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麾下谋士众多,足智多谋的刘烨就是其中之一,先后辅佐了曹操、曹丕、曹睿三代帝王。有意思的是,身为曹魏重臣的刘晔却是名副其实的汉室宗亲,与东汉皇族的关系比刘备还近。西汉景帝共有十四个儿子,第十子刘彻后来继承皇位,是为汉武帝。汉武帝的子孙后代也就成为西汉的嫡系,此后所有的西汉皇帝(昭、海昏侯、宣、元、成、哀、平、孺子婴)都是汉武帝的子孙。一、汉武帝登基后实行“推恩令”和“酎金夺爵”

导致兄弟们的子孙后代基本都降为列侯乃至富农平民。汉武帝的哥哥、汉景帝的第六子长沙定王刘发有一批后代子孙后来在陈留郡和南阳郡一带定居生活。王莽篡汉之后,长沙定王刘发的后代子孙出现了一个“位面之子”——汉光武帝刘秀。正因如此,长沙定王一系成为汉朝嫡系,东汉所有皇帝都是长沙定王的后代,刘晔则是光武帝第四子刘延的后代。刘备是汉武帝的另一个哥哥、汉景帝第九子中山靖王刘胜的后代,与东汉皇族在汉景帝时就分开了。二、而刘晔则是正儿八经的长沙定王之后

光武帝子孙,与东汉皇族的血缘关系自然更为接近。灰灰谈谈史,今天给大家带来刘晔身为汉室宗亲不匡扶汉室,为什么还要帮助曹操?其实这个问题有点强人所难,当时的汉室宗亲很多,比如有刘表,刘璋等,他们难道不想匡扶汉室,并不是他们不想,实际上是他们无能为力,汉室宗亲中也只有刘备才建立了那么一点势力,而刘备也是借用匡扶汉室的名义才获得政治上的正确性。三、而刘备最后也失败了

三家最终归晋,你能说刘备不匡扶汉室?刘晔虽然也是汉室宗亲,但是这个人是一个有能力但是喜欢逢迎的人。刘晔二十多岁的时候,天下大乱,刘晔所在的扬州也豪强四起,刘晔家是扬州的高族名人,因此被用兵的郑宝的招揽,而刘晔则认为郑宝这些人不成大器,不愿意与跟他们同流合污。

曹操能够在东汉乱世中建立自己的基业,离不开文武两个集团,也就是汝颍谋士集团和谯沛武将集团,保证了曹操在乱局中可以保证正确的发展方向,也可以保证大仗能够打赢,而在曹操手下的谋士中,总有一些特例,比如大家熟知的毒士贾诩,别的不说,出谋让李傕郭汜带兵攻打长安这一招真的是太毒了,所以贾诩在归于曹操阵营后,其实一直很安分的,有一位谋士,因为其出身有些敏感,加上不是汝颍集团的人,所以他被曹氏三代人用着且防着,而且防范的成分要更多一些,这个人就是刘晔。《三国志.刘晔传》刘晔字子扬,淮南成德人,惪音德。汉光武子阜陵王延后也。

刘晔扬州人,又是汉室后裔,其出身让他一生的生涯略带悲情,在东汉乱世中,他有三个选择,第一个是默默无闻,避世而居,第二个是匡扶汉室,走刘备的路线,第三个则是辅佐明主,平定这里乱世,显然他选择了后者,但问题是,曹操借汉室名义征讨诸侯,就算曹操自己不想篡汉,但是其后代,曹操集团的大部分都是有篡汉意图的,那么刘晔这个汉室宗亲的人物,在曹魏集团只能被视为“异类”,处处被排挤,所以说刘晔也成为了最奇葩的一位谋士,曹操一方大多数谋士的传记里面都是记载了,自己的谋划被采纳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但是刘晔就厉害了,他的传记中,大多是记载的都是,他的建议被否定,曹操曹丕一个脾性,面对刘晔就是“我不听,我不听”。

