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渊之盟结束之后,宋朝虽然跟辽国表面上看起来相安无事,但皇帝的面子总归过不去,在当时宋真宗被天下人所耻笑。宋真宗为了流芳百世,就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在泰山封禅。但是宋真宗也明白,在当时李沆作为宰相,对于封禅这件事情肯定是不同意的。因为当初签订丧权辱国条约的时候宰相以死相逼都没能改变宋真宗的想法。所以宋真宗就等到他去世之后,王旦当上了宰相才实施个计划。

有一天宋真宗在宫里边大摆宴席,请王旦喝酒,酒过三巡之后,宋真宗问了王旦,你感觉我这个酒怎么样?王旦自然对皇帝的酒赞不绝口,宋真宗这时候借驴下坡。说到你既然感觉这个酒不错,那我就送你一坛子,你拿回家跟你老婆一起喝吧。当时王旦直接蒙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宋真宗竟然要送我酒喝,但毕竟皇上的恩赐是不能拒绝的。就诚惶诚恐的把酒带了回去。

拿着酒回到家里之后,打开酒坛子,发现里边根本就不是酒,而是一坛子珍珠,这时候王旦就明白了宋真宗的意思。宋真宗这摆明了是贿赂他,看来在不久之后将会有求于他,果然在不久,宋真宗开会的时候就说出了想要在泰山封禅的事情,并且征求一下文武百官的意见,这句话一说出来,大堂上立刻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敢回答宋真宗。因为那个时候澶渊之盟刚刚立下不久,每年都要给辽国输送大量的金银财宝,天下百姓对此颇有怨言。但宰相王旦这时候带头发言说,其实这样也挺好,并且说了一大堆的理由,大家看到宰相都说同意,自然不能违背。再加上当时的宋朝虽然军队战斗力不行,但是经济建设还是很可以的,而且泰山封禅这件事情,在表面上也是有利于国泰民安的。所以纷纷赞同宋真宗的想法,这也符合当时宋朝的政治局面,皇帝虽然一家独大,但是也需要手下的支持,这也是为什么宋真宗贿赂宰相的原因。而且历史上宋真宗是一个极为软弱的皇帝,当初的澶渊之盟还没有开战就开始签订,让辽国看到可趁之机,狠狠的收刮了北宋一笔。而且宋真宗权利再大在朝堂上也是需要盟友的,毕竟政治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不维护好君臣关系,阴奉阳违这些事情很容易发生。

田千秋 西汉 ?—前77年 陕西咸阳

田千秋无真才实学,又无尺寸进征之功,骤至相位,内外多有不服。他为人敦厚,处事机智,曾上 书劝武帝广施恩泽,减缓刑罚,安抚吏民,自娱养身。昭帝刘弗陵在位,他与霍光等人辅政,在相位达12年。因年老时行走不便,每上朝帝准乘小车,故世称“车丞相”。

杨震 东汉 ?—124年 陕西华阴

杨震少时师从太常桓郁,随其研习《欧阳尚书》。他通晓经籍、博览群书,有“关西孔子杨伯起”之称。杨震不应州郡礼命数十年,至五十岁时,才开始步入仕途。被大将军邓骘征辟,又举茂才,历荆州刺史、东莱太守。元初四年(117年),入朝为太仆,迁太常。永宁元年(120年),升为司徒。延光二年(123年),代刘恺为太尉。他为官正直,不屈权贵,又屡次上疏直言时政之弊,因而为中常侍樊丰等所忌恨。

杜如晦 唐朝 585-630年 陕西西安

房玄龄和杜如晦二人同为李世民的宰相,但所起到的作用却是不一样的。房玄龄擅长给李世民出主意,但是同一个问题,他出的主意很多,李世民也不知道采用哪个好,于是这时候杜如晦将房玄龄的主意加以分析,选出一个最适用的办法,让李世民采用。房玄龄帮李世民出主意,杜如晦帮李世民拿定主意,所以称为“房谋杜断”。二人同心同德,相互配合,辅佐李世民处理朝政。时人论及良相时,首推房玄龄与杜如晦。

