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有739万多人,主要聚居在贵州省的南部和湖南省的西部。云南的苗族有89.6万余人,主要分布在文 山、红河两个自治州和昭通地区。大多数苗族是从明代以后从湖南、贵州迁入云南的。 苗族的历史悠久,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定居在湖南洞庭湖和沅江流域一带,从事渔猎和农业生产。后经过历 代不断地迁徙进入西南地区。苗族自称“蒙”,云南的苗族有八个冠以“蒙”的自称单位,解放后统一称为苗 族。苗族居住分散、支系较多,有青苗、花苗、白苗、独角苗等。 苗族的服饰各地不完全相同,男子多用布包头,身穿短衣裤,但苗族妇女的穿戴普遍比较讲究,尤其是盛装,极为精美,花饰很多,有的裙子有四十多层,故名 “百褶裙”。衣裙上面绣制的各种图案,古色古香,异彩纷呈。妇女擅长纺织、刺绣、蜡染、工艺十分精湛。 苗族历来以能歌善舞闻名遐迩。苗族的歌曲调较多,如质朴庄重的古歌,豪迈奔 放的飞歌,缠绵动听的情歌,还有酒歌,丧歌等,无不各具特色、韵味无穷。每年农 历5月5日的“踩花山”是全省苗族最盛大的节日,届时男女青年欢聚对歌,选择佳侣, 并举行吹芦笙、跳芦笙舞、踩鼓、爬花杆等活动.苗族起源于黄帝时期的“九黎”,尧舜时期的“三苗”。“九黎”是五千多年前居住在黄河中下游的一个部落。后与黄帝部落发生战争,失败后退入长江中下游,形成“三苗”部落。在四千年前,以尧、舜、禹为首的北方华夏部落与“三苗”发生战争,“三苗”被击败。从此,“三苗”部落分崩离析。 “三苗”失败后,一部分被驱逐到“三危”,即今陕甘交界地带,后又离开“三危”向东南迁徙,经过很长时间逐步进入今川南、滇东北、黔西北等地,形成后来西部方言的苗族;留在长江中下游和中原的“三苗”后裔,其先进的部分逐渐与华夏族融合。其发展较慢的部分,商周时被统称为“南蛮”,居住汉水中下游的,被称为“荆楚蛮夷”。后来,荆楚蛮中先进部分逐浙发展成为楚族,建立楚国;后进的部分,继续迁入今黔、湘、桂、川、鄂、豫诸省毗连的山区,成为今日东部、中部方言苗族的先民。 自秦汉至南北朝时期,苗族的分布更广。东至淮河流域,西到今四川大部分地区及贵州中西部,即当时的巴蜀、夜郎、牂牁,纵横数千里,而以今之湘、鄂、川、黔四省边区最多,是当时全国苗族分布的中心。其中又以黔中(今川东南及黔北边境)、武陵(今湘西、黔东之大部)两郡较多。在武陵郡中,又以沅江流域的苗族最多,是当时所谓“五溪蛮”的主体民族。汉代迁入黔西北的苗族,在彝文《夜郎竹王》中就有记载,不过人数很少。迁入贵州中南部的苗族,从近几年贵州考古工作者在这一地区发掘的许多苗族岩洞葬的研究中得知,大致始于两晋之时。近几年来的民族调查,发现这一带有些苗族追述族谱长达五十多代人,与上述考古材料相近。

赣南地区有许多家族,其族谱通常描述了家族成员的家族历史、家族成员的姓名、出生日期和祖先的生平事迹等。与祠堂不同,族谱通常是一份肆笔书写的纪录文献,而不是一座建筑物。赣南社会会出现有族谱而无祠堂的现象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1. 受历史、地域和社会文化因素影响:赣南地区自古以来就是少数民族聚居地之一,民族分布多样、历史文化积淀深厚,有些家族并没有传统意义上的祠堂制度,而更关注家族文化和传统,所以他们倾向于保存家族历史的族谱而不是建造祠堂。2. 财力有限:建造祠堂对于一些家族来说需要大量的资金和人力,并且需要一定的场地和物资来保存祖先形象和家族文物。在一些家族面临财政困难或经济水平落后的情况下,可能会选择先保存族谱,以便后代能够了解该家族的历史和传统。3. 社会发展变迁:随着社会的发展,一些家族成员可能经常搬迁或迁徙,甚至分散到全国乃至海外,这使得建造祠堂变得越来越不现实。在这种情况下,家族成员可以通过族谱和其他社交媒体上的信息传递家族历史和文化,维系着家族的凝聚力和传承精神。家族成员更有可能将家族历史记录在族谱中,而不是建造祠堂,这与不同家族的传统、文化和经济状况有关。

