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祠堂。简单言之,祠堂就是祭祀祖宗的地方,而且如果有族人作奸犯科,族长可以在祠堂里当着祖宗牌位和族人的面进行处罚。而祠堂文化诞生于汉朝,我们知道,西汉时期,随着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文化就开始占据绝对的领导地位。宗族和祠堂也是儒家文化的一部分,主要强调家族观念。《汉书》里记载:“文翁终于蜀,吏民为立祠堂。及时祭礼不绝。”由此可见,早在汉朝时期,祠堂就已经具备了一定规模。祠堂发展到为什么南方会更加重视宗族祠堂,而北方人不太重视呢?第一,北方多战乱,天灾人祸频繁。在中国历史上,北方向来是战乱不止,而北方人为躲避战乱,就不得不迁徙,历史上北方经历了许多次人口流动,比如闯关东、走西口等等,频繁的迁徙,将原来固定的族群不断拆散,这也造成北方人的宗族观念没有那么强烈。和北方相比,南方地区则比较稳定,战乱也比较少,在历史上,北方游牧民族很少有打过长江的(主要就是北方士兵不适应南方的气候)。

相对稳定的生活环境,加上南方地区水流众多,物产丰富,南方人经历了几代还在固定的地方繁衍生息,这有利于形成固定的宗族实力,世代相传的族谱也得以延续。第二,南方的汉人比较多。北方因为胡汉杂居,通婚混血,对于汉人的传统礼仪越来越不重视。而在五胡乱华、安史之乱和靖康之耻中,中原地区的汉人为了躲避战乱,纷纷跑到了南方地区,也保留了许多传统礼仪。而在南方地区中,广东和福建等地方的宗族观念比其他地方更甚。

这是他们是秦汉时期第一批南迁的汉人,保留着最正宗的祭拜祖先的观念,甚至在一部分地区,族规比法律还要管用。第三,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北方更靠近政治中心,所受波及比南方更严重,北方的许多古建筑、宗庙、宗祠乃至族谱都遭到巨大破坏,这是北方宗祠少的重要原因。第四,南方地区的华人华侨更多。改革开放之后,南方地区风气渐开,特别是闽粤地区,许多华人华侨、港澳台同胞纷纷回乡探亲祭祖,捐钱修复宗祠家庙。而赶赴北方地区的华人华侨、港澳台同胞相对比较少,北方人也就没有多少钱修复宗祠了。

由于以上几个原因,南方人更重视宗族祠堂,而北方人则不太重视宗族祠堂

鲁班本名公输般,即公输子,公孙般.因为“般”与“班”同音,是春秋战国时代鲁国人,所以称之为鲁班。他是历史上有名的工匠,被喻为木匠的祖师。

《墨子》中提到,公输子削竹木以为鹊,三日不下。他还造了能载人的大木鸢,在战争中担任侦查的任务。据《渚宫旧事》记载:“尝为木鸢,乘之以窥宋城。”历史上还记载了鲁班因为自己的才干,竟然使得父母葬送了性命。这又是怎么回事呢?王允的《论衡·卷第八·儒增篇》说:“巧工为母作木马车,木人御者,机关备具,载母其上,一驱不还,遂失其母。”母亲就这样不见了踪影。而父亲呢,命运更惨。根据唐朝一本《酉阳杂俎》记述,鲁班曾远离家乡做活,因为念妻心切,就做了一只木鸢,只要骑上去敲几下,木鸢就会飞上天,飞回家去会妻子。没多久,妻子就怀孕了。鲁班的爸爸觉得很奇怪媳妇怎么会怀孕呢,于是鲁班的太太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父亲。后来有一次,鲁班的父亲趁鲁班回家时偷偷地骑上木鸢,照样也敲了几下,木鸢也飞了起来。但哪知一飞竟然飞到了苏州,当地人见到由天上降下个人来,当他是妖怪,便将鲁班的父亲给活活打死了。