韦安石 唐朝 651年-714年 陕西西安

韦安石在武后、中宗、睿宗年间,先后四次被拜为宰相,因生性持重,数次当面折辱佞幸张易之兄弟,被陆元方赞为“真宰相”。他在太平公主专权时,拒绝太平公主的招揽,极力保护唐玄宗的太子之位,使得唐玄宗最终顺利即位。

苏颋唐朝 670-727年 陕西武功县

苏颋自幼聪明过人,后进士及第,开元四年(716年),苏颋随广州都督宋璟一同拜相,担任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宋璟为人刚正,对很多政务断然裁决,苏颋则顺从其美。在皇帝面前奏事时,宋璟若有没想到或一时答不上来的,苏颋就会上前协助。作为盛唐之交时著名文士,与宰相燕国公张说齐名,并称“燕许大手笔”。

杨绾 唐朝 718年 -777年 陕西华阴

杨绾以俭朴为乐,不曾留意自己家产。不过问生计,多次担任要职,无一区房宅,所得的俸禄,每月分发给亲友。思想明晰见识过人,盖如往哲微言,《五经》奥议,以前儒者们未知的东西,杨绾一看便知其精深至理。他崇尚玄言,崇信释道二教,曾经著有《王开先生传》以表叙其意。凡是所结交的朋友,都是当时名流。有的到他那里去的人,终日清淡,不曾追逐名利。有些客人想谋求职位,看见杨绾说话玄达,不敢提出,惭愧退下。大历(766年-779年)年间,德高望重,天下雅正之士都争着投奔其门下,还有从数千里外来的人。杨绾以清正贤德改变雅俗(坐镇雅俗),在当时可与杨震、邴吉、山涛、谢安为同类之人。

第五琦唐朝 712年-782年 陕西咸阳

开元十四年(726年),以明经入仕,授予黄梅县尉,历任盐铁使、御史中丞、御史大夫、京兆尹,迁户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度支使,封扶风郡公。建言献策,管理江淮财赋,创立『榷盐法』,改革货币制度,为安史之乱后的唐朝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李泌 唐朝 722年-789年 陕西西安

李泌七岁能文,幼时就已粗通黄老、列庄学说,有神童的美誉。唐德宗时入朝拜相,参预内政、外交、军事、财政等方面的筹划,对内勤修军政、调和将相,对外联结回纥、大食等国遏制吐蕃,达成“贞元之盟”,使边陲安定,在相当程度上保证了贞元时期唐帝国的稳定。参与宫室大计,辅翼朝廷,运筹帷幄,对外策划战略,配合诸将的步调,使其得致成功,是唐代肃宗、代宗、德宗三朝的重要人物。为相前后,匡正时弊。对内勤修军政、调和将相,又能调整官俸、裁减冗员,并妥善安置因乱留京的番邦使者等,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杜佑 唐朝 735-812年 陕西西安

贞元十九年(803年),杜佑成为宰相。虽位及将相,仍常手不释卷。他白天处理公务,接待宾客,晚上则在灯下读书,孜孜不倦。杜佑博览古今典籍及历代名贤论议,考溯各种典章制度的源流,耗时三十六年,撰成《通典》二百卷,并以说、议、评、论的方式,提出自己的见解和主张,以示劝诫。《通典》记述了远古黄帝时期至唐朝天宝末年的制度沿革,分为食货、选举、职官、礼、乐、兵、刑法、州郡、边防九典,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记述历代典章制度的典志体史书。

寇准 宋朝 961年—1023年 陕西渭南

寇凖主要成就在于辽军围困时力劝宋真宗亲征,击退辽朝的进攻,迫使辽国停战求和。寇凖被贬雷州期间,传播中原文化,指导当地居民学习中州音,促进了当地人与中原的交流;传授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兴修水利,开渠引水灌溉良田,促进经济发展;向群众解说天文地理,破除歪理邪说;同时还修建真武堂,收徒习文学艺,使乡民的子孙也能读书,对雷州文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