在东汉乱局之初,刘晔是被当地的郑宝所要挟,希望刘晔辅佐自己的,刘晔自然是不愿跟着这个无名之辈混,但是无奈人家有兵,最终他是用计谋斩杀了郑宝,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收服了,郑宝的部曲,刘晔在他的人生中短暂掌握过一支名义上属于自己的部队。《三国志.刘晔传》晔抚慰安怀,咸悉悦服,推晔为主。晔睹汉室渐微,己为支属,不欲拥兵,遂委其部曲与庐江太守刘勋。

当时刘晔并未自己统领这支军队,称汉室国祚将近,这是天命,带着这些人投奔了刘勋,乍一看刘晔真实“人畜无害”,妥妥的没有野心啊,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要知道这些人是郑宝旧部看,只是暂时迫于局势听从于刘晔,刘晔家世资产也不雄厚,根本养不起这支军队,所以必然会发生兵变,刘晔若接管这支军队才是大傻子,但是带着人投奔刘勋则不同,刘晔有了投奔刘勋的资本,并且刘勋也是当时刘晔最适合投奔的人,郑宝旧部则成为了刘晔进入刘勋集团的入场券。

只是刘勋并非雄主,还是个贪图小利,没有眼光的人。

《三国志.刘晔传》勋问其故,对曰:「上缭虽小,城坚池深,攻难守易,不可旬日而举,则兵疲於外,而国内虚。策乘虚而袭我,则后不能独守。是将军进屈於敌,退无所归。若军必出,祸今至矣。」

《江表传》建安三年策闻之,伪与勋好盟。勋新得术众,时豫章上缭宗民万馀家在江东,策劝勋攻取之。勋既行,策轻军晨夜袭拔庐江,勋众尽降,勋独与麾下数百人自归曹公。简单来说,就是孙策耍了心机,花钱让刘勋去打上缭,之后趁机奇袭刘勋的大后方,当时刘晔是苦劝刘勋,结果刘勋这个财迷听不进去,被孙策夺了庐江,随后刘勋只能投靠曹操,当时是建安三年,也就是曹操灭吕布,逐渐平定徐州的那一年,此后曹操的重心就是和北方的袁氏集团死磕了,但是刘晔却没有参与到曹氏集团崛起最为关键的7年平定袁氏集团的阶段,曹操将其冷落在一旁,可能持续是十多年的时间。

《三国志.刘晔传》太祖至寿春,时庐江界有山贼陈策,众数万人,临险而守......太祖还,辟晔为司空仓曹掾。

这是《三国志.刘晔传》中在刘晔投奔曹操后“隐身”多年再次出现的历史记载,显然这是曹操彻底平定袁氏集团后才南下的,也就说至少在建安十二年之后,在这个时候,曹操率军南下,在对付陈策的时候,询问过刘晔,平定陈策后,刘晔才被曹操征用,对于想要有所作为的刘晔来说,不可能是自己退隐,不想被曹操征辟,只能说是曹操故意不重用他,可是在曹操后期,原有的谋士班底几近凋零,所以刘晔才逐渐接近曹操的谋士阶层。

《三国志.荀彧传》十七年......会征孙权,表请彧劳军于谯,因辄留彧,以侍中光禄大夫持节,参丞相军事。太祖军至濡须,彧疾留寿春。

《三国志.程昱传》是后中夏渐平,太祖拊昱背曰:「兖州之败,不用君言,吾何以至此?」宗人奉牛酒大会,昱曰:「知足不辱,吾可以退矣。」乃自表归兵,阖门不出。郭嘉早逝,荀彧因为不赞成曹操称王“意外”病逝,程昱在赤壁之战前被曹操打压,排挤出谋士团,刘晔正是在这个情况下,被曹操启用,进入到曹氏集团的谋士集团。而刘晔参与度极高的争夺汉中的战争中,刘晔的表现也就注定了他并不会被曹氏集团所真心重用。

《三国志.刘晔传》「不如致攻。」遂进兵,多出弩以射其营。鲁奔走,汉中遂平。

当时曹操征讨张鲁,被其第张卫所阻,加上汉中之地地势险峻,曹魏优势骑兵难以发挥威力,后勤补给也出现问题,所以曹操想退军,而刘晔只是建言了短短四个字,曹操就答应了,三国志的记载可能有些太简略 ,如果这样曹操就不会退军了,个人更认可另一种说法,就是曹军撤退过程中,因为有曹军将士在黑夜误入了张卫军的营寨,引发了张卫所部大乱,曹军趁机出击,才拿下了汉中,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拿下汉中后,曹操对刘备的态度。