每年的六月十三日是鲁班师傅诞,上架行木艺工会最重视这个节日,木艺工人昔日十分注重奠师重道精神,他们最奠崇的师傅,就是鲁班先师了。木艺这一行可说是最古老的行业,木工在建筑业中一直占有很重要地位。每年祝贺师傅诞,还有一项很特别的传统活动,就是派“师傅饭”,所谓“师傅饭”,其实只是在师傅诞那天,用大铁镬煮的白饭,再加上一些粉丝,虾米,眉豆等。由于相傅吃了师传饭的小孩子,不仅能像鲁班那么聪明,而且快高长大,健康仱俐,以前,在贺诞这一天,请一班艺人回来唱八音,或者请一台木偶戏来演出,视乎当年的经济情形而定,总之是隆重其事。 鲁班是我国民间神话传说中的能工巧匠,被誉为木工的祖师。

清水河向东拐了个大弯子,弯子里有个堡子叫鲁家湾。鲁家湾里住着一个姓鲁的老木匠。老木匠已经五十八岁了,十几岁学艺跟班,算起来已经做了四十多年的木匠活。勤劳的老木匠一生盖了两个堡子:鲁家南湾,鲁家北湾。老木匠有个怪脾气,做了一辈子的木匠活没有收过一个徒弟。当别人要拜他为师学艺的时候,他总是推辞说:“跟我能学出个什么手艺来,你没看看我盖的那些歪歪扭扭的房子,打出的不周不正的箱柜?”常了,人们都知道他这个怪脾气,要学木匠手艺的人也就不向他学了。

老木匠一生都不满意自己的技艺,他不但不教别人,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教。一辈子省吃俭用,一个铜钱都能摸出水,就这样他积攒了三百两银子和三匹快马,准备留给自己的儿子长大投师学艺用。

老木匠生了三个儿子:大儿子叫鲁拴,十八岁了;二儿子叫鲁宾,十五岁;最小的儿子十二岁,就是鲁班。

鲁拴和鲁宾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懒汉,从下生到长天,锛子倒了不知扶,斧子掉了不知捡,凿斧锯动都没有动过一下。爹爹和妈妈都不喜欢这哥俩。

鲁班从小就勤快好学,常常跟在爹爹后头,帮着拉线和做些零活,瞅着爹爹扬锛使斧砍木头。有一次晌午吃饭的时候,妈妈忽然发现鲁班大半天没在家,便有点慌神了,连忙出外去找,找了大半天才在一家新房子门前找到了他。鲁班正蹲在一边,两手托着下巴颊,呆呆地瞅着几个木匠做窗子哩。

鲁班六七岁就愿意动斧动锯,把圆木头砍成方条,粗粗的木头锯成薄板子。长到了十岁的时候,所有的“家把什”(工具)他都会使唤了,斧子凿子在手上乱转。鲁班成天不闲手,做了很多的小木柜、小板凳、小车……,房檐子底下,堂屋地上都摆满了,象小家俱铺一样。鲁班看见妈妈坐在炕上打线很吃力,便从南山上砍了一棵柳树做了一把椅子,说:“妈,坐在椅子上打线吧,省得腰痛。”鲁班见姐姐的针线箩筐没有地方放,便从北山上砍了一棵榆树,给姐姐做了一个木箱,说:“姐姐,把针线箩筐放到箱子里去吧,省得乱放丢针掉线。”可是当大哥、二哥求他做点木活的时候,他不但不给做,还要申斥说:“有木头有斧子,自己不能去做吗!”爹爹、妈妈和姐姐都喜欢鲁班。

三个儿子一天比一天大了。

一天,老木匠把大儿子唤到跟前说:“孩子,你也不小了,不能总指着爹爹养活你们。‘三岁牤牛(公牛)十八岁汉子’,你应该学点手艺了。还是学个木匠吧,不过爹爹不能教你,我的手也拙,艺也粗,从来连一个徒弟都没有收过。你带上一百两银子,骑上一匹快马,上终南山去找隐居的木匠祖师吧!”老头说完瞅了瞅鲁拴;闲懒成性的鲁拴哭丧着脸,一句话也没有说,接过银子骑上马,扭扭晃晃地走了。

鲁拴走出大门,心想:“终南山离这十万八千里,上哪去找师傅去”于是他骑着马,东蹓西逛了三年,银子花光了,马也卖掉了,光杆回来了。老木匠气的没说二话,就把鲁拴赶出了大门。

老木匠又把鲁宾叫来。“孩子啊,你也长到十八岁了,拿上一百两银子,骑上一匹快马,上终南山去寻找师傅去吧!千万别象你哥那样。”老头说完又瞅了瞅鲁宾;鲁宾的嘴都要噘上天,哭哭啼啼地接过银子,懒懒地骑上马走了。

