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退役将领拜祖寻根心情故事:根连两岸 同胞相依4月15日至17日,台湾退役将领拜祖参访团来到河南。三天的时间里,他们拜黄帝、登少林、访开封、看黄河;三天的时间里,他们讲述着一段段拜祖寻根的心情故事。五千年前就是一家4月15日,台湾退役将领拜祖参访团一行50多人,从台北直飞郑州新郑国际机场。这个参访团是应黄埔军校同学会的邀请,由来自中国国民党黄复兴党部、陆军官校校友会、台湾中南部有关团体组成。参访团中的大部分成员都是近耄耋的老人了,3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并没有在他们的脸上留下倦意。从机场到住处,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大巴里此起彼伏谈论的是有关河南和大陆的话题。费先生,与记者邻座。他不是第一次到大陆,却是第一次到河南。费先生说:“我是江苏人,可是到河南来看看却是一直的向往,因为我们的共同始祖黄帝出生在这里。”拜祭黄帝,是跨海而来的台胞的心愿。史载黄帝生于新郑轩辕之丘。“三月三,拜轩辕”古而有之。4月16日,正是农历三月初三。9点50分,象征“九五之尊”的吉时,21响礼炮响起,庚申年黄帝故里拜祖大典正式开始。原本阴冷的天气逐渐放晴。“……新郑拜祖,弥之高仰;同根同源,龙族荣光……”大典现场,来自五湖四海的同胞集体吟唱《黄帝颂》。86岁的台湾退役将领、参访团团长王文燮将军,激动不已。他在现场接受记者访问时这样说:“能够回乡祭祖是我最大心愿,这是所有中国人的心愿。因为不管走到哪里,我们都是黄帝的子孙,五千年前就是一家人。百家姓当中,有74个姓氏发源于河南。所以说,我们既是来拜祖,也是来寻根。”割不断的文化脉息河南,简称豫,豫即我和大象,记录着河南曾经是水草丰沛、人象共处的美好家园。这里,曾是黄帝故里、夏商故邑,曾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16日下午,参访团一行到访嵩山少林寺,少林寺住持释永信与参访团成员会面,双方就两岸佛教文化的交流等问题进行了探讨。17日上午,参访团一行来到七朝古都河南开封,参观了大相国寺,游览了龙亭皇家园林。参访团还来到了此次中州行的最后一站,在黄河风景名胜区,在母亲河边感受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少林功夫名扬天下,也成了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沿途看到武僧习武的壮观场面,很震撼。登封习武风尚表明优秀的传统文化得以传承。台湾现在也有很多年轻人到少林寺学习武术,有的学成回去开武馆,又已经收了不少徒弟。”许浩然老先生79岁了,第一次登上少林寺。到达开封市之前,导游先帮大家介绍历史。开头一句是“头顶一碗水,脚下六座城。”张兰澄老先生赶忙拿出纸笔,认认真真记下。“这一碗水,是黄河水,黄河泥沙淤积使河床不断抬高,形成了河高于城的‘地上悬河’。地下六座城指的是,在今开封市地下3至12米深处上下叠压着6座城池。自下而上分别是:战国时期魏国的大梁城,唐代的汴州城,五代及北宋时期的东京城,金代的汴京城,明代开封城,清代开封城……闻名于世的《清明上河图》,描绘的就是北宋东京城的一时繁华。”结束开封之行,回到大巴上的时候,张先生手里多了个卷轴。一上车就打开给大家看,是《清明上河图》的复制品。一车的人都拍手叫好,称赞精美。张先生告诉记者,台北故宫也珍藏有《清明上河图》清代仿制品,现在又到了《清明上河图》所描绘的地方。“最大的感受是,只要到大陆来走一走,就一定能感受到两岸割不断的历史联系和文化脉息。”更加期盼两岸和平拜祖寻根,对于台胞而言,意义更为特殊,因为那曾经只能是心中的一个期盼。陈筑藩老先生讲了一段自己的经历给记者听:“我们这些退役老兵酒量都很好,知道为什么吗?我那时候在金门,最难熬的就是一年三节,端午、中秋和春节。每逢佳节倍思亲呀,一到这些时候,望着海峡对岸的家乡,想着家人围坐一桌独独少我一个,那种感觉真是让人难受得要死。怎么办呢?只有喝酒,把自己灌醉就不想家了。”无论政治如何分歧,历史怎样坎坷,乡土乡情会是一个人一生的情结。