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鹿子霖不是被黑娃杀死的吧?他是自己失心疯,然后被关在房间里,然后死去的。结局是很凄惨,但却不是他杀。不过白嘉轩的腰杆子确实是被黑娃打断的。从人情事理来看,白嘉轩对黑娃不错。小的时候善待有加,资助他上学,长大后又主动给黑娃提供工作。鹿三和白嘉轩礼尚往来了一辈子,黑娃不看僧面看佛面,理论上来说也要尊敬一下白嘉轩,更不应该出手伤害他。但黑娃的性格不是那样子的。黑娃,是一个生来就有反骨的人。他有着强烈的生命本能,敢于反抗任何看上去合理但又剥夺人性的规矩。田小娥年纪轻轻,却要被人这样蹂躏利用,黑娃就要解救她出来,就要和她追求爱情。此后他参与农会,参与革命,甚至落草为匪,都是出于这种叛逆精神。小时候的恐惧黑娃作为一个长工的儿子,他的内心是卑微渺小的,但是他又向往着自由。而自由恰恰是他在小时候所不能得到的东西。小时候,他要去和白孝文、白孝武一起去学堂上学,学习四书五经,他的心思却是完全不在这上面的。一方面是对学习本身不感兴趣,另一方面是在学堂里学习他感觉到了不对等。一起上学的都是白孝武、白孝文、鹿兆鹏这样的少爷,虽然晓文、孝武很少刻意显摆自己的少爷身份,但这种主仆关系是无法改变的,这反而更加深了黑娃自卑感,所以他想逃离。他想逃离的学堂正是当初白嘉轩主张让他去的。而从叛逆的程度来看,黑娃在闹农会参军闹革命的时候,都还是在体制内,并没有和旧道德旧体系彻底决裂。到了他落草成为土匪的时候,那才是真正地彻底背离了过去的人生。此时他主动提出抢掠白家,打断白嘉轩的腰杆,就是他过去思考和情感积累的一个总爆发了。

娶了田小娥,却不能进祠堂黑娃之后做长工私自娶了田小娥,因为来路有问题,白嘉轩不让黑娃和小娥进祠堂。之后,黑娃跑路之后,小娥在白鹿原被几次鞭笞,最后被土窑活埋。小娥的死,让黑娃对白嘉轩和白鹿原的恨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所以在他做了土匪有能力反抗的时候,他选了最激烈的一种,把白嘉轩的腰给打断了。

黑娃上山当土匪派人打断了白嘉轩的腰,要杀鹿子霖没成。鹿子霖是当死的,但白嘉轩 冤吗? 他冤但也不冤!冤在 他对黑娃有恩,对田小娥的悲惨 他不是直接加害者! 他不冤,白嘉轩 并不是一个会教育孩子的长辈,他只知道自己的是非观,并将自己的人生经验强加给孩子们,另外白嘉轩 他所守护的白鹿原封建制度,作为守护者 执行者 他对鹿子霖太放纵了,鹿子霖所犯的错 他有一份罪孽,作为一族之长,对鹿子霖 他不进也没有做到公正 同时还多有放纵,致使鹿子霖 变本加厉,导致了田小娥的悲惨遭遇!白嘉轩 如果不是族长 仅仅作为一个鹿子霖罪孽的知情者 没有加以控制 也是罪孽 更何况他是族长,白鹿原上 罪孽最深重的是鹿子霖 其次田总乡约 再次白嘉轩 再次白孝文!还有 黑娃有功之士,对有功人员的家属 不说偏袒保护 仅仅只是作为普通族人对待 白嘉轩都没有做到 所以白嘉轩不冤。黑娃和白嘉轩的冲突,不是个人意义上的冲突,而是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冲突。黑娃打断白嘉轩,从个人道德上来说是不对的,甚至是忘恩负义的;但是结合当时阶级斗争的情形来看,却是一种象征性的行为,象征着黑娃对白嘉轩代表的封建礼教的唾弃。