现在总共有56个民族,除了汉族之外,有55个少数民族,而少数民族之中人数最多的就是壮族了。如果我们仔细一些,就可以发现有一个现象特别的奇怪,广西壮族自治区是壮族人民生活的主要聚居地,当然其他地方也会分散聚集一些,但是他们与当地的汉族人差别不大,如果不认真去细究其身份的话,如今是很难分辨出来他们和汉族人有什么差别。这种难分辨不仅在长相上,甚至还体现在他们的姓氏之上——他们的姓氏甚至都与汉族人的是一样。那么到底是何种原因导致壮族作为一个少数民族,竟然和汉族有如此大的雷同呢?对于这个问题,我们自然是先要追溯历史了,从历史的脉络中寻找出本源。壮族聚集地是在我国西南地区,那个地区在先秦时代有一个代名词,那就是百越。众所周之,百越这个范围很大、很粗略,为了方便理解,我们再往下细分,那就是属西瓯了。而在秦朝建立封建王朝之后,这里虽处在过渡文明时代,但依旧还是处在氏族统治之下。落后就要挨打,这是亘久不变的真理,面对秦先进文明的入侵,本地部落尽管誓死抵抗,但由于生产力较为落后,并且势力分散,最终还是被秦攻占,当然秦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秦始皇统一岭南后,也算是把壮族先民归为自己帝国的子民。秦始皇将大批汉族人口迁往此地,与当地土著杂居融合,后来的赵陀又大力推行汉族风俗,也就促进了当地汉化。而在后来的东汉末年,由于中原大乱,大族南逃于此,使得此地封建化再次加强。而在此后的朝代里,尤其是在唐宋之际,是当地重新展现民族特征的频发期,但都被中央王朝压制或者称臣,接着就是再次汉化。也就是说,其实在秦封建王朝开启之后,壮族地区就一直在不断接受汉化,虽在中途或多或少会有些阻隔,但没有影响大体趋势走向。当然了,这里说句题外话,其实当时汉化的地区也不单单只是核心的广西地区,还包括越南等地区,也曾被划入汉化范围之内。说了这么多,上文有个名词出现的频率很高,那就是汉化,那么当时的汉化到底是什么意思,当地当时到底又是如何汉化的呢?其实,我们笼统点讲就是向灌输汉人的文化。不过如果要细说的话,自然就是对其进行全方位、各领域对其进行影响,促使汉族与其融合。这在文化最为突出,文化的主要表现之一就是文字,历代统治者都会将文字看的很重,必定会做到统一文字,毕竟只有文字统一,融合才更加便利。而除了文字,当然还有其他的地方,比如允许其参加科考,对其进行思想灌输。前面也讲到是全方位,所以这在政治体系上也有表现,比如秦始皇在当初拿下壮族故地之时,把郡县制度体系也带来了,这样自然会更加方便统一管理,促进融合。明清之际著名的改土归流也是同样的道理。而看了上面或许又有人有疑问了,为何这种汉化在当时、当地能够实现呢?其实当时的汉化,总的来说应该分为两点,一是统治者手腕够强,二是当地体系基础薄弱。一、先说手腕,手腕自然是惯用的软硬皆施,从秦始皇开始,让当地学习汉族的文化,让他们与汉族人通婚,不听从的话,那就只有强制迫使其听从了,必要时也可以杀一儆百,毕竟若现在没做好,以后有可能成为十足的动荡分子。而秦始皇之后的历代统治者,野心只会越来越大,所以他们都是不断加强集权的,所以汉化只会不断进行下去。虽然由于面对的情况不同,或许会使得他们对此地汉化采用的具体措施会有不同,但大致的手段不会变,软硬兼施在任何时候都是对付人的万精油,也是统治者爱不释手的。二、再说基础,秦拿下壮族先民之地时,这里还是处于部落管理之下,部落之间分散松散,没有任何有效的管理章程,也没有先进的生产资料。这就说明这里基础相当的薄弱,无论是经济还是制度,完全是形同虚设。更为致命的是,原本在这的壮族先民,他们甚至是没有姓,据《文献通考》记载:“僚蛮不辨姓氏,所生男女长幼次第呼之。”这其中缘由据说是和他们的神崇拜有关,当时他们心中的神,也就是一个叫做布洛陀的神灵是没姓的,而神都没有,他们自然也不会有,而这就为他们更好的接纳汉文化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其实当时的这块地对秦来说就好比是一张白纸,画什么是自己说了算,这对于秦来说是一个相当好的机会,当然它也把握住了。而在此后的朝代中,虽然有些少数民族割据势力或者王国在此地由于经营多年,基础逐渐深厚,导致汉化程度减缓,大有形成本家文化的趋势,但由于存在时间都不长,而之后又多次受到中央王朝的打击影响,因此都没能够成功。还有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自秦开始当地的人开始逐渐接受汉人的姓氏,壮族的一些大姓,比如莫氏、韦氏、黄氏等,都是这时开始形成,慢慢的这就导致壮族地区形成了与汉人一样,有强烈的宗族观念,他们不仅有祠堂,还有族谱,这样程度的汉化,已然是根深蒂固了,改是无法改变的了。

总结所以我们从上文可以看出,壮族所居住的地区与居民,其实在历史上自秦开始就一直在不间断的接受汉化,并且逐渐是根深蒂固,而加上这样长时间的不断融合,在如今有些与我们汉族的区别很小也是在情理之中了。当然了,其实还有个原因,那就是有部分人其实本身就是归属汉族,只不过因为通婚等一些特定缘由,在后来划分民族户口之时改了壮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