鲁宾走了一天一夜,一打听,终南山离这有一万多里的路程,便泄气了。他信马由缰地混过了三年,花光了银子,卖掉了马,披着麻袋回来了。老木匠气的更厉害,拿起榆木拐棍,一顿棍子又把鲁宾打出去了。

老木匠唤来了鲁班,流着眼泪摸着鲁班的头说:“孩子,你那没有出息的两个哥哥都被我赶出去了,爹爹一生的希望这回都放到你一个人的身上。你不能让爹爹的这颗心一凉到底,千万千万不要象你两个哥哥那样……”没等爹爹把话说完,鲁班就接过话头说:“爹,你放心吧!儿子早就包好银子,备好了马,只等你吩咐了。找不到师傅,学不好手艺,我决不回来见你!”

鲁班拜别了爹妈,骑上马,便向西方奔去。老木匠瞅着儿子的背影,揩着眼泪,嘴里不住地叨咕着:“还是我的鲁班啊……”

鲁班扬鞭打马,人急马也急,一天就跑了三百多里路程。鲁班走了十天,赶过三千里路,光光的大道走到尽头了,前面出现了一座高山。山又高又陡,道又弯又窄,道上长满了刺棘和狼牙石。鲁班勒住马犯愁了。这时忽然从山脚下走过来一个老樵夫。鲁班牵马上前作了个揖,问:

“老大爷,终南山离这还有多少里路程?”老樵夫捋了捋胡须,慢吞吞地说:“嗯,直走六千里,弯走一万二千里,要找简便道走就得跨过这座大山。”鲁班又问:“大爷,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帮我跨过这座大山?”老樵夫晃了晃头:“这样高的山,一年也爬不到半山腰。”鲁班说:“一年爬不过去爬二年,二年爬不过去爬三年,爬不到山顶我死也不下山!”

老樵夫听他说得这样坚决,也很佩服,笑着说:“你拿我这把镰刀吧,用它砍刺拨石很快就能上去。”鲁班一听可乐坏了,接过镰刀便向山上走去。镰刀轻轻地向地上一拉,刺棘和尖石都拨开了,他很快的就登到山顶。鲁班把镰刀挂在一棵大树上,骑上马又向西方的大路跑去。

鲁班又走了十天,又赶过三千里的路程,光光的大道又走到了尽头,前面横淌过来一条大河。又黑又绿的河水,扔下一块石头子儿,半天都翻不上水花来。鲁班勒住马又愁住了。这时从河对岸划过一只小船来,船头上坐着一个年轻的渔夫。鲁班牵马上前作了个揖,问:“大哥,这儿到终南山还有多少里?”渔夫屈指算了算,说:“嗯,直走三千里,弯走六千里,要找简便道走就得横跨过这条大河。”鲁班接着问:“大哥,能不能想办法把我渡过河去?”渔夫皱着眉头说:“这不行!河又宽水又深,自古以来这条河淹死过无数过路的人!”鲁班说:“不怕水深探不到底儿,不怕大河宽到天边,不跨过这条河我死也不转回头!”渔夫见鲁班很刚强,笑着说:“兄弟,牵马上船吧,我把你渡过河去。”

鲁班渡过了河,又奔上大道,追风赶日又走了十天,三千里路程甩在脑后头。光光的大道又走到了尽头,眼前出现了一座高山。鲁班心想:“这座大山恐怕就是终南山了。”山峰很多,曲曲弯弯一千多条小道。从哪一条道上山呢?鲁班又愁住了。这时他发现山脚下有一处小房,房门口坐着个打线的老大娘。鲁班牵马上前作了个揖向:“老奶奶,终南山离这还有多少里?”老奶奶张口就答:“直走一百里,弯走三百里;三百座山头,三百个神仙,你要找哪一个?”鲁班一听乐坏了,连忙回答:“我要投奔木匠祖师,从哪一条小道上去?”老大娘说:“九百九十九条小道,正中间那一条路就是!”鲁班连忙道谢,左数四百九十九条,右数四百九十九条,踏上正中间的小路,打马向山上跑去。

