如果没有意外,这位皇四子将会成为清朝入关第二位皇帝。

令人想不到的是,仅过了三个多月,皇四子便夭折于天花,顺治将其追封为和硕荣亲王,追封未成年的皇子为亲王,这在清朝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更何况皇四子还是一个三个月大的婴儿,足见顺治对董鄂妃的宠爱。就在皇四子夭折仅过了三年,宠冠六宫的董鄂妃便香消玉殒了,一直以来,人们对这位宠妃之死没有太多关注,其实董鄂妃之死也是很多因素造成的,爱子早夭固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董鄂妃承受了巨大的身心压力。

就在皇四子生下来一个月,孝庄太后便得了一场大病,需要到南苑静养,按理说来,董鄂妃应该安心地坐月子才是,但是她从未忘记身为皇贵妃的职责,董鄂妃便舍下了刚刚出生的儿子,来到了南苑,陪同顺治帝一同服侍在孝庄太后身边。或许是因为承受了大多宠爱,董鄂妃需要多从其他方面来慰藉其他妃嫔,比如说后宫有哪位妃嫔生了病,董鄂妃都要亲自照顾,史料中便留下了董鄂妃亲自照顾恪妃石氏的记载,可见即便是爱子夭折,带着虚弱身体的董鄂妃也是很不轻松的,如是,长久的身心压力拖垮了董鄂妃,最终才导致其早逝而终。

商高宗武丁,因为开创了“武丁盛世”,而被后世称为一代明君。而他与传奇皇后,我国古代杰出的女军事家,有女战神之称的妇好之间,缠绵悱恻生死相思的爱情,更是令后人感慨万千,津津乐道。毫无疑问,妇好是武丁最为宠爱的妻子,然而武丁死后,妇好却没有与他一同葬入王陵,这里面有何令人唏嘘的故事呢?

历史上商王武丁先后有过三位王后,被称为“三配”,她们分别是妇妌、妇好和妇葵。除了最后一任妇葵史料中鲜有记载,显得有些无足轻重外,剩下两位都是在历史中大放异彩的人物。

“三配”中的妇妌,是武丁的第一任王后,也就是原配正妻。而妇好是在妇妌去世后,续弦的二婚正妻。有很多朋友认为,既然妇好是凭借着自己非凡的军事才干,赢得了武丁的青睐,那么她在“三配”中一定是最有能力,最受人尊敬和崇拜的。我相信如果与那个毫无建树的妇葵比,妇好显然是小石子面前的一座高山,但如果与妇妌相比,还真不一定会胜出。

妇妌是井方(武丁的友邦)诸侯的女儿,出生地是今天的河北邢台,少年时就广有才名。她除了文化艺术修养高,擅长诗词歌赋外,还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农业专家,特别擅长种黍(黄米)。武丁就是听说了妌大小姐异于常人的才能,才花了大力气向井方的首领提亲的。

从甲骨文的卜辞中,我们能大致推断出,妇妌嫁给武丁后,担任了类似大司农,也就是今天的农业部长这样的职务。武丁在卜辞中多次询问种黍的情况,并且还有专门妇妌种黍的生产记录。武丁还让她负责推广种植一种叫“萑”的芦苇,这是一种不仅可以编席编筐,而且还可以当做建筑材料的重要经济作物。

要知道对于一直是农业社会的古代中国来说,大司农的岗位是多么重要,皇天后土,江山社稷离哪个也离不开农业的支撑,简直就是关乎国计民生,掌握国家命脉的关键部门。武丁把这样重要的岗位交付妇妌,可见对她的信任非同一般。

那么妇妌与妇好会不会是一文一武,取长补短的关系呢?甲骨文中有两条卜辞的内容是:武丁命妇妌讨伐龙方,出征前卜问是否有获胜的把握,而结果是妇妌率兵出征并战胜之!看来虽然妇妌出征的次数没有妇好多,但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女将军,妇妌是一位上马能战下马能文的全能型人才算是落实了。看来论学识和能力,妇妌是要胜出妇好一筹的。

