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族祠堂可以说是代表着中国文化的一种符号,它不仅仅代表着整个家族的荣辱,也代表着家族的精神。但是我们经常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南方比较重视这个方面,但是北方却没有。这是因为在古代,北方长年的战乱引起人们流离失所,而南方战事较少,经济发达,再加上汉人比较多,所以这个文化才得以传承。

一、因为古代南北方战局不同

在中国古代的历史上面,中国的北方经常的战火纷飞,于是人们居无定所,为了逃离战乱于是不断的迁徙,所以就造成了人员的流动大,对于宗族的观念也不会深刻。再加上战乱,许多宗祠都被遭到破坏,这也是北方宗祠比较少的因素;而南方战事比较少,人员基本都在固定的地域,因此才会形成强烈的宗族思想。同时南方的经济比较发达,物产丰富,非常适合人们一代又一代的繁衍生存,所以宗族的实力就得到了巩固和延续的发展。

二、因为宗教的原因

在古代,北方的人们大多都是胡人和汉人通婚所生出的孩子,对于汉人的传统文化和礼仪并不十分的重视。因此也导致了北方不接受宗族观念,从而宗祠无法在北方发展下去;而当时因为人们为了躲避战事,所以许多人都流向了南方,同时也保留了许多中国的传统文化和礼仪规范。因此中国的南方地域,尤其是广东省和福建省的地区,人们的宗族观念比其它的地区的宗族观念要强烈许多。因此当时中国古代,北方比南方的战事要多,所以宗祠建筑遭到破坏,并且人员的四处迁移。而且北方大多是胡人,并不注重中国的传统礼仪。因此宗族观念没有在北方很好的延续下去。所以关于文化的载体如何被发扬光大,并能得到很好的传承和发展,就离不开稳定的时局和发达的经济。一个强大的国家才可以将文化更好的发展并延续下去。

宗祠,聚族而居的产物,有缅怀先祖,团结族人,商议家族大事的作用,宗祠是中国姓氏文化的一大特色,尤以南方最多,以江西,福建,广东,浙江,台湾五省密度最高,基本上是村村都建有宗祠。

那么为什么南方多宗祠而北方却很少看到呢?其实这要牵涉到我们古代的移民史,让我以中国古代移民大省福建为例,大家就能很好的明白为什么南方多宗祠而北方很少了。在上古中国夏商周春秋战国时期,北方一直是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南方山林密布瘴气汹汹乃不毛之地,人烟稀少人迹罕至,两广闽浙赣一带更是百里无人烟,至东晋永嘉年间八王之乱,中原板淡西晋灭亡,有八姓衣冠入闽 ,为陈,林,黄郑詹等八姓,这八姓是最早进入福建的一批移民。

这些人进入福建后在当地落地生根开支散叶,到了唐中叶河南光州固始人陈政陈元光入闽开发闽南,唐末王潮,王审之兄弟入闽主政,这两拨人都从河南带来了大批移民,慢慢的又扩散开去,不仅融合了本土人又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发展,此后又以福建为起点继续向台湾,两广迁移。这些原籍北方的南渡移民每到一地必聚族而居兴建宗祠宗庙,慢慢的形成了许多世家大族,比如九牧林氏,颖川陈氏,江夏黄氏,而且家族传承有序,族谱记载清晰,字辈排行无差,这是南方姓氏在千百年来的迁徙中所形成的共同特点。

而北方宗祠很少乃是因为北方姓氏庞杂村落各姓混居较多,而且大部分南方姓氏都来源于山西,河南等省,不少姓氏南盛北衰,比如林是南方第四大姓在发源地河南却极少有人姓林,又如吴,谢,黄,梁等姓进入南方后发展迅猛人口众多,在北方却呈下降趋势,北方聚族而居的村落少,杂姓混居,没有大量的同姓人口支撑就没有存在建宗祠的必要。宗祠文化是一个长期被忽视的文化,实际上宗祠文化正符合中国人团结自强追源朔宗凝聚家族力量的传统美德,而且宗祠也是宝贵的建筑财富,是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代表。

因为像徽派建筑、八闽建筑、岭南建筑等,多少都与祠堂有点类似,但其实祠堂建造并没有统一的规格,各地祠堂仅从外观上看,基本都融合了当地民居的特征,只不过因为南方祠堂数量较多,所以给人造成了祠堂起源于南方的假象。不管是从祠堂祭祀文化,还是从祠堂的家族文化上来看,北方都是祠堂的发源地,且祠堂鼎盛时期,北方祠堂数量要多于南方。 首先说说祠堂的祭祀文化,印象中祠堂不但是家族议事的场所,像电视剧中所演的那样,祠堂正中摆放着大量牌位都是真实的,而祭祀文化起源于儒家中的孝道。

历史上儒家文化起源于鲁国,并逐步在中原地区发扬光大,而历史上的中原主要指今天的河南、山东、河北一带,故而完全有理由认为祠堂起源于北方。

再从家族文化上来看,祠堂最开始只有达官贵人才能建设,普通人根本没有实力,更没有权利去建设,后来随着逐渐解封,祠堂才在民间兴起,当时祠堂在不同地区,又可称之为家庙、宗祠、家祠等,从这几个称呼上就不难看出,祠堂不仅象征着一个家族的传承,更象征着家族荣誉、荣耀。历史上,如果某个人因某件事触犯族规,被逐出宗族,那这个人在社会上很难立足,因为古代用人都讲究来源、出身,甚至一个人的出身都融合在姓氏中,比如公孙X、公子X、孟姜女等,所以古代家族出身往往能影响一生,而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家族基本都集中在北方(中原),故而当时北方的祠堂数量也很多。这种情况下大量汉人渡过长江(衣冠南渡),进入江浙、岭南一带,比如今天的客家人、广府人祖上基本都是中原汉人,而这些南下的汉人不仅带去了大量人口,也带去了祠堂文化,久而久之南方祠堂遍地生根,且为了不忘记中原祖先,南方祠堂也越来越多。更重要的是,到了近现代,北方祠堂、族谱还在“破四旧”运动中遭到了灭顶之遭,而南方祠堂则因为远离中心,得以大规模保留,这最终呈现的画面,南方祠堂规模、数量都高于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