鲁班到了山顶,只见一片树林子里露出几疙瘩(在这里是“块”或“片”的意思)房脊,走近看是一溜三间房子。鲁班轻轻地推开了门,屋子里横竖放了一地破锛子烂凿子,连脚都插不进去。鲁班向床上一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伸着两条腿正在睡大觉,象雷一般地打着呼噜。鲁班心想:“这个老头子一定就是木匠祖师了。”鲁班没有惊动师傅,把破锛子烂锯收拾起来放在木头箱子里,便规规矩矩地在长凳上坐下,等着老师傅醒来。

老师傅的觉可真沉,翻了好几次身都没有醒,直到太阳落山的时候,才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鲁班走上前,跪在地当心,说:“老师傅呀,徒弟今天拜上门,请求师傅能收我学艺。”

老师傅问:“你叫什么名字啊?从哪儿来的?”

鲁班回答:“我叫鲁班,从一万里地外鲁家湾来的。”

老师傅又向:“学艺为什么来找我呀!”

“因为你是木匠的祖师!”鲁班回答得很干脆。

老师傅停了一下,说:“我要考问你一下,答对了我就把你收下;回答不对可别怪师傅不收你,怎样来的还怎样回去。”

鲁班的心跳了一下,说:“如果今天回答不上来,明天来回答;哪天回答上来,哪天让师傅收留!”

老师傅说:“普普通通的三间房子,几根大柁几根二柁?多少根檩(Lǐn)子(屋上托住椽子的横木)多少根椽(Chuán)子(放在檩上架着屋顶的木条)?”

鲁班张口就答:“普普通通的三间房子,三根大柁,三根二柁,大小二十根檩子,一百根椽子。五岁的时候我就数过它。”

老师傅把头轻轻地点了一下,接着问:“一件技艺,有的人三个月就能学去,有的人得三年才能学去,三个月和三年都扎根在哪里?”

鲁班想了想回答:“三个月学去的手艺,扎根在眼睛里;三年学去的手艺,扎根在心里。”

老师傅又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接着提出第三个问题:

“一个木匠师傅教好了两个徒弟,大徒弟的一把斧子,挣下了一座金山;二徒弟的一把斧子,在人们的心里刻下了一个名字。如果你学好了手艺,跟哪个徒弟学?”

鲁班马上回答:“跟第二个学。”

老师傅不再问了,“好吧,既然你都回答了上来,我就得把你收下。不过可有一件,要向我学艺就得使用我的‘家把什’,我已经有五百年没使唤这些玩艺儿了,你拿过去修理修理吧!”

鲁班站起身来,把盛“家把什”的木箱放到磨刀石旁,一样样地拿了出来。这时候他才仔细地看清:斧子长了牙,长锯连一个齿都没有留下,两把凿子又弯又秃,长满了锈。鲁班连一口气都没有喘,挽起袖子便磨了起来。白天磨,晚上磨,膀子磨酸了,两手磨起了血泡,又高又厚的磨刀石,磨得象一道弯弯的月牙。鲁班磨了七天七夜,斧子磨利了,长锯磨出了尖齿,凿子也磨出刃了,所有的“家把什”都磨得又快又光又亮。鲁班一样样地送给老师傅看了;老师傅看完了只是点了点头,连一句“行”或是“不行”的话都没有说。

“为了试试你磨的这把锯,要你把门前那棵大树锯倒,它已经生长五百年了。”

鲁班扛着锯走到大树下,大树可真粗,两只胳膊没抱住,往上一瞅,呀!树尖都快要顶天了。鲁班坐在大树下锯起大树来,足足地锯了十二个白天十二个黑夜,才把大树锯倒。鲁班扛着大锯进屋去见师傅。

老师傅又吩咐说:“为了试试你磨的这把斧子,要你把这棵大树砍成一只大柁。要它光得不留下一根毛刺儿,圆得象十五的月亮。”

鲁班转过身提着斧子就出去了。一斧子砍去大树的枝丫,削去了树疤,足足地砍了十二个白天十二个黑夜,才把一根大柁砍好,他提起斧子进屋去见师傅。

老师傅接着又吩咐:“还不行,为了试试你磨的凿子,要你把大柁凿出二千四百个眼子:六百个方的,六百个圆的,六百个三楞的,六百个扁的。”