两岸开放老兵探亲后,不少台胞都不止一次地回到大陆,回到家乡,看看记忆中的一草一木。盛士畊先生是山东人, 1949年到台湾。“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个学生。”盛先生告诉记者。两岸开放探亲以来,盛先生已经回去过十多次,家里还有姐姐妹妹。前两年,盛先生还在青岛买了房子,没事就回去住上一段。“我们还是幸运的,毕竟等到了这一天。”随着两岸往来的日益热络,两岸退役将领间的交流也逐渐增多。台“陆军军官学校”校友会会长、黄埔三十一期的宁攸武将军就参加过多次这样的交流活动。“像纪念淞沪抗战70周年的时候,20多位台湾黄埔老将军重返上海,与大陆的黄埔后人一起追忆抗日烽火。我们大部分人虽然没有经历过抗战,可是通过这些年与大陆黄埔人的交流,也觉得两岸实在有太多的共同记忆。”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林上元,去年也到了台湾。他说,见到了一些老同学,当年十几岁的年纪,现在再见面都是80几岁的老人了。有过两岸隔绝的那段经历,对两岸的和平有着更强烈的期盼。两岸多一点互动和交流,就会多一些了解,敌意和猜忌自然就会消失。两岸同胞除了共同的祖先、共同的文化、共同的记忆,还有怎么也解不开的骨肉相依。就在离别的头天晚上,参访团中的一些台胞到郑州市区,打算品尝特色小吃。在人民广场,却碰到为玉树地震灾区募捐的祈福活动。现场点点烛光,成了闪动在台胞们眼中的滴滴泪花,他们纷纷为灾区的同胞捐款、祈福。(李炜娜)本小族谱引出一段寻根的故事戴氏1800多名海内外乡亲昨天回南海戴家村访祖本报佛山讯昨天上午,清朝近300年历史中广东省籍任职最高的官员戴鸿慈的故乡南海区西樵镇戴家村迎来了最为热闹的一天:包括6个国家和地区共1800多名海内外戴氏乡亲在这里举行世界第六届戴氏恳亲联谊会,这是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恳亲联谊会筹委会主任、广东省知名民营企业家五元集团董事长戴庆元先生是西樵戴家村人,他告诉记者,是一本小小的族谱,使他们在广西十万大山脚下找到失散了几百年的岭南戴氏后裔,在天津重新联络上半个世纪音讯全无的戴鸿慈嫡裔,在安徽休宁隆阜获得戴氏岭南始祖的翔实历史资料……“那是1983年,一场大火将戴家村清代编写的四本族谱烧了三本,‘劫后余生’的那本刚好是第一册,记载了戴氏的起源、从珠玑巷南迁的线路、广东戴氏分布以及历代戴氏名人情况等。就是凭这本东西,我们开始了漫长的寻根访祖历程,至今20余年没有间断过”。戴庆元说,根据这个唯一线索,他们不断投入人力物力去联络各地宗亲。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们从报纸上获悉菲律宾举办世界戴氏宗亲联谊会,于是想方设法与之联络上。身在他乡的宗亲,浓浓的乡情更是难以释怀,经多方努力,有关部门批准,小小戴家村终于迎来了全世界戴氏恳亲联谊会。在这个寻根过程中,收集整理出南海名人清末宰相戴鸿慈的珍贵历史文物资料达86件,并无偿献给国家,收藏于南海博物馆。这是戴庆元最感欣慰的一件事。南海政协曾召开“戴鸿慈政治革新思想研讨会”并出版了《纪念戴鸿慈诞辰150周年特辑》,对其平生史实和所作的贡献作了进一步研究。据戴氏后人介绍,岭南戴氏是宋末从珠玑巷迁入广州,明朝再到西樵。数百年间,戴家村名人辈出,仅在清朝年间,小小的戴家村就出了6位举人,其中一位进士和一位清末宰相,这名宰相就是清末著名的外交家戴鸿慈。《南海县志》(宣统版)称:“清朝二百余年,广东由军机处入相者惟鸿慈一人”。戴鸿慈是清廷出使东洋考察政治的五大臣之一,著有《出使九国日记》等进呈,他的著作成为20世纪初研究欧美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的重要历史文献。戴鸿慈最为著名的文章当属《善后十二策》,颇有见地,与康有为当时“公车上书”提出的“拒和、迁都、变法”相接近。“西樵有康有为、陈启沅、黄飞鸿等历史文化名人。”戴庆元展望未来说道,“加上戴鸿慈,西樵名人不少,我们希望能够借助西樵旅游的优势,形成一条西樵名人游专线,让戴家村里的戴氏宗祠也成为名人游的一个景点之一。”(李维宁曾令华)(金陵/编制)