刘备拿下益州后,曹操果断拿下汉中,犹如一把利剑悬在了刘备头上,可以说已经达到了战略目的,而当时曹操身边的两位主簿,也就是司马懿和刘晔都劝谏曹操趁势攻入益州,灭了刘备,而且是司马懿先谏言的。《晋书.宣帝纪》从讨张鲁,言于魏武曰:「刘备以诈力虏刘璋,蜀人未附而远争江陵,此机不可失也。今若曜威汉中,益州震动,进兵临之,势必瓦解。因此之势,易为功力。圣人不能违时,亦不失时矣。」魏武曰:「人苦无足,既得陇右,复欲得蜀!」言竟不从。

司马懿的话,曹操不听,还表达了人要知足的意思,司马懿应该是知道曹操背后的意思了,所以没有再劝谏,但是刘晔忍不住了,他也劝谏曹操要趁机灭了刘备,免除后患,他或许没有考虑到曹操为何没有听取司马懿的建议,刘晔就算劝谏,就算说出花来,其核心仍然离不开刘备入主益州,人心不稳这一点,曹操能不知道吗?

《三国志.刘晔传》刘备,人杰也,有度而迟,得蜀日浅,蜀人未恃也。今破汉中,蜀人震恐,其势自倾。以公之神明,因其倾而压之,无不克也......太祖不从。

曹操为何不远去打刘备呢?他不懂养虎为患吗?他缺乏了当初的果断了吗?要知道夺取汉中打刘备,虽说也有危险,但是其危机程度远远比不上建安十二年北征乌桓时的危机程度。《三国志.武帝纪》卒与虏遇,众甚盛。公车重在后,被甲者少,左右皆惧。

《曹瞒传》时寒且旱,二百里无复水,军又乏食,杀马数千匹以为粮,凿地入三十馀丈乃得水。

《三国演义》中,就能很明显的看出来刘备时不时的显摆他是汉室宗亲的身份,但实际上他和汉室宗亲的关系也越来远了,而当时曹操手下与汉室宗亲的谋臣也有很多,其中一个就是刘晔。刘备是汉武帝的另一个哥哥的后代,而刘晔是正宗的汉室宗亲,正是因为刘晔的身世,最后刘晔最终郁郁而疯。刘晔出谋划策,平定山贼陈策

刘晔二十多岁时,天下大乱,尤其扬州地区。当时扬州当地的郑宝,无论是能力还是力气上都很有优势,于是刘晔设计杀死了郑宝,并收编了郑宝手下的几千人小兵小将。随后刘晔投奔曹操,曹操曾多次平定陈策都未成功,这时刘晔提议先赠予好处,并且再用好言相劝,而大军在后面,山贼就会自己投降,失败。曹操同意,最终平定陈策。刘晔是三国时期最悲剧的天才战略家

刘晔在三国历史上的地位并不高,但他在天下大势却有着非常敏锐的判断和洞察力,但其出身敏感,也不是汝颖集团的人,所以曹三代都不是特别信任他,防范的成分要比其他人多很多,对于他所提议的战略政策,曹操也选择不听,最终发狂郁郁而终,落得最悲惨的战略家。历史上是如何评价刘晔的

刘晔出身高贵,并且身上有着非常惊艳的战略方针。曹氏父子都不信任刘晔,但他没有做对不起父子三代的事,反而是曹氏对不起刘晔。由于长时间的不认同,所以刘晔认为得到君主的认可才是最有意义的,之后刘晔开始失去自我。但最后君主还是厌恶了刘晔这般现状和模样,也失去了君主的信任,最终疯了。

曾经的刘晔向往匡世济民,最终未能实现,做个小人,也当不好,每天生活在孤独和绝望中,最后变得空无一物,也失去了自我,开始为讨好君主而活,这大概也就是造化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