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来,兴修家谱悄然升温。在湖北,修家谱方兴未艾,中华昌氏家族耗费近百万元,历时六年修成八卷通谱,追溯历史千年。寻根问祖的情感涌动背后,人们正在寻求宗亲文化的认同。昌庆旭先生系湖北省图书馆副研究馆员、《中华昌氏通谱》主编、第二届中华大族谱国际会议副秘书长。“说起家谱,稍微有点年纪的人都不陌生。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中国人的家谱历史,几乎与我们的文字历史一样漫长”,昌先生告诉记者,早从商代开始,中国人就有了文字家谱。“我们都知道,中国最古老的文字是甲骨文。研究发现,甲骨文当中,就有一些是专门记载一个家族人物、世系的甲骨。如三千多年前殷商武丁时期的‘甲骨家谱’《儿氏家谱》,这里的‘儿’,就是后来的‘倪’姓。这也是中国最早的用文字记载的家谱。”昌庆旭认为,家谱以血缘为基础,修家谱是为了构建同一血源的谱系。“虽然宗法制度早已消亡,一个宗族也历经迁徙沿革,分散繁衍,但伦理是不灭的,人伦关系始终是客观存在的,今天当人们在谈论宗族时,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依恋”,随着生活的富裕,人们逐渐萌发了强烈的“寻根”和乡土意识,使得族谱复兴。显而易见的是,修家谱不仅有利于地方和谐建设,对增强民族凝聚力也意义非凡。昌先生认为,随着世系繁衍,血缘关系在族谱中已非常稀薄,修谱更多的是为寻找文化认同。通过修谱建立起的宗亲网络也成了另一种人脉关系网。据介绍,曾有一位詹姓学生不幸患上白血病,却因家贫无钱医治,詹氏宗亲得知后,一周内就募捐了数万元,而这样的扶贫会在各姓氏宗亲中都存在。

其一从历史进程来看,南方人大多是从北方中原地区迁徙过去的,背井离乡后,为了缅怀北方的先祖,南方不少家族建立了祠堂。其二,南方远离政治中心,所受到的辐射力有限,需要祠堂和宗族文化来约束人们的言行,提升宗族的凝聚力,起到管理的作用。 其三,在“破四旧”时期,南方因为受到的冲击力较小,许多祠堂得以完整地保存下来,时至今日,发展成为宗族的精神信仰。其四,相对来说,南方的大家族比北方多出很多,为了便于管理宗族成员,需要建造祠堂来管束。

从历史进程来看,南方人大部分是从北方中原地区迁徙过来的。他们在南方的许多祖先离开家乡后,在家乡建立了自己的祠堂。

中华民族诞生于黄河流域,后来逐渐发展壮大到周边地区。当中原和关中地区发展成为富裕地区时,江南地区仍然人烟稀少,甚至荒芜。

随着北方地区人口的不断增加,当可利用的资源越来越少时,北方人为了争夺资源,不断发生冲突和战争,为了避免战争,人们向南方迁徙。

比如三国时期,西晋时期的“八王之乱”和“永嘉之乱”,五代十国时期,元蒙时期,北方地区连年战乱,人民不得不向相对和平的南方转移。离开家乡后,他们就不能寄托精神了。他们只能建祠堂纪念祖先。随着时间的推移,宗族文化已经形成。南方远离政治中心,辐射有限。需要祠堂和宗族文化来约束人们的言行,增强宗族凝聚力,发挥管理作用。

纵观历史,中国的首都在北方比南方长得多。比如长安、洛阳、开封、北京等名都都在北方。

首都是政治中心,对周边地区影响很大。俗话说“皇帝脚下要低调”。但远离京城的南部地区辐射力有限,这就要求宗族祠堂和宗族文化起到约束和管理的作用。

在古代社会,宗族文化是皇权的稳定器。县官属于最低级官员,县级以下的管理权交给宗族自治,由受人尊敬的宗族首领实施。祠堂只是族长履行个人职责的舞台。

家族成员犯罪,由族长带到祠堂受审处罚。对于整个家族来说,族长是家族的监督者和管理者,对管理宗族、增强宗族凝聚力具有重要意义。三是“破四旧”时期,由于对南方影响较小,许多祠堂得以完整保存。他们已经发展成为宗族的精神信仰。