鲁班提起凿子便凿了起来,只见一阵阵木花乱飞,他越凿越有劲儿。足足地凿了十二个白天十二个黑夜,二千四百个眼子凿鲁班提着凿子又去见师傅。

这回老师傅可高兴了。他离开花藤椅子,接下鲁班手里的凿子,揩去了鲁班脸上的汗珠,夸奖说:“好孩子,什么也难不倒你,我一定把我全部的技艺都传授给你:”说完便把鲁班领到西间屋里去。一进屋,鲁班的眼睛就睁大了,眼神也不够用了。原来这间屋子里摆了好多的模型,里面有各式各样的楼阁桥塔、椅凳箱柜,制造得都特别的精致。老师傅笑着说:“你就一个个地拆下来再安上,每一件模型都要拆下一遍,安上一遍;拆安你的手艺也就学好了。你自己就专心地学吧,我不在你的身边唠叨了。”老师傅说完就走了出去。

鲁班拿起模型,翻过来看掉过去看,拿在手里不舍得放下。老师傅让拆安一遍,他拆安了三遍。每天只见他进屋不见他出屋。饭放凉了顾不得吃;胳膊腿累乏了,顾不得伸一伸。每天老师傅睡觉前来看看,鲁班在房子里拆安;睡觉醒来看看,鲁班还是在房子里拆安。当老师傅催促他睡觉的时候,他只是“嗯嗯”地信口回答,可是拿在手里的模型却不放下。

就鲁班苦学了三年,手艺学成了。老师傅为了试试他学的如何,便把全部的模型都毁掉,鲁班凭着牢固的记忆,一样样地又重新给做了出来。老师傅又提出好多新的样式让他制做,鲁班细心地一琢磨,也能很快地按着老师傅的要求做出来。老师傅很满意。

一天,老师傅把鲁班叫来,难分难舍地说:“徒儿,三年过去了,你的手艺也学今天该下山了!”

鲁班一听,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说:“那不行,我的手艺还没有学成,我还要再学三年呢!”

老师傅笑了。“以后你自己学吧,今天说什么你也得下山!”徒弟要走了,师傅送给徒弟点什么东西呢?老师傅想了想说:“你磨的斧子、长锯、凿子就送给你用吧!”

鲁班呆呆地瞅着师傅,哭了:“穷徒弟留给师傅点什么东西呢!”

老师一听又噗哧地笑了:“师傅什么也不要你的,只要你不丢了师傅的名声就够了。”

鲁班含着眼泪拜别了师傅,下山了。

鲁班回来的路上,没有找到指路的老奶奶、渡河的渔家大哥和赐刀跨山的老樵夫。为了报答他们的恩情,鲁班在终南山下盖了一座大庙,在大河上修了一座大桥,在第一次跨过的高山上造字一座大塔。据说这些东西直到今天还有哪。

鲁班回到家,拜见了爹妈,拿着师傅赐给的斧子,记着师傅的嘱咐,给人们做了很多的好事,留下了很多动人的故事。后世人尊称他为木匠的祖师。 很久很久以前,世界上没有伞。那时候,人们出门很不方便。夏天,太阳晒得皮肤火辣辣地痛。下雨天,把衣服淋得湿漉漉的。鲁班想帮人们解决这个困难,心里很着急。他心里想:要能做个东西,又能遮太阳又能挡雨,那才好呢。

鲁班动了好多脑筋。后来,他跟几个木匠一起在路边造了一个亭子,亭子的顶是尖尖的,四面用几根柱子撑住。他们隔一段路造一个亭子,造了许多亭子。走路的人就方便多了。雨来了,躲一躲;太阳晒得难受了,歇一歇,喘口气儿。

鲁班给大家办了件好事,大家都很感激他。可是鲁班自己挺不满意。他想,要是雨下个不停,那该怎么办呢?人总不能老蹲在亭子里不走哇。

还得再想办法!鲁班心想:要是能把亭子做得很小,让大家带在身上,该多好啊!可是用什么法子才能把亭子做得轻轻巧巧呢?为了这个事儿,他吃饭不香,睡觉不安。

鲁班想了许多天,还是没有想出来。一天,天气热极了,他一边做工,一边抹汗。忽然看见许多小孩子在荷花塘边玩,一会儿,一个孩子摘了一张荷叶,倒过来顶在脑袋上。

鲁班觉得挺好玩,就问他们:“你们头上顶着张荷叶干什么呀?”小孩子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鲁班师傅,您瞧,太阳像个大火轮,我们头上顶着荷叶,就不怕晒了。”