后世在评价秦国一统江山时,喜欢给秦国将领、功臣排座次。究竟谁是秦国统一大业中的首要功臣?在网友热议中,呼声最高的有商鞅、白起、王翦、李斯;另有魏冉、范雎、吕不韦也被广泛提起。

1、商鞅

商鞅之于秦国,如同秦王政之于秦国,少这么一个人,就不可能实现统一大业。商鞅给秦国制定法令,移风易俗;有功必赏,有罪必罚;制定统一度量标准;调节赋税,鼓励耕种,鼓励军功,使秦国无敌于东方六国。不可否认的:秦国大统天下成也商鞅,二世而亡同样源于商鞅。商君之法的严酷最终使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因此后世很多人称他为“酷吏”:渭水河边一天处决700人,河水变色,哭号声动天地。

评价历史人物,不能仅看当时一刻,还要看对后世的影响。商鞅对于秦朝统一确实功不可没,但也埋下秦朝灭亡的种子。

2、白起

白起对于东方六国绝对是个噩梦!率万余人一战攻破楚国都城;吞并蜀地;打残东方六国的“旗舰”赵国,杀赵括,长平坑40万降卒,秦军兵临邯郸城下。“自是之后,楚、赵皆慑伏不敢攻秦者,白起之势也,身所服者七十余城……”白起彻底打破秦国与东方六国的战略平衡,使秦国统一大业曙光初现。后人统计,战国期间秦军共杀六国180万兵士,死于白起之手超90万人。一将成名万骨枯,白起“杀业”太重,尤其是长平“杀降”之举更受到批评。

纵观白起的一生,如同一台绞肉机,除了攻城略地、斩杀之功外,实在别无用途。对此诸葛亮也说:“白起长于攻取,不可以广众。”

3、王翦

白起是秦国击出的组合拳,王翦则是击倒六国并“读秒”的最后一击。率兵攻破赵国都城邯郸,活捉赵王迁;攻破燕国都城蓟,追杀燕太子丹至易水河边;终极一战,以60万秦军主办灭楚。东方六国中,王翦与儿子王贲领兵攻灭五个,直接成就秦王政的统一大业。更难得的是,王翦军事素养无敌于当时,还历经四代秦王,成为官场上的不倒翁,政治素养同样出类拔萃。统一大业即将告成时,选择彻底隐退,得以善终。

王翦动用60万秦军主力灭楚,历时1年,对秦国的国力消耗巨大。虽然秦国最终完成统一,但是王翦的灭楚成本之高,间接埋下秦二世而亡的祸根。

4、李斯

李斯是秦国大统的规划师,也是2000多年历史发展的奠基人。写成《谏逐客书》,使秦王政广泛纳贤良;制定皇家礼仪;反对分封;焚书坑儒,统一思想;加强中央集权;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但是李斯所有智商、情商在秦始皇死后全部归零。与赵高矫诏立胡亥为二世,赐死扶苏、蒙恬、蒙毅……最终身受五刑被夷灭三族,父子俩“求牵黄犬出上蔡东门”而不得,最终落得个“听华亭之鹤唳”而亡的下场。

李斯不懂“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的道理,生性贪婪、做人毫无原则,导致自己的人生悲剧。何况还有妒杀韩非之举,实在是人生一大污点。

魏冉、范雎、吕不韦与上述四人相比,尽管各有不可取代的历史地位和作用,但终究无法同四人相提并论。秦国完成统一大业,绝非哪个人或哪几个人的力量,正如秦王政“奋六世之余烈”一样,贤君备出,自然良将云集、功臣无数。如果六世中有一个昏君,所有努力都付诸东流。良臣遇贤主,不是一个良臣,也不是一个贤主,绵绵不绝,终成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