这里是一个犬语吠叫的迷你小词典,也许对你和狗狗的交流会有所帮助。

* 持续性的急速吠叫,中音调:“快来啊,有麻烦了,有人侵入我们的领域。”这是一种狗狗的警报。

* 持续吠叫,但速度很慢,音调较低:“入侵者已经非常接近了,准备迎战!”这也是对入侵者的警告。

* 每急促吠叫三四声就暂停,然后重复:“我们怀疑有某个入侵者正接近我们的领域。我想我们应该提高警惕。”对现代家居来讲是对主人的提醒。

* 冗长或者不间断的吠叫,其中间隔一段不算短的时间:“有人在那儿吗?我很孤单,我需要有个伙伴!”这是狗狗被关起来或落单以后最常见的反应。

* 一两声尖锐短促的吠叫,中音调:“嗨,你好。”这是典型的打招呼的声音。

* 单一的尖锐短促吠叫,音调低:“别再那样做!”通常是母狗正在训导小狗时的声音,但也有可能是对其他的狗狗感到厌烦或者被主人弄疼(例如梳理毛发时)时发出的声音。

* 单一尖锐急促的吠叫,音调较高:“这是什么?”或着“啊?”这是代表惊讶的意思。如果这声音重复2~3遍,意思就变成:“过来看看这个!”意思是召唤伙伴或者主人过来瞧一件新鲜的事物。同样的吠叫,如果没那么急促尖锐,通常指的是“过来!”很多狗狗跑到门边发出这种声音,表示它们想出去走走。如果音调降低,就代表:“了不起!”“太棒了!”狗狗在领受食物的时候,通常也会发出这种声音。

* 单一尖叫,或者非常简短的高音调吠叫:“哎哟!”这是对于出其不意的疼痛所做出的反应。(区别于主人带给它的疼痛)

* 一连串的尖叫:“我好痛!”“我真的很害怕!”这是对于严重恐惧和痛苦的反应。

* 口吃般的吠叫,中音调:如果我们形容狗的吠叫声是:“哇呜”,那么口吃般的吠叫就是“啊哇呜。”这通常是游戏活动的前奏,意思是“让我们来玩耍。”

* 逐渐高昂的吠叫:这有点难以形容,不过你一定曾经听过。他通常是一连串的吠叫,常常由中音调开始起音,但是音调突然升高,几乎是尖叫式的吠叫,只是音调没那么高,这是代表玩耍的吠叫,通常使用在翻滚游戏时,显示情绪兴奋,可以被解释为:“这很好玩!”

咆哮:

咆哮可以单独发生,或者用来辅助吠叫,增添一点威胁性。

* 轻柔、低音调的吠叫:“你给我小心点!”“退后!”这是用来威胁,通常会使对方走开,留一点空间给那只发声的狗。

* 低音调、咆哮式的吠叫:这种咆哮是吠叫的前奏。它代表的是:“我很不高兴,不要在靠近,否则我会不客气!”这是很清楚地警告,再逼近的话,这只狗回展开攻击。

* 中高音调的咆哮式吠叫:“我很担心(或者害怕),但是我会保护我自己!”这是一只自信不足的动物所发出的威胁,但是如果再逼迫它,它还是会反击。

* 波动式的咆哮:这种咆哮有可能是低音调至高音调之间的任何一个音,当音调逐渐上扬时,会加入某中犬吠叫。它意味着:“我很害怕。如果你靠过来,我有可能攻击你或者逃跑!”这是一只自信不足的狗狗发出的恐惧且具攻击性的叫声。

* 吵闹的咆哮,但没有露出牙齿:“这是一个好游戏!”“我玩得很高兴!”这种咆哮通常是游戏的一部分,也介于一连串的口吃式吠叫之间。通常代表高度专心,出现在辛苦奋战或玩耍式的攻击行为中。