鲁班抓过一张荷叶来,仔细瞧了又瞧,荷叶圆圆的,一面有一丝叶脉,朝头上一罩,又轻巧,以凉快。

鲁班心里一下亮堂起来。他赶紧跑回家去,找了一根竹子,劈成许多细细的条条,照着荷叶的样子,扎了个架子;又找了一块羊皮,把它剪得圆圆的,蒙在竹架子上。“好啦,好啦!”他高兴得叫起来,“这东西既能挡雨遮太阳,又轻轻巧巧。”

鲁班的妻子听见他大呼小叫的,赶紧从屋里跑出来问他:“出了什么事了?”

鲁班把刚做成的东西递给妻子,说:“你试试这玩意儿,以后大家出门去带着它,就不怕雨淋太阳晒了。”

鲁班的妻子瞧了瞧,又想了想,说:“不错不错,雨停了,太阳下山了,还拿着这么个东西走路,可不方便了。要是能把它收拢起来,那才好呢。”

“对,对!”鲁班听了很高兴,就跟妻子一起动手,把这东西改成可以活动的,用着它,就把它撑开,用不着,就把它收拢。这东西是什么呀?就是咱们今天的伞。

中元节冥箱封条这样写:

上具衣布X件匹,

并钱在内化,

xxx老人查收受用,

天运XXXX年X月X日给行。

希望我的回答对你有所帮助,中元节怎样写冥包所谓包袱、包裹,是指从阳世寄往“阴间”(冥国)的钱包、衣包,是一种象征性的东西。一般祭祖的包袱大体上分为两种,但只在表皮上区分。一种是用于新丧不满三年的素包袱;另一种则是用于老丧以至久远的宗亲三代、五代的印有墨线花纹的包袱。包袱里的冥钱、冥衣均购自南纸店。不外乎为大烧纸、金银箔叠成的元宝、锞子、冥钞和佛、道两教的往生钱。寒衣纸为不可少者。包袱通常是一个大纸口袋,竖一尺,宽一尺五寸。素包袱皮是全白的,只是中间贴一蓝签,以便书写亡人名讳之用。花包袱皮是在一个大白纸或红纸口袋上印上水墨单线的图案,四周黑框内是佛教梵文音译的《往生神咒》;中间印一莲座的牌位,用来填写亡人名讳。牌位的右上方印着“金银财宝冥衣一封”,可根据情况在下边填上“戊子清明祭用”、“周年祭用”等字样。左下方是填写祭祀人姓名之处。还印有两个古装的小人儿,据说是隋朝的羊角哀、左伯桃(隋封守灵之吏)。每份包袱皮还附着一张四寸见方的木刻版水墨印刷的“冥国邮政”的邮票。装好冥钱冥衣后,贴在包袱背后。 中元节冥包的正规写法写包,就是在包的封皮上相关栏目内写上先人的称呼和姓名、收受的封数、烧包者的姓名及时间等。这虽是一项简单工作,但由于学校里没这科目,就使许多人不懂而经常弄错。写包时,需要搞清楚收包的先人和烧包的后人之间的关系,然后才按规定的称呼写包。封皮的文字是直排的,从右到左各列内容为:第一列:中元胜会之期虔备冥资成X封(即:中元节鬼魂胜会之期虔诚准备冥界纸钱并打包成多少封)第二列:上奉XX(即:恭敬地奉送给XX)第三列:故XX收用(即:已经故去的XXXX老人收用)第四列:孝XX祀(即:阳世孝人XXXX祭奠)第五列:天运XX年XX月XX日叩化(即:农历XX年XX月XX日跪拜焚化)第一列:如果是花包,就在下边“封”字前空白处填上包的封数,一包为1封,一驮是2封,按写给某先人的包总封数填写。如果是白包,则“中元胜会之期”处是空白,需要填上“中元胜会之期”,之所以留空白,是因为对新亡人需要烧七七包、一周年包、二周年包和三周年包,每次烧包填写内容不同,因此就留空白让烧包的人根据情况填写。 中元节冥包的正规写法写七七白包时,空白处一七写“首七化财之期”,二七写“二七化财之期”,以此类推,七七写“毕七化财之期”;烧一周年包,空白处写“小祥化财之期”,烧二周年包,空白处写“大祥化财之期”,烧三周年包,空白处写“除服化财之期”。