田小娥跟随黑娃回到白鹿原后,公公鹿三被这个儿媳的来历惊得晕厥在地,拒不许进入家门。族长白嘉轩也不许“这号烂货”进祠堂拜祖宗。千辛万苦得在一起却还是无家可归。倔强的黑娃领着小娥在村东头一孔破窑里安下了家。这是田小娥一生中最为幸福的一段日子。“寒窑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对两个苦命人来说,这难道不就是神仙眷侣的生活吗?“白腿乌鸦军”驻进了白鹿原,这件事看似和田小娥毫无瓜葛。但她这一生的又一场大戏却是因此而被迫拉开。乌鸦军征粮引起的百姓不满,使地下党员鹿兆鹏萌生了烧毁粮台的决定,然而他需要一个帮手,这个帮手就是黑娃。在黑娃跳过粮仓外墙,泼煤油划洋火的时候,小娥也许正在温暖的窑洞里筹划着明天打野菜喂鸡喂猪,憧憬着过两年多攒下几个麻钱生下个娃儿。有了烧粮台的合作成功,才有鹿兆鹏与黑娃在原上刮起一场“风搅雪”(农协革命)的热闹大戏。就是这场风搅雪,把窑洞里隐居的黑娃夫妇推到了人前,也是这场风搅雪,将黑娃逼出家门,撇下因美丽而“淫荡”,所以就更加令人垂涎的田小娥。黑娃可以一走了之,而烂货田小娥却只能守着破窑,和男人们纠缠,一直到死。她的第三个男人鹿子霖就在这个绝佳时机里恰如其分的出现了。田小娥为救黑娃找到鹿子霖求情,却被这个俊俏风流又掌有一定权势的中年男人告知:此事需要----睡、下、说。小娥叹息一声,随即屈从了----为了她的男人黑娃。或许她也考虑到自己的名声已经如此,倒不如烂到底换所爱的人一条生路吧。不管她想过什么,没有想过什么,她是确确实实和鹿子霖滚到了破窑的火炕上,从此开始了一种真正放荡的生活。鹿子霖给了她潇洒倜傥的权势男人的魅力,和银元粮食口腹之需的踏实。她爱没爱过鹿子霖也许自己也不得而知,或者那就是爱吧?又或者只是需要?窘迫的她需要粮食的周济,寂寞的她需要男人怀抱的温暖。为什么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已经走到了一起。这个时期的田小娥死也不会想到,她日后会选择把尿尿在鹿子霖脸上的方式,来浇灭他们这段激情岁月。暗恋她的狗蛋其实算不得小娥的一个男人,这个人只是个“题外话”。但这个题外话却给她带来又一场灾难。痴情的狗蛋发现了鹿子霖与田小娥的秘密,以此作为要挟逼迫小娥也给他一点甜头。这场闹剧的导演其实就是所谓疼她爱她的鹿子霖。狗蛋在窗外唱赞美诗的时候,鹿子霖却在小娥的热炕上教唆她怎样引诱狗蛋。言听计从的小娥把狗蛋引到炕边上,拉入了鹿子霖团丁的埋伏。 让小娥万万没想到的是,她把狗蛋和后来的白孝文送进陷阱的也把自己摆在了族长白嘉轩的家法之下。白嘉轩对田小娥和她的奸夫实施家法,没尝到甜头的倒霉狗蛋“十分恰当”的做了鹿子霖的替死鬼。酸枣棵子捆成的刺刷从一个个族人的手中落向她光洁白嫩的脸颊和身体,透出无数条血流。这些刺刷中有一刷是看起来疼她爱她的鹿子霖赐予她的结结实实的一下。不知咬紧牙关的小娥为何不揭发。1、黑娃、狗蛋、白孝文都是白鹿原的族人,并且其中一个是自己的儿子,一个自家长工的儿子。2、黑娃和小娥的破窑也是在白鹿原的地界,族人大多毋庸置疑的认为小娥带坏了白鹿原的风气。3、那个年代人们对妇女的贞操看的很重,一个女人像田小娥这样做了勾引汉子的事,在这当时是挑战封建规制的问题,在当时用人人得而诛之来形容应该也不过分。综上,虽然田小娥不是白鹿原族人,进不了族谱,也要被施家法。

最后上的白孝文家的家谱。

田小娥最爱黑娃而白孝文最爱她。

黑娃是郭举人家里的长工,跟田小娥年龄相仿。黑娃身上充满了叛逆精神,这一点跟田小娥很像。黑娃还具有男子汉那种敢作敢为、顶天立地的气概。这对自小囚禁在郭举人家的田小娥来说,极具诱惑力,她身上的渴望很快被黑娃点燃,常常背着郭举人跟黑娃幽会。

东窗事发后,田小娥选择跟黑娃私奔,他们屈身在破窑洞中,虽然每天吃着粗茶淡饭,但很享受,两人沉浸在二人世界里无法自拔,似乎是补偿生活对他们的亏欠。

当代鸿篇巨著《白鹿原》里,有一个重要女角色田小娥,在她的身上,把人性的复杂演绎得淋漓尽致。

她原本是一名美丽、聪明、善良、纯朴的女人,经过新时代的洗礼,她慢慢摆脱传统女性的形象,身上具备了强烈的反抗精神,骨子里变得不再安分守己,敢于以飞蛾扑火的姿态去追求自己的爱情,渴望过上一种自己想要的生活。