其他的发声:

* 轻柔的低吠:“我很痛!”“我很害怕!”一般人最容易在兽医院里听到这种声音,通常是狗儿觉得疼痛,或者一只屈服的狗置身于具有威胁性的陌生环境里,通常年幼的小狗觉得寒冷、饥饿或沮丧时,也会发出这种鸣叫。

* 较大声且较长的哀泣声:“请给我……”“我要……”一只狗在等待食物时,通常会发声这种声音,或者等着被套上皮带出去玩耍,或者试图博得主人的注意等等。

* 叹气:一只狗趴下来,把头枕在前脚上时,一般都会发出这种声音,这种叹气可能有两种意涵,要看当时的情况,以及它的面部表情而定。若眼睛半张开,这表示狗的心情愉悦,意味着“我很满足,而且想在这里爬下来休息”。若它的眼睛完全张开,这代表某件它所期待的事情不得实现时的失望,最佳的解释就是“我放弃了”。

* 吠叫:这是猎犬在打猎行动中的典型叫声。通常可被解释为:“跟着我!”“让我去逮它!”或者“现在全体进攻!”

* 咿噢尖声叫嚷:这类似“咿咿咿噢”的声音,而最后一个“噢”音很长。通常意指:“我很寂寞!”“我觉得被遗弃了!”或者“有人在吗?”

* 叫嚷:“我在这里!”“这是我的地盘!”“我听到你在那里了!”一只自信的动物通常会大声叫嚷,只是为了昭示它的存在。叫嚷也有可能是针对其他狗的咿噢叫嚷所做出的反应。对人类的耳朵来说,这种叫嚷比咿噢叫嚷更加大声洪亮,通常被形容为凄惨。

* 呜呜呻吟:这种声音听一阵子之后很像“啊喔呜呜”,它是舒畅的愉悦与兴奋,意味着“我很兴奋!”或“走吧!”一只狗通常会在自己极喜爱的事情(例如:出去玩耍)即将发生时,发出这种声音。呵,我按着小豆给他上药时,他就是这个反应呢:叹气----“若它的眼睛完全张开,这代表某件它所期待的事情不得实现时的失望,最佳的解释就是 我放弃了!”

我在记忆中隐隐约约地记得,我们家手上有一份族谱,我好奇心很强,想翻出来看看我的祖先到底是怎么样的?废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出来那份族谱来。当我看到“民国已末年立部”真的很惊讶,我立马就问奶奶,这个族谱是真的吗?她说,怎么不是真的,是你爸爸的太祖公传下来的给你爷爷的。看着这泛黄的纸张,我闻到这族谱年代久远的气息。我突然楞住,我仿佛穿越回到民国已未年,也就是1919年看到当时祖先写这族谱的场景。我很惊叹,那时候的纸质为什么这么好?差不多100年。收藏这么久既然不会腐烂。我小心翼翼地看翻开这族谱,像一个刚刚拿到钱的农民工,把钱收的好好的,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小偷摸走。生怕我一不小心扯烂。族谱第一页第一句话是这样子的“木无本则根不固,水无源则溜不长,人无祖先则不启后。固祖先者及吾人之根本也。”这句话用词很恰当,这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所在。族谱记载远祖岑彭,字均然。他是唐朝的将军。奉皇上的旨意,携带家眷由四川入闽的珠玑巷。镇守福建,在福建繁衍三十世。宋代末年,奉皇上旨意,去征剿贼寨,由闽前往广州府任高、雷、琼总督。后来,不幸宗之谱受到大火的烧毁而失去。开始的序记没有存留下来。可以想象得到那失去的族谱是像满天飞的蒲公英一样,到处落地生根,开花结果。我们还是有根的,因为我们族谱还有存留下来。几百年前祖先是那么的光鲜亮丽,置于将军、总督镇守一方,在以前的封建社会中,是多么威武荣耀的一件事。再看看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情况。曾经佛家有云:“几百年一个轮回。”所以呢?只有好好读书,努力一点才能出人头地。我始终如一的相信,我们这几辈人肯定可以扭转乾坤。只要不要那么不懂得变通,要灵活点,多一点现代化的思想。要看清楚现在是什么时代,现在是21世纪,不是唐宋时期。所以呢?要有改变才可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