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判的方法依据应该是要从有史可考的或者查看族谱,能查到的那一代算。比如这几代人能查到的最老的坟是100年前那个老爷爷的,那这就算祖坟;如果能推到1000年前的也算; 说华夏人共有一个祖坟也可以。能查到的最老的那一辈的坟就是祖坟,但是至少要是包括爷爷辈的以上的辈分的老人的坟墓才能说是祖坟。但是现在已经不是那种封建社会了,所以祖坟于风水层面来说只要是已故先人的坟就是祖坟,并且越是近代的祖坟产生的风水影响越大,祖坟这个词是对整个家族的先人墓地的一种宽泛的称呼,并不能在“祖”字上较真。所以于风水层面来讲,父母亲的坟都可以说是祖坟的,而且是对你影响最大的祖坟,越近代的祖坟影响越大。但不要太过于相信祖坟对后世的影响会有很大,对祖坟的尊敬是最好的信仰,但不要太过于痴信。祖坟对后代是否有影响,这是个复杂的问题。后代是否发达,人们常说:坟上的风脉,爷奶的积德。祖坟对后代是否影响,绝大部分人是清楚的。这里就不谈风水,人们要敬老爱幼,我想这个老,既包括话着的老人,也包括失去的老人。想想如果自己家的祖坟杂草丛生,不仔细辨认无法分辨出来的话,那还成何体统呢,我们都讲究入土为安,老人却入土难安,这样的家庭肯定是忘本的那么就会走下坡路。

周执羔 (1094一1170),字表卿,江西弋阳人。南宋天文学家。宣和六年(1124)进士第二。累官至礼部尚书、侍读学士。奉命厘正统元历,推日月交食,考五纬盈缩,以纪气朔寒暑之候。撰《历仪》、《历书》、《五星测验》各一卷。

《宋史·周执羔传》

周执羔字表卿,信州弋阳人。宣和六年举进士,廷试,徽宗擢为第二。授湖州司士曹事,俄除太学博士。建炎初,乘舆南渡,自京师奔诣扬州,不及,遂从隆祐太后于江西,还觐会稽。寻以继母刘疾,乞归就养,调抚州宜黄县丞。时四境俶扰,溃卒相挻为变,令大恐,不知所为,执羔谕以祸福,皆敛手听命。既又?amp;#91;其党,执首谋者斩以徇。邑人德之,至绘像立祠。

绍兴五年,改秩,通判湖州。丁母忧,服阕,通判平江府。召为将作监丞。明年春,迁太常丞。会始议建明堂,大乐久废不修,诏奉常习肄之,访辑旧闻,庀阅工器,制作始备。累迁右司员外郎。

八月,擢权礼部侍郎,充贺金生辰使。往岁奉使官得自辟其属,赏典既厚,愿行者多纳金以请,执羔始拒绝之。使还,兼权吏部侍郎。请赐新进士闻喜宴于礼部,从之。军兴废此礼,至是乃复。同知贡举。旧例,进士试礼部下,历十八年得免举,又四试礼部下,始特奏名推恩。秦桧既以科第私其子,士论喧哗,为减三年以悦众。执羔言祖宗法不可乱,繇此忤桧,御史劾罢之。

又六年,起知眉州,徙阆州,又改夔州,兼夔路安抚使。夔部地接蛮獠,易以生事。或告溱、播夷叛,其豪帅请遣兵致讨,执羔谓曰:“朝廷用尔为长,今一方绎骚,责将焉往,能尽力则贳尔,一兵不可得也。”豪惧,斩叛者以献,夷人自是皆惕息。三十年,知饶州,寻除敷文阁待制。

乾道初,守婺州,召还,提举佑神观兼侍讲。首进二说,以为王道在正心诚意,立国在节用爱人。二年四月,复为礼部侍郎。孝宗患人才难知,执羔曰:“今一介干进,亦蒙赐召,口舌相高,殆成风俗,岂可使之得志哉!”上曰:“卿言是也。”一日侍经筵,自言“学《易》知数,臣事陛下之日短”,已乃垂涕,上恻然。即拜本部尚书,升侍读,固辞,不许。

方士刘孝荣言《统元历》差,命执羔厘正之。执羔用刘义叟法,推日月交食,考五纬赢缩,以纪气朔寒温之候,撰《历议》、《历书》、《五星测验》各一卷上之。

上尝问丰财之术,执羔以为:“蠹民之本,莫甚于兵。古者兴师十万,日费千金。今尺籍之数,十倍于此,罢癃老弱者几半,不汰之其弊益深。”论:“和籴本以给军兴,豫凶灾。盖国家一切之政,不得已而为之。若边境无事,妨于民食而务为聚敛,可乎?旧籴有常数,比年每郡增至一二十万石。今诸路枯旱之余,虫螟大起,无以供常税,况数外取之乎?宜视一路一郡一县丰凶之数,轻重行之,灾甚者蠲之可也。”上矍然曰:“灾异如此,乃无一人为朕言者!”即诏从之。

充安恭皇后菆宫按行使,日与阉人接,卒事未尝交一谈,阉亦服其长者,不怨也。拜疏求去,上谓辅臣曰:“朕惜其老成,宜以经筵留之。”除宝文阁学士,提举佑神观。上曰:“遂除龙图可也。”经筵二年,每劝上以辨忠邪、纳谏争,上深知其忠。

明年三月,告老,上谕曰:“祖宗时,近臣有年逾八十尚留者,卿之齿未也。”命却其章。闰月,复申前请。上度不可夺,诏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赐茶、药、御书,恩礼尤渥,公卿祖帐都门外,搢绅荣之。时闽、粤、江西岁饥盗起,执羔陛辞以为言,诏遣太府丞马希言使诸路振救之。乾道六年卒,年七十七。

执羔有雅度,立朝无朋比。治郡廉恕,有循吏风。手不释卷,尤通于《易》。

这个问题归根结底,就是人们思想道德和社会文化教育的缺失造成的,使得他们这类人在行为处事上比较偏向于自私,只是考虑自己的问题和利益,在金钱方面得到一定满足后,就开始把目光投向于名,而由于自身因素的局限性使得他们没有更好或者更加宽容的方式去得名,相对来说修家谱和清明招摇就显得更加可得,也更加能满足他们即时的虚荣心理,主要就是社会现在缺乏好的引导机制来引导他们行善或者是满足他们欲动的虚荣心,让他们以更好的方式名利双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