有人觉得武丁给妇好封地,让她能等位于诸侯,是一种专门针对妇好的恩赏。但武丁在赏赐封地这件事上,并不是独宠妇好的,或者封地于妇好,也有安抚妇好,让她的地位不输于旁人的意味,因为武丁也是给了妇妌大片的封地。甲骨文中有大量妇妌向武丁供奉占卜用龟甲的记录,有时一次就能进贡二百多片。而当时即便是武丁的老师甘盘,一次能进贡二十多片就很不容易了。由此推断,妇妌不仅有自己的封地,而且封地内有大片的水域,并很可能比太傅甘盘的封地要大很多,从规模上看,应该不会是个级别低的小诸侯。

可以说,在武丁没有得到妇好之前,妇妌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而妇好除了重要外,还是他深情难忘的爱人。在我这个现代人看来,武丁真是个眼光独到,而且善于激发女性智慧的能人,他选的这两个夫人可真的都是他治理国家的得力助手。

至于说,妇好是否更加被当时社会的伦理观念和其他人尊崇,笔者认为也不尽然。被用来祭祀妇妌的后母戊鼎(也称司母戊鼎),比被用来祭祀妇好的司母辛鼎体积大两倍,重量重六倍。从规格上看明显是妇妌比妇好的地位更加尊崇才对。

有一种说法是,祖已是妇妌的儿子,她去世时,祖已已经被立为太子,并已经开始辅政,正做得有模有样,风生水起的时候,却莫名其妙遭到了流放,不就便“卒于野”,最后妇好的儿子祖庚登上了王位。所以从既得利益来分析,这事应该是妇好在下面捣鬼。当然也有人说祖已是妇好的儿子,是遭了歹人陷害,才被流放至死的。对这件事的争论,让人们对妇好的品行产生了怀疑,她到底是一位心狠手辣的宫斗高手,还是一位儿子遭人陷害的悲情女人?

但笔者更倾向于前面的推断,妇好死后,武丁干了一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事,他把妇好安葬在自己的寝宫旁边,以便随时可以去吊唁,甚至在墓上修宗庙,称“母辛宗”。也正是得益于这座宗庙的保护,让后世的盗墓贼在挖到宗庙地基时,以为挖到了墓底,没有继续深挖,这才让妇好墓被完整保留了三千年。以武丁对妇好所爱之深,又怎能允许心爱之人的孩子横死荒野呢?

况且武丁在妇好去世后,就象着了魔似的,三天两头为妇好安排冥婚,生怕她在下面被欺负,过不好,不断祈求各位祖宗照应她。其实以妇好的勇力,当年抡起一把大钺,连几万凶猛的雅利安人都不放在眼里,怎么就那么容易被几个小鬼欺负?莫非是她真的做了对不起鬼的事情?这么说,暗害祖已的事情还真未必是捕风捉影。地府里最恨她,最能揪住妇好不放的恐怕就是妇妌母子了。难怪武丁不停地央告老祖宗们护着自己的二老婆,要从这个角度讲,武丁这奇怪的举动倒是说得通了。

可毕竟人家妇妌对自己也是忠心耿耿,在未娶妇好前,也是夫妻同心的,更何况祖已还是自己的亲儿子。如果祖已真是被陷害后含冤而死,估计武丁心中的哀怨痛苦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即便妇好真的做了蛇蝎之事,妇妌祖已母子也早已不在人世,难道真的为了已然故去的母子俩,再让自己失去现实中的母子吗?一边是自己最爱的人,一边是自己的血亲骨肉,想来武丁这个老公和老爹当得也真是纠结不容易,至于个中滋味怕是也只有他自己才能说得明白。或许他允许铸造如此高规格的后母戊鼎,还有最终只让结发之妻妇妌葬入王陵(不知道他为妇好安排了那么多次冥婚,他们俩在人间的婚姻是否还有合法性?),都是内心深处复杂而矛盾的体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