第二列:一般不用填写,但若第一列未留空白填封数的,则在“上奉”之前填写封数。如包是老的写给小的,则应将“上奉”改为“付与”。第三列:如果是新亡人,需要在“故”字之前写“新”字,如果封皮上无“故”字的,则写“新故”或“新逝”二字。“故”字之后是写先人的称呼和姓名,不同关系不同辈分的写法不同。需要在“故”字之后姓名之前写明先人与送包人的关系;男人称考,女人称妣,但如先人是送包人的同辈和小辈的则不可称考妣,直接写明关系就行。其三是写姓名和性别,并且姓和名是分开的,如男先人写“某公某某”(前一“某”为姓,“公”为性别,后二“某某”为名),女先人写“某母某氏”(前“某”为夫家之姓,后“某”为外家之姓,因古代女人们多无学名只有小名,而称小名又不够尊重就根据外家之姓称某氏)。其四是在先人的性别之后把男先人称老大人把女先人称老儒人,如果是老的写给小的,则不分性别只在姓名之后写“名下”即可。“收用”这里,有的是“正魂收用”,有的是“冥中收用”。 中元节冥包的正规写法第四列:在“孝”字之后写送包人自己与收包人的关系(自称)及姓名,这与第三列一样是比较复杂,不同关系不同辈分的称呼是不同的。第五列:这列的写法比较简单,把具体烧包那天的农历年月日写清楚就行。需要补充的是,在包袱的反面,需要在封口处写上一较明显的“封”字表示密封,意思是此包经送包人打上封条,非收包人不得拆开,这个“封”字本来是用印章盖的,但一般人家都没有印章就用毛笔或软笔写上,如果封皮上本身有“封”字的就不用麻烦了。先人与送包人的关系表达先人与送包人的关系表达直系亲人称谓上九代:称鼻祖。故鼻祖(姓)公讳(名字)老大人妣(姓)老孺人正魂收用。自称落款:孝耳孙。上八代:称远祖。故远祖(姓)公讳(名字)老大人妣(姓)老孺人正魂收用。自称落款:孝云孙。上七代:称太祖。故太祖(姓)公讳(名字)老大人妣(姓)老孺人正魂收用。自称落款:孝仍孙。上六代:称烈祖。故烈祖(姓)公讳(名字)老大人妣(姓)老孺人正魂收用。自称落款:孝晜孙。上五代:称天祖。故天祖(姓)公讳(名字)老大人妣(姓)老孺人正魂收用。自称落款:孝来孙。上四代:称高祖。故高祖(姓)公讳(名字)老大人妣(姓)老孺人正魂收用。自称落款:孝玄孙。上三代:称曾祖。故曾祖(姓)公讳(名字)老大人妣(姓)老孺人正魂收用。自称落款:孝曾孙。上二代:称祖父。故祖考(姓)公讳(名字)老大人妣(姓)老孺人正魂收用。自称落款:孝孙。上一代:称父亲。故显考(姓)公讳(名字)老大人妣(姓)老孺人正魂收用。自称落款:孝男。旁系亲人称谓旁系亲人称谓父之兄:称伯伯。故伯考 公 老大人收用 孝胞侄。父之弟:称叔叔。故叔考 公 老大人收用 孝胞侄。父之堂兄:称伯伯。故堂伯 公 老大人收用 孝堂侄。父之侄:称兄或弟。 故堂兄或弟 老大人收用 堂兄或弟。母之父:称外祖父。 故外祖考 公讳 老大人收用 孝外孙。母之兄或弟:称舅。 故舅考 公讳 老大人收用 孝外侄。母之伯爷:称堂外祖。 故堂外伯祖 公讳 老大人收用 孝堂外孙。母之堂兄:称堂母舅。 故堂母舅 公讳 老大人收用 堂外侄。父之姐夫:称姑父。 故姑父 公讳 老大人收用 内侄。父之姐妹:称姑母。 故姑母 府 氏老孺人收用 胞侄。父之姑爷: 称故姑公。 公讳 老大人收用 孝内侄孙。父之姑娘:称姑婆。 故姑婆 府 氏 老孺人收用 孝侄孙。同父母之姐:称胞姐。 故胞姐 府 氏收用 胞弟。胞姐之丈夫:称姐夫。 故姐夫 收用 内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