上个世纪,宗族文化被认为是旧封建文化和旧习俗的代表。结果,北方许多宗族祠堂被毁。但在南方相对偏僻的地区,一些历史悠久的祠堂并未受到冲击和破坏,后来成为文物。

在广东、广西、福建等地,我们还可以看到许多古老的、规模宏大的祠堂,如潮州汉文祠、广东中山陈家祠、广西柳州柳侯祠、福建龙岩的李氏大宗祠等,这些祠堂古色古香。它们基本相同,承载着一个宗族的历史魅力和文化信仰第四,相对而言,南方的大家庭比北方多。为了方便管理宗族成员,需要建祠堂对其进行管理。

历史上,中国诞生了许多名门望族。如东晋四大名族中,琅琊王氏家族(山东即墨)、陈郡谢氏家族(发源于河南周口泰康县)、龙岗桓家家族(发源于安徽蚌埠)、银川桓家(发源于许昌),河南省)。王家、谢家、虞家虽然起源于北方地区,但实际上是在永嘉起义期间南下之后才真正实现的。

作为一个北方人,真的很少见到祠堂,我们家族从我姥姥辈到我的子侄辈,也有上百人了,记得听老一辈人说,以前家族有一个族谱,后来也就不知所踪了。北方少祠堂,南方遍地见,这种现象的背后其实有着复杂的历史原因。从祠堂的分布来看,我国的祠堂主要集中在浙江、江西、湖南、安徽、广东、福建等几个省,北方的黄河流域是儒家文化的发源地,而祠堂作为儒家文化的产物,理论上北方应该更多,为什么会出现南多北少的现象呢?

看经济。南方现在保留的祠堂,大部分建成于明清时期,极少有历经千年的祠堂,研究历史的人都知道,自南宋开始,我国的经济中心开始由北向南转移,经过近七百多年的发展演变,我国的经济中心在南方得以确立,先后出现了著名的徽商、浙商、粤商,而祠堂的建设、修缮和保护是一个宗族综合经济实力的体现,尤其是宗族中不断出现的高官、富商对于保护祠堂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南方更具有建立、保存和修缮宏大而众多的宗族祠堂的实力,而北方有一个著名的祠堂——晋祠,这座上千年历史的祠堂能完整保存下来与晋商的发展有着紧密的联系。看环境。祠堂修起来容易,立得住就很难了,我国北方作为政治中心,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天灾人祸数不胜数,其他不说,就黄河的定期泛滥就导致北方人口不断迁徙,《清史稿·河渠志》记载,康熙十五年(1676年),“黄、淮并涨,奔腾四溃,河倒灌洪泽湖,高堰不能支,决口三十四。漕堤崩溃,共决三百余丈。”大水过后,赤地千里、饿殍遍野,往往伴随而来的就是举家逃荒,把家安在独轮车上,天灾人祸的夹击,彻底灭绝了北方人的祠堂观念。

北方农民起义不断,频繁的战争,以及战争之后的饥荒和疾病,进一步加剧了人口的流动,很难有连续几代、十几代的家族安稳的生活在一个地方,山东人闯关东、山西人走西口都是人口大变迁的结果,契丹、女真、突厥、匈奴,这些凶悍的少数民族对内地的袭扰一直不断,在这种情况下,生存才是北方人的第一需要,祠堂自然也就不受重视了。第三,看政治。躲过历次兵灾、火灾、水灾的祠堂却躲不过难治性灾难,文|革|期间,祠堂成了“四|旧”的代表性符号,北方更接近政治中心,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仅存的一些祠堂破坏程度远胜于南方,而同一时期的南方,祠堂虽然受到一定的冲击,但是由于南方人普遍存在的宗族意识,对祠堂有着天生的敬畏之心,还是想尽一切办法保存了下来,例如皖南赣北的有些祠堂,当地革|委|会就把食堂设在里面,巧妙的躲过了一劫。

虽然北方祠堂少,但是并不代笔北方人宗族意识的彻底消失了,北方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自己的祖先,例如在电影《一九四二》里,长工逃荒出发前,特意交代儿子一定要把祖宗牌位带上。虽然南方祠堂多又多,但是北方有两个祠堂绝对是碾压一切,北京的太庙和山东曲阜的孔庙,路